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94章 你该死

第九十四章 你该死

万名书迷同时在线

,?冰凉的**,伴随着一瞬间的窒息感,令冯云的意识一清,挣扎的动弹了一下身体,却发现全身如拿铁链锁了一般,挣扎之下,只让身体张成了弓形,根本没法挣开。

与此同时,令冯云感到心悸的却是那痛彻心扉的疼痛,浑身上下的骨头好似拿小钢锤,一寸寸敲断了一般,每挪动一下,都能感觉到肌肉包裹下的骨头发出咔吧吧的脆响。

受到疼痛的刺激,冯云眼前逐渐有了影像,影影绰绰的挂钩,随风摇曳,隐约发出叮当的铿铿响声,还有那密布,爬满墙角房梁的蜘蛛网,都在告诉冯云,自己还没有脱离困境。

嘭!

一击重拳,冯云只感觉胃里翻江倒海一般,想吐,却空空的,只能吐出一股股酸腐的胃气,弄得鼻酸眼花。

“说,屈涛在哪里。“生硬的中文声音传入耳朵,令冯云身体不可抑止的颤抖一下,每一次听到这个声音,都代表着,自己又会遭受一轮毒打。

下意识的摇头,冯云意识不清,只是身体潜意识的做出回应,不想再遭受这种折磨,他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多年求学研究生涯,身体早就孱弱,别说是这种毒打,磕磕碰碰的都要在**躺上几天,大补一次元气。

这种残酷的毒打,令冯云觉得,自己随时可能双眼一闭,就这么死去。

不过,在心里,冯云却还有一股求生的强到意志,谁人想死,尤其是这种不明不白的死去,更不是冯云想看到的。

冯云实在想不出,这些人到底是谁,他只隐约记得,当自己椎开屈涛家的房门,看到清凉的光芒之后,便眼前一黑,再也没了意识,待醒来,便是接受着这种一轮接着一轮的毒打。

“队长,这家伙又昏过去了。“头低低垂下,冯云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再说话,是英文,这才令冯云想起,对方,似乎都是外国人,有五个还不知是六个,各个长相都很是彪悍,那肌肉,壮的真就像一头牛,一拳头下来,令冯云觉得,几乎能把石头给砸碎了。

“弄醒。“一个穿着军绿色圆领衫,大头军靴的外国大汉从厂房的工作台站起身来,一个跨步就来到冯云身旁,手里的军用匕首一转,用匕首柄挑起冯云的头,看到冯云双眼似睁未睁,撇撇嘴,安排道。

奥格是午精瘦的外国人,目视一米八的身高,一头卷发,络腮胡子,宛若金毛狮王一般,操起一旁的水桶,一桶凉水从冯云头顶淋下。

嘶!

四月的天,天气也不算冷,但冯云却觉得,这灌顶的凉水几乎把身体给冻住,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身体因为抽搐而有些不听使唤,僵硬的抬起头,迷蒙的瞥了一眼面前影影绰绰的高大人影,冯云还是从喉间发出一声孱弱的声音。

“我不知道。

”说完,冯云头一垂,再次晕了过去,若非被两个大汉抓着,早就瘫倒在地。

“队长,让我来吧,奥格的手段太温和了,就跟女人一样。”这时,旁近,坐在厂房的工作台上,把玩着一柄银白精致微星手枪的外国人开了。。

这人身材不高,背也微微拱起,似乎有些耻背,不过那狂野散发的头发,身上随处可见的伤疤,冰寒如毒蛇般的目光,无时无刻的都在告诉别人,我不好惹。

“你说什么,凯奇,你想死吗。”奥格一听这人骂自己像女人,气的不轻,尤其是听到抓住冯云的两人嘿嘿偷笑,更是气恼的嘬的从腿上抽出一把雪亮匕首,锋刃指向了凯奇。

不过凯奇的动作明显的要比奥格迅速许多,前一刻还坐在工作台上,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奥格面前,银白色的手枪已然顶上了奥格的下顾,笑眯眯的,眼角流转着实质般的杀气。

“凯奇,你来吧,抓紧时间,我听说,西门大人那边,已经得手了。”把玩匕首,坐在一旁的队长海德笑着开了。。

奥格冷哼一声,收回了已经顶在凯奇腰间的匕首,转头坐在了工作台上,从另一名瘦弱,宛若一个黑皮猴子的亚州人的手中接过一瓶饮料,灌了起来,只是眼角余光还在不断的看凯奇,似乎想看看,凯奇到底怎么从这个中国人的口中得到目标的信息。

凯奇嘿嘿笑着,在冯云面前踱了两步,蹲下身来,拍了拍冯云的脸颊,见冯云呻吟了一声,才阴测测的说道:“中国人,我知道你还没有死,不过,你别急,很快,恐怕你就会求着我杀了你。嗯,让我想想,该怎么做,剐脚掌,还是挑指甲,哦,对了,还是挑指甲吧,我还记得上一次在赞比亚,把一个黑佬的指甲挑开,那家伙可是足足撑到我挑他的脚趾甲才死去,你呢,可别让我失望,最好让我把你的指甲全部挑掉,然后我们才可以好好的玩,嘶嘶,我最喜欢指甲盖挑开的那一瞬间的声音了。”

阴测测的声音传入冯云的耳中,迷糊之际,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寒气从心底冒出,心中尖叫着想挣扎,想反抚,但身体却不听使唤,怎么也使不出力气来,眼见凯奇强行抓住自己的手,掰到自己眼前,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刀刃反射着刺目的寒光,令身体都痉李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你放过我吧。“冯云尖叫着,但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孱弱,只令凯奇发出一声高过!声的疯狂笑声。

“别急,只要你不乱动,是不会痛的,而且,我会很迅速的,只会令你感觉被虫子咬了一口一样,很快的,很快的。”凯奇小声的抚慰着,匕首微微一转,已然刺向了冯云的食指指甲缝。

不!

冯云疯狂的挣扎起来,但是那么的无力,只觉得被凯奇抓住的手根本动弹不了,眼眸深处,那匕首缓缓的接近了手指,听着身旁几人的放肆笑声,冯云只觉得从未有这么的惧怕过,好似身处炼狱之中,被恶魔缠身折磨,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的感觉。

不过,那逐渐接近手指,似乎已经刺进指甲缝的锋利匕首,却在告诉冯云,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

冯云眼睛瞪到最大,眼眶隐隐有些血痕,眼眸收缩到了极致,但依旧无法阻止,那锋利匕首的寒光射入心底。

噗!

就在冯云感觉,手指甲将要挑开,感受到钻心刺痛的瞬间,猛然之间,面前的凯奇,那硕大的,挂着阴冷笑容的头颅,却在一瞬间,爆了开来。

那种红白乱溅,因为巨大冲击而爆开的景象深深的映入冯云的心底,宛如身处噩梦之中,魂飞魄散,好似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而随着这声嘭的爆响,似笑非笑的海德,奥格,还有抓住冯云的二人,都在一瞬间的错愕之后,猛然酶贼身,向着记忆中的隐蔽夕处闪了过去一速度!快,令人……,秘够一显出惊人的军事素质。

嘭!

又是一声巨响,冯云眼睛睁得巨大,透过面前定定立着,头颅空空如也,喷血不止的身体之后,毒打自己的奥格,小腿炸开一团血雾,前冲的身体与小腿生生分裂开来,拖拉着筋肉血骨,一头栽倒在地上。

“查理,彼得,掩护,查差,把奥格拖回来。“海德躲在工作台之后,大声的下着指令。

话说着,海德已然掏出手枪,猛的起身,瞬息之间,锁定了一道从墙头跃下的身影,扣动扳机,子弹准确的没入对方的眉心,然后弯身缩了回去,躲过数发几乎擦着头皮而过的子弹。

砰砰的枪声响成了一串,但冯云还是愕然的瘫坐着,满脸惊恐的盯着面前的凯奇,似乎没有在意耳旁子弹穿过空气发出的尖锐声音。

彼得,查理,隐藏在数个木箱之后,左右规避,开枪还击,枪法如神,但对方的枪法也是惊人,六七个人跃下墙头之后,瞬间寻找厂房空地中的掩体,速度之快,就战斗素质而言,也不弱于海德六人。

一瞬间的安静,各人均是枪法如神,掩蔗在掩体之后,也不敢冒进,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海德扫了一眼彼得查理,发觉查理一切安好,但彼得肩头却出现一个血洞,咕咕的冒着鲜血。而奥格,被查差拖到工作台之后,咬牙呻吟,小腿完全断裂,伤口触目惊心。至于那查差,也如只山猫一般,猫腰躲在一排木柜之后,嘴里咬着一柄匕首,手中子弹打光的手枪还冒着袅袅的硝烟。

”你们是谁。”海德躲在工作台之后,大声的喊道。

一梭子弹回应了海德,令他苦恼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向查理和彼得使了几个眼色,向厂房的里间指了指,示意撤退。

查理会意,示意彼得开枪掩护,在彼得侧身跳出,开枪掩护的瞬间,径然一个蹿跃,团身向内闪避而去。

不过,在海德的注视之下,团身闪避,仅仅暴露出身体半秒钟都不到的查理,却随着一声强劲沉闷的枪声,胸前直接爆开了一团血雾,一翻身,蹬了蹬腿,死了个透彻。

”FVCk!”海德破口大骂,也深知对方有狙击手,枪法如神,自己已然完全落在了下风。

就在这时,一劳的查差突然向海德接连打了几个手势,令海德一怔,透过工作台的缝隙,向外一看,只见从废弃工厂的侧门,缓缓走进一人,剪裁得体的着装,标志性的温和笑容,昂首而来,似乎洋然不在意这里正在有一场枪战一般。

目标!

海德激动之下,身体一动,就要抬枪射击,不过几手擦着肚皮飞过的子弹,却令他知道,这人为何有这般自信,能在这个时候,闲庭散步一般的走进厂房。

大口的喘了一口气,海德向查差和彼得打了个手势,示意寻找机会,随时击杀,便沉寂了下去,透过缝隙,监视着目标的一举一动。

屈涛迈步走到愣愣挺着上身的冯云身旁,看着冯云那混合着水,嗒嗒滴下的血水,被毒打,几乎看不清本来面貌的脸孔,笑容也早就收敛,眉头微微皱起,探下身来,就要搀扶起冯云。

不过屈涛手才触碰到冯云,冯云便抽搐般的打了一个激灵,猛的转头,不自然睁开的眼睛盯着面前之人。

足足半晌,冯云愣愣的盯着屈涛半晌,突地用沙哑低沉的声音问道:“这一切,杨天的事情,病毒的事情,是不是都跟你有关。”

这一刻,不知是因为受到莫大的刺激,还是突然看到了屈涛,冯云竟然清醒了,看着这张熟悉的老同学的脸孔,只觉得是如此的陌生。

屈涛默然,迎着冯云的目光,缓缓的点点头,道:“不错,这一切,跟我都有美联,你遭遇这样的事情,也是我的错。

“你承认了?“冯云吃吃反问,待屈涛点头确认,猛然之间,身体里不知怎的就来了一股力气,一把抓住屈涛的衣领。

”那你该死!”冯云嘶哑的大吼着,利用那突然爆发的力气,抓住屈涛,转身每厂房里推去,力道之大,沿途竟然撞翻两张工作台。

该死!

冯云的余音还在厂房里回荡,却猛然发现,屈涛的胸**射出一股血花,身体更是在一瞬间没了力气,软了下来,带着自己,摔倒在地上。

嘭嘭嘭!

接连的枪声响成了一串,两人摔倒,露出了海德站起持枪的身体,迎接他的,是连成了串的子弹。

不过,海德神色之间却没有半点儿的惊惧,反而出现一抹满意的笑容,低头扫了一眼胸前十几个血洞,身体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队长!”

彼得大吼一声,刷的从掩体之后冲出,还未冲出一步,一枚子弹,已然如利剑一般,剖开了他的头颅,炸开大团的血雾。

唰听!

最后一声枪响葬送了查差的性命之后,数个黑色大汉齐刷刷的出现在了屈涛面前,一个头戴耳麦的外国大汉,上前一步,抓起压在屈涛身上的冯云,甩手扔在一旁,才蹲下身来,大喝一声:“医生。”

一个小个子匆匆的跑进,翻开医药箱,刚要动手给屈涛止血,屈涛却猛然之间大出一口气,清醒了过来,接连咳出了几点血沫。

”该死。”扔开冯云的外国大汉看着屈涛肩头的血洞,大骂一声,刷的摸出手枪,走到撞在工作台旁,力竭而晕倒的冯云身旁,就要开枪。

”皮特,住手。”屈涛嘴角血沫直冒,探手摸了摸伤口,发觉在左肩窝,离心脏似手也没多远,微微苦笑,抓住一旁小个子的胳膊,道:“小约翰尼,扶我起来。”

约翰尼点点头,一边拿着纱布捂住血口,一边向围着的数人摇摇头,示意没事,才小心翼翼的扶起了屈涛。

“皮特,找两个人,送他去医院,暗中保护他,千万不能让他再出事了。”屈涛扫了一眼晕厥的冯云,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

皮特气恼的点点头,挥手示意两个手下抬走冯云,才对屈涛道:“屈,我送你去医院吧,不是我信不过小约翰尼的医术,只是我们来的匆忙,装备都没有带来,你这种枪伤,要是没有处置好,会引发很严重的感染。”

“没关系。“屈涛笑着摇摇头,抹掉嘴角的血液,道:“你不相信小约翰尼的医术,我相信。”

说着,屈涛挪动了一下脚,道:“走,皮特,我们去杭州。”(

告诉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