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第15章 双雄对决

第十五章 双雄对决

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衣的年轻人,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从自行车上下来,支起自行车,走到人群里,挡在王一龙面前。

“三十个砍一个?行啊,够出息。”

王一龙一看,原来是学校里新来不久的体育老师,名字叫陈一凡。

王一龙恭敬地叫了一声:“陈老师。”

陈一凡扭过头悄悄地说到:“一会我拦着他们,你快跑。”

王一龙笑了笑,也不好拒绝,只好回答到:“好吧!问题是,你能拦着他们吗?”

陈一凡:“应该问题不大!”

“这可是三十多个人,都拿着砍刀。”

“我知道,我会尽量拦着,拦不住我也跑。”

王一龙点点头:“好吧。”心里却在计划着一会儿真打起来,怎么保护陈一凡。

赵剑锋看到陈一凡居然这么胆大,面对这么多拿着砍刀的打手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挺身上前,硬是要趟这个浑水。

赵剑锋暗想到:“陈一凡刚来县城没多久,还不清楚他的来头,万一有省里的背景,就不太好办了。还是先不要得罪的好。先查查他的底。

赵剑锋叫来旁边的小弟:“去查查陈一凡的底。”

小弟领命而去。

赵剑锋阴灿灿的笑笑,说到:“陈老师,不认识我了?我是赵剑锋,我父亲就是赵德清,长山煤业集团的一把手。”

赵剑锋故意把“赵德清”三个字加重了语气。

“赵德清?没听说过。你们都是中学生,不利用暑假好好补习功课,竟然在这里聚众闹事,并且以众欺寡,以强凌弱,还带着凶器,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出了人命怎么办?”

赵剑锋眉毛又是一挑,赵德清的名头,县城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别说县政府的领导,就是市政府的领导见了赵德清,谁不得满脸堆笑的点个头打声招呼。

眼前这个陈一凡,居然说没听说过。

管他什么来头,敢在我的地盘如此放肆,我也不能再客气了。

赵剑锋一挥手,说到:“连这个一块砍了。”

众手下得了军令,举起明灿灿的长刀,一拥而上。

一把长刀冲着陈一凡的头顶砍了下来,陈一凡一抬腿,一脚踢在持刀人的手腕,长刀飞了出去,持刀人捂着手腕嚎叫起来。

另一把长刀斜着砍向王一龙的肩膀,陈一凡反身凌空一踢,踢在长刀的刀面上,长刀顺势反砍回去,砍在持刀人的胸前,又是一声长嚎。

第三把长刀、第四把长刀……

不到一分钟,陈一凡已经击退了围在最里面的十几个人。这十几个都被打伤,叫得一个比一个惨。

陈一凡不就是个体育老师,最多身体结实一些,没想到还有两下子,居然还懂一些搏击和格斗的技巧。赵剑锋对旁边的小弟说到:“去夜总会叫人,越多越好。”

小弟得令而去。

剩下的二十个人见陈一凡轻轻松松就放倒了十几个人,惊讶之余,也不敢再冒然上前。

王一龙同样也感到惊讶,陈老师在体育课上教过武术,可是就算是武术老师,跟这么多带着凶器的人对打,也绝对难以招架。陈老师居然几下起落,就撂倒了十几个人。

王一龙笑了笑,说到:“陈老师,好身手啊。”

陈一凡一脸兴奋:“哈哈,好久没这么痛快的打过了。”眼睛扫了一圈周围的人,又回头对王一龙说到:“一会儿我再放倒十个人,你就跑,剩下的人我会想办法拦着。”

王一龙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点点头:“好,那您自己小心,陈老师。”

赵剑锋阴鸷着脸:“这么多人,竟然打不过两个人,你们都是吃粪长大的?都给我上,谁要是能砍死王一龙,我赏一万块钱。”

众小弟的眼睛里都放出了光,再次拿着长刀,一拥而上。

陈一凡拽着王一龙,一边保护王一龙不受伤害,一边进行反击。王一龙只是被动的被陈一凡拽来拽去,陈一凡每一次拽动都恰到好处,让王一龙恰好能躲过砍刀。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又是十多个人躺在了地上。这次陈一凡下手又重了一些,有的人已经骨折了,杀猪似的躺在地上嚎叫着。

看到地上躺的人的惨状,剩下的不到十个人,说什么也不敢再上了。

就在这时,远处的大道上驶来十几辆面包车。

陈一凡暗叫一声“不妙”,扭过头对王一龙说到:“王一龙,你快跑,快,现在就跑。”

王一龙问到:“陈老师,那你怎么办?”

“不用管我,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行,陈老师,要走一起走。”

王一龙原本打算先把陈一凡带离现场,再返回来找赵剑锋算帐。

不料陈一凡扭过头,看着王一龙,哈哈一笑,说到:“好小子,有骨气。今天,就让这帮无法无天的小朋友们,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打架。”

王一龙一怔,这个陈老师还真是个钉头,为了自己竟然连命也不要了。

面包车依次停在“蓝海慢摇”门口,车门打开,车里哗啦哗啦下来上百个手拿棍棒和砍刀的打手。

赵剑锋只是轻轻说了声:“全给我上。”

一百多个人大声叫喊着,举着手中的棍棒的砍刀冲了上去。那个场面就像战争电影里一个小军团集体冲锋一样。

大跑边也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路过的行人都停了下来,但谁也不敢走近,生怕伤了自己,都远远的聚集在马路对面。在他们眼中,一百多个人围着两个人疯狂的砍杀着,但是这两个人左冲右突,左躲右闪,似乎总能躲避砍刀和棍棒的接触,而且,不断的从两个人附近的位置飞出砍刀和棍子,甚至隔一会儿就飞出一个人。

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倒下的人越来越多,站着人越来越少。

无论是赵剑锋还是王一龙,内心的震惊都是无法形容的。一个人,空手,力战手持凶器的一百多人,这简直是难以让人相信的事实。

王一龙自始至终没有出一次手,一直被陈一凡拽来拽去,每次都以巧妙的方式躲过砍刀;当不能躲闪时,每次陈一凡都非常及时的出手,替王一龙挡住棍棒。

赵剑锋的脸已经阴成了灰黑色。

这时负责去查陈一凡的小弟回来了,凑到赵剑锋耳边说到:“这个陈一凡是前三年的全国武术冠军,后来因为裁判受贿误判,他离开了武术队,到这里当了一个体育老师。”

看来,这个陈一凡还真是个厉害人物,普通的打手是对付不了他的,得让姓叶的出场了。

赵剑锋掏出电话,拔下一个号码。

这时,一百多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铺了一大片。还剩下的十几个人,拿着刀棍围着王一龙和陈一凡,紧张的对峙着。

放倒一百多个人,陈一凡显然也耗费了极大的体力,指着剩下的十几个人,气喘吁吁的说到:“一群乌合之众,来呀,咱们继续打。”

远处大道上又驶来一辆限量版奔驰,奔驰缓缓停在人群旁边,车上下来一个英武的男人。国字脸,寸,从体型就可以看出,浑身都是肌肉。

陈一凡一眼看到这个男人,惊喜的叫了一声:“叶一钊,是你?”

叶一钊看了一眼陈一凡,脸上也略微有些惊讶,说到:“陈一凡?原来是你。”

两人哈哈一笑。

叶一钊:“本来我不相信一个体育老师能放倒一百多个人,原来是你,那也不稀奇了。”

陈一凡谦逊一笑:“好长时间没练了,胳膊腿都不太灵活了。”陈一凡看了一眼赵剑锋,又问到:“一钊,这么说,你是替他出头的?”

叶一钊脸色一暗,说到:“拿人钱财,供人差遣。”

陈一凡:“一钊,当年你可不是这样的,你别忘了,做事情要摸着良心。”

叶一钊的脸色微微一变,又接着说到:“我,我没有办法了。”

陈一凡:“你这么多年,隐蔽自己,到底有什么困难?你要当我还是兄弟,决来。”

叶一钊刚准备开口,赵剑锋不耐烦的在一旁吼到:“姓叶的,我爸让你来当我的保镖,不是让你来聊天的。”

叶一钊头一低:“是,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给我打死这个王一龙。”

“打死?少爷,我可以帮你教训一下他,但是,对不起,我不能打死他。”

这个叶一钊,每次到关键时刻,就不听使唤。赵剑锋咬牙切齿的想着,要不是看他的身手厉害,我早就炒了他的鱿鱼了。

“好吧,那你就帮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只要把这个陈一凡放倒,仅仅只剩下王一龙,我照样捻死他。

叶一钊迈步照王一龙走来。

陈一凡笑着说到:“一钊,不是吧,你不会真动手吧。”

“我说了,拿人钱财,供人差遣。”

陈一凡摇摇头:“好吧,咱们上次比试还是在三年前,那次咱们打成了平手,这次咱们一定要分出个高低来。”

叶一钊一拳打了过来,拳风凛厉,快如闪电。

陈一凡避头让过。

两个人呼来喝去的打在了一起。

王一龙在一旁仔细观察,叶一钊进攻多,防守少;而陈一凡防守多,进攻少;基本上叶一钊主攻,陈一凡主守。但叶一钊的进攻再快再强,也始终攻不进陈一凡的防守圈,而陈一凡在防守之余,还能抓住机会,反攻回去,逼得叶一钊不得不转攻为守。

陈一凡带有典型的武术风格,一拳一脚正统中和,动作漂亮潇洒;而叶一钊则是典型的实战风格,拳脚动作干净利落,直取要害,度奇快。

两个人都是快如闪电,劲风呼啸,打得不可开交。

周围的人都看傻了眼,这***比香港功夫片还好看啊。看看人家,这才叫真功夫,哪像咱们,天天拿个砍刀,跟傻子似子砍来砍去。

半个小时后,叶一钊一个连环拳,陈一凡勉强挡住,但被拳力逼退了几步。

两个人旗鼓相当,半斤八两,都有些气喘,但是陈一凡的喘息声明显更重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