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9章 查房

第二卷 剑出无名 第九章 查房(修)

“杨天,这家伙也太气人了,要不是你拦着我,我一定揍他个满天星。”一出夜总会,大头就大声嚷了出来。

“就是,杨天,干嘛拦着我们,他们派人来堵门,咱们就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怎么也说不过去吧。”梆子在旁说道。

“打了就能把锋哥救回来吗?”杨天吃力的架着秦筱,听大头几人说着气话,开口反问道。

“这???”大头几人一滞,相视一眼,也没了下言。

“锋哥出了什么事,惹到了什么人,我们都可以暂时不用在意,咱们真正应该做的,就是赶紧找到锋哥,至于他们堵门的事情,等找到锋哥之后,再跟他们算账不迟”杨天继续解释道,心里却也盘算开来。

疤头李说华锋惹到了官面上的人,至于怎么惹上的,惹了谁,杨天可以先不急着弄清楚,他真正担心的还是华锋现在的情况,是否真的会像疤头李所说的那样,凶多吉少。

其次,就是堵门这事情,疤头李心里肯定知道,但是那两个人,却不一定是他派去的,反倒是有可能是刘勋派去的。

刘勋这个人,杨天没见过,但凭他张脸,杨天就觉得,这当是一个阴险的小人,屈居疤头李之下,恐怕也就是个军师般的人物,可他刚才的行为,不仅是出乎了疤头李的意料,也是令杨天感到意外,尤其是他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信息,更让杨天觉得,刘勋反了疤头李这件事,没有表情上那么简单。

而且,杨天注意到了刘勋所说的一句话,寻摸出了一丝非同寻常的味道来。

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地方,马上就要拆了。

这句话的深意耐人寻味,刘勋抓走疤头李的老婆孩子,威胁他,就是为了得到金威夜总会,如果只是普通的逼宫,想自己当老大,怎么会一张口就说出要拆夜总会的话来,而如果不是这么简单的逼宫,那么这件事背后,就应该还有别的深层背景在。

拆。

杨天念叨了两遍,不由得抬起头,待看到就近拔地而起的高楼的时候,一怔,猛然惊醒,一个念头如闪电般的出现在脑海之中。

难道是城市规划,拆迁划到了马头街!

华锋出事,刘勋逼宫,这两件完全不同性质的事情,突然之间,竟令杨天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两件事之间,应该有着什么隐秘的联系。

不过,一时之间,杨天也想不明白,见大头几人看着自己,沉声道:“这样,你们先回去,尽量托托人问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锋哥,我这里还有事,就不跟你一起回去了。”

大头几人点点头,多看了两眼被杨天架着的秦筱,刁手嘿嘿一笑,道:“明白,你既然有事儿,你先忙去吧。”

“就是,用不着管我们。”梆子颇有钦羡之意的盯着秦筱,嘻嘻笑道:“不过杨天你也悠着点儿,人这么小,那事儿干多了伤身。”

听着几人偷笑揶揄,杨天也是一头黑线,无奈的摆摆头,道:“说什么呢你,我们就是朋友。”

“我们懂。”大头紧张了一下午,此时也被几人逗笑了,哈哈一笑,拍了拍杨天肩膀,冲杨天眨了眨眼睛,一副你小子够行的表情,带着几人,转身离去。

“好了,就剩你我了,秦大小姐,说吧,现在你是回家,还是怎么的?”杨天看向了秦筱。

“喝酒。”秦筱被杨天架着出来,被凉飕飕的夜风一吹,也清醒了一点儿,无力的抬起头,扫了一眼杨天,似乎根本没认出是谁,胳膊一伸,勾住了杨天的脖子,身子一软,就直接挂在了杨天身上,口中低呼了一声,便头一歪,睡了过去。

看着秦筱如此反应,杨天轻吸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暗骂一句屈涛的不是,又架起了秦筱。

本想着是很简单的送朋友回家,但杨天万万没有想到,仅仅半个小时之后,事情就发展成了眼前这样:杨天站在昏睡不醒的秦筱身旁,缓缓脱下自己的衬衫。

初开始,杨天想的很简单,秦筱喝醉了,自己打个车,送他回家,很简单的事情,说不定把秦筱送回家,还能去她家里,喝杯茶,小憩一下。

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几乎令杨天后悔,自己开始为什么要决定送秦筱回家,把她放在金威夜总会,岂不是更好。

秦筱喝醉了,醉的一塌糊涂,醉到东南西北不辨,是被谁架着都不清楚,让杨天觉得,这个时候,把秦筱卖了,秦筱都不一样能知道。

所以,很自然的,想把秦筱送回家的想法破灭了,杨天又是哄又是匡的,费了老大劲儿,愣是没有从秦筱口中问出一个字来。

其次,就是这出租车,杨天真想拦下一辆出租车,好好的问问司机,什么时候可敬的的哥的姐,这么没有素质,不就是喝醉了嘛,不就是在红灯区附近嘛,用得着一连拦下七辆车,都不愿意拉。

打不上车,不知道该往哪儿送,杨天就这么背着秦筱,走了好几条街,才醒悟过来,连忙找了家旅馆,在那个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看着还珠格格的老板娘的目送之下,把秦筱架进了房间。

原本杨天想着,这样也就完了,可万万没有想到,才把秦筱放下,秦筱便很“客气”的张开嘴,吐了一地。

好在杨天反应快,见机的早,闪了开去,不过一转头,就头疼起来,秦筱吐了一地一床,连带着,自己也溅了一身,看的杨天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向老板娘借了毛巾脸盆,打来一盆凉水,勾兑了热水,给秦筱擦干净,又收拾好地上,床单,一转头,杨天才看到秦筱那一身被呕吐物溅满了,湿嗒嗒贴在身上的裙子,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看着秦筱皱着眉头,很不舒服的扭动着身子,杨天思考半晌,一咬牙,还是慢慢的脱下了衬衫,赤着上身,坐在了秦筱身旁。

直到这个时候,杨天才注意到,秦筱是穿的多么“单薄”,薄如蝉翼的丝质吊带裙,露肩,领口之下,可见的一抹深沟,令注意到的杨天也再也挪不开眼睛。

真空的。杨天摇摇头,努力把脑海中的旖旎念头驱除出去,先轻轻抬起秦筱,把衬衫铺在秦筱身下,又用床单盖住秦筱下身,才慢慢的拉起秦筱的裙子,向下褪去。

圆润,隐约可见的双峰,雪白的一片,晃得杨天眼前直犯晕,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连忙用衬衫盖住关键部位,才继续拉着裙子,向下褪去。

不过免不了得肌肤接触,还是带给了杨天难以想象的刺激,此时此时,看着秦筱安静的躺着,如娃娃一般的轻轻呼吸着,胸口有规律的起伏着,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令杨天几乎不敢触碰。

唔!

秦筱梦呓般的呻吟了一声,吓得杨天身体一僵,动也不敢动,再回头看去,才发现秦筱还是那么安详的睡着,只是翻了翻身子,平滑的小腹正好压在杨天的手上,盖在胸口上的衬衫也悄然间滑落,露出半面高耸,雪白如玉,挺拔如山,尖端的一枚嫣红,令杨天几乎喘不过气来。

呼呼。杨天闭上了眼,轻轻的摇摇头,努力的想平静下来,但那半面高耸,依旧是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无论杨天怎么努力,也无法驱除。

触电般的抽回了手,杨天一掀床单,直接盖住了秦筱,摸索着湿嗒嗒的裙子,向下褪去。

虽然秦筱被床单盖住,但那凹凸有致的曲线,手下的温热,依旧令杨天难以把持,暗骂一声出息,并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扇了自己一个嘴巴,杨天才深吸一口气,稍微冷静一点儿,轻巧的褪下秦筱的裙子。

不过就在杨天松了一口气,准备拿着裙子去洗的时候,被床单盖住的秦筱突地一挥胳膊,直接掀开了床单,轻轻的喘起气来。

杨天一见,心下不由自主的一急,唯恐又看到什么,连忙抓住床单,准备再给秦筱盖上。

就在杨天弯下身,准备给秦筱盖好床单的时候,秦筱突地,没有一点儿征兆的,睁开了眼睛。

好似时间停滞了一样,杨天抓着床单,保持着要盖的姿势,愕然的与秦筱对视着,脑子好像在一瞬间变得空白,没了思考能力。

停顿了不知是一秒还是十秒,杨天才回魂儿一般的轻吸了一口气,才发现,秦筱只是微微的睁开眼睛,双眼无神的盯着自己,眼神之中的意味,更多的还是疑惑和不解。

“你是谁啊?”秦筱梦呓般的低声问道,又把杨天吓得后背发凉,连忙解释道:“我是杨天,你认出我来吗?”

说完,也是心虚不已,再看向秦筱,发现秦筱歪着头,疑惑的盯着自己好半晌,突地,伸出胳膊,直接圈住了杨天的脖子,拉到了自己面前,一双红唇,也印了过来。

诧异,杨天惊得头皮发麻,刚要挣扎,但唇间的一抹温热和柔软,却好似**汤一般,让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

不由自主的松开了裙子,杨天脑子一片空白,手也慢慢的摸上了秦筱,迎合着,并慢慢向下,在秦筱的下巴,脖颈,肩头,落下连串的吻。

“屈涛,你不要离开我,我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想见你???”

就在杨天不受控制的抱住秦筱的时候,秦筱口中的低吟,却好似一盆凉水,瞬间浇灭了杨天心头的无名欲?火。

屈涛!

杨天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面孔,心中,已然如打翻了调味盒一般,五味俱陈,不知是什么滋味。

嘭嘭!

连串的敲门声惊醒了杨天,想也没想,恼怒吼道:“谁!”

“警察,查房。”

门外的回应,更像是把杨天丢在了冰窖中一样,从头到脚,凉透了心扉。

PS:修改了一下,不是为了写什么福利内容,只是感觉原先那章太过干巴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