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第6章 昆虫大战

第六章 昆虫大战

距离山西晋东南地区约2ooo公里的大兴安岭,盘山公路上疾驰着一辆中国一汽的黑色奔腾轿车,车里连同驾驶员一共五个人。

“锋哥,咱们已经走了两天了,距离也不短了,就扔到这儿吧。”

“你懂个屁,这是命案,要是在县城我大伯也遮不住。咱们把王一龙扔得越远越好,万一有警察现了尸体,也是无头案,咱们不能留下一丁点儿线索。”赵剑锋说到。

“哦!”说话的小弟闷闷的点了点头。

前面是个岔路口,从柏油路上分出一支小土路,通向前面的山顶。

“走小路!”赵剑锋喊到。

司机一转方向盘,轿车拐上了小路。

这条小路是典型的盘山路,一边是竖直而上的峭壁,一边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小路崎岖不平,颠箕得很厉害,而且越来越陡,一切迹象表明,这条路已经很久没有车辆通过了。一路上,不时可见到“军事禁区,严禁入内!”的标语,周围寂静无声,一片阴森森的感觉。

“锋哥,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啊,咱们不会进了什么军事禁区,一会被解放军给枪毙了吧?”一个小弟忐忑不安的说到。

赵剑锋也觉得这个地方有点不对劲,他烦躁的挥了挥手,说到:“好了,就这吧,就把王一龙扔到这。”

轿车“嘎”的一声停在路边,赵剑锋众人从车上下来,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抬出一个灰色麻袋。

其中一个小弟指着路边的悬崖,问到:“锋哥,就这?”

赵剑锋看看周围,又看看路边深不可测的悬崖,点点头,说到:“就这。”

几个人抬着麻袋,合力向外一抛,麻袋在空中平平飞了几米,然后向着悬崖底部,直直坠落下去。

赵剑锋众人站在路边,伸着脖子向悬崖下面看了半天,其中一个小弟又说到:“锋哥,你说,他,他不会又活过来吧?”

“你傻啊,别说他已经被咱们打死了,就算他活着,这么高的悬崖,也摔得粉身碎骨了。”

几个人看了半天,什么也看不清。赵剑锋一示意,众人返回到车里,轿车调了个头,顺着原路疾驰而去。

朦胧中,忽然又看到了林雅婷,那一副清雅如水的面容,一会儿高兴的笑着,一会生气的噘起嘴。王一龙内心一阵温暖,忍不住伸出双手,想要触摸到她的身体,忽然一阵剧痛,王一龙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努力睁开眼,四下一看,现自己躺在一片空地上,两边都是高耸入云的陡峭山峰,周围花草树木,鸟飞虫走。

好地方,以后在这养老。

王一龙刚刚有了这个愿望,就感觉到身上多个部位都在剧烈的疼痛,弯过头看了看身体,全身血肉模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胳膊腿上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王一龙做了几个深呼吸,又装模作样的摇了摇肚子和腰。

还好,呼吸正常,看样子内脏没有受损,意识清楚,脑子也没问题。而且所有的疼痛都来自身体表面,身体内部没有任何不适。

王一龙眦牙裂嘴、忍着疼痛用胳膊把身体支起来,往下一看,现地面上以自己为中心,铺着一大滩血,一部分血已经干了,看上去像是一大片黑色的凝固胶。身体的许多部位仍然在一点点的往外渗着血,逐渐流到地上,汇集到那片黑色固体胶里。

但是那片固体胶外面的东西,让王一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固体胶的外面,密密麻麻爬着一地蚂蚁,潮水一样向着以王一龙为中心的固体胶涌来。那幅场面就像《满城尽带黄金甲》中的攻城士兵。冲在前面的蚂蚁,饿狼一样扑在王一龙的固体胶上,狼吞虎咽的享受起来。后面的蚂蚁奋力向前冲,扒在前面蚂蚁的身上,冲到固体胶上,肆意的啃噬起来。在蚂蚁群的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形态各异,体型远远过蚂蚁,叫不出名字来的爬虫,不时的把挡路的蚂蚁拔开,爬到固体胶前,对着王一龙的固体胶大块朵硕。

我的妈呀,怎么跟好莱坞电影似的。

王一龙忍着钻心的疼痛,用那双看上去一半是肉一半是骨头的腿,把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

这时王一龙又现一个要命的问题,他的固体胶在这支昆虫大军的猛烈进攻下,面积正在急缩小。王一龙看了看自己身上仍然在不停的向外渗血,脚底下的固体胶在渐渐缩小,不用想也知道,这支昆虫大军吃完了固体胶,顺着鲜血的源头,就该吃王一龙了。

王一龙心急如焚,左右看看,没有任何可以攀爬的树木和悬崖。眼看时间不多,必须趁这些虫子吃完固体胶之前,想办法离开这里,要是等它们找到鲜血的源头,恐怕插翅也难飞了。

王一龙抬了抬脚,还好,尽管破了好几个口子,程雪菲买的这双球鞋还勉强套在脚上。王一龙看了看周围,不远处就是笔直而上的石壁,顺着石壁往前,逐渐没有了土壤,地面都是磨平的大石块。

比起长满杂草、蚁虫出没的土地,石块上似乎更安全一些,王一龙用身上仅剩的布块擦干伤口的血迹,决定冲出重围。

王一龙把身上的布条撕下几条,缠在鞋上,把鞋和脚绑在一起,系了个死结。然后做了几个下蹲动作,活动了一下因疼痛而显得僵硬的腿。

然后,王一龙看着几十米之外的那些平坦的大石块,装模作样的大喊了一声,冲了出去。

球鞋交替踩在蚂蚁身上,出“滋滋”的声音,王一龙一瘸一拐,不敢停步,忍着双腿的剧痛,咬紧牙关向前冲去。

接近了,又接近了,王一龙冲到离大石块几米远的时候,奋力一扑,滚到了大石块上面。

终于脱离了危险。

王一龙回过头,看着石块下面铺了一地的蚂蚁群,满意的咽了口口水。

突出重围,安全脱险,王一龙呼出一口气,这时忽然感到胸口剧烈的心跳,本来就失血过多,现在又做了个百米冲刺,心脏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喉咙里像是烧着一块炭,干热干热的,浑身虚弱无力。

王一龙坐在石块上,用最后的力气挪了挪屁股,靠在了悬崖石壁上。

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补充水分,可是,到哪里去找水源呢?

对了,生物课上学过,几乎所有植物的茎叶里,都有水分。

王一龙的手胡**索着,摸到了缠绕在石壁上生长的青藤,青藤长得很茂盛,几乎覆盖了石壁的全部表面。

王一龙伸出手,想要抓一些青藤下来,手伸得快了些,“咣”的一下撞到了青藤后面的石块,疼得王一龙呲牙裂嘴。

稍稍缓解了一下疼痛,王一龙把手伸进青藤里,摸了摸那个石块。奇怪,石块居然四四方方,边缘清晰,棱角分明,形状极其规则,一点都不像是天然生成的,更像是人工雕琢而成。

王一龙甩了甩头,努力振作了一下有些模糊的意识,一把抓着石壁上层层叠叠的青藤,用力往下扯起来。扯了好几下,后面的那个石块终于露出了真面目,那是一块竖挂着的木匾,上面写着一行黑色的繁体中文楷书:

中国人民解放军6o272部队。

我靠,不是吧,王一龙眼前一黑,再次晕了过去。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一龙再次醒转。睁眼一看,天色已暗,时近傍晚。

王一龙从地上坐起来,眼前的景象再次让他头皮麻。

就在不远处,他留下的固体胶边上,聚集了成千上万的爬虫,那些爬虫围绕在固体胶周围,用叠罗汉的方式,组成了一道圆形围墙。

在固体胶的上空,飞舞着成千上万的飞虫。那些飞虫不时的对着地面上爬虫组成的围墙,一次又一次起自杀式俯冲攻击。

看样子,这些虫子以地面和空中为界,组成了两大阵营。地面的爬虫为了保护这块难得的固体胶,自的组织联合起来,防止空中的飞虫分食这块蛋糕。

而空中的飞虫为了得到这块蛋糕,不惜以牺牲部分同类成员为代价,对地面的爬虫起自杀式攻击。

而王一龙真正担心的是,这些飞虫会不会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而放弃固体胶的目标,转而分食他的身体。

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

刚一转身,目光掠过石壁上的青藤,王一龙点点头,忽然想起,这里好像是有一个部队来着。

再次扒开石壁上的青藤,露出那块木匾,木匾的样子跟县里事业单位门口的挂牌没什么两样,都是厚厚的木板,白底黑字。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部队?

更奇怪的是,这个牌子挂在这里,周围是荒山野岭,悬崖峭壁,半个人影也没有,真正的部队在哪里?

王一龙的眼睛再次看向了覆盖在石壁上,层层叠叠的青藤。

青藤后面,一定还有隐藏的猫腻。

王一龙走到青藤跟前,把手伸进青藤,摸着里面的石壁,顺着石壁向前走去。

走到离木匾四五米的时候,忽然从手指传来一阵冰冷,王一龙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不是石头,而是钢铁。

王一龙用手大把抓着青藤,一下一下用力扯下来。

不一会儿,一个巨大的铁门展现在王一龙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