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枭雄

第449章 天眼通

正文 第449章 天眼通

?在众人莫名所以之际,木鱼老和尚又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淡淡的说道:“刘施主,老衲十分感谢您的援手,不论是找回‘生天堂’还是阻击阴葵派,老衲都承您的情、受您的恩!从今以后,只要您吩咐,在不违背道义良心的情况下,老衲必效死力!不过,请您不要再接近我们灵隐寺了……”?

释常久大师看了微微皱眉的刘煜一眼,轻轻地说道:“师叔,我们灵隐寺已经和刘氏家族结盟了,从今以后休戚与共!”?

“你……”木鱼老和尚死死地瞪着释常久大师,无视其灵隐寺住持的尊贵身份,厉声呵斥道:“糊涂!释常久,你的佛法修为在灵隐寺第二代弟子中是最高的,甚至已经修成了佛门六道神通中的‘天眼通’,在你亲眼看到了刘施主之后,你竟然还会和他所代表的刘氏家族结盟?你所谓何意?!”?

释常久大师再度看了刘煜一眼,接着又看了看龙紫珊,刘煜敏感的察觉到,释常久大师的目光中充满了歉意,还带着一些自省的味道。?

就在刘煜纳闷儿时,他又听到释常久大师用一种近似于“豁出去”了的语气道:“师叔,正是因为弟子身怀‘天眼通’,才会借机收下龙紫珊为弟子,才会借势和刘氏家族结盟,因为弟子可以肯定,小煜是天命之子,身怀大气运,我们灵隐寺和他的关系越深。将来一飞冲天的机会就越大……”?

轻轻地摇了摇头。木鱼老和尚叹息道:“你就只看见机遇,却没有看到危险吗?虽然老衲在‘天眼通’方面的修为不如你,但也可以确定,刘施主在具备‘大气运’的同时,也‘煞气’缠身,杀戮和血腥将会常伴他左右,和他关系越是紧密,受到牵连的可能就越大!释常久,灵隐寺一千五百年的延续,不能断绝在我们的手上……”?

听到这样的话。龙紫珊关切的看着刘煜,眼神中充满了担忧。刘煜面上虽不以为意的一笑,还安抚的拍了拍龙紫珊的小手,但他的心中却是有了警觉。打算尽快用重生法则将至亲挚友们的灵魂记录在案,他可不想出现“万一”,更加不想接受“意外”。?

那边的释常久大师却在反驳木鱼老和尚的观点:“师叔,大机遇总是伴随着大风险的,虽然和小煜结盟的确有可能会断绝灵隐寺一千五百年的传承,但弟子还‘看’到了更大的一个可能性,那就是我们灵隐寺在辉煌中延续了一万五千年!”?

“一万五千年”这五个字,不但让对灵隐寺归属感最深的戒律院首座了明大师高兴的咧嘴大笑,让木鱼老和尚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就连刘煜也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他可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大的能力。居然能庇佑灵隐寺一万五千年,而且还是在“辉煌”的状态下……?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释常久大师有意的夸大其辞,还是我对他的话理解有误?!?

释常久大师用深邃的目光看了刘煜一眼,方才又轻声对木鱼老和尚道:“师叔,面对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弟子怎么可能不抓紧它?况且,小煜的气运之强盛,泽被之广泛,简直可以称之为‘空前绝后’!弟子绝对相信,在他的庇佑下。我们就算会遭遇危险,但也一定可以化险为夷,甚至是遇难成祥的……”?

面对二代弟子们的希冀目光,木鱼老和尚没有轻易的动摇,紧紧地皱着眉头道:“刘施主的气运真有那么强?”?

“弟子不敢诳语!”释常久大师点点头。道:“师叔,您可知道。小煜现在身边已经从无到有的聚集了超过十名先天级别的高手,这样的高端战力,已经不在我们灵隐寺之下了,就算是四大王朝世家那样的修行界顶级势力,对他也不敢小觑……”?

释常久大师的叙述,不但是灵隐寺一众僧人吃惊不小,就连刘煜自己也倍感讶异:释常久大师的情报能力很了不得啊,居然能清楚的知道我的实力,仔细算一算,我身边先天级别的高手还真是超过了十个。白眉鹰王娄银河,金毛狮王庄本均,青衣福王福缘大师,紫珊龙王龙紫珊,南拳王蔡志涛,小刀会总瓢把子张晓峰,钟小满,玛瑞斯,程婉芝,刘蕾……?

像是有意留出时间让听众消化一下这个信息,释常久大师顿了顿,才又接着说道:“根据弟子得到的情报,和小煜有关系的这些先天级别高手中,有一半左右都是在和他产生联系之后才得以晋级的!比如说弟子新收的弟子紫珊,再比如说小刀会的首领张晓峰,又比如说混血小姑娘玛瑞斯……”?

刘煜听得挑了挑眉:玛瑞斯可不关我的事!人家可是宇宙强力种族亚特兰蒂斯的皇室成员,本身就具备惊天动地的“传说”级实力,现在只是力量逐渐解封而已,她的成长可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又停歇了一口气,释常久大师才继续道:“小煜的大气运不但可以泽被身边亲近的人,对于他自己来说,其益处也是绝对空前的!师叔,以您的见识,可曾听闻修行界有史以来谁能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晋升到了修行职业的巅峰境界?”?

“什么?”木鱼老和尚勃然变色,一脸惊骇的看了刘煜一眼,有转头对着释常久大师迟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刘施主已经是幻神级的新武者了?他还不到二十岁,就已经只差一步即可成为‘传说’了?”?

新武者是清朝末年才从“武者”这一类别中划分出来的,故而在境界分级上没有古武者那么详细,不能像古武者那样。可以按部就班的从后天境界到先天境界。再到破空境界,最后迈向“传说”。?

当新武者修行到了幻神级这一境界后,并没有后续的进阶方法,只能通过不断的凝炼“幻神”来寻求成为“传说”的机会。不过话说回来,从“新武者”这个修行职业诞生到现在的百余年间,还没有谁走到过幻神级这一境界的,那样可是蝎子那啥独一份儿!?

木鱼老和尚的年纪和新武者的职业年龄差不多大,对新武者的了解也是颇多,自然明白新武者高阶晋级有多么的困难,他见过太多惊才绝艳的新武者终其一生只能卡在感神级这一境界了。他实在是想象不出,刘煜这么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青年,到底是凭什么手段,居然可以力压那么多的前辈。一路修行到幻神级的?!?

怔怔的看了刘煜一会儿,木鱼老和尚突然出人意料的说道:“刘施主,关于气运泽被他人这一说法,老衲难以验证,但是老衲像见识一下您的身手,以此推断您的气运是否能够庇佑我灵隐寺……”?

挑挑眉,刘煜淡淡的说道:“木鱼大师,你觉得有此必要吗?”?

木鱼老和尚大概是知道刘煜的不悦,合什礼敬道:“刘施主,请您体谅老衲担忧师门的心情。如果对您有所冒犯,容老衲日后请罪!现在,可否请刘施主出手一战!”?

看了看说话不怎么婉转的木鱼老和尚,又看了看面带请求的释常久大师,刘煜笑了笑,松开握着龙紫珊的手,道:“那我们就相互指教一下吧!”?

说话声中,刘煜开始缓缓朝一旁的空地走去,木鱼大师亦随后上前站定。围立四周的和尚们立即将圈子扩大,让出一块上百平方米的斗场来。?

平静地。刘煜道:“木鱼大师,我这人与人动手,向来是有我无敌,我们之间的这场争斗,如果只是切磋技艺。那未免难以展现我的真实实力,我们可否将它当成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生死之搏?”?

木鱼大师点了点头。深沉地道:“此言正合老衲之意。”?

淡淡地一笑,刘煜又道:“木鱼大师,我们动兵刃还是斗拳掌?”?

“老衲悉听尊便。”?

旁边,释常久大师微带担忧地道:“师叔,小煜如动兵刃过招千万小心,小煜那柄血夜刀在修行界中是大大的有名,他以刀与人动手过招,对手少有活口,师叔要千万小心。”?

木鱼老和尚虽不至于因为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语动怒,却也微带不满地道:“释常久,在你的心目中,老衲就只有送死的份儿?”?

在释常久大师连称不敢之时,刘煜禁不住哧哧笑道:“释常久大师,你的情报能力当真不错,对我的行为作风真叫清楚,不过,经你这加油添醋地一吹嘘,只怕就要给你师叔在心理上增加负担了。”?

木鱼大师冷沉地一笑道:“刘施主,过招之后您便知老衲心中有没有负担了……”?

刘煜笑了笑,一拍双手道:“木鱼大师,这样吧,今日我就以掌代刀,用这双手来领教你的灵隐寺绝艺。”?

一仰头,木鱼大师道:“刘施主,请!”?

刘煜一点头,双手不住揉了揉,十指在伸缩中,传出金石般的骨骼异响。他将腰间的血夜刀紧了紧,然后神态变得异常端庄及严肃,稳若泰山般站在那里,低沉地道:“木鱼大师,请!”?

周围顿时一片沉寂,沉寂中,含有无比的紧张与寒腥气氛,宛如每个人的心弦全扯满了,每个人的血液全凝固了。他们晓得,眼前这场决斗,将是一场罕见的强者之斗,一位是领导江南修行界的第一大派的第一高手,一位是新崛起于修行界,以心狠手辣著称的年轻霸才,他们的战斗,不论谁胜谁败,皆能令修行界喧腾!?

龙紫珊尽管深知自个儿的爱人一身武功深不可测,但她仍然屏息如寂,心头忐忑,又是忧虑,又是紧张地盯注着场中两个即将作生死之争的拼搏者身上。郝帅也有点惶恐不安,生怕刘煜有所闪失,额头上冷汗涔涔,嘴巴更是张大了……?

比较镇定的是释常久大师。他对刘煜这位徒婿的一身绝活。可以说是略知大概,他甚至暗中思忖过,他这位徒婿的武学造诣,是否可列为天下第一高手了?他深深明白刘煜所具备的“幻神级”境界是何等精深博大,更清楚他在各种特异技艺上的磨练及修为程度。再加上他通过“天眼通”看到的景象,可以说,他对刘煜这位徒婿是极具信心的。?

尽管如此,释常久大师仍也禁不住有点担忧,再怎么说,刘煜此刻的对手。并非敌人,而是他的师门长辈,是灵隐寺的第一高手,虽然他私心里认定自家师叔不是自个儿徒婿的对手。但却怕他们真个儿打出火气,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另一面,灵隐寺诸僧的感觉比释常久大师来得更加紧张,他们一个个皆全神凝注,呼吸粗重,目光中带着无比的焦虑神色。每个人的心头按压上了一块铅,沉重得难以支撑。固然,他们都晓得他们这位身居灵隐寺第一高手的师叔武功渊博卓越,素来未曾败于人手,可是。他们同样清楚,自家师侄的夫婿是何等的一个不可思议的厉害角色,有关他的种种传说,没有一件不是血淋淋的恐怖惨事……?

木鱼老和尚沉马立桩,有一种特异的紫金之气隐罩于他原本干枯的面孔,全身骨骼也起了一阵细碎而密急的暴响。?

口里“啧啧”了两声,刘煜笑道:“木鱼大师,看不出你的三元紫金功火候还蛮精纯的,以你现在的造诣,约摸刚刚踏进第九层这个至高境界不久吧?”?

木鱼老和尚怔了怔。随即肃容道:“想不到刘施主对我灵隐寺秘传绝技如此了解……不错,老衲的三元紫金功原本就已经修行到了第八层的顶峰,这次闭关的打算就是为了冲击第九层心法的!刘施主,请拿出全部的战力,让老衲可以试一试三元紫金功第九层功力的威能。”?

刘煜笑道:“如你所愿!”?

一声肃穆庄严的佛号传来。木鱼大师摆出一个玄妙的姿势,沉声道:“刘施主。请接招。”?

刘煜依旧悠闲而淡定的站在那里,沉静地道:“木鱼大师,看你这副架势,嗯,可否便是灵隐寺不传之秘——二十诸天手的起式?”?

凡是修行界中人,最最珍贵之物,便是自己的独得之秘,纵然亲如父母兄弟,也未必泄漏,木鱼老和尚心中的惊异是可想而知的。老和尚想不到自己门派里视为镇派之宝的七大绝技中的不传绝学“二十诸天手”,对方这个初出修行界的年轻人竟然一眼便瞧了出来。这尚不说,他个人勤习苦修八十载方成的三元紫金功,极少显露在人在,但却依然逃不过对方那双利眼。不讲别的,只看人家对天下武学涉猎之广,了解之深,业已是不愧释常久所“吹嘘”出来的那种盛名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对方一眼瞧破自己最拿手的两种绝学。而自己对他却是一无所知,木鱼老和尚心头顿时沉重起来,心中暗道:“看来这年轻人真的名不虚传啊,纵然不是幻神级的新武者,却也该是实力不在老衲之下的念神级高手。”?

一眼看破木鱼大师的惊异怔仲,刘煜微微笑道:“用不着担心,木鱼大师,我之所以识得你的武功和掌法,只是源于我媳妇儿就是灵隐寺的弟子,她修炼的情景我见的多了,这才能一言说穿你的虚实!虽然知道你修行的是何种武技,但我却不一定能接得下这两种佛门神功,胜败之分,尚是未知之数,你如果心有压力,一定会影响你功力掌法的发挥,到那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木鱼大师强笑一声,生涩地道:“多谢刘施主指教!”?

刘煜忽然间神色一变,浑身笼罩着一种冷森的煞气,他阴沉沉地说:“木鱼大师,最后再提醒你一句,我出手便是有我无敌,小心,我要出招了!”?

木鱼大师微沉马步,双手合什当胸,肘平伸,沉稳地道:“请!”?

身形向后退,刘煜在徐徐后退中,蓦地暴叱:“接招!”人影一分即至,刘煜一掌拍出,可怕的掌力如排山倒海压向木鱼老和尚,连绵狂涌,罡风乍起,雷声阵阵。?

一声沉叱,木鱼老和尚不闪不让,出掌硬封。?

“砰砰!砰砰!”刹那间的接触,两人硬拼了五掌。双方一触即分,各自飞退八米。内家对内家,功深者胜。?

木鱼老和尚感到护体的三元紫金功略有波动,脏腑也略有震荡,心中大骇,没想到刘煜年纪轻轻,内功修为竟如此高深,他不是新武者吗,怎么会练成这么一身不在先天巅峰高手之下的内家真力?!?

摇着头,木鱼老和尚沉声道:“刘施主好高深的内功,完全不像是新武者的能量体系,这不科学!”?

一个修习佛法的老僧,居然会说出“不科学”这种话来,实在让刘煜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只能忽视这个问题,淡淡的说道:“木鱼大师,你也不差,不愧是先天巅峰级别的高手!嗯,既然内功不分上下,那我们就在招式上分高低,注意了,我出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