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100章 被迫投降

第一百章 被迫投降

现场的工作由我们国安接管了。

这话说的轻飘飘的,但屈笑听在耳里,却怎么听怎么觉得刺耳,心道貌似这是刑事案件吧,怎么算也该是我们公安系统管的吧,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国安来横插一杠子了。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杨天还在歹徒的手里。如果只是一个寻常的持枪暴徒,卖国安一个面子,让出指挥权倒也没什么,全当是见面讨个好了。可是,有杨天在,屈笑可是谨记,歹徒不重要,重要的是人质。

“屈局。”姜晟低声的说道,虽然也心惊对方是北京来的大官儿,但轻易的把指挥权交出去,也颇为不当,公安,国安,完全不同的系统,就算对方是京官,但也没有权利,可以指挥自己。

再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你是过江猛龙,来到杭州这一亩三分地,不老老实实的卧着,还想搞喧宾夺主这一套,实在有些霸道了。

屈笑微微抬手,示意姜晟不要多说,才转头看向陈建国,缓缓道:“陈处长,这不太好吧,这一次的案件,性质恶劣,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我这头上,压力也不小,不瞒您,前不久,秦市长才特意的给我们下过指示,限期破案,所以,您看。”

郝长丰站在一旁,也没有想到陈建国一上来就如此霸道的要抢现场指挥权,眼见屈笑神色不快,又抬出了秦市长,连忙哈哈一笑,出来打圆场,道:“屈局,你也别多想,陈处就是随口说说,担心人质,心急口快,没什么意思,这现场的工作,还是要交给你们公安来做。”

担心人质,心急,哼,我比你还急呢。屈笑暗哼一声,虽然有郝长丰这个老好人打圆场,但陈建国没发话,只是盯着陈建国,想瞧瞧,这人识不识趣,会不会借坡下滚。

可是,屈笑失望了,陈建国表情冷漠,眼底的着急神色,也不是因为自己,而是担心那被扣下的杨天。

郝长丰暗中拉了一下陈建国,也有些想不通,自己这老朋友,平日里也挺懂得变通的,不然,也不会混到这个位置,可是眼下,怎么就冒失起来了,说话这么直白,不留情面。

陈建国这才注意到了屈笑的不快表情,看到郝长丰递出的眼神,目光一转,盯上屈笑,道:“你叫做屈笑对吧,你父亲是不是市委书记,屈靖。”

“不错。”屈笑淡淡点头,心道莫非这陈建国还要拿官阶压人?不过,貌似凭他的级别,也高不过自己老爹吧。

“那好,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父亲屈靖,因为涉及国安安全,现已被双规,革职审查,至于你,也要一并接受审查。”陈建国不理会郝长丰拉长的黑脸,冷漠的说道。

此时此刻,陈建国心里也是着急不已,没什么功夫跟这个屈大局长摆什么官威,抢什么功劳,只盼着赶紧指挥行动,救下杨天。

因此,心急之下,陈建国也没有客气,提前透露了屈靖要被双规的事情。

不过,陈建国也没有想到,屈笑这么不情愿的交出指挥权,却也是在担心由横插一杠子的国安来指挥现场,会伤到杨天。

为了同一个目的,但两人却因为心急,产生了误会,针锋相对起来,也算是阴错阳差了。

“你说什么”屈笑大惊失色,想开口反驳,但话到嘴边,却还是缩了回来,不为其他,从上午华锋在医院当着秦凯的面,指责自己父亲屈靖以权谋私的时候,他就一直担心,父亲会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

眼下,由陈建国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屈笑震惊的同时,却也是信了个七七八八。

涉及国家安全,屈笑眉头拧成了川子,先前华锋还只是说屈靖以权谋私,可怎么一转头,陈建国就说又涉及国家安全了。

老爹你到底背着我干了什么事情?屈笑心里纠结成一团乱麻,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向了一旁面色也不好看的郝长丰,轻声问道:“郝局长,陈处长说的都是真的?”

信是信,但屈笑无法想象的是,昨天还风平浪静的,这一转头,父亲就被双规了,这效率,快的有些离谱了吧。

郝长丰尴尬的点点头,摇摇头,一副叹息感慨的模样,道:“屈笑,这是北京方面的决定,具体为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郝长丰话有所指,暗中提醒屈笑这是北京方面的决定,根本不是自己和屈笑所能抗衡反驳的,免得屈笑再一激动,做出什么过头的行为来。

屈笑听出了郝长丰话里的意思,猛然之间,也有些心灰意懒,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他能以这个年纪,坐上这个位子,还是亏了屈靖这颗庞然大树的荫庇,眼下,屈靖倒了,自己,恐怕也不会落好。

“那好,陈处长,一切都听您的,我们全力支持。”屈笑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交出了指挥权,父亲都被双规了,自己还争先恐后的拍秦凯马屁干什么。

陈建国点点头,也没怎么理会屈笑作何感想,是什么感受,一挥手,示意特别行动队包围现场,随即才大声的冲商务车方向喊道:“对面的人听着,现场由我指挥,我问你,人质是什么情况,你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出来,但是,我需要你确保人质的安全。”

躲在商务车之后的约翰尼,这一次听明白了,因为陈建国是用英语喊得,想也没想,高呼道:“你们让开。”

“可以。”陈建国沉声喝道:“只要你交出人质,我可以在这里保证,安全的送你出境。”

“老陈,你疯了,怎么能答应歹徒的要求,就这么放过他啊。”郝长丰一听,心惊之下,连忙问道。

听陈建国的意思,只要歹徒交出人质,就能安全的离开,这也太那个了吧。

屈笑也是听得满心疑惑,才发现,这位陈大处长,似乎比自己还要关心人质,也就是杨天的情况,连这种近乎于荒诞的条件也提了出来。

站在一旁,寥寥懂得几句英语的人,也听了出来,这位新出现,官威压死人的大官,竟然为了保住人质,愿意放走歹徒,顿时之间,也有些鄙夷和疑惑。

抓犯人,那是执法人员的职责所在,就算歹徒无耻的挟持了人质,但也不能提出这种放走人质,就让你安全离开的荒诞条件啊。

“为什么不能?”陈建国哪里理会郝长丰几人作何感想,一个歹徒,能跟现在的杨天相提并论,别说是安全的让歹徒离开,就是给他叫辆专车,欢送他出境,这个时候的陈建国恐怕也会答应。

孰轻孰重,陈建国心里还是有数的,相比于那悬在头顶,宛若核弹一般的超级病毒,一个普普通通的境外歹徒,实在有些微不足道。

听到陈建国条件的约翰尼也是明显的一愣,只是看了一眼病**的杨天,便迅速的高声回道:“我不答应。”

行动之前,屈涛给他们所有人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杨天的安全。虽然,对方是警察,但是,约翰尼,也绝不会再不了解对方底细和目的的情况下,就把杨天交出去。

“我x了,这家伙脑子被驴踢了吧。”郝长丰爆了句粗口,虽然不明白陈建国为何能提出这样的条件,但一切由他做主,既然这么说了,那姑且就这么做了。

可是,令郝长丰想不到的是,陈建国提出的如此优厚的条件,对方竟然也不答应,难道,这家伙打定主意,顽抗到底了,不想活了?

陈建国神色不见变化,迅速的喊道:“那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你释放人质,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

对方没有答应,陈建国也有些疑惑,不过,想着对方可能还心有顾虑,或者有什么别的企图,这才没有答应。

虽然陈建国觉得很是不爽,但为了杨天,还只能继续询问,尽自己最大可能,满足这名歹徒,救下杨天。

“你们退开,留下一辆车,让我离开。”对方对自己“如此好”,约翰尼心里也是有些奇怪,而且,他这才发现,对方对于人质,也就是杨天的关心超乎了自己的想象,因此,几乎有那么一瞬间,约翰尼想交出杨天,让这些中国警察,救治杨天的伤势。

可是,转瞬之间,约翰尼就想到,屈涛曾今说过,组织的人已经渗透到政府内部,在保证杨天安全之前,绝对不能轻易的交给中国政府。

“可以。”陈建国没有一丝迟疑的同意了约翰尼的要求,弄得周围听明白的人满头雾水,越发的疑惑起来。

“不过,你一定要交出人质。”送歹徒出境,跟给对方一辆车,安全离开,没什么区别,陈建国真正在意的还是杨天。

“不行,我需要与他一起离开。”约翰尼也打定了主意,屈涛死了,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保证杨天的绝对安全。

陈建国眉头皱了皱,心道这起境外雇佣兵,袭击的事件,就是为了杨天而来的,极有可能就是病毒的散播者,经过调查,发现了杨天的扬帆科技,曾开发出了病毒专杀,以免杨天再次开发出病毒专杀,才下了狠手,要抓走杨天。

如此一想,陈建国更是心急如焚,迅速的喊道:“只要你交出人质,不管你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一定要交出人质,带走人质,我绝对不会答应。”

“不行。”约翰尼回答的倒也干脆,陡然注意到树林之中,隐有人影,一个长点射,压了回去。

“老陈,不能拖啊,对方火力这么猛,不还手,一定会有伤亡的啊,这样,我组织特别行动队,拿出一个拯救人质的计划,你看怎么样。”郝长丰被歹徒的凶悍吓了一跳,眼见陈建国说不通对方,迅速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行。”陈建国截然说道,一挥手,严声喝令众人散开退下,才厉声对郝长丰道:“如果强攻,伤到人质怎么办,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长丰下意识的就想回答,但一抬头,看到陈建国那严厉的几乎如吃人般的目光,顿时收了声。

“那你说怎么办,这家伙铁了心,死活不愿意交人质,总不能一直这么僵持下去吧。”郝长丰吞吞吐吐的说道。

虽然知道杨天,也就是对面的人质的重要,但郝长丰万万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如此地步,让陈建国这个铁面大处长,甘愿受了一个歹徒的摆布。

“谈判,满足他的一切要求,救下人质。”陈建国沉声喝道,相比于一个小小的歹徒,极有可能会解救这次病毒危机的杨天,太过微不足道了。

那将要爆发的超级病毒,陈建国可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和懈怠,要尽最大的可能,杜绝病毒的爆发,尤其是现在,唯一可能的希望就在杨天身上,他更不能让杨天出哪怕一点儿的事情。

就在陈建国暗自思量,该怎么说通这位脑袋秀逗,铁了心顽抗到底的歹徒的时候,商务车之后的董家妤,陡然发现躺在病床之上的杨天,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董家妤撞上了这种事情,自叹倒霉是一定的,但好在,双方都极为克制,自己也不渝有什么危险,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便专心致志的关注着杨天的情况。

这时,董家妤猛然注意到杨天做出了一个皱眉的痛苦表情,很快,几乎是一闪而过,若非自己一直盯着杨天看,恐怕也不会注意到。

迅速的拿手搭上杨天的手腕,董家妤静下心来,只是片刻,便察觉到,杨天脉搏中的异常,微不可查的低沉微弱下去,血脉似乎受阻了一般。

轻轻的掀开一点儿杨天胸前包裹的纱布,董家妤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才发觉悄然之间,杨天的伤口已然重新撕裂,开始了渗血,这才使得脉搏弱了下去。

病人的伤势要恶化

董家妤心里瞬间就有了明悟,想也没想,大声的喊道:“病人伤势恶化了,再不救治,恐怕会有危险。”

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令陈建国心一沉,迅速的问道:“这是谁,还有人质?”

屈笑点点头,倒是很在意董家妤所说的话,伤势恶化,心咯噔一下,连忙道:“歹徒车坏在这里,有个女孩儿正好下山,撞上了。”

“我知道,是家妤,董家妤,我干妹妹。”有一堆平日里想也不敢想的大官在,杜振豪几人也没敢再说话,缩在一旁,关注着局势的发展,但听对方问起了董家妤,李清军还是一咬牙,举手说道。

“你认识?”陈建国看向这人,眉头一皱,道:“她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说。”

“家妤学医的,医术老高了。”李清军迅速的回答道。

学医的?陈建国心也是咯噔一下,虽然还不明白为何董家妤会出现在这里,并被扣留为人质,但她是个医生,还喊出病人伤势恶化的话来,岂不是代表着,杨天随时可能遇到危险

这一下,陈建国也惊出了一身虚汗,紧皱着眉头,大声询问着董家妤,杨天的情况。

而此时,董家妤则在努力的比划手势,跟约翰尼说明杨天的情况。

约翰尼也是医生,技术比之董家妤,更是精湛许多,见董家妤一比划,迅速的查看一下杨天的伤势,待看到纱布之下,隐隐渗出的血迹,又发现心跳血压在下降,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原地直跳。

“我投降,但是,我需要你们保证病人的安全。”

犹豫片刻,约翰尼迅速的喊道,就算对方底细不明,可能有组织的人,但杨天伤势恶化,也逼得约翰尼只好兵行险招,暂时的相信这些中国警察。

陈建国着急的连连喊话,陡然之间,听对方投降,条件还是保证病人的安全,一愣,脸上顿时显出了狂喜。

还用你说,就是我出事了,也不能让杨天有事啊。陈建国心里嘀咕一句,迅速的同意,要约翰尼把杨天送出来。

“你们退后,我出来了。”约翰尼最后看了一眼杨天,心里也是黯然一片,暗中祈求着屈涛的原谅,自己这么做,也只是被逼无奈。

如是想着,约翰尼向董家妤打了个手势,率先挡在病床之前,一手持着微冲,一手拉着病床,完全的护住病**的杨天,缓缓走出了躲藏的商务车。

浓密的山林之间,一道修长的身影如灵狐一般,迅速的奔行在山林之间,快如疾风,若是细看,就能发现,这人浑身罩着一件厚重的丛林绿的斗篷,布条缕缕,罩住全身,双手紧紧抱着一柄长足有两米的黑色狙击枪,却是一名狙击手。

别墅前的一场战斗,如此必胜的局面,竟然还让屈涛胁迫西门成功,抢走了杨天,身为西门最重视的一枚棋子,特瑞也觉得羞愧难当。

所以,在打伤屈涛之后,特瑞也没有露面,而是悄然离去,翻山越岭,追踪逃脱的商务车,准备拦截商务车,杀死杨天。

在半道上,特瑞遇到了普约尔几人,一场交火,利用伏击的优势,很顺利的干掉了这几个找死的蠢货。

不过,特瑞也没有任何的兴奋,而是顺着几人来的方向,迅速的向山下追踪而去,很快,就发现了倒霉的约翰尼。

不过,发现约翰尼的时候,正好撞上屈笑带着大批警察来到,武警封锁,搞得特瑞也不敢轻举妄动,隐藏了下来。

同时,由于自己下山,所处的位置极为不当,在商务车的上方,约翰尼往商务车后一缩,躲了个严严实实,根本没有给特瑞出手狙杀的机会。

不过,特瑞有的是耐心,尤其是看到两方僵持下来,更是心怀一丝窃喜,约翰尼寡不敌众,不管是被杀还是投降,自己都有机会,狙杀杨天。

伏在树叶堆里,特瑞隐藏在距离商务车不到两百米的距离,透过狙击镜,默默的注视着公路上的一举一动,寻找着出手的机会。

不过,这一等,似乎等的有些长了,特瑞也不免好奇,约翰尼,是如何跟这么多警察僵持下来的,而且,这些警察,竟然也不行动,发起攻击,反而谈起判来。

但是,这些跟特瑞都没什么关系,他是狙击手,有的是耐心,再说,目标还在,自己怎么会离去。

只要给他哪怕一个微小的机会,特瑞相信,自己都会牢牢的抓住,狙杀杨天这个如活靶子一般的植物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去,透过狙击镜,看到又来了一批人,战斗素质更强,令特瑞几乎要放弃的时候,转瞬之间,局面起了变化。

透过狙击镜,看到警察逐渐退后,商务车之后,出现了约翰尼那张熟悉至极的脸庞,特瑞轻轻的露出了一抹残忍而狰狞的笑容。

机会来了

视野良好,光线充足,无风,温度适宜。

完美的狙击环境,两百米不到的狙击,特瑞几乎宣判了杨天的死刑。

看到约翰尼警戒的挡在病床之前,缓缓拉着病床走出了商务车,一步一顿,特瑞的笑容更加的浓。

再见...

特瑞心中轻语,屏住呼吸,锁定杨天的眉心,残忍而缓慢的扣下了扳机。

对方迅速的答应,令约翰尼越发觉得对方对杨天的关心有些异常,但情势所迫,不得不投降,只是瞬间戒备到了极点,完全的挡住病床,一步一顿,缓缓的走出了商务车。

数米的距离,但约翰尼走的却很慢,令后面推着病床的董家妤都有些心急,想催促一句,却也不敢。

就在约翰尼一脚迈出,双眼四下扫视的瞬间,眼角的余光,猛然注意到,在自己的左上方,树林之间,隐隐传来一道一闪而过的反光。

同时,这一瞬间,约翰尼不知怎的,身体好似过电一般,肌肉在一瞬间绷紧。

这种感觉,很熟悉,是战场之上,有危险迫近的感觉。

约翰尼不知一次的体验过这种感觉,那种生死之间的提前预料,救过他很多次。

所以,约翰尼相信这种感觉。

有危险

约翰尼感到头发都在这一瞬间炸起,时间好像慢了下来一般。

反光,狙击

特瑞

思绪闪过千百遍,约翰尼瞬间就确定,这名隐藏的如此深的狙击手,恐怕是那直接导致行动失败,屈涛死亡的叛徒——特瑞

瞬息之间的反应,约翰尼缓缓放下的脚如触电一般缩了回来,身体好似一只灵猿,横身一挡,电闪雷鸣一般的挡在了杨天身前,完全的挡住了特瑞的狙击视野。

几乎是约翰尼横身挡在杨天身前的瞬间,就感觉到身体好似被撕裂一般,伴随着一种穿透一切的空虚感。

中枪了挡住了

一瞬之间,约翰尼脑中闪过两个念头,却没有半点儿的迟疑,心脏迅速的跳跃着,泵血,运输到全身,给约翰尼的身体注入充足的力气,一手撑着病床的边缘,直接趴在了杨天的身上。

约翰尼了解特瑞,这个枪法如神,反应敏捷的澳洲第一狙击手,在发现自己挡住第一枪之后,不会有任何的迟疑,还会开第二枪。

果然,几乎是约翰尼翻身趴在杨天身上的瞬间,就再次感受到了身体被完全撕裂的感觉。

“狙击手”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不少人被约翰尼突然中枪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蹲身闪避,但陈建国,却在愣了一下的下一刻,也用一种迅捷的速度,冲上前去,拉着病床,死命的向人群之中拉去。

嘭嘭嘭

武警与国安的特别行动队反应要比陈建国还来得迅速,几乎是发现约翰尼中枪的瞬间,就已经有人,循着子弹的轨迹,向着开枪者可能所在开枪还击。

特瑞暗骂一声,被一发跳弹擦过了肩头,透过狙击镜,迅速的查看了一下杨天的情况,满意的狞笑一声,一缩身,借着树干的掩护,迅速的消失在山林之间。

愚蠢的家伙,就算你挡住了子弹又如何,正好,连你一并解决了,至于那个半残废的杨天,受了这两枪,就算子弹力道被削弱了,恐怕也会伤上加伤,死个干净吧。

如是想着,特瑞笑容更浓,是该向西门邀功了的时候了,别墅,美女,我来了

“老陈”陈建国突然冲了上去,吓得蹲身躲避的郝长丰一跳,连忙站起身来,也冲了上来。

武警还击,陈建国也不敢大意,拖着病床,直到警车之后,才长松一口气,一翻手,推开了趴在杨天身上,一动不动的约翰尼,打眼一瞧,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只见杨天面色惨白,胸前又多了两个细微的弹孔,咕咕的往外冒着鲜血。

“别动”

就在陈建国懊恼至极,要翻动杨天的时候,反应过来的董家妤猛然大喝了一声。

话说着,董家妤已然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病床之前,迅速的瞥了一眼杨天的伤口,翻出布卷,抽出一根银针,想也没想,直接刺在了杨天身上。

快如闪电的几针,陈建国连开口制止的机会都没有,眼见董家妤数针刺下,开口就要大骂,但陡然注意到,杨天的枪口,出血竟然变得缓慢了,并逐渐停了下来,一愣,狂喜涌上了脸。

“快,医生”陈建国着急的大喊道,同时,一转头,盯着董家妤,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跟着我们,救治病人。”。.。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