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117章 我不会走

第一一七章 我不会走

这是一个黑暗的世界,光明,在这里退却,如果我们细致的剖析和划分,那这里,就是网络之上的一片空白,黑暗的虚无——《纽约时报》。

我们对中国这个古老国家的遭遇感到同情,为他们草率的做法感到质疑,看来,人权主义者又找到了批判的对象,让我们拭目以待,这个在国际上,以仁慈谦逊著称的国家,会如何回应这些质疑和批判的声音——英国BBC著名评论家爱德华.金。

这是一个自由的时代,我们呼吁人权,呼吁自由主义,但中国,这个国家,就如数百年前的清政府一般,用绝对的统治,限制了人权的自由,封闭了言语,这是不是意味着,封建主义再次扬头,在这种危机面前,我呼吁国民,警惕这个迅速发展的霸权国家,捍卫我们国家的荣耀与安全——《日卖电视台》

我们强烈谴责这种不计较后果的暴力行为,坚决抵制黑客的非法活动,捍卫网络的安全和自由,不日,我们会召开国际性的信息安全会议,针对如何防御范围性的病毒爆发,寻求完善的解决办法——国际信息安全协会。

针对中国的遭遇我们感到同情,不过,对于无耻的国际信息安全协会,这种一棒子打死的言论行为,我们黑翼组织予以坚决的鄙视和抗议,不日,我们会针对国际安全协会,发动一场捍卫之战——国际黑客组织黑翼。

我谨代表基地组织,对针对中国的病毒袭击,宣布负责,并以此警示美国针对中东的一系列军事行动——基地组织发言人卡拉姆。

针对近日某些恐怖组织发出的声明,我不做任何评判,但我们美利坚合众国,会以行动,予以坚决的回应,至于中国的遭遇,我只能说抱歉——美太平洋舰队某上校凯诺斯回记者采访。

人权,我们呼吁人权,坚定的反对中国的限制人权自由的行为,并呼吁各国际组织,联合起来,共同反对——某人权组织。

人权主义就是个屎,如果要我用中国话来说,那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北约主席团高层领导吉诺特回记者采访。

吉诺特才是屎,无所作为,赶紧滚出北约主席团——人权组织再次发言。

“国际上闹的挺厉害的啊,言论对我们也很不利啊。”陈建国翻阅着各种报纸,浏览着报纸上的只言片语,分析道。

“是啊,现在闹得好厉害呢,宣传部的人都头疼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处长,您的压力也很大啊,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我给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秘书小赵感慨的说道。

“休息?”陈建国哼哼一笑,推开面前的报纸,沉声道:“病毒危机还未消除,我怎么能睡得着。”

说完,陈建国沉吟一下,皱着眉头询问道:“冯云那边怎么样了?”

“还没消息呢。”秘书小赵作为陈建国的心腹,心知陈建国这一举动,违逆了杨峰局长的决定,心里也是忧虑重重,担心不已。

“他去杭州有两天了吧,也该有消息了吧。”杨天出乎意料的醒来,陈建国更是欣喜在心,眼见这边的破解进度没有一点儿的进展,愈加的期望,杨天这边能有突破。

“是啊,该有了。”秘书点点头,看到陈建国憔悴的面容,心下也暗暗祈祷,那个被陈建国提过无数次的杨天,能尽早的开发出病毒专杀,把这个烂摊子,收拾掉。

而同时,杭州市一院的特护病房外,冯云也是同样的心情,在祈祷,在盼望,希望病房里的杨天,能尽早的把病毒专杀给开发出来。

“冯云,盒饭我给你买来了,赶紧吃吧。”这时,郝长丰步伐沉重的出现在了冯云的面前,冯云寸步不离的守着杨天两天,搞得自己这个杭州市国安局局长,也成了打下手的,天天要给冯云买盒饭吃。

冯云点点头,又站起身来,烦躁的在走廊里踱着步子,隐隐听着病房里的笑声说话声,只觉得心下一片焦急。

急的不行,冯云趴在玻璃窗上,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想瞧瞧病房里到底怎么样了,这杨天,醒来之后,虽答应的迅速,但做起事来,却又不及了,每日里好吃好喝的供着,还有那个叫做华雪的小丫头陪着,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反倒是自己,天天守着这儿,吃不好,睡不好,担惊受怕的唯恐杨天再出什么意外,两天下来,感觉都老了好几岁一样。

这什么破百叶窗,堵的这么严实

冯云心下大骂一声,拿起一旁的盒饭,狠狠的吃了一口,好似要把受到的怨气通过盒饭发泄出来一样。

“冯云,你看看你,哪里还有个人样,这样,你歇一歇,有我们国安局的人守着,还能出什么差错不成。”郝长丰劝说道。

冯云大口咽着饭菜,狠狠的摇摇头,从喉咙里发出几个字眼:“我不放心。”

我不放心。

冯云是真的不放心,杨天这好不容易醒来,并愿意开发病毒专杀,要是再出什么差池,影响了病毒破解进度,那自己可就是万死莫辞了。

冯云在病房外,可怜兮兮的吃着盒饭。而病房里,杨天却是哭笑不得的看着几乎送到嘴边的水晶虾饺,一脸为难。

“华雪,我这儿还在忙着呢,等会儿再吃吧,这样,你先吃,我这儿忙完了再吃。”杨天为难的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华雪。

因为枪击事件,两人互为对方挡了一枪,再醒来,相互之间,倒是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怜惜感。

当然,有这种感觉的,更多的还是杨天,至于华雪,则是更加不掩饰的表露自己的爱意,才能下床,就黏在了杨天身旁。

而杨天,自是不会说什么,只是有些不适应罢了。

这个女孩儿,甘愿为自己付出生命,那杨天还能说什么呢。

“哥,你好厉害呢,不声不响的,竟然给我弄了两位嫂子。”杨萱霸道的占据着病床的另一边,兴致勃勃的耍弄着一台新电脑。

作为杨天的宝贝妹妹,杨天赚了钱之后,字不会亏待自己这位妹妹,尤其是上辈子对于妹妹的照顾不够,杨天更是心怀愧疚,就差把星星给摘下来给杨萱了,对于杨萱的要求,自是有求必应。

杨天干咳两声,有些尴尬的看向了身旁的华雪。

华雪咬了咬嘴唇,放下了虾饺,有些伤感的问道:“我听我哥说,秦姐姐走了。”

“是啊,走了。”想起秦筱说的那番话,走时的决然和伤感,杨天也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抽痛感,感慨良多。

这个傻女人,终究还是没有明白屈涛的心意。

杨天撇头看向窗外,阴云密布,就如此时的心情一般,他终究还是失去了这个女人。

秦筱会回来吗,杨天不知道,但他却知道,秦筱会很痛苦,所以,杨天很担心秦筱,恨自己没有提前醒来,拦住秦筱,留下这个有点儿傻,不明白该怎么做的女人。

“杨天。”杨天一脸的黯然神伤,令华雪心里有些酸涩,下意识的抓住了杨天的手,紧紧的,目不转睛的盯着杨天,好似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用一种坚定至极的语气说道:“我不会走,我永远都不会走,我愿意陪着你,一直到老,除非...除非你不要我。”

这个女孩儿。

杨天心下微微叹气,想起了那一瞬间,那道柔弱的身影推开自己,扑出的决然,还有那冰凉的温热,心顿时软了下来,拍了拍华雪的手,轻声道:“我怎么会不要你。”

“呀,酸死了,酸死了,比还珠格格还要酸呢。”杨萱嘻嘻一笑,大煞风景的说道,随即眨着眼睛,说道:“哥,嫂子都跟你表白了,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啊,像我们班里的宋冉,林雅说喜欢他的时候,他就给林雅买了好贵的一条项链呢。”

“还有啊,嫂子,这个时候,你应该依偎在我哥的怀里,然后我再给你们拍张照留念什么的,发给老爸老妈,让他们瞧瞧未来的儿媳妇是什么样子。”杨萱得意的在华雪身后推了一把华雪,同时给杨天一个眼色,示意杨天行动。

华雪满脸羞红,但眼底却是浓的化不开的蜜意。

这个男人,悄然之间的走入自己的心,并霸道的占据了所有的地方,虽然自己反抗过,要赶走他,可是,最终,华雪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希望,能够拥有这个男人,是多么的爱他。

而现在,从杨天嘴中飘出的这一句话,却令华雪几乎不敢相信,它是真实的,幸福又来的如此迅速。

“好了。”杨天摇摇头,把脑海中杂乱的念头驱赶出去,秦筱走了,她既然说出那样的话,就代表着,她是真的走了,能不能回来,杨天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但却知道,自己不能辜负了身旁的另外一个人。

轻轻的探出胳膊,勾住华雪的腰身,感受到华雪身体的瞬间一僵,但随即软了下来,杨天心情也好了起来,把顺从的华雪揽在怀里。

“行了,玩你的吧,整天就知道上网,聊天,以后怎么办。”看到杨萱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杨天笑骂一声。

“你管我。”杨萱白了杨天一眼,随即视线一转,盯着靠在杨天身上,脸颊羞红,无比安静的华雪,道:“嫂子,我记得,你不是马上就要高考了吗,还考吗?”

先是绑架,又是枪击,华雪所经历的,绝不比一个成年人来的少,但终究,她才十八岁,还是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

华雪直起身子,先是扫了一眼杨天,才微微摇头,柔声道:“不上了,杨天,我想去你的公司,帮你。”

华雪语气轻柔,但话语中透出的坚定,还是令杨天有些发怔,陷入了沉思之中。

“好啊,我哥正缺一个管家婆呢,嫂子,那以后我哥的一日三餐,我就全权交给你了。跟你说,我哥可是个电脑狂,一粘上电脑,饭都不吃,觉都不睡呢,我说他,他还不听,现在好了,有了嫂子你,我看我哥敢不敢不听。”杨萱说道。

“好,以后由我管着,他要是敢不按时吃饭睡觉,我就罚他。”华雪呵呵一笑,揉了揉杨萱的头,俨然一副管家婆的模样。

华雪这幅不做作,不掩饰的表露爱意,若是原先,杨天恐怕会有些抗拒,但现在,既然自己都说出了那样的话,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杨天心里更多的还是感动。

现在想想,秦筱与华雪,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一个理想,一个现实,一个自由不羁,一个传统保守。杨天喜欢秦筱,甚至可以说是爱秦筱,但他深知,秦筱就如永不安分的鸟儿一般,总要飞出笼子,去看看那外面的世界是什么。

而华雪,却是甘愿的跟随在杨天的身后,循规蹈矩,努力的尽好自己的本分。

杨天渴望自由,渴望那种不受束缚,但现实就是现实,杨天心知自己无法如秦筱一般,能决然的放下一切,所以,杨天也在迷茫,难以抉择。

且走且看。

最终,杨天选择的还是这种随性的方式,或许只有真正接触,真正尝试,才会弄清楚,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么。

“丫头,去,把外面的那位冯叔叔叫进来。”杨天拍了拍杨萱的头,向外一指。

为了限制病毒的蔓延和爆发,杨天也是没有想到国家采用了限网这种虽然愚蠢,却是有效的办法。心知这限网令一出,会造成的影响,哪里会再消极怠工。

好在,枪击事件之前,他已然提取出了病毒的主程序,并且,沉睡的这一段日子里,意识还是清醒的,已然在开始寻找应对解决的办法。

两天的时间,开发出一个抑制病毒爆发的程序,不是问题。

“杨天,专杀,你开发出来了。”冯云哐当一声推门而入,满脸狂喜。

“差不多吧。”冯云的凄惨摸样令杨天也是感慨良多,不愿再多费口舌,递出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道:“这里面有一款程序,不能算是完全的病毒专杀,但是,可以抑制病毒的爆发和传播,等时间充裕,我可以再慢慢开发完全的病毒专杀。”

“能抑制病毒爆发和传播?”冯云惊喜欲狂,好似接天下最大的宝贝一般接过杨天的电脑,小心的合上,紧紧的抱在怀里,随即,有些疑惑的询问道:“那照你的意思,可以开放网络了。”

冯云的这幅小心翼翼的模样令杨天有些想笑,不过还是绷住,点点头,随即问道:“网络开放之后,要尽可能的把这款程序推广开来,以国家的名义吧,至于那些已经中毒,系统崩溃的电脑,我还没有找到完全的解决办法,等身体好了,再说吧。”

效果虽只是如此,但对冯云而言,已然是不可思议的成果了。限网令,才是此时七处头顶最大的压力源,只要能在抑制病毒不蔓延的前提下,把网络重开,那已然是救了七处的命了。

此时此刻,冯云也根本没有去想,这款软件有没有用处,只是紧紧的抱住这台笔记本电脑,深深的向杨天一躬身。

“杨天,我代表七处,代表国家,谢谢你的所作所为。”冯云郑重说道。

杨天苦笑,眼见冯云要走,揶揄道:“笔记本可是我的,用完了,可是要还的。”

“行,还你十台,百台,千台都不是问题。”冯云哈哈一笑,脸上的颓废一扫而空,昂首走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