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135章 万事俱备

第一三五章 万事俱备

“公子?”三号孤傲的耸立在道路一旁,依靠着墙壁,有些古怪的看着站在身外几米外,插兜,远远向路口眺望的陈炳轩,沉声呼唤道。

陈炳轩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站着,向远处的路口眺望着。

三号目光之中,多了一抹忧虑,扫了一眼时间,继续询问道:“公子,已经下午五点钟了,我们是不是该启程回去了,您的专机已经等的有些时间了。”

陈炳轩依旧没有说话,但却迈开了步子,径直上了车。

“走,去扬帆科技。”陈炳轩抱着胳膊,轻声对尾随上车的三号说道。

“什么。”三号低呼一声,连忙道:“公子,那小子如此狂妄,拒绝了您的请求,咱们没有教训一下他,都是公子您心好了,干嘛还要去他的公司。”

三号实在是迷惑了,不知道陈炳轩此行到底是何目的,难道,真的就是为了这个普通小子,杨天

三号目光渐冷,在他心中,公子可以说,是世间最完美的人,学识渊博,品行良好,人帅,脾气也好,对人也和善,简直可以说,三号从未遇到过比公子还要完美的人。

这种人,这种身份,就是那飞在翔天的巨龙,枝头的凤凰,为什么,要千里迢迢的来见一个在三号看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年轻。

杨天的所作所为,三号虽调查的不完全,但心里也大致有个数,怎么看就是一个普通少年,年少的时候好闯祸,打架,旷课,现在又辍学,虽然有些后学后进,开了一家公司,不过,那么一点儿成就,跟陈炳轩一比,不亚于萤火与皓月相比。

这种人物,按照三号的想法,就算陈炳轩天性待人和善,待人不会有傲气,也不会理会,因为,他们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

可是,陈炳轩偏偏来了,还如此煞费苦心的帮助杨天,为的是什么?

三号实在是想不明白,也不知道在饭店里,杨天又跟公子说了什么,公子出来之后,心情会如此不好。

“不为什么,因为,他比我强。”陈炳轩微微睁开眼睛,目光之中,闪过一道令人心悸的精光。

陈炳轩忘不了,在那个研究所里,这个名不见经传,连人都没有现身的杨天,是如何,践踏自己的高傲,羞辱自己的。

这是,陈炳轩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也是最最刻骨铭心的失败,那之后的几天,陈炳轩都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情来对待这次失败,他只知道,自己的一切信心,好似都在那一天,被摧毁成了粉碎。

不过,很快,陈炳轩就下定主意,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要见一次这个杨天,真真正正的挑战杨天,找回自己失去的一切,自尊,骄傲,还有信心。

可是...

陈炳轩坐在车座上,紧紧的抱着胳膊,浑身上下,由内而外,却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震撼感,令自己不可抑止的颤抖。

是怕吗?

陈炳轩从不知道,自己竟然还会有这种感觉。

不,我只是太过惊讶罢了。

陈炳轩轻声的在心里告诉自己,努力的去平复翻涌如潮的心湖。

忘不了,陈炳轩真的忘不了,就在那个平常绝不会踏进的小饭店里,一张普通的老旧圆桌上,杨天,这个双十不到的年轻人,一边吃着饭,一边好似拉家常一般的,讲述着病毒的破解原理,感染机制,抽丝剥茧,庖丁解牛一般准确,粉碎了自己的一切高傲。

这个从未出现在陈炳轩字典里的字,却如阴影一般,挥之不去的萦绕在他的心头,令他喘不过气来。

陈炳轩想胜利,因为他不允许自己输,输,这种事情,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人生里。自己的一生,应该是完美的华丽谢幕收场,不该以这种方式,暗淡结局。

可是..

陈炳轩狠狠的捏紧拳头,身体因为激动而紧绷着,他真的忘不了,杨天那张淡然的笑脸,随口讲述着一些自己根本无法理解,却急切想知道的知识。

我该怎么办?

陈炳轩在心里大声反问,当做没有发生过,就这么离开?

不,陈炳轩的自尊和骄傲都不允许他这么做。

可是,我若是不这么做,我还能怎么做,那个人,强到了这般程序,我能超越他吗,能吗?

陈炳轩急声在心里反问,却没有一个答案。

三号默默的注视着陈炳轩的一切反应,那暗中握紧的拳头,紧绷而微微颤抖的身体,都在告诉他,公子似乎变了。

那洋溢在陈炳轩身上的优雅,强大的自信,似乎在一瞬间,没了,眼前的陈炳轩,就是一个失败者,一个,如无数次倒在自己脚下的那些人一样的失败者。

这个杨天,到底是什么人?

三号扪心自问,又想起了那个强敌在前,却凛然不惧,依旧能笑的出来的年轻人。

“杨天,你说,董医生会不会接受你的建议啊。”回去的路上,华雪安静的坐在位子上,有些忧虑的询问着身旁的杨天。

“我也不清楚,不过,就算她不接受,也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感谢她。”杨天神情淡然的开着车,心思已然转开。

华雪和自己都没事,而公司,也平静的度过了这次危机,只要华锋周鸿祎那边准备妥当,自己,就可以放开了手,好好的违规公司的下一步计划。

扬帆科技,扬帆,或许,这个悄然之间,已经从舢板船成为小轮船的扬帆科技,真会扬起风帆,成为一艘互联网之上的摩天巨轮。

只是...

杨天视线不由自主的转开,飘向了夕阳西下,天际一边醉红的窗外。

秦筱,你说忘不了屈涛,忘不了我,可曾知,我,也忘不了你啊。

现在,你会在哪里?

杨天眉头轻锁,心头飘起淡淡的忧伤。

不过,下一刻,杨天就感受到了一只柔软而有力的手,放在了自己手上。

“杨天,我相信秦姐姐会没事的。”华雪轻咬嘴唇,低声说道。

不用杨天多说,华雪也看的出,杨天忘不了秦筱,这个女人,早在走进了杨天的心,并牢牢的占据了一方地方。

该嫉妒,该怨恨?

不,华雪要求的不多,真的不多,杨天能接受自己,已经让她欣喜若狂,无法再去奢求过多。

可是,华雪也知道另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不会放弃,就算秦筱回来,华雪也会坚定的捍卫自己的爱情,因为,为了爱,自己已经付出了一切。

华雪的理解和反应,驱散了杨天心头的忧伤,转为浓浓的温暖。

“嗯,她会没事的,你会没事,我也会没事,所有人呢,都会没事的。”杨天抓住华雪的手,看向迷醉的夕阳,第一次感到,生活竟是如此的美好,自己拥有的,竟如此的多。

“老华,你说,杨总什么时候能出来。”周鸿祎难得清闲的靠在沙发上,有些魂不守舍的注视着对门的房门。

“我怎么知道。”较之周鸿祎,华锋更是悠闲,懒散的翘着二郎腿,完全瘫坐在椅子上,手里摆弄着一只钢笔,在桌上的白纸上划来划去。

又是两天过去了,可是,杨天所说的大动作,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那一天回来之后,杨天就如闭关了一般,带着林倩蓉四人,大卫五人,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也不知在忙乎些什么。

从早上到晚上,一忙就是一天,亏得华雪还记得要吃饭,每日三顿不缺的给几人准备饭菜,不然,这几人,恐怕到饿死了才会想起要吃饭。

不过,华锋也看得出,林倩蓉,大卫等人,很开心,林倩蓉自不必说,虽然每天都是顶着熊猫眼离开的,可是,依旧是笑嘻嘻的,蹦跳着离开。

而大卫,这个做事一板一眼的外国人,脸上,也少见的多了几抹发自内心的笑容,与华锋遇上了,还会少见的笑着打招呼。

“算了,产品开发的事情,咱们不懂,没法帮忙,只要做好能做的事情也就行了。”周鸿祎一摊手。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天,但对于扬帆科技而言,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大转变。

得到了杨天授权,周鸿祎没了后顾之忧,放开手来,招聘人,完善办公用具,装修办公地点,使这个小公司,在两天之内,变了样,成了一个真正的,像模像样的公司了。

如果说,原先的扬帆科技就是一艘外表光鲜,船底却满是洞,不断渗水,将要沉没的危船的话,那么现在的扬帆科技,已然补好了漏洞,充实了配备,一切准备妥当,可以扬帆出发,应付大海上的风暴巨*了。

只是,这艘船,还缺了至关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核心,船的动力。

想起杨天所说的大动作,周鸿祎也是激动不已,浑身充满了干劲儿。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股东风,就出在杨天身上啊。

周鸿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对门紧闭的房门,神色见流露出深深的期盼。

不过,视线微微一转,周鸿祎便注意到,专门开辟出的休息区端坐的一人,眉头微微皱了皱。

“老华,这个家伙还没走呢。”周鸿祎轻声说道。

那一天杨天回来,这个年轻人就出现,也未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着,似乎在等待,但又不知道再等待什么。

而杨天,在与年轻人交流过之后,便没再理会他,任由他坐着。

所以,每日里,这年轻人都会准时的出现,待杨天走后,才会离开,准时,身旁还跟着一个生人勿近的中年人,怪异无比,成了公司里的一道奇葩风景。

“可不,还没走呢。”华锋撇撇嘴,关于这个年轻人,他可比周鸿祎想得多。

年轻人身上透露出的优雅和气质,令华锋觉得,这人不简单,尤其是看到那个陪同的中年人之后,更是确定,这年轻人的身份,了不得。

华锋不是没有问过杨天,只是杨天却也没多说,只说随他去吧,更是令华锋摸不着头脑。

而华雪,也是顺从杨天的意思,没有多说,只是说,这人帮过杨天罢了。

帮过杨天,那就该是朋友,可是,这人的身份,着实令华锋感到疑惑和警惕。

出了这么多事情,就是因为冯云这些所谓的政府高官,要不是这帮人的出现,现在的杨天恐怕还幸福的经营着一家小公司,也不会发生那么严重的枪击事件。

所以,在华锋看来,最好,以后就不要跟这些所谓的政府高官接触,免得再被拖入浑水,平白遭难。

正胡乱想着,华锋与周鸿祎同时注意到,那紧闭的房门,开了。

林倩蓉率先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嘴里喃喃的说道:“我的老天爷,终于完成了。”

完成了

周鸿祎华锋对视一眼,瞬间激动起来,连忙冲了上去。

只见大卫黄鸣等人依次走出,神色之间,虽有深深的疲倦,可是眼底,更多的还是自豪和喜悦。

“怎么样,什么完成了。是不是病毒专杀开发完成了?”华锋激动的询问道。

这两天杨天带着林倩蓉大卫等人忙什么,华锋心里也早有猜测,联系到杨天所说的大动作,自然想到了杨天所说,未曾把真正的病毒专杀交给国家的话。

“哼,不告诉你。”林倩蓉做了个鬼脸,不过,脸上的得意和欢喜,已然令华锋确认,这款真正的病毒专杀,已经开发成功了。

激动的向房门内看去,正好迎上杨天自信的目光。

“成了?”华锋轻声问道。

杨天点点头,看了众人一眼。

万事俱备,东风已来,这一仗,一定要打赢

“老张”无聊的晚上,陈建给老朋友张明飞发去了信息。

限网令解除至今,已然过去了一个多星期,病毒风波,似乎也在悄然之间淡去。

国家通过网络运营商,强制所有上网用户安装了一款软件,也就是所谓的病毒专杀。

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而言,也不用多关病毒专杀是谁开发的,限网令又引发了多大的风波,唯一需要关心的,也就是有没有网上而已。

好在,一切恢复正常,至少,陈建是这么认为的。

“怎么。”张明飞同样是无聊,百无聊赖的在网上游荡着。

“听说,你上回跑去扬帆科技请愿,还被警察当流氓给抓了?”张明飞身上发生的事情,陈建也才从朋友圈儿里得知,佩服张明飞的同时,也不免要揶揄老朋友两句。

“去死,哪有那么严重,谁流氓了,警察抓错人了好不好。”张明飞连忙回道,不过说完的同时,倒是心里有些遗憾,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扬帆科技还是没有率先开发出病毒专杀,让国家提前发布了。

不过转头一想,张明飞觉得也没什么,一家公司,终究是不能跟国家相比的。再说,金山江民什么的,不也没有开发出病毒专杀嘛。

如此想着,张明飞下意识的点开了扬帆科技的网站,登时被网页的变化吸引住了,一行行浏览下去,瞬间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