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奈黑客

第8章 红色代码

第八章 红色代码

一月十五号,杨天再次启程,前往此次美国之行的目的地,匡提科。

随行的人,还是亚历山大四人,当然,加上了一个秦筱。

陪着杨启航做手术的几天,杨天与秦筱,倒是打开了心扉,再也没什么阻碍,很自然的住在了一起。

只是,与秦筱住在一起,杨天所感受到的是与华雪截然不同的生活。

华雪性子较传统,生活上精打细算,尽足了一个为**的责任,把杨天照料的无微不至。

而秦筱,则是随性的多,与杨天在一起,往往都是日上三竿了,才会起床,所吃,所穿,所用,尽是一切从简,倒是让杨天有一种回到过去研究生涯的错觉,只不过,身边多了一个女人罢了。

当然,杨天也没少感到愧疚,觉得对不起还在国内的华雪,尤其是这几天,都不敢跟华雪打电话,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折磨的他好几天吃不好饭。

而秦筱,虽然注意到了,但情意正浓,哪里会去提起,只是腻歪在杨天身边,那副架势,好像一转眼,杨天就会消失一般。

不过,杨天也无法去说什么,虽然刘海梅不止一次的问过他该怎么对待这秦筱和华雪,但杨天依旧给不出个准确答案。

两个女人,杨天都爱,也无法去比较,爱谁更多一点,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装糊涂罢了。

毕竟,杨天不愿意这两个女人,再为自己受哪怕一点儿的伤害。

都说爱情无对错,在杨天看来,这话是一点儿不错,怎么看都是一盘糊涂账,索性不去管了,反正,管了,也没用,该来的终归会来,真到了那个时候,再想对策不迟。

这种性格弱点,杨天很早就发现了,不过,天性如此,也无法再去更改。

“小混蛋,你兴致不高啊,怎么,人家陪着你,你还不高兴吗?无错。”飞机上,秦筱毫不在乎旁人眼光的依偎在杨天身旁,见杨天神色忧郁,噘噘嘴说道。

兴致不高,杨天哪里能兴致高起来,虽然这两天,杨启航手术痊愈,正准备回国,而秦筱,也回到自己身边,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一想起回国之后将要面对的,杨天这兴致,如何能高的起来。

“哪有,我只是想到正事,有些发愁罢了。”杨天随口搪塞道,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

秦筱却也是当真是率性,好似根本没有察觉到杨天这些天在为什么头疼一样,点点头,道:“安啦,安啦,你不行,不是还有我呢嘛,有我秦筱在,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你。”

杨天无声失笑,却也不再多说。

正在这时,3号突然从后面凑了过来。

杨天一行人坐的是头等舱,也不甚拥挤,不过几人做的很考究,杨天和秦筱坐在头等舱的前半部分,而3号四人,则左右各二人,坐在了左右两个角落里,正好卡在了头等舱通过普通舱的螺旋梯出口。

按照亚历山大等人的说法,这是为了更好的纵观全局,保护杨天安全的做法。

当然,杨天嘴上不说,心里却也觉得有些小题大做,这坐飞机,还能有什么危险不成。

不过,说不过四人,也只能由四人去。

“怎么了?”杨天看到3号神色有些严肃,疑惑问道。

到现在,杨天也不知道3号的真实什么,平常交流也不多,眼见3号这脸上肌肉好似绷起来一般的肃然,心下也不知道是他本就如此,还是出了什么事情。

“情况有些不对。”3号微微摇头,低声在杨天耳耳语道。

“情况有些不对?”杨天哑然失笑,四下看看,但见头等舱安静无比,旅客均是各忙各的事情,一个身材饱满,金发碧眼的空姐踩着猫步服务着,哪里有什么不对的情况。

3号点点头,眼见杨天有些不信,只是道:“我和亚历山大杰森下去看看,林武那小子留下来。”

说着,不由杨天多问,便猫腰退了下去。

杨天回头看去,但见3号与亚历山大杰森对视一眼,点点头,起身沿着楼梯下了普通舱,仅留下林武,冲自己耸耸肩,憨憨一笑。

不过杨天也看出,林武这表情有些强装出来的,只见他双眼眯起,眼中流转着精明的光芒,四下张望,在一个个旅客的脸上停留,似乎在找寻着什么,辨认着什么。

“怎么了?那谁跟你说了什么。”秦筱也凑过身来,好奇的向后张望起来。

3号的名字秦筱也不知道,只知道是杨天的保镖,刚开始的时候,秦筱还有些不相信3号四人的本事,非要跟他们试试身手,结果被3号不知怜香惜玉的一招制住,才算是了解这四人的变态身手。

“没什么。”杨天摇摇头,拍拍秦筱的手,示意秦筱一切安好。

不过,不知怎的,杨天的心还是因为3号这古里古怪的一句提醒给吊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向左手腕看去。

左手腕上戴的的正式冯云给自己的秘密通讯手表,看外表就是一块普通的男式用表,还是劳力士的最新款,令杨天不免好奇,冯云这么做,算不算贿赂自己。

正想着,杨天左手边,过道另一边的一个自从上机以来,就一直看着笔记本的年轻人转过头来,莫名其妙的冲杨天笑了笑。

这笑来的古怪,让杨天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由自主的打量了这人一眼。

这是个年轻人,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灰黑色暗纹西装,不过身材有些干瘦,衣服有些撑不起来,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不过这人的相貌倒是出奇的英俊,五官坚毅,刀削斧劈一般的脸庞,宛若大理石雕像一般。

可是此人的肤色白的出奇,也不是那种正常的白人肤色,而是有一些病态的意味。

礼貌的冲此人笑笑,杨天正要转过头来,但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个年轻人竟然转过面前的笔记本,面向杨天,指了指屏幕。

虽然觉得此人行为古怪,但杨天还是下意识的瞄了屏幕一眼。

虽然只是下意识的一瞥,但屏幕上,充满整个屏幕的代码,还是一下子吸引到了杨天的注意。

代码这一行行代码,无疑就是计算机程序代码。

杨天满腹疑惑,但还是迅速的扫过屏幕上的代码。

杨天阅读代码的速度绝不慢,快的有些惊人,毕竟,那些程序代码,就好像他的身体细胞一样,再熟悉不过。

所以,这两三眼的功夫,杨天已然把这些代码统统的记在了脑海里。

一回神细想的功夫,杨天猛的从海量的记忆信息中,搜寻到了有关这些代码的零星记忆。

杨天研究计算机这么多年,日日夜夜,不间断的研究,脑海里所存储的代码数量,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又亏得杨天这种全身心投入的研究生涯,也练就了一种后天的过目不忘的本事,那些代码,随意的一回想,就能回忆起来。

而眼下,这计算机屏幕上的一行行代码,有一些关键字符,很快就让杨天与两个名字联系在了一起。

其中一个,不是别的,正是埃博拉堆栈函数的特殊字符代码。

几个月前,杨天才因为一个以埃博拉堆栈函数为基础的超级病毒而经历了生死,对于埃博拉堆栈函数的特殊代码,如何能忘记。

虽然屏幕上的代码并不全是埃博拉堆栈函数的代码,但是其中的几行,某些关键应用,绝对是埃博拉堆栈函数没错。

而另外一个名字,却是红色代码。

红色代码,并不是用红色标注的代码,这是一种计算机病毒。

如果说,爱虫病毒是史上危害性最大的蠕虫病毒的话,那么红色代码,就是一款划时代的病毒,完美的将网络蠕虫、计算机病毒、木马程序结合在一起,其对计算机病毒的意义,完全可以说是划时代的。

这个红色代码,最早在美国爆发,具体的时间,也就是2001年,后世红色代码在美国爆发并泛滥的时候,杨天正好也在美国学习,对于红极一时,惹起极大争议和关注的红色代码,自然特意关注过。

红色代码是蠕虫病毒的一种,但由于其特殊的结合性质,也不能称之为完全的蠕虫病毒。其通过微软的iis系统漏洞进行感染,不同于一般的文件型病毒和引导型病毒,仅存于内存之中,随着用户开机,启用iis网络连接,产生漏洞,进行计算机或服务器之间的感染。

不过,眼下杨天看到的红色代码病毒,却是与记忆中的红色代码不同,其中关键处,糅合进了埃博拉堆栈函数的生物病毒性质,这片刻的功夫,杨天在脑海里推演了一番,觉得,这样的红色代码,其危害性更大,拥有更大的破坏性和感染性。

想至此,杨天也不禁有些悚然,再看向这年轻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