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韩国

第559章 飞蛾

第五百五十九章 飞蛾

听说那个没良心的、连个招呼都没和自己打就悄悄失踪、而且消失之后从没主动给自己来个电话或发条短信的家伙回到洛杉矶了,正在跟《朱诺》的演员和剧组员工在纽约为影片进行宣传的克里斯汀就刺溜刺溜的跑回洛杉矶来了。

见到夏侯仲英的那一刻,前一刻钟还充满愤怒,想对他进行质问的克里斯汀顿时就把自己的目的给忘了,心里只剩下欣喜。

她走上前去,轻轻投入他的怀中,双手从他腰间环过,头枕在他的肩窝,呢喃笑道:“终于舍得从你的情妇那里回来了?你个死没良心的。”

说着,仰起头,主动送上娇唇索吻。

过了一会儿,克里斯汀眉头微皱了皱,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回应有些冷淡,只是被动的被她强吻的夏侯仲英,心里很是委屈,问道:“你怎么了?”

“只是有点累。”夏侯仲英牵强的笑了笑,“吃饭了吗?”

“没呢,我一听说你回来就跑回来了,哪有时间吃啊。”

“那我们出去吃点吧。”

“嗯。”克里斯汀乖顺的点了点头。

女人天生比男人细心和敏感,从见到夏侯仲英的那一刻,她就感觉到了他的忧虑。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眉宇间的忧愁怎么都化不开,他的笑容给她的感觉也像是强挤出来的。等到她索吻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深了。

克里斯汀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他忧虑成这个摸样,但是却知道肯定不会是小事。

从认识,到上床,两人只用了两天时间。从发生关系,到相爱,或者说克里斯汀爱上夏侯仲英,只用了一周。但是一起生活的时间却不短了,差不多整整一年。所以她对他的性格非常了解。

夏侯仲英是乐天派。性格开朗、跳脱。再加上他现在的成就、家族的财势,还有家族背后隐藏的权势,几乎可以说这世界上没有多少事能难得住他,更不用说让他忧心忡忡了。

出现这种情况。必然是事情大到她无法想象的地步,连他自己都很难解决,她肯定也帮不上一点儿忙。而从现在夏侯仲英表现出来的情况来看,他并不想让她知道,所以她也就不会主动去向他询问,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小女人,给他温柔和怀抱就是了。

倒不是克里斯汀不好奇,她心里也很想知道自己男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要了解详细的情况,并不是只有一个方法,她还可以从跟他一起回国的何进喜和郝大雕口中打探出来。

吃了饭回来之后。寻了个机会,克里斯汀把何进喜和郝大雕两人叫过来,忧虑的问道:“你们回国的这段时间,是不是发生了让他很为难的事情?刚才吃饭的时候他经常神思不属,有好几次我叫了他几声都没听到。”

何进喜两人点了点头。有些怜惜的看着也忧心忡忡的克里斯汀。

夏侯仲英的女人很多,两人都知道,不过在他的女人当中,和他们接触最多的是克里斯汀,其她女人他们都只见过几次面,有的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句。时间能培养感情,说实在的。和这个小女孩一起生活了一年时间,在他们这四个保镖的心里头,最喜欢的肯定是没拿他们当成下人看待的克里斯汀,而不是另外的几个他们不了解的女人,也最希望最终成为夏侯家少奶奶的她。

不过他们希望是一回事,却没有权利插手夏侯家的决定。说到底,他们始终都只是个保镖。

“能和我说说吗?”克里斯汀问道。

两人很为难,这事说出来肯定会很把克里斯汀伤得很深,这是他们不希望看到的。虽然知道纸包不住火,最终她还是会知道的。不过两人并不希望这消息是从他们口中透露出来,至少这会让他们心里好受很多。

“不能让我知道吗?”见两人沉默了很长时间都没说话,克里斯汀疑惑的问道。

“不是不能让您知道。”何进喜轻轻的干咳一声,说道:“不过这事很麻烦,会伤害到您,少爷没有办法解决,所以才会忧心忡忡。”

“会伤害到我?”听到事情还跟自己有关,克里斯汀愣了一下,顿时更加疑惑,心似乎一下子也被揪紧,紧张的追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少爷很可能会被逼着和其她女人订婚了。”何进喜小心翼翼的回答,紧接着解释道:“少爷也是没有法子了,如果他不和那个女人订婚,老爷会……”

克里斯汀脑袋轰的一声像被个炸弹炸开,乱成一团,何进喜后面说的是什么,根本就进入不了她的耳朵。

她不相信这是真的,过了许久,猛然站起身,想去找夏侯仲英,要亲口从他嘴里问出来。脚刚迈出一步,夏侯仲英吃饭时手拿着勺子,愣愣的盯着汤发呆,微皱眉头伤神的摸样印入她脑海,顿时让她忍不住心颤,止住脚步,慢慢的坐回沙发上。

“他是爱我的。”克里斯汀心里想道。

以前她并不知道夏侯仲英到底爱不爱她,他的女人实在太多了,即使自己和他住到一起,成了他的女友,他还是偶尔会偷偷的和其她女人偷情。对此,她恼怒过,恨过,也失落过,却又对他无可奈何,只能忍受。谁叫她明明在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子的情况,却还献身,然后义无反顾的如同飞蛾扑火似的扑上去、爱上他。

然而现在知道他是爱自己的又有什么用?连他自己都没法反抗,不得不和其她女人订婚,自己不过是个小有名气的小明星,又能有什么办法和那个女人竞争,把他给抢回来?

“跟我再说一下详细的情况吧。”克里斯汀的话里充满了苦涩。

————————

夏侯仲英躺在**,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发呆,心里充满了对父亲的担心。刚才他给李荣道去了个电话,知道父亲已经回到国内了,但是刚出飞机场就被纪检委的人带走,他们家派去接机的人被拦在外面,只是远远的见了一面,连话都没说上一句。

和他一起回国的郭蓉蓉倒是没受到刁难,被他们家接走,安排住在夏侯家的那栋别墅里。

房门打开,又关上,房间里除了比刚才多了一个人,其它的都没变。

克里斯汀走到床边,猛然扑上来,嘴唇快速找到夏侯仲英的嘴唇,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

夏侯仲英需要发泄心中的苦闷,克里斯汀热情而又激烈的回应,房间内娇吟声和喘息声响起,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