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78章 直指屈涛

第七十八章 直指屈涛

“你承认了?”冯云怔怔的看着杨天的背影,怎么也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杨天嘴巴里说出来的。

这还是那个耍无赖,抵死也不承认自己就是雪峰的那个杨天吗?

冯云在心里反问,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你又有什么企图?”冯云顿时紧张起来,迅速的问道。

突然之间,杨天这么好说话了,倒打了冯云一个措手不及,来的时候他在心里盘算过无数套说辞,该怎么跟杨天说,让他承认下来,就算杨天不说,又该怎么旁敲侧击,从杨天嘴里套话,可是这无数套说辞,却因为杨天这一句话,全成了空话。

“在你心里,我难道就是那种说什么话都必有企图的小人吗?”杨天摇头苦笑,转过身来,盯着冯云,目光清澈而平静,似乎在这一瞬间,他已然不是那个外表青嫩的少年,而是一个真正的顶天立地的成年人一般。

冯云苦笑一声,干笑道:“我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说完,冯云也捕捉到了杨天脸上的那抹凝重,眉头皱了皱,才发现今天的杨天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心咯噔一下,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不为什么。”杨天摇摇头,表情愈加的凝重,沉声道:“此事因我而起,我有责任。”

“因你而起,你有责任,这话从何说起。”冯云一奇,越加琢磨不透杨天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沉吟一下,道:“既然你都承认下来了,那好,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昨晚上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让杨天承认昨晚上出现的那个高手是他是冯云来的一个目的,另外一个目的,却是有关昨晚上那突如其来的黑洞一般的数据吞噬。

当时,吞噬数据出现,不仅影响到了战局,最重要的是,七处的超级计算机,竟然在瞬间当机,所有的相关联的计算机,统统当机,系统完全崩溃,就连重做系统,也十分困难,硬盘之中好似加上了程序锁一般,根本无法读写数据。

这种诡异的事情,对整个七处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七处监控全国互联网安全,处里的电脑却受到了未知攻击,全部不能使用,简直可以说是七处建立以来的最大事故了。

因此,虽然还是没有证据证实昨晚上最后出现的那个大摆集群服务器阵的高手就是杨天,陈建国还是做了指示,一边紧急调用计算机,恢复七处的正常运转,另一边,就是寻找事故的原因,特令冯云来到杭州,向杨天这个唯一的嫌疑人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杨天突然承认了下来,倒是免了冯云许多口舌,直截了当的问起了昨晚的事情,却也没有说起什么你既然承认了,这件事影响多大,要怎么着你的话来。

杨天手插兜,身子挺的笔直,一米七五的身高,映衬着背后的明亮光芒,倒是给冯云一种高大的错觉,只听杨天道:“我们还是从头说起。”

“你们七处的那次入侵事件之前,曾今有一个人尾随另外一个人,入侵网站的服务器,那个人是你们七处的吧。”杨天回忆了一番,这么长时间的沉思,他已然想通了不少东西,心里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知道会引发什么后果,不然,早就跟冯云打起了太极拳,也不会一上来就承认下来。

“这事你怎么知道的,难不成?”冯云一怔,当时跟踪那个人,入侵那个网站的服务器,后面就发生了七处的入侵时间,冯云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跟踪的那个人,只是后来否定了,也没什么原因,就是这家伙技术不行。

而此时,杨天这么说,难不成,当时杨天也在。

见杨天淡淡的点点头,冯云顿时明白了不少事情,苦笑道:“你恐怕早就发现我们两个了吧,亏我当时还以为没人发现我,原来早就被你盯上了,那后来,是不是因为你知道那个网站有问题,才入侵七处,提醒我们?呵呵,还爱国者,你小子要是真爱国,就跟我回七处,为国出力。”

冯云苦笑着说完,最后一句却是别有深意,暗中打量着杨天表情,发现杨天神色不变,似乎根本没听到一般,顿时觉得丧气,皱眉想了想,猛然之间想起了一件事,惊呼道:“你的意思别不是说,当初你是在那个网站的服务器内部发现了这次的蠕虫病毒,所以才入侵七处,提醒我们的吧。”

“不错,就像你说的那样,这次病毒事件的蠕虫病毒,就是我在那个网站服务器内部关联的电脑上发现的,应该就是这个菲律宾人开发的。”杨天冷静道,冯云那最后一句话的意思自然听明白了,直接无视掉了。

“还真是这样。”冯云低呼一声,后悔的摇起头来,上一次在七处内部会议上,自己就想过病毒事件跟那个网站有关联,现在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只是错过了大好良机,没有提前重视起来,现在想起病毒造成了损失和危害,顿时懊恼起来,心情也沉重起来,连忙问道:“那你有没有查清这人的身份。”

“查清了,这人是个菲律宾的大学生,名字叫OnelAdeGuzman,不过,我要跟你说的事情并不是这个。”杨天点点头说道。

“那你想说什么事情?”冯云暗中记下这个拗口的名字,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彻查,这次病毒事件,虽然没有进行过估算,虽然有了杨天开发的病毒专杀,很快的抑制住了病毒的散播,却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怎么着也该有数十亿的损失,严重的影响了商业通讯。

因此,冯云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向上级汇报,照会菲律宾,让他们严查此次病毒事件的开发者。

“我真正想说的是,这次病毒事件,背后还有另外的背景和黑幕。”杨天目光犀利起来,一夜深思,才算是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小子,又给我整黑幕,上回你交给我的那张软盘,我还没给你办好呢。”冯云苦笑一声,摇摇头,心道遇到杨天之后,似乎自己接触了不少黑幕了。

不过冯云也未深想,沉声道:“你所说的这个黑幕,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你有证据了吗?”病毒事件牵扯极大,冯云可不敢轻易处之。

“证据我没有,不过我有几个猜测,就像你一样,能够确信,但就是没有证据,因为对方做的滴水不漏。”杨天淡淡的瞥了一眼冯云,说道。

好小子,还讽刺起我来了,冯云哭笑不得,想不到杨天还记仇,不过更为关心杨天了解的这个黑幕,连忙问道:“你先说,我听听。”

“第一,那个病毒的开发者我调查过,他的技术很一般,只对病毒开发有着独到的了解,这次病毒事件的蠕虫病毒你也了解,那个源代码加密的方式,需要多高的技术,你应该有些了解吧。”杨天开口说道。

“不错,那个加密方式似乎叫做一次一密乱码本,中科院的密码专家都无法破解,倒是让你小子给破解了。”冯云点点头说道。

“所以,我敢肯定,是有人发现了OnelAdeGuzman开发的病毒,进行了修改,并且有意的散播在国内,意欲冲击国内的互联网安全,制约国内的经济发展。”杨天继续说道。

“冲击互联网安全,制约经济发展,你小子,别扯大旗,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冯云一听,顿时笑了出来,不过只笑的两声,便笑不下去了。

若非杨天开发出了病毒专杀,这个加密程序,不知要多长时间才能破解,那样的话,恐怕还真如杨天所说,危害国内互联网安全,制约经济发展。

这么一想,冯云顿时了解了杨天不是在说笑,也了解了事情的严重性,眉头缓缓皱起,见杨天还看着自己,连忙道:“你继续说。”

“我觉得,对手应该做了两手准备,病毒散播出来,由于一次一密乱码本的加密,短时间之内,恐怕不会被人破解,这样一来,就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可若是,有人真的破解了加密程序,开发出了病毒专杀。他们才会使用这个后招。”杨天继续说道。

“昨晚上的事情,我们所有的战斗都围绕着那个网站进行,恐怕谁也没有入侵那个网站吧。”杨天继续说道。

见冯云点头确认,杨天才继续道:“所以,我想,他们的后招就在这个网站之中,只要有人开发出了病毒专杀,就会升级了杀毒软件的病毒库。而后,根据我的推测,如果有人装了病毒专杀的杀毒软件,并入侵这个网站的服务器,网站服务器就会自动运行一个检索程序,类似于一个反追踪程序,会反反追踪入侵者,在对方的电脑中散播原先的蠕虫病毒,这样一来,杀毒软件如果杀毒,就会触动下一环节,反馈信息,引发昨晚上的那种数据吞噬。”

“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昨晚上的事情,我问过我的朋友,他们就是擅自入侵了网站服务器,接到我们公司收费版杀毒软件的检索到病毒的提示,选择了清除之后,才发生了系统瞬间崩溃的诡异事情。”杨天见冯云似乎有些不信,继续解释道。

昨晚的数据吞噬的事情,华锋曾说过,就是小榕擅自入侵了网站服务器,电脑提示有病毒,选择清除之后才发生的。所以,杨天才有了这么一个猜测。

“你这个猜测倒是大胆,不过,却也说的通。”冯云眉头拧着,点点头,又问道:“那他们如何确认,有人会发现这个个人网站,并会入侵它。”

这个网站是菲律宾的网站,病毒在国内散播,病毒专杀也只会在国内流传,怎么会有人偏偏去入侵这个网站,去触这个陷阱。

要说是巧合,冯云可是不信。

见冯云问到了重点,杨天的表情又沉了下来,道:“所以,我才说,这件事情有黑幕,背后有人在暗中推动。”

“有人被背后推动,怎么说?”冯云一惊,连忙问道。

杨天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沉吟了一下,突地问道:“我是雪峰这件事,你是怎么查出来的,别跟我说是通过入侵痕迹什么的,这一点儿,绝不可能。”

雪峰的身份暴露,杨天就一直怀疑,背后还有一个人在推动,原本就想着探探冯云的口风,却是不敢。眼下,既然话都说开了,杨天也就没什么顾虑了,直接询问了出来。

“屈涛告诉我的啊。”冯云下意识的说道,随即迅速解释道:“对了,你恐怕不认识屈涛,他也是我们七处的人,跟我在同一个监控组,是副组长。”

屈涛!

竟然是你!杨天目光一寒,心里所有的疑问在瞬间找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