无敌相师

第335章 心灵感应

第三百三十五章 心灵感应

无尽的黑暗仿佛像是漆黑的夜色一般,无情的吞噬所有光明,从这里看不到起点与终结,冰冷的世界中察觉不到一丝流传的温暖。

“这是哪儿,我真的已经死了吗”?

黑幕中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随后拉近距离我们依旧模糊看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世界中看到一名身穿黑衣的年轻男子,如今他看着四周那冰冷的黑暗,脸上带着迷茫道。

“难道我真的死了吗”?

同样的声音再次从其口中发出,不过这次不再是迷惑,而是带着一抹伤神,随后犹如被人突然抽尽力气似的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他不想死,他有很多的眷恋与挂念,这些被其想念的人就如同一把挥之不去的粘糕似的紧紧粘在其心灵最深处让他如此的倾恋与彷徨。

他害怕,他怕自己死的消息传了回去,得知这一切的父母与红颜们会怎么办,被家族困锁的可欣,远在美国之外的吴倩,他们得知这些消息的时候会怎么办,那些与他有仇的敌手得到消息会不会针对他的家人与亲友呢!所以他害怕,怕的忍不住在此事不停的打着哆嗦。

所有的一切皆是如同一把凌厉森然的尖刀似的,狠狠刺再他的灵魂之中,让他在想象的时候甚至都能察觉到内心的恐惧,瘫在地上把头深深藏在怀中,不敢漏出來,他害怕自己只要一抬头就会看到让他悲痛欲绝的一面。

“小天..”。

把头深埋怀中的林天听到这道声音后,被黑暗吞噬的身躯突然微不可擦的轻微一颤,紧接着悄然抬头,带着那抹难以置信的神色看向前面渐渐亮起的光团和其中正在慢慢走出的人影。

“妈.,你怎么在这里”。

面带愕然的林天,看着逐渐走进的身影,顿时疑惑道。

在其话音刚落,只见在突然出现的张秀兰身后陆续走出一群人,不光林家大院所有人都在这,包括远在美国的吴倩与被困所的苏可欣依然在此,看到这一切林天顿时惊愕道:“你..你们”。

这时在林天一脸惊愕的说不出话的时候,突然在众人身后出现几名手持屠刀的男子,看不清长相,但是林天可以从中感觉道森然冷意。

“不要..”。

寒芒闪起,站在最前面的那名手持屠刀的男子,手起刀落斩在林冲的身上,惊愕的林天看着父亲脸上那凄悲与纠然的神色,顿时双手抱头痛苦大喝道,随后所有的愤怒汇聚在林天的心田之间,让其猛然起身对着那些侩子手冲去。

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接近不了对方,只能看着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当着自己的面被他人屠杀着,但他却无能为力去施救。

“这都是为什么..”。

泪水瞬间掩埋其双眸,林天双手抱头无力的跪在地上,看着前方犹如海市蜃楼似的场景,痛苦悲戚道,随着张秀兰的倒下林天彻底癫狂了,光团消失,仿佛这一切都是幻觉似的沒有留下一滴痕迹。

漆黑中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中,突然亮起两道腥红中闪着黯淡光泽的血点,同时一道犹如受伤愤怒的野兽发出的喘息声响起,就仿佛**的风箱似的让听到的人从内心中感到一阵恐惧。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一道犹如惊雷般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从漆黑的夜幕中模糊看到双手抱头跪在地上的林天猛然昂首对着夜空怒吼道。

随着怒吼结束,昂首向天的林天仿佛力气被突然抽尽似的无力瘫倒在地上,道道灰白之气缓缓从其身上飘散而出,若是这会有高人在场的话肯定能一口道出这就是灵魂之力。

一个人的精髓就是灵魂,若是连灵魂都沒有了,那这个人也就是真的死了,可如今林天的灵魂之力正在缓缓消散,难道他的路途就要在此结束了吗?

袅袅飘散的灰白之气渐渐稀薄,随时都有可能会烟消云散,突然在这时漆黑的夜幕被金光笼罩,照亮了林天那张因为愤怒而苍白扭曲的脸庞之上。

下一刻一道犹如烈日般熊熊燃起的金色光团,突兀的出现在瘫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林天头顶,同时一道苍老的叹息声犹如而生,缥缈响起,紧接着金色光团围着林天的身体转动一圈后钻入其小腹之中,随后久违的黑暗再次悄然來临,笼罩这一片刚才还光明遍地的世界。

“咳.咳”。

不知道过去多久,在一间昏暗的庞大溶洞中,一名身穿黑衣全身沾满血迹的年轻男子苍白的关节轻微一颤,随后一道虚弱的低咳声从其口中发出。

睁开双眸,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片高达十几米起伏不平的中,长着无数根水桶粗细的钟乳石房顶,在那些尖利的顶端清晰可以看到几滴晶莹闪透的水珠悄然从中滑落,滴在其脸庞之上,发出一道脆然的“啪嗒”声。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能感觉到水珠,死人不是沒有感官吗”?

看着悄然低落在其脸庞的水珠,林天神色木然的喃喃道,忽然一阵微风吹起,刮在脸角让眉头以上的发髻都因此而掀动起來,感受道脸上凉凉的冷意,林天不由得明白过來,看來自己是沒有死成啊,要不然也不会察觉到这么多清晰的触感。

“你..你还好吗”?

一道犹如孩童牙牙学语般生疏的声音,在林天的心头响起打断了他所有的思路,微微转头看着昏暗中站在不远处的那道庞大的提醒轮廓,林天顿时愣了,随后猛然起身一脸戒备的看着对方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这是我的家,我.怎么可以..不在这里”。

生疏的话音再次响彻心间,虽然生涩但是不难理解其中的意思。

到了这里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出现在林天身旁的那名正是天池的护脉灵兽,只是如今他出现在这里对林天究竟是敌非友,还是友非敌呢。

“但是..我怎么可以听懂你说话呢”。

听到这句在心田响起的话语,林天顿时愕然道。

自古以來灵兽与人类,是两种不同的种族,所以不论是从哪方面都不会产生交集的,特别是语言上,但如今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他的身上,让他与灵兽之间竟然可以互通言语,这不由得让林天心中升起了天大的疑惑与茫然。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在看你被人欺负,我就不高兴”。

在林天的话音刚落,这只护脉灵兽仿佛孩童似的,词不达意,操着生疏的言语在其心头响起道。

听到这句话的林天,这才明白过來,看來之前的植魂术已经起到效果了,就是不知道现在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以前沒有使用过所有不明白成功是什么样的,他只知道若是失败了自己就会被他人所操控,但现在他的思维却能运转正常,这一切说明即使沒有成功,那也沒有失败。

同时也因为植魂术的原因,让二人之间建立一个心灵交流的桥梁,所以对方说的话才会在其心头响起,让他们的交流沒有障碍,所以对方才会说他被人欺负心中才会不高兴,这也是建立过后产生的效果把。

想透这一切后,林天也就释然了,心中的那丝疑惑也在此时渐渐消散,随后抬起头看向同样睁着双眸注视他的护脉灵兽道:“我还能活着看來是你救了我,谢谢你”。

“他们欺负你,我就不高兴,不高兴就要把他们全都吃了”。

话音落后,听到这句话的护脉灵兽兴奋的拍了拍肉翼,在林天面前蹦跳着仿佛一位孩童被长辈夸奖似的如此高兴,随后一道略带欣喜的声音在其心头再次响起道。

而听到这句话的林天,在看着在面前乱蹦乱跳震得洞穴乱颤的护脉灵兽,脸上顿时流漏出一幅愕然的神色,同时心中也不由得为此次参加追杀的那些谭家弟子感到悲哀,估计他们就是临死都想不到不是战死,而是被一只庞大的生物当食物给吞掉吧。

“对了,你当时有沒有看到过一把这样的飞刀”。

忽然想起的林天,连忙摸向胸前,随后拿出那把闪着寒芒的飞刀放在神色疑惑的护脉灵兽面前,匆忙道。

“沒有..这东西一看就不好吃”。

看着林天拿在手中放在面前的那把飞刀,护脉灵兽晃动着硕大的脑袋,同时张开说话响在林天心头道。

“不可能,不会被你一口吞下去你不知道而已把”。

听到心头响起的这句话,林天顿时面带不信的看着护脉灵兽道。

毕竟他知道,对方竟然能得到这东西肯定不会随便放在其他地方,说不定就在身上放着然后被护脉灵兽一口吞了,只是他沒有察觉而已。

想到此处,林天睁着那双狐疑的双眸,看着护脉灵兽那挺起的肚子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紧接着想到对方能把谭家众人一口一个的吞掉,那实力肯定不是他所能媲美的,毕竟他可不想成为这山洞中的一坨粪便。

“希望谭火真的沒有带在身上把”。

看着对方同样睁着那双纯白无暇的双眸看向他的护脉灵兽,林天不由得心中暗道,紧接着想起在第一次碰面的时候对方竟然沒有对他发动攻击,心中不由得再次升起大大的问好。

虽然本人长的也比较帅,但他可不认为,帅就能阻止对方对他产生敌意的,其中肯定有着一些隐情存在,想到此处林天不由得出言疑惑道:“第一次你见到我的时候,怎么沒有对我发动攻击呢!据我所知护脉灵兽不都是非常凶残的吗”?

“因为我闻着你的气息感觉好亲切,跟不久前的那人很像”。

听到这句话,护脉灵兽同样带着疑惑的声音在林天心头响起道,同时脑袋不由得慢慢昂起做沉思状,似乎是在回忆一些事情似的,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林天却不由得一阵呆愣,天下间除了亲人以外还有是的气息与他相似呢。

“难道是..师兄”。

越往后写,难度越大,在要控制好节奏的情况下,也要挖出一道道坑,小天是新手所以在这方面很难有什么成效,现在我也就只有一章章在码字的时候沉思,更新速度放慢了,小天的压力不但沒有减小反而越加沉重了。

一章码了五小时,这个谁能体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