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40章 因病离职

第四十章 因病离职

“杨天,你疯了吗?”

令杨天想不到的是,自己才打扫完一切痕迹,退出战场没多久,华锋就直接跑上了门,张口就跟自己来了这么一句。

“你挑战利剑,又入侵白宫,还有引来那狗屁什么丹尼斯·莫,我都可以不管,不过你怎么能够留下要出售防火墙的消息呢,还有,你怎么连邮箱地址也留下了,你不怕被人查出来,你就是雪峰啊。”华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嘴一张就再也合不住,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说了下去。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小子看起来性子挺温和的,但骨子里,就是个疯子。”华锋好一通说,又是陈明利害,又是谆谆教诲,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不曾想,杨天根本不为所动,只是一脸微笑的给自己倒水沏茶,生生的把他一肚子的话给堵了回去。

半晌,华锋还是压低了声音,看了一下客厅中忙乎的杨启航两人没注意这边的情况,郑重问道:“杨天,你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你很缺钱吗,你这才多大年纪,有你父母在,还能让你没钱花不成?”

杨天的举动,借用自己ID,站出来挑战利剑,刚开始华锋还只是认为杨天是答应了自己,要出手帮助绿色兵团。可是看下去,才发现,压根儿就不是那么回事儿,杨天这冲动疯狂的举动,根本就是还有别的意图在,果然,当最后反馈来的那条消息,令华锋彻底明白,杨天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是华锋心里还是感到疑惑,为钱,他可以理解,谁不想要钱,只是也用不着用这种方式吧?在华锋看来,凭借杨天这身本事,不论走到哪里,都可以找个高薪工作,安安稳稳的过舒坦日子,用得着用如此激进和危险的方式吗?。

杨天没多说,扫了一眼华锋,轻叹一口气,打开了电脑上的一张表格。

XX机械厂2000年3月职员调动信息汇总表。

见杨天没有解释,反而在电脑上打开了一张表格,华锋也连忙凑了过来,顺着杨天的指引,视线很快落在一个名字上。

“杨启航,因病离职!”

华锋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低呼,又连忙噤声,迅速的回头,透过半掩的门看向那个在客厅里忙着收拾碗筷的中年人,见没有引来杨启航的注意,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却一下掀起了滔天巨浪,终于明白,是什么驱使着杨天这么做了。

一时间的沉默,令华锋心里越加不是个滋味,盯着背对自己而战,身材瘦弱的杨天,默然半晌,想追问,还是没有张开口,许久,长叹一口气,慢慢问道:“伯父得了什么病,严重吗?”

杨天慢慢转过身,也没多说,在华锋的注视之下,又从硬盘里调出了一份隐藏文件,却是一份电子病历。

见杨天示意自己打开,华锋心下一急,连忙点开病历,只看了几行,便闭上了眼,半晌,站起身来,重重的拍了拍杨天的肩膀,道:“兄弟,你有情义,我华锋佩服。”

华锋不是轻言佩服二字的人,就算杨天身怀通天本事,他也只是感到无比的惊讶,但现在,当明白了这一切之后,华锋,是真正的打心底里,佩服起杨天这个仅仅十八岁的少年了。

沉吟一下,华锋才重新坐下,问道:“你觉得那款防火墙能卖多少钱,足够吗?”

“无价。”杨天淡淡回道,这款防火墙,虽然在编制水平上没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是程序的核心,却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卦式方程式,是杨天十几年的心血结晶,在杨天看来,这就是无价的东西。

“呵呵,你倒是挺有底气,好,我也希望能卖个好价钱,不过杨天,你想过接下来该怎么办吗?你这次可是入侵了白宫主页,把美国黑客都给惹来了,你就不担心他们再来报复吗?”思绪如潮,华锋又忍不住的为杨天担心起来,毕竟在他看来,杨天这回事情闹得的确有点儿大,后来的攻防战之中,他就在网站服务器的后台,可是亲眼见证了那铺天盖地的高强度攻击,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杨天摇摇头,就如华锋所说,在骨子里,他是一个疯狂的人,不然当年,也不会一门心思,花费十数年光阴,断绝一切联系,只为了开发一个虚无缥缈的智能程序。所以,做出这一切,会引来什么后果,杨天真的没有想过。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半晌,杨天还是缓缓说道,他的目的已然达到,虽然过程疯狂了些,危险了些,但为了父亲,一切也都是值得的,至于其他的,会引来什么后果,杨天也真就只能说,随他去吧。

随他去吧?

杨天的回应令华锋也是一怔,刚要再劝解两句,但一见杨天充满喜悦的目光,还是把话吞了回去,拍了拍杨天的肩膀,没再多说一句话,告辞离去。

接下来的两天,杨天也没有关注事情的后续发展,把自己关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心致志的完善起那款防火墙来。

防火墙的核心是不用动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杨天还是用了半天时间,为这个核心代码加上了特殊的程序锁,以防别人发现这个核心,以此为基础,研究出类似于小牛般的智能程序。

加上了程序锁,杨天还是不放心,终觉得把这个东西卖出去,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卦式程序,从最低级的阴阳程序,到四相程序,八卦程序和最终的六十四挂式程序,在理论上,单独的阴阳程序运算能力应该是最低的,不过作为卦式程序的本源存在,反而拥有衍生出一切的能力。

所以,杨天是真的担心,有人破解了自己的程序锁,得到了这个代码,转头以此为基础,开发出高级的程序来。

不过杨天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这个阴阳程序就好似电脑的CPU,如果没有了,或者替换成别的低级产品,电脑的运行能力就要大打折扣。自己的这款防火墙,能够做到无视那种强度的攻击,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有这个核心在。

但思考良久,杨天还是决定保留这个核心程序,只是加了一层又一层的密码锁,并使用了后世很常用的动态混沌加密方式,以防有人得到核心程序。

同时,杨天也以此款防火墙为基础,修改出了另一款精简版的防火墙,也没做太多的改动,只是去除了那个阴阳程序核心,变成了一款普通的防火墙,并加上一些东西,让防火墙能够视服务器运算能力而智能提升防御能力,以做到最大程度发挥服务器的效能。

做完这一切,已然是两天之后了,杨天在家足足歇了一星期,想起李德荣曾经说过,星期一要统考,又想想当初自己因为发现父亲得病,心情不好,激动之下与张磊发生的冲突,思量一下,还是背上书包,去了学校。

一个星期没来,学校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只不过来往的学生脚步都匆忙了许多,尤其是那些高三学生,今天就要统考,许多人都是一脸着急,有些人更是直接捧着书走进了学校,看的杨天侧目不已,一时之间,竟也感慨良多,想到若非自己重生,拥有满脑子的知识,此时恐怕也要如这些学生一般,为统考而担心。

心中胡乱想着,杨天迈入了教室。

当迈入教室的那一刻,杨天发现,先前还喧闹不止的教室,竟然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向了自己。

这种“礼遇”,令杨天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一联想自己的身份,所处的年代,顶撞老师,当着众人面打架,又私自离校,一个星期不归,在这群学生眼里,的确是了不得的大事情了,看自己,如看稀罕物一般也就可以理解了。

不过杨天也不在乎,迈步步子,突然发现,人群之中,还有一道仇恨的目光盯着自己,转头一看,却是发现,不知何时,张磊竟然也出现在人群之中,站在华雪的课桌前,一脸愤怒的盯着自己,拳头也在悄然间捏紧。

张磊的目光杨天直接忽视掉了,反而把目光落在华雪身上。

那一天,华雪的举动令杨天感动,心里已然不再抗拒华雪这种倒追的行为,不过转眼间,华雪就对自己冷淡了下来,令杨天倍感疑惑,一时之间,竟也找不到原因,不过心中总是忍不住的会想,想弄个明白,两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令华雪会暗中喜欢上自己,又发生了什么,令华雪突然对自己冷淡起来。

华雪坐在位子上,面前摊开一本书,低着头,根本没在看杨天,令杨天心里竟也有那么一瞬间的不是滋味。

脚下一动,杨天已然站在了华雪的课桌前,见华雪仍旧只是垂头盯着课本,想开口询问,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憋了一下,只憋出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眼:“你还好吗?”

华雪的肩膀明显的耸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抬起头,连回应也没有,反而指着课本,对张磊道:“张磊,这个地方,你帮我看看,该怎么做。”

华雪的反应令杨天眉头也皱了起来,看向张磊,见张磊愣了一下,随即露出得意的表情,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才连忙俯下身,指着课本讲解起来。

杨天被晾在原地,盯着华雪无视自己的模样,心下愈加的疑惑起来,隐隐有一种冲动,想大声的追问华雪到底是怎么了。不过这个时候,李德荣已然走进了教室。

“好了,同学们,都先安静一下,等我先把考场分配说一下。”李德荣闷头走进教室,随口说道,突然一抬头,发现了杨天,只是愣了一下,表情一冷,大声喝道:“杨天,你来做什么!”

李德荣突然的一吼,倒是把全班人吓了一跳,先前他们还好奇,杨天与华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杨天会突然不着调的问华雪好不好,而且华雪的冷淡反应也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在班里,华雪可一直是个热心和气的人,别人问好,怎么着也不会这么不理不会的回答,可现在,华雪这种冷淡和无视,还有张磊那得意的表情,瞬间令他们想到,这三人之间,必然有些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盯上了杨天,杨天大闹办公室,当着李德荣的面打了张磊的事情早就传开,所有人都想看看,再次回来的杨天,被李德荣这么一吼,还会不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

不过杨天却只是慢慢的转过身,盯着李德荣,表情很平静,慢慢道:“我回来参加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