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119章 万死莫辞

第一一九章 万死莫辞

宛若疯魔一般,冯云几乎是刚摔在地上,就如入油锅的大虾一般,跳了起来,一个大跨步,直接抢到密码箱之前,颤抖着手输入密码,打开,捧出笔记本,细致的上下翻看起来。

“哼,一台笔记本罢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东西呢。”年轻人也被冯云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冯云只是从密码箱中取出一台笔记本电脑,不由得撇撇嘴,道:“行了,别看了,如果摔坏了,我陪你十台都没问题。”

“你给我站住”冯云眼欲喷火,看到年轻人甩下一句话,转身就要走,紧咬牙齿,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

“冯云,你没被摔着吧。”郝长丰也是没有想到,年轻人竟然这么嚣张,一甩手竟然把冯云推开,连忙上前,关切的询问道。

同时,郝长丰视线也不住的落在冯云手中的笔记本之上,心下疑惑一片。

难不成,冯云此行来杭州,就是为了这台笔记本电脑,这玩意儿,值得冯云如此宝贝的放在密码箱里,还要如此着急的使用直升机赶回北京。

这里面,莫非存着什么重要的机密资料。

郝长丰眉头皱了皱,不过也未多想,见冯云怒火冲天,试探着问道:“冯云,电脑没坏吧。”

“没有。”冯云怒火冲顶,冷冰冰的盯着年轻人,道:“如果摔坏了,今天,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都要付出代价。”

“不过,就算如此,你,给我站住。”冯云一指年轻人,沉声喝道。

“怎么。”年轻人眉头皱了皱,不满的看向冯云。

“锐哥,我好怕啊,这人好凶呢,我们赶紧走好不好。”漂亮女人揽住李锐的腰身,媚声说道。

“好,乖乖,我们这就走。”李锐捏了捏漂亮女人浑圆的臀部,嘻嘻一笑,又沉下脸来,无所谓的上前一步,瞥了一眼冯云手里的笔记本,道:“怎么,电脑坏了,想让我赔,行,说,要多少钱,十万够不够。”

年轻人的这种无所谓态度,更是令冯云怒从心来,几乎有一种冲上去,狠狠的揍他一拳的冲动。

不过,冯云也不愿跟这些纨绔子弟浪费时间,轻轻的把笔记本摆放回密码箱,扣上,冷声吐出了一个字:“滚。”

怒从心来,冯云也没什么好脸色,要是笔记本被摔坏了,说什么,他都要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小子付出代价。

“你说什么”李锐表情在一瞬间变得恼怒,倒竖眉毛,恶狠狠的盯着冯云。

冯云哪里理会李锐是何反应,一个官二代,在北京见的多了,哪里会在乎,提上密码箱,就要从李锐身旁走过。

“你给我站住。”李锐一脸狂怒,被人指着鼻子骂滚,也是破天荒头一遭了,凭自己的身份,谁敢这么说,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算什么东西,敢骂我,找死。

眼见冯云不理不会,李锐更是怒不可当,唰的探出手,直接扣住了冯云的肩膀。

“给我松开。”冯云目光之中流露着恼怒和冰冷,心里有一种出门遇恶狗的无奈感觉,一个富二代,不知天高地厚,耽误了自己的大事,担待的起嘛。

“李公子,别动怒,您不是要赶着走吗,我这就让机组准备,送您走。”路平一见李锐与冯云发生冲突,心道一声不好,暗骂冯云好不好的偏惹李锐,这不是找不自在嘛,不过还是迅速的劝说道。

锐冷哼一声,手指指到了冯云面前,冷冷道:“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我有事赶着走,说什么也要给你好看。”

锐大喝一声,揽着漂亮女人就要走。

“给我站住。”冯云算是彻底爆发了,怒极而笑,冷喝一声,转头看向路平,喝道:“路大校,我说了,飞机被我们国安局征用了,我现在命令你,赶紧给我准备机组,送我去北京。”

“且,国安,很厉害嘛,什么玩意儿,路大校,别理他,傻瓜一个。”李锐轻蔑的哼了一声,不屑的扫了一眼冯云,国安局,很厉害嘛,堂堂大军区司令,会怕你。

且不说李锐不惧,就连路平也是不惧,国安和军队,毕竟是完全不同的系统,若是国安局局长亲来,路平可能还有所畏惧,但一个冯云,他还是不怕的。

“冯先生是吧,对不起,直升机不能给您。”路平把脸一板,沉声说道。

一面,是顶顶头上司,一边,则是完全不同系统的国安局,该帮谁,路平自认还是能分得清的。

“是吗?”冯云冷笑不止,眼睛微微眯起,道:“你是军区直属飞行大队的路平路大校对吧,隶属南京军区,军区司令李斌对吧。”

“不错。”冯云一嘴道出这些信息,路平心里也直泛嘀咕,有些不明白,冯云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抬出国安局局长,跟军区司令李斌比比谁官大不成?

虽然国安局对外维护国家安全,对内行使行政执法权,但这些权利,跟军队一比,还是要差上一些吧,就算是不差,那也完全没有比较的可能,没有说谁能压的过谁,谁又比谁低一头之类的。

此时此刻,自己看在郝长丰这个老朋友的面子上,让出一架直升机,虽然出尔反尔了,但终究,给不给你们国安,还不全是我们一句话。

如是想着,路平更是没有理会冯云的心情,轻哼一声,就要走开。

“慢着。”冯云探手拦下路平,一边摸出电话,一边冷声道:“路大校,你心里可要考虑清楚,别后悔,不然这一步走过了,可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你”路平脸显愤怒,心道你小小的一个国安局办事员,敢跟我一个大校这么讲话,当真如李锐所说,给你脸,不要脸。

正要发作,李锐却突然开了口,悠悠上前,一脸倨傲,道:“路平,让他打电话,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他一个小小的国安,还能翻出天去。”

这一下,郝长丰也听得不顺耳了,心道自己终究是一局之长,国安的人,被你李锐这般骂,难不成,我们国安,还怕了你们不成?

如是想着,郝长丰倒是有些希冀的看向冯云,想知道,冯云心里有多么大的底气,敢惹李锐这个军区司令的儿子。

冯云心怀一种不可思议的笑容,身负国家重担,却被一帮纨绔子弟阻拦,要说不愤怒,还真是假的。

如是想着,冯云迅速的拨通了陈建国的电话。

“冯云,怎么样,杨天开发出病毒专杀了吗?”陈建国语气有些着急,这边都要急的火烧眉毛了,高层领导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要再不作出些成果来,自己这个处长的位子,还是别坐了。

“处长,已经完成了。”提起病毒专杀,冯云也是暂时的忘却了遭遇的不顺事,欣喜的说道。

“好,非常好,我果然没看错杨天,没押错这一宝,好了,冯云,赶紧回来,也别坐客机了,让郝长丰给你安排直升机,赶紧回来,我在北京等你。”陈建国欣喜若狂,连声叫好,激动的话都说的不利索。

提取直升机,冯云眉头又皱了起来,淡淡的瞥了一眼站在身旁,倨傲之态尽显于脸的李锐,轻哼道:“处长,我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你这叫什么话,这是命令,知道吗,你就是死了,也要给我把病毒专杀送回来,不然,我治你失责大罪。”陈建国一听,急的大骂。

“不是的,处长,我被人拦下了。”陈建国的愤怒在冯云的预料之中,淡淡的说道。

“什么,被人拦下了,谁拦的,这么大胆子。”陈建国顿时怒骂起来,限网令牵扯甚广,自己,七处,国安,甚至于国家高层,压力都非常大,就等着拿个结果出来,眼下,结果出来了,却被人拦下来了,陈建国真想把那个拦下冯云的人揪到面前,狠狠的责任他,到底有什么胆子,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轻重。

“谁拦的?哼,大军区司令的儿子,处长,您说胆子大不大。”冯云瞥了一眼李锐,淡淡说道。

“什么?”陈建国一愣,倒是有些没明白过来。

而这边,李锐已然捕捉到了冯云那一瞥中的不屑,轻哼一声,狂笑道:“一个处长,哼,好大的官儿呢。”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陈建国声音冷了下来,沉声问道。

冯云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李锐,对于这种不知天高地厚,仗着老子,嚣张跋扈的官二代,自己在北京,见得多了,哪里会在意,迅速的把过程告诉了陈建国。

“竟是这样。”陈建国轻咦一声,随即呵呵笑了出来,迅速的道:“好,冯云,这件事,你不用管了,坐上飞机,赶紧给我飞回来,还有,要是再把电脑给摔了,弄坏了,我拿你是问。”

一个官二代,拦下冯云,还差点儿把存有杨天开发的病毒专杀的笔记本给摔坏了,虽然老爹是大军区司令,但在这个国家高层关注的时候,去顶这颗雷,真是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这就完了?”李锐轻嘘了一声,摇头冷笑,道:“好家伙,原来你上级是处长呢,我的天,我好怕呢。”

说完,李锐不屑的扫了一眼冯云,迈开脚步,就要离开。

不过,这才走出没几步,刚走到直升机前,等候了片刻,等待机组准备妥当,李锐突然听到手机铃声。

不是别人的,是自己的。

难不成?

李锐眉头皱了皱,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好预感,嚣张归嚣张,但精明,李锐自认还是很精明的,若非看到对方只是个普通的国安,那郝长丰,又是个普通的市国安局局长,他也不会这么嚣张跋扈的欺凌二人。

但是,现在这突然打来的电话,难道说...

怀着一种不好的预感,李锐接通了电话。

“你个混账东西,我TM废了你,惹上了谁,竟给老子找麻烦,现在好了,总理亲自给我打来电话,过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给我说,到底干了什么。”电话那头的暴怒巨吼令李锐有些发呆,心道这还是那个连重话都不敢对自己说的老爸吗。

还有,总理打开电话,亲自过问。

这一个小小的国安办事员,还能惊动总理了不成?

这TM开玩笑呢吧

李锐想笑,却笑不出来,听着电话里李斌的怒骂声,半晌,把电话递给了跟来,站在一旁的路平。

“是,是,是”路平接过电话,表情瞬间一变,一变再变,满脸惊恐的连呼着是,待挂断电话,屏住的一口气才吐了出来,连忙小跑着跑到冯云面前,道:“冯先生,您请,赶紧上机吧,我这就让他们准备。”

“哼”冯云满意的点点头,走过僵在原地的李锐,一转身,捏紧了密码箱,寒声道:“幸亏笔记本没有摔坏,不然,你万死莫辞”

说着,冯云不再理会,提着这希望,上了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