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最十章最伟大的生物学实验

最十章 最伟大的生物学实验

王一龙并不知道,此时在他的身体里,正进行着世界生物学上最伟大的一项实验。5o多年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无意中现了日军731部队在东北大兴安岭遗留的秘密实验基地,该实验基地培育的级病毒“梦魇”,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生物能力,对人体正常细胞的破坏性达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梦魇”具有癌细胞的许多特征,具有无限复制的能力,使用传统的灭菌方法,根本无法杀死梦魇,只能借助一些特殊器材,将“梦魇”密封在里面,不让它到外部世界为非作歹,为此,中央军委成立秘密研究机构,研制能杀死“梦魇”的化合物或微生物。

1955年夏天,实验室研制出具有双重雄性染色体的yy型细菌,该细菌对“梦魇”具有强烈的收容作用,“梦魇”强大的侵噬力和复制力,在yy型细菌的感染下,得到了有效的控制。由于yy型细菌具有双重雄性染色体,因此又被称为“雄”,而该项任务也被命名为“cx工程”,即“雄”工程。

“梦魇”是极邪的病毒,一旦接触正常生物细胞,就会设法进入细胞内,删除该细胞的dna和Rna,吞噬细胞内的各类营养物质,复制自身。其生物表现与恶性肿瘤细胞惊人相似。

“雄”是极善的病毒,植入生物内之后,会主动寻找并现生物体内的各类缺陷,利用光合作用和氧化还原反应,修补生物体内的缺陷,改造宿主细胞,使之具备更强的自然能力和适应当前环境的能力。

当“雄”和“梦魇”相遇后,一个极正,一个极邪,两个天生的冤家彷佛遇到了苦苦等待了多年的对手,一经接触便斗得你死我活。二者都是自然界强的微生物,两强相遇,当逞不让。

在cx工程组的各项实验中,二者互有胜负,最终,在研制出yy-5型细菌之后,“雄”终于表现出了对“梦魇”的收容性。但“梦魇”不是一般的病毒,即使被“雄”收容之后,“梦魇”也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成为了“雄”的一部分,“梦魇”与“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全新的细胞,这种细胞同时具备了“雄”和“梦魇”的双重功能,既有极强的自然能力,耐热、耐寒、度、力量、感知力都远胜过一般生物;同时又有强的自我修复能力,一旦部分成员被杀死,或受到创伤,立刻就有相应的机制产生新的成员,修复伤口,恢复实力。

5o多年前,不知因为什么原因,cx工程组没有来得及进行最后的融合实验。但是,5o多年后,这个实验在王一龙身上进行了。此时,在王一龙体内,自然界极正和极邪的两大至强微生物,正在进行最后的决战。

“雄”不停地吞噬掉“梦魇”,而“梦魇”则不停的复制自身,恢复实力,以迂回的方式攻击“雄”。二者以王一龙的身体为战场,将人类曾经用过和未曾用过的所有战术战法都应用在对方身上,阵地战、运动战、游击战、多兵种联合作战、围剿与反围剿、偷袭与反偷袭……,以最完美的形式体现了战争的艺术。

王一龙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全身的皮肤一会儿红、一会儿黑、一会儿红里透黑、一会儿黑里透红、一会儿红黑相间、一会儿红黑相融。

终于,几个小时以后,身上的红和黑渐渐消失,身体渐渐恢复成本来的颜色。

王一龙的眼睛“嗒”的一下睁开,眸子里射出一股热切的目光,炽烈无比,彷佛是两个太阳,但是就在这股炽热的目光里,隐隐约约含着一股邪气,一股冷森森的、幽暗深遂的邪气。

王一龙站起身来,嘴角带着一丝邪邪的笑,低沉的声音,自言道:“同志们,我又回来了!”

“喵”,一声长长的猫叫声,回响在森林密布的山谷中。

一样的黑色,一样的深遂,一样散着幽冷的气息,四只眼睛对视着。

小猫看着王一龙,试探着向前走来,慢慢走到王一龙脚下,红红的小鼻子不停的闻着王一龙身上的气味。

乖乖,我的小乖乖。

王一龙弯下腰,伸出手将小猫抱起来,无限怜爱的抚摸着小猫。

小猫眯着眼睛,享受着王一龙的抚摸。

刚才还拼得你死我活的冤家对头,此时已经亲密的像一家人了。

“得给你起个名字。”王一龙一边摸着小猫一边说到。

“但是我得先知道你是公的还是母的。”王一龙想了想,又说到:“这样吧,如果你是公的,就点点头,如果你是母的,就摇摇头。ok?”

小猫“喵”地叫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

“哈哈,你还是个帅小伙儿呢。”

对了,还得给你起个名字,叫什么好呢?

王一龙忽然想起自己以前的小名儿,狗蛋儿。

要不,就叫你猫蛋儿吧?

猫蛋叫了一声,明显有些不满。这时王一龙惊讶的现,猫蛋身上的雪白色的毛,忽然变成了五彩斑澜的颜色。

乖乖,你还会变色呢?

不一会儿,猫蛋就从一只雪白色的猫,变成了一个有着五彩条纹的花猫。

王一龙并不知道,对猫蛋来说,改变体毛颜色,正是认主的表现。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叫狗蛋儿,你叫猫蛋儿,咱们谁也不比谁强。”

这时猫蛋又叫了一声,亲昵的在王一龙的脖子上蹭起来。

王一龙感觉脖子上痒痒,忍不住想笑。这时猫蛋忽然抬起头来,冲王一龙叫了一声,然后挣脱王一龙的手臂,跳到地上,又扭过头冲王一龙叫了一声,然后向前跑去。

乖乖,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王一龙跟着猫蛋向前跑去。

猫蛋跑了一会儿,穿过一片树林,然后停在一块光滑的巨石上面,回过头来,看着王一龙。。

乖乖,你跑到这里干什么?

王一龙刚准备伸手去抱猫蛋,一抬头,看到对面的悬崖石壁上有一扇大铁门,门边挂着一块木匾,上面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6o272部队”,下面又挂着一个小匾,上面写着“netbsp;?? 王一龙眨了眨眼,传说中的2号实验室,原来在这里。

王一龙走上前,伸手按在铁门上,用力一推,“吱呀”一声,铁门应声而开。

跟1号实验室大致相似,洞内也是粉刷了一层简单的白灰,中间放着一个大方桌,桌边和地面上都有骷髅骨架,东倒西歪,横七竖八,骨头的颜色都是黑色。

桌子上面放着几本日记,王一龙拿起一本,吹了吹上面的灰,翻开一页。

上面记载的全是实验的细节,详细描写了“雄”的进化与成长过程,以及与“梦魇”的战斗过程。王一龙不停的翻看着日记本,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最后一篇日记上,那是一篇没有写完的日记。

1955年8月16日 农历六月二十九 星期二 晴

经过yy-4型成品菌改造过的“梦魇”,已经不再对生物宿主细胞进行无限制的破坏,而是侵入到宿主细胞中,改造宿主细胞,使之具有更强的自然生物能力。但其邪恶的天性仍然存在,会对宿主细胞进行持续性的意识干扰,使宿主生物体变成冷酷、嗜杀、毫无感情的变态生物。

今天,总部送来一只供实验用的小白猫,全身雪白,很可爱。我们都舍不得拿它来做实验,但是时间不等人,不能因为一只动物而耽误了实验进度。中午吃饭前,我们为它注射了改造后的“梦魇”,结果表明,“梦魇”改造得很成功,小白猫不仅没有死亡,反而肌体的能力都得到了加强,我们连续进行了表皮创伤实验、断肢实验和内脏重创实验,小白猫在极短的时间内,成功愈合了伤口,修复了受伤的器官。之后,我们又为它注射了流感病毒、天花病毒和鼠疫病毒,小白猫没有出现任何感染病毒的症状,证明“梦魇”在极短的时间内,已经将这些病毒消灭了。

中午,我们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庆祝会,大家都很兴奋,可就在这时,有人说小白猫不见了,我们分头去找,我看到关着小白猫的笼子是开着的,小白猫确实不见了。

这时忽然有人说,它在门口呢,我们都向门口看去,小白猫果然就站在门口,只是,它的眼睛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比以前更黑了,黑得深不可测,黑得让人难以置信。

小白猫又不见了,我看到白影闪过,我看到有人倒下了……

这篇日记没有写完,但王一龙已经大致看明白日记的意思了。

猫蛋身体内感染的是“雄-4型”与“梦魇”的结合体,属于cx工程最终实验结果的半成品;而王一龙自己,感染的是“雄-5型”与“梦魇”的结合体,这才是cx工程最终的实验结果。理论上,王一龙的生物能力,要远过猫蛋,只是他自己还没有开出来。

王一龙扭过头,盯着猫蛋,手指着那些骷髅骨架,说到:“猫蛋,这都是你的杰作吧?”

猫蛋低着头,呜咽着叫了一声。

王一龙数了数,算上1号实验室的那具骷髅,一共有16个骷髅骨架。

王一龙伸手抱起猫蛋,说到:“为了洗清你曾经的罪恶,你至少要救16o个人,也就是说,你杀过多少人,你就必须要救活至少1o倍的人,明白?”

“喵”,猫蛋委屈的点点头。

“好了,咱们走吧。”王一龙抱着猫蛋走出实验室。

王一龙看看周围高耸入云的山峰,又看看头顶湛蓝的天空,说到:“咱们回家。”

人影一闪,周围的花草树木似乎都被一阵劲风吹动,此时的王一龙,已经身在几百米之外,在悬崖峭壁、崇山峻岭间攀爬跳跃,飞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