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第1章 炒鱿鱼

超雄 正文 第一章 炒鱿鱼

长山县,位于山西省东南部,太行山山顶,以产煤闻名,是中国最大的产煤基地,素有“煤都”之称。虽然只是县城,但由于长年对外供应煤炭,长山县的财政收入远远过其他中等城市,县城里的煤老板数不胜数,真正是富的流油,物价指数也居高不下,在山西省是出了名的高消费县城。中国最大的两个煤炭能源集团,长山矿业集团和长山煤业集团,也都在长山县境内。

由于煤老板众多,财富高度集中,长山县内充满了各种奢侈品消费场所,各式高级服务业也非常达,同时也是世界限量版豪华轿车最集中、拥有数量最多的地区。县城境内豪华酒店比比皆是,酒店里的VIp服务,让人醉生梦死,享尽极乐,远胜过纽约、巴黎、东京、香港的红灯区。

?由于长年依靠煤炭工业生存,导致整个长山县经济都处于一种粗放式展状态,贫富两极分化极其严重。这里成为了煤炭、金钱、权势、黑帮、女人、以及各种势力的角逐场。

?所以,有人说,长山县,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

?下午五点的时候,县城一中的校门差点被挤爆。

?蜂拥而出的学生争先恐后冲向校门,那幅场景就像中央八套《动物世界》中集体过河的角马群。

?对于刚刚考试完毕,马上就要迎来暑假的学生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值得纪**的时刻。一个学期的苦闷和压抑,此时得到了彻底的解放。校门口混乱一片,喊叫声、嘶打声、喧闹声,混杂在一起。平常规规矩矩的学生,现在都变成了挣脱牢笼的野兽。

?一个身穿灰色粗布上衣,深蓝色裤子的学生,从校门口的人群中奋力往外挤。他叫王一龙,是从农村来的住校生,父母均死于矿难,跟农村家里的爷爷相依为命。今年初三刚刚毕业,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会考上这所中学的高中,继续他的高中生活。

?人群的喧闹声令王一龙感到一阵烦躁,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加快了脚步,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一方面王一龙性格内向,不喜欢这种人多的场合;另一方面他急着去附近的新世纪大酒店打零工。

?就在这时,人群突然安静下来,喧嚣的角马群似乎集体中了邪,全都一动不动的站在当地,目光齐刷刷盯着校门口。

?一个梳着马尾辫,身穿红色束腰上衣,深蓝色紧身牛仔裤的女生,推着粉红色自行车从大门里缓缓走了出来。

?王一龙没有回头。

?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县城一中的校花林雅婷。

?这时,王一龙周围的男生,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校门口,眼睛里散射出垂涎欲滴、极度贪婪的目光。

?“要是能让我抱一次,就是死了也值了。”

?“要是能让我亲一次,死十次也行。”

?“要是能跟她接一次吻,死一百次也认了。”

?“要是能亲眼看一次她不穿衣服的样子,就算死一千次我也不后悔。”

?“要是能……”

?眼看众男生的意**已经接近R限制级,王一龙加快脚步,不想再让耳朵受这种**。

?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王一龙摇摇头,像这种沉迷于美女、被青春期过度分泌的荷尔蒙控制了大脑的男生,实在是无药可救。

?不过,林雅婷的漂亮,在整个长山县都是出了名的。那张小脸不次于任何一个国内一线明星,更重要的是,林雅婷有一种凡脱俗的修养和气质。

?这时林雅婷抬起穿着红皮鞋的性感的小左脚,搭在自行车脚蹬上,性感的小右脚轻轻一蹬地,骑上自行车,顺着大路向前驶去。所到之处,众人自动让开一条路。

?从后面看去,林雅婷的膝盖部分微微向内弯曲,大腿和小腿拼接成一个大写的x形,上下交替运动着。紫红色的上衣紧紧的束着细嫩的腰肢,深蓝色牛仔裤紧紧裹着两条纤细匀称的长腿,窄窄的肩膀显示出她还未成年,长长的马尾辫,随着骑车的动作微微摆动着。

?校门口男生,似乎受了某种指挥,所有人都整齐划一的盯着林雅婷,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脸上的痴呆相表明他们脑子里现在想的都是R限制级镜头。

?但是,一中的男生想归想,谁也不敢真的接近林雅婷。

?长山第一大黑帮青联帮老大赵剑锋,已经追求林雅婷一年了。

?赵剑锋有极强的占有欲和处*女情结,对正处在青春期的他来说,能够亲自破了林雅婷的处,是他此生最大的梦想。他给青联帮所有成员下达了最高指示:务必保持林雅婷的纯洁性。

?青联帮上上下下全帮动员,给整个长山县所有中学的男生传达了一个信息:以林雅婷为中心半径1o米以内,不得有男生出现,违令者格杀勿论。

?当然,一般情况下,青联帮也不敢真的杀人,但绝对会把人打个半死。

曾经有个男生无意中进入了1o米范围之内,还不小心碰了林雅婷一下,被青联帮的人打得内脏出血,在医院躺了三个月。

?还有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混混,被林雅婷迷得死去活来,放学时跟踪林雅婷,到没人的地方想上前猥亵,还没摸着林雅婷的衣服边,就被青联帮的人现,结果被挑断了手筋脚筋,至今是个半残废。

?有了上面两起事件,一中的男生对林雅婷只敢暗恋,不敢明追,见到林雅婷时,也只能努力压制住蠢蠢欲动的雄**望,狠狠的、用力的看她几眼,隔着空气闻一闻从她身上飘来的淡淡香气,如此也就知足了。

?就在县城一中全体男生集体对校花林雅婷行注目礼的时候,王一龙已经走到了新世纪酒店的门口,直觉告诉他,今天有点不对劲。

?刚进酒店大厅,负责前台的张芳一脸慌张,小声说到:“王一龙,你快去看看,程雪菲遇上麻烦了。”

?“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那些有钱人就是没事找事。”

?王一龙心头一跳,又是有钱人,做为没钱人,他不止一次吃过有钱人的亏。

?“到底怎么回事?”王一龙一边往电梯口走去,一边问到。

?“是这样,今天客人比较多,服务员人手不够,经理临时安排雪菲给牡丹厅的客人上菜,你也知道,雪菲以前一直负责调料,从没上过菜,动作有些不熟练,那是难免的。她往桌上端菜的时候,不小心把菜汤洒在了一位客人的衣服上,那个男人喝多了,非要拉着雪菲陪他喝酒。说是喝酒,明明就是想耍流氓,雪菲不愿意,那个男人就大雷霆。”

?“经理不管吗?”

?“那个男人好像很有背景,就连经理也不敢得罪他,反而劝雪菲陪他喝酒。”

?“我知道了。”王一龙说完,走进电梯。

?在牡丹厅中,几个大腹便便、喝得脸红耳赤的中年男人,坐在餐桌周围。正中间一个穿着红方格衬衣的男人,晕乎乎的晃着脑袋,两只粗大的手指夹着一根大卫杜夫牌雪茄,眯着眼睛看着站在对面的程雪菲和酒店经理。

?经理又冲程雪菲使了几个眼色,低声急切的说到:“赵德斌是咱们酒店最大的原料供应商,要是让他不高兴,咱们酒店的日子也不好过,就喝几杯酒而已,又不是让你卖身。”

说完又往前推了推程雪菲。

?程雪菲低着头,手指头使劲儿搓着衣服角,声音小的像蚊子飞:“经理,我,我,我以前从来没喝过酒,更没有陪人喝过酒,我,我,我不会。”

?“什么会不会的,你就当喝水一样,端起来喝下去就行了。”

?“我,我,我真的不会。”

?经理脸色一变,刚准备怒,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经理,她真的不会喝酒,要是有人需要陪酒,让我来吧。”

?王一龙走进牡丹厅,目光如炬,扫视了一遍餐桌边的客人,缓缓的问到:“是哪位需要陪酒?”

?经理愣了一愣:“你来这干什么?厨房的盘子快堆成山了,还不快去洗干净。”说完又对赵德斌等人笑到:“这是我们酒店的洗碗工,干活儿挺卖力,就是不太会说话,各位包涵,各位包涵。”

?赵德斌的耐心终于到了极限,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色迷迷的看着程雪菲,说到:“小贱货,我见过的女人也不算少,像你这么俊俏的还是头一回见,能得我赵德斌的青睐,在女人中你也算是出类拔萃了。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过来,坐到我腿上,用你的小嘴喂我喝几杯酒,让我尽了兴,我既往不咎,要不然,”赵德斌的眼睛在程雪菲身上游走了一遍,“嘿嘿”一笑,“今天我就破了你这个雏。”

?王一龙眼中闪过一丝寒意,转身走到赵德斌面前:“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赵德斌旁边的一个男人站起身来,伸手捏住王一龙的脖子:“你哪来的小屁孩儿,装什么大头蒜,信不信我弄死你。”

?“哥!”程雪菲惊呼到,脸上的表情显示出她不想让王一龙受到任何伤害。

?王一龙以极快的度,拿起桌上的一个酒瓶,在桌子上砸破,将玻璃茬的一端用力刺入了男人的胳膊。

那个男人剧痛之下,捂着胳膊大叫起来。王一龙不等其他人反应,又以极快的度,将玻璃茬顶在了赵德斌的脖子上。

?“我只原谅你一次,你要是再敢对雪菲有任何不尊重的行为或言语,我就要你的命。你要是想报复,我奉陪到底。”

?赵德斌显然被王一龙不要命的架式给吓住了,慢慢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带着其它人一个个黑着脸离开了牡丹厅。

?经理对着王一龙大叫到:“你知不知道赵德斌是什么人物?就是县委书记见了他也得点头打招呼,你今天惹了他,你,你,你……”

?“我辞职了。”还没等经理说完,王一龙抢过话头。

?“你辞职?好,你给我滚。你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ok,把这三个月的工资给我。”

?“你还想要工资?我没让你赔偿得罪赵德斌所带来的损失就不错了,你居然还跟我要工资?”

?王一龙慢慢把头转过来,双眼如炬,盯着经理,一个字一个字说到:“把工资给我。”

?经理看着王一龙如寒冰一样的目光,又看了看王一龙手里的半截酒瓶,无可奈何的瞪了瞪眼,转过身向财务科走去。??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