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五十一章

第二卷 剑出无名 第五十一章

审讯室内,程兵仿若僵尸一般,僵硬的转动着脖子,看向了表情越见阴沉的屈笑,默然片刻,喉结耸动一下,才偷偷咽下一口口水,发出一声几乎把自己吓了一跳的咕咚声。

“屈局长,您怎么来了。”魏闽站在一旁,靠在墙上,脸上那无所谓的表情也瞬间收敛起来,小心翼翼的扫视着屈笑的表情变化,低沉而缓慢的开了口。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屈笑表情阴沉的几乎滴下水来,上前一步,冷冷喝道。

与哥哥一样,同样出身军旅的屈笑这一喝,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好似在审讯室内回荡着一般,令程兵魏闽二人身子一颤,头一下低了下去。

“屈局长,我???这???”程兵五指一松,手垂了下来,尴尬至极的想解释一二,不过也看出了屈笑正在气头上,就是有心解释,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屈笑霉头。

不过怕归怕,但程兵还未醒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屈笑突然出现,是下来视察的时候,在外人面前碰到了自己殴打犯人,这才生气。

回想一下刚才的举动,程兵心里也暗暗的盘算起来,自己只是抓住了杨天的衣领,作势欲动手罢了。若是屈笑真的追问自己,大可以说自己只是在威胁杨天而已。至于杨天脸上的青淤,大可以推说是杨天自己撞的,或者是被一道关押的犯人打的,很轻易就能搪塞过去。

这么想着,程兵倒也暗松了一口气,打转的舌头也利索起来,连忙挤出一丝笑容,道:“屈局长,您怎么来了,魏闽,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带屈局长还有这位贵客去接待室。”

“是是是,屈局长,您随我来。”魏闽猛然醒悟过来,连忙说道,暗中偷摸着打量瘫坐在椅子上,淡淡冷笑的杨天,唯恐这个聪明小子突然说出什么话来,瞪了一眼杨天,警告杨天不要说话。

“放肆,你们两个真是胆大包天,不想要身上这层皮了。”屈笑厉声喝道。

才在秦筱面前说过不会有暴力执法的行为,这转眼间就给自己整出这么一出,这两个家伙,当真是混蛋至极。

“屈局长,您别生气,我们什么也没做,就是在这儿提审犯人啊。”程兵吓得头皮发麻,连忙辩解道。

“提审犯人。”秦筱柳眉倒竖,一抬手,直接把屈笑拨到了旁边,快步上前,蹲在杨天面前,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杨天,柔声骂道:“小混蛋,你不是挺能打的嘛,怎么不还手,混蛋,犯什么傻,打死你活该。”

“还疼吗?”秦筱小心翼翼的看着杨天脸上的青淤,轻声问道。

上一次向杨天袒露了心声,虽然杨天什么也没说,但对于杨天,秦筱的心态也是转变了,多出了一丝莫名的怜惜,或者说,多了一丝男女间的喜欢,眼下见杨天被打成了这样,也是心疼不已。

“疼,相当的疼啊,程警官这一手组合拳,可是了不得啊,比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强了不知多少啊。”杨天神情淡然,被带进审讯室,明知程兵会对自己下手,他怎么可能会犯傻的让程兵白打。虽然手被拷上,但也闪避掉了大半的拳头,这脸上的几块青淤,也只是擦到而已,根本没什么大碍。

“你才三脚猫的功夫呢。”秦筱白了一眼杨天,也松了一口气,嘴角流露出一丝真挚的笑容,不过转瞬之间,就笼上了一层寒霜,刷的起身,厉声对身旁的程兵喝道:“你凭什么打我家杨天,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废了你。”

你家杨天。

秦筱这话一出,不止是屈笑大跌眼镜,身子一歪差点儿摔倒,就连程兵,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愕然的盯着眼前这个彪悍的美女,又瞧了瞧身旁的杨天,愣了愣,才下意识的喝问道:“你是谁,敢这么跟我说话。”

“放肆,怎么说话呢,给我滚出去。”屈笑一听程兵竟然对秦筱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是吓得眼角跳了跳,唯恐秦筱这位姑奶奶发作,一拳打了程兵。

“屈局长,您别动气,这名犯人袭警,我正在审讯他,正好,他的家属来了,等我把他收押了,再接待您。”程兵一见屈笑动气,吓得不轻,但还未醒悟屈笑这话是在对谁说,只以为是在跟秦筱说,连忙说道。

“袭警,我看你才是暴力执法,我???我打死你。”秦筱一听,见程兵竟然说杨天袭警,联想杨天被打的模样,更是气的不轻,顿了顿,一抬手,直接一击摆拳打在了程兵的脸上。

嘭!

秦筱力气也不小,程兵完全吃了这一拳,身子一个踉跄,扶住一旁的桌子才站稳,晃了晃头,一脸震怒,一抬拳头,就要还手。

局长在旁边又如何,你一个疯女人,敢打我,找死呢吧。

程兵一脸羞怒,被女人打了一拳,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心道你们这果然是一家人,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主儿。

不过,程兵这一拳还未完全抬起,就被一只铁钳般的手抓住,愕然的转过头,迎上了屈笑几乎把眼珠子瞪出来的凶狠脸孔,不由得愣在当场。

“你敢动一下试试。”屈笑也被这个愚蠢的手下弄得肺都要气炸了,老子当祖宗当老爷般供着,还唯恐惹了的主儿,你竟敢又是放狂言,又是动手的,我看,你才是找死。

“屈局???”程兵是真的糊涂了,这屈大局长,哪里来的这么大气。不过,终究面前站得是自己顶头上司,就算心里再憋屈,程兵还是压了下来,迅速的想解释一二,却被屈笑一眼瞪了回去。

“给我出去。”屈笑寒声说道,用眼角的余光不住的打量身旁的秦筱,唯恐这位姑奶奶再发疯,捎带着教训自己。

“慢着。”秦筱冷冷的发了话,指着程兵,又指了指杨天,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你过来给他道歉。”

“什么!”程兵眼珠子一瞪,就欲发作,心道局长在旁,我忍了你了,你竟然敢不依不饶的想让我给这小子道歉,痴心妄想!

作势欲骂,程兵却感到身后被人推了一把,余光一扫,却是魏闽,在不断的向自己使着眼色,让自己看屈笑和秦筱。

不会吧!

程兵猛然一惊,脑中出现了一个不可能的可能。

这疯女人,该不会跟屈笑有什么亲密关系吧?

秦筱出现,程兵却一直没注意到这个女人,一直在注意屈笑的反应,丝毫没有想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跟屈笑又是什么关系。

后来,程兵见到秦筱为杨天打抱不平,尤其是秦筱说出了我家杨天的话,更是令程兵想当然的认为,秦筱是认识杨天,正好碰上了。

可是,这时,程兵才猛然想到了另外一个令他惊的魂飞魄散的可能,莫非,这秦筱,甚至是这个嚣张的小子杨天,跟屈笑屈大局长都是认识的。

我的天,那我?

程兵这才醒悟,屈笑表情为什么那么阴沉,那一句滚出去的话又是对谁说的。

一想自己对杨天的所作所为,对秦筱说的话,程兵只觉得腿肚子在悄然之间软了下来,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屈局长,我???”屈笑第一时间的看向自己,眼中的意思也很明白,过去道歉,令程兵结结巴巴的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算了,跟我道歉就不用了,不过我想请程警官跟我的朋友华雪道个歉,怎么样,程警官能做到吗?”这时,杨天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淡淡的扫了一眼吓得抖如筛子的程兵,瞟了一眼屈笑的表情,淡淡说道。

“那怎么行,这家伙打你,不打他几拳出出气怎么行。”秦筱抓住杨天胳膊,靠在杨天身旁,一副气不过的样子瞪着程兵,也重重的甩了屈笑一眼。

屈笑讪讪笑着,不过心里也是暗松一口气,秦筱是急性子,容易生气,也容易劝,这事,随口就能搪塞过去,怕的就是秦筱在意的杨天气不过,非要追究,不过好在杨天没有太过追究,给了自己台阶下,感激的看了一眼杨天,才转头看向程兵,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照办。”

“是是是,这事我做的不对,不该动手打人,恳请杨兄弟原谅。”程兵一个激灵,明白过来事儿的他也终于醒悟自己闯下了什么大祸,打了屈局长的朋友,不是找死嘛。连忙上前站在杨天面前,躬身道歉。

“错了,程警官,我说的是我的朋友,华雪。”杨天指了指一旁呆呆坐着的华雪,淡淡说道。程兵这种人,杨天不屑于理会,更不稀罕他的一句道歉。

“是是是。”程兵连声称是,又站到了华雪面前,道起歉来。

秦筱出现,华雪就沉默了下来,尤其是看到秦筱对杨天如此关切,更是觉得不舒服,但也没有多说,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兀自发愣,恐怕连程兵说什么都没听见。

“好了,出去吧。”见程兵道完歉,屈笑也不愿再看这两个愚蠢的家伙,冷喝道。

眼见程兵魏闽二人如蒙大赦般的走了出去,秦筱才气不过的横了一眼屈笑,冷冷道:“屈笑,你这手下的脾气真够大的啊,比你的官架子都要大呢。”

“呦,秦大姐,看你说的,我哪有什么官架子,在您面前,我就知道俩儿字,谦虚,再谦虚。”屈笑一听,连忙道。

秦筱哼哼了一句,算是放过了屈笑,这才摇着杨天胳膊,心疼的说道:“你怎么来这里了,看被打的,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对,看医生。”屈笑一听,连忙把脸色一正,说道:“杨兄弟,我们公安系统出了这种败类,是我治下不严,我在这里向你道歉。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追查到底,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惩,让你满意。但眼下,杨兄弟要不先去医院,我这就叫人,送你们去。至于医药费什么的,这件事责任在我们,由我们负责。”

“谁稀罕你的医药费,我们家杨天可是开的有大公司呢,还在乎你那点儿小钱。”秦筱撇撇嘴,白了一眼屈笑,随即道:“不过,屈小涛,这事可不算完,我可是亲眼见证了你们拘留所内部存在暴力执法的行为,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实事求是,向广大读者进行披露。”

“秦大姐,您就放过我吧,我认错,我求饶还不行嘛,这事您要是真给曝光了,我可就是倒大霉了。”屈笑表情一塌,求饶道。

“好了,秦筱,事情都解决了,也就别不依不饶的了。”杨天拍了拍秦筱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追究屈笑的不是了,这才走到华雪身旁,心疼的扶起华雪,对屈笑道:“屈局长,我们想见一人,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杨天站出来帮自己说话,而秦筱,似乎也极听这个杨天的话,屈笑也是高兴的眉开眼笑,哪里还会不同意。

不过此时此刻,屈笑也在心里猜测开来杨天的身份来。这个时候,屈笑也想了起来,那一次在古槐街的派出所,就见过这人一次。那个时候,屈笑就看出,秦筱跟杨天关系不一般,不过却也没有多想,毕竟看起来两人年纪有些差距。但眼下一瞧,却不是那么回事儿啊,这杨天,跟秦筱的关系可是真不一般呢。

转头,屈笑又陡然想起在拘留所大门外秦筱说的那番话,不玩了,找个好男人嫁了,相夫教子,难不成,这杨天就是秦筱口中的好男人,也是导致秦筱性子转变的人。

看来以后要是惹到了秦筱,还要多求求这个杨天了。秦筱简直就是屈笑的克星,从小到大,屈笑可是没少受秦筱的欺负。所以,屈笑也一直想着,有个人能治住秦筱,原来寄望的对象是老哥屈涛,但现在看来,恐怕就是这个杨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