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相师

第981章 六合八荒

第九百八十一章 六合八荒

杨柳一死,场面那被劈傻回过神来的三人顿时再次又傻了,他们万万都想不到之前占据优势的他们,怎么会转眼的功夫就丢失一人呢!而且还是宗门中的绝对高层,护宗五剑之一的魔剑杨柳。

如今,其余三人的脸上虽然有着数不尽的愤怒,不过更多的还是一脸的余

悸,若是他们反应在慢一点会不会现在步上杨柳的后尘呢!想到这里他们的心中惊恐却更加的浓郁了。

若是之前占据优势,那是因为林天没有神兵而他们却掌握神兵有着绝对的压制所在,但现在这样的优势就是再给他们机会,他们三人也不敢上前了,毕竟谁也不知道林天的手段还会有什么,若是再来一次万雷降世的话,恐怕所有人都带玩完。

这三位玄门宗老神色无比紧张与震撼的看着远处全身上下有着十几道不深不浅伤口,但却洋洋得意的林天,愤怒的心情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惧,可是悲愤无比的陈剑之,却在这时举剑仰头大吼道:“林天....受死..”。

“纵横剑诀之六合八荒..”。

此时,因为杨柳之死陈剑之的内心那是别提多难受了,五剑乃是玄门最有潜力的五位剑主,而现在死了一位排名第二的魔剑,这若是返回宗门,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更有甚者自己这次的事情若是败露传播了出去,那么万世英名也将会因此而直接扫地。

所以这个时候的陈剑之那是真的在拼命了,当其举剑问天的时候,在远处发呆的三为玄门宗老的脸上却布满了惊骇之色,随着其剑诀的喊出,这股震撼却慢慢的转变为惊恐。

纵横剑诀的秘诀之一六合八荒是一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功法,以肉体召唤游离在空中的金属性力量,然后集合一身通过宣泄口发出。

这个时候,当其祭其剑诀的时候,林天明显感应到四周气息却在这时变得锐利起来,甚至连刮来的风中似乎都带有金戈铁劲,让其的脸颊都因此出现了数到细小的伤口。

同时在陈剑之处,依他为中心一个金色风暴正在缓缓成型,四周模糊可以看到数不清的刀剑虚影,就像是有无数位勇士在挥舞兵器般,威势惊人,甚至让林天的内心都因此而深深的被震撼了起来,一股隐约升起的危机感,让他的内心根本就得不到平静,因为这个武技似乎从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屠杀天下生灵般。

“六合八荒...天地荒凉”。

此时,随着陈剑之的那声响彻天地的声音传起,之前的依他为媒介形成的金色风暴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分散,随后化为无数道漫天剑雨,对着林天的方向倾泻而来。

这若是被打实了,变成刺猬都是比较温柔的,恐怕到时候全身上下将不会有一处完整点,绝对会密密麻麻的被这些金色利剑所插满。

“水幕天华..”。

就在这紧要关头之际,林天终于还是决定放弃强攻,施展自己最强的防御手段来扛过这一关,那被迅速运转到巅峰的混合元气瞬间成型一道金色屏幕,而在其刚完成的那一霎,漫天箭雨呼啸而来,就像是末日景象般,把林天覆盖在其中,犹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似的。

天地荒凉,在这个时候得到了充分的体验,陈剑之的这记剑诀直接让这片区域成为了末世之日,漫天下起的箭雨让四周所有的生灵全都毁于旦夕,甚至就算是荒原上的一只微小不足以观看到的蚂蚁都能够被同时插上二三把金剑,由此可见这记六合八荒的恐怖之处。

全方位覆盖,毫无死角,六合八荒的施展,也让陈剑之受到了极大的消耗,那原本还略显红润的脸庞却在这时苍白一片,甚至其最后还是在那三位及时赶来的玄门宗门搀扶下,才不至于摔落在地。

“噼噼啪啪...”。

林天的水幕天华虽然全方位保护,但是在这种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中,还是出现了薄弱,无数只利剑在这个时候射在层幕之外,荡起了无数道涟漪,同时最恐怖的一点还是出现了,不知在什么时候,护罩之外竟然出现了几道细小的裂纹,照此下去迟早要被攻破,而到那个时候,林天就是想死恐怕都是奢侈的。

“哈哈,林天..不要在挣扎了...只要你能主动把九霄雷符交出来...我就解除攻击,留你一条小命..”。

此时,看着艰难挣扎中的林天,陈剑之却惨然大笑,看着林天那略显狼狈的模样顿时得意道,就连原本对其升起忌惮的三位宗老也在这时长出一口气,胜败就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敲定了,只要那层屏幕被破,林天就是不死都不可能。

“休想...我若是死了第一时间毁去雷符,让你空手而归..”。

知道对方的目标基本上都是冲着雷符,林天在这个时候还是用这句话继续激怒对方,当然闻听此话的陈剑之还是非常入道的。

“混蛋..你若是毁掉雷符,老夫保证你死后,天机门之人片甲不留,听说你林天艳福不浅有着三位美娇娘...正好可以送入玄城红楼,做牌坊”。

听到这句话后,陈剑之也是闻言气的跳了起来,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没有解除攻击,得到雷符的事情虽然是重中之重,但是能够杀掉林天也同样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其可不相信天生地养的雷符能够如此轻易的就能毁掉。

“陈剑之...就冲你这句话,今日若是让我逃出生天,日后定然血洗玄剑门...”。

此生最恨之事,便是他人拿自己的家人来相要挟,这点一直都是其心中的一个禁忌,而现在陈剑之却若无其事的说出这些话,早就让林天的心中升起了不死不休的念头。

“哼...等你有命从里面逃出来再说吧..”。

“三位...借助你们的元气渡入我体....”。

话音落下,陈剑之顿时弯嘴冷哼道,随后对着身旁的三位宗老发出命令,六合八方的攻击强悍无比,但同样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消耗很大,现在经过长时间的消耗,他体内的元气也是所剩不多,唯有借助另外三人的气息才可继续维持。

听闻此话后的三人没有任何犹豫,皆是单掌抵背输送体内的元气,同属一宗的他们气息相同根本就不会相互排斥,所以也省掉了熔炼的过程,直接可以吸收运用。

有三位生力军的加入,原本攻势有所减弱的剑雨却在这个时候再次加强,而且还是比之前陈剑之单独一人控制的时候猛了一倍还多。

“怎么办...怎么办..我已经到了极限,就要扛不住了,难道真的就在这里陨落吗”?

此时,护罩上的裂纹已经扩散到了极限,看到这一幕后的林天不顾额首的汗水,神色悲重的看着外面遮天蔽日的金色剑雨心中呐喊道。

原本只是想要测试一下自己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但是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剑技,直接封断了林天逃生的路,而且这种攻击就算是来多少人恐怕都扛不住,真不知陈剑之那老妖头是从何处得来如此变态的剑技的。

“嘣...”。

终于,就在林天的心中无比沉重的时候,护罩上终于被撕开了一个缺口,一支金色剑只穿入进来,紧贴着林天的脸颊而过,一股火辣感瞬间上脸,同时淡淡的血腥味更是充斥着护罩内部空间。

有第一只进来,那么就会有第二只,一个缺口的出现林天根本就来不及修补,因为这个时候的他体内的元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再继续下去估计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会没有了。

“难道这次真的难逃一死了吗”?

刻意避开那个缺口的位置,林天看着上方已经抵达临界点的裂纹,心中再次情不自禁的沉重道,同时内心深处更是涌现出一股无法遏制的绝望。

但就在这时一股**从其的左手戒指中传出,同时淡淡的灵识传播也在这时响彻在他的脑海中。

“这股金属性我可以打乱三息...不过需要正面相碰才行,你要想办法抗住一息万剑的攻击”。

“你..你是...”。

“笨蛋,我是金灵啊,这才多久不见你就给我忘记了...呜呜,真让我伤心啊”。

“不..不是,你..你怎么可以灵识传音了,你的灵魂不是很孱弱吗”?

“呃..这个等度过这个危机再告诉你,现在你已经快要扛不住了”。

在林天听到这句话后的时候,明显感应到金灵的话中一顿,略显心虚的说出了此言,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因为真如金灵所说,林天就要扛不住了。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

此时,心中一横,林天鼓足了勇气怒吼出这句话,同时在其话音落下水幕天华终于进入了终结,在六合八荒的轰击下支撑不住而彻底破碎。

“噗噗噗...”。

道道犹如刺穿牛皮般的声音在这时响起,一幕幕醒目的血雾在林天的胸前绽放,而远处的陈剑之等人脸色却突然激动起来,因为护罩一破也就代表着林天必死无疑了。

“桀桀桀...”。

可是奇迹却在这时发生了,只见原本刺向林天的无数金剑在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却骤然打乱,化为了漫天肉眼可见的金色雾气,同时一道浑身赤金的虚影瞬间出现在林天的脚下。

“就是现在...走起..嗖..”。

就在这电光火石发生的一刻,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随之响起,而被无数金剑穿胸而过林天,身体正好倒在那凭空出现的金影之上,接下来一阵风声吹过,被打乱变成金雾的剑雨在这个时候再次成型激射而下,可是原本林天站着的地方现在却是空无一人,只留下一地猩红的血迹证明着之前这里时有人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