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第43章 志同道合

第四十三章 志同道合

王一龙心头的怒气还没有消。

这简直就是公然抢劫。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法律了?

这时,陈一凡和叶一钊正在把地面上躺着的保安人员一个一个扶起来,检查他们的伤势。

王一龙开口问到:“陈老师,叶老师,难道就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能对付他们吗?”

陈一凡站起身,来到王一龙面前,语重心长的说到:“一龙,长山这个地方,你是知道的,权力、金钱和黑社会,都是相辅相承,互依互存的,谁也离不开谁,政治、经济、资源的主动权和操纵权,都在他们手里。像我们这种没有背景的人,是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展壮大的。”

叶一钊也站起身,深有同感的说到:“在长山,任何一个可以立足的个人或团体,都必须同时具有白道和黑道两个背景势力的支撑。青联帮只是一个黑道势力,只是一个执行工具,依我看,真正找麻烦的人,是隐藏在青联帮后面的白道势力。”

“隐藏在青联帮后面的白道势力?那是什么势力?”王一龙不解的问到。

“树大招风,你的飘香谷生意太好了,断了别人的财路,必然会引起其它酒店的嫉恨。比如新世纪、新王朝、新帝国等一些有煤矿背景的豪华酒店。”

王一龙点点头:“我明白了,是其它酒店的人雇佣青联帮来找麻烦的。”

“就像我刚才说的,在长山,黑道和白道都是相互依存,相互支撑的,每一个黑社会帮派都有自己的靠山,这个靠山一定是一个资金雄厚的企业实体或权利极大的政府高官,手中握有亿万资金和错踪复杂的社会关系网。白道与黑道之间,就这样形成一种契约关系,一明一暗。”

“难道,我不违背法律,不违反道德,正当合法的做生意,还不成了吗?”

“在长山,官*商*勾*结,市场是被人为的操纵和垄断的。那些白道的资本势力,通过合法途径和正当渠道,往往不能实现自身利润的最大化和对市场的垄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依靠一些不正当的竞争手段,采取一些非法的暴力行为,来夺取不可见人的资本利益。”

“而实施这些不正当手段和暴力行为的,就是那些黑道势力。”

“而且,看刚才光头的口气,他们不止是今天来闹事,以后随时都会来找麻烦,依我看,他们不把飘香谷搞垮,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王一龙皱了皱眉,这些黑社会的人要是天天来找麻烦,老百姓谁还敢来吃饭啊。

而且,这些人渣,你还不能动他,你一动他,反而招来更大的麻烦,会有更多的人来闹事,反正他是黑社会的,你是做生意的。闹事找麻烦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对飘香谷来说,却是致命的。而且,他们有的是人,你打伤一个,它来十个,你打伤十个,它来一百个。

王一龙用手挠着后脑勺,想不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来。

“难道就真的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来对付他们吗?”王一龙喃喃自言自语到。

“从目前来看,飘香谷有属于自己的实业经济体,也有一定的资金,可以说,基本具备了白道势力所需要的全部要素。如果要在长山站住脚,长期经营下去,除非。”陈一凡停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说到。

王一龙抬起头:“除非什么?”

“除非我们也有自己的黑道势力。”

“啊?我们自己的黑道势力?”

“我们必须同时具备白道黑道两种势力,才能跟其它势力相抗衡。” 陈一凡说到。

“对,依靠我们自己的黑道势力,来保护飘香谷的利益。”叶一钊说到。[net]

王一龙仔细思索着陈一凡的话,说到:“你们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创建一个黑社会帮派?”

陈一凡笑着摇摇头:“请注意,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创建属于自己的黑道势力,而不是一个纯粹的黑社会帮派。”

“那到底是什么?”

陈一凡依然笑着说到:“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把我的感觉说出来。而且,这个黑道势力必须具备两个特点,一是要是足够的人手,人数不能低于一千人,可以随叫随到,即召即来。有这一千多人,才能对其它的黑社会帮派形成足够的威慑作用;二是要有稳定的现金流,也就是说,我们的黑道势力也要有属于自己的经济体,直接参与并控制一些行业的经营生产和服务,形成自给自养的模式。就像其它的黑社会帮派控制某几个街区的商铺,长期收取保护费,并同时经营一些酒吧和迪厅等娱乐场所一样。”

王一龙再次点点头。

然后,三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十分钟后,王一龙抬起头来,紧接着,陈一凡也抬起头来,再接着,叶一钊也抬起头。

三个人互相看看,不约而同,嘴里同时说出一个词。

“武馆?”

对呀,武馆。

几个月前就答应过陈一凡,找到投资就创办武馆,后来因为飘香谷的种种事情,竟然忘记了。

王一龙一拍脑门,兴奋的说到:“陈老师,你不提醒我,我倒给忘了。咱们早就说好要开武馆的,那时候我没有钱,只能嘴上说说;现在有了飘香谷,钱不用愁了。”

陈一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到:“武馆?这倒真是一个能培育黑道势力的好方法。既能招揽学生,聚拢人气;也能收取学费,赚取金钱。”

对陈一凡来说,开办武馆,让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学习武术,是他最大的梦想。虽然现在创办武馆的目的似乎显得不是那么崇高,但毕竟是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陈一凡兴奋的接着说到:“一龙,如果真的能创办武馆,那真是太好了。”

“嘿嘿,咱们也要有属于自己的黑社会了。”王一龙磨拳擦掌,嘴角挂着**的笑容。

说干就干,王一龙、陈一凡、叶一钊三个人,当晚一宿没睡,在四合院里商量了一夜开设武馆的计划、步骤和种种细节,三个人一致决定,中华为汉,图腾为龙,名字就叫“汉龙武馆”。

第二天,王一龙上午上了两节课,谎称肚子疼,跟班主任请了假,从学校里出来就一溜烟跑到工商局,注册了“汉龙武馆”的名字。

然后又马不停蹄到税务局、城建局等相关部门办理了一系列手续。遇到有人刁难的,王一龙就直接用钱砸,遇到用钱砸都砸不动的,王一龙就直接拿出看家宝----飘香谷的VIp贵宾卡来引诱对方。

现在在长山流传着一句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有卡能使鬼自杀,这卡说的就是飘香谷的VIp贵宾卡。

而且,王一龙现在不心疼钱,反正俺现在也是有钱人,飘香谷一天的营业额顶那些政府部门的小芝麻官儿几十年的薪水。

同时,陈一凡和叶一钊将离飘香谷不远处的一家濒临倒闭的录像厅租了下来。当天就雇人把录像厅里好好收拾了一遍,把座位和椅子全都清理了出去,整出一个颇为宽敞的习武大厅,又在大厅四周安装了灯光,一面墙上安装了大镜子。

陈一凡和叶一钊都是身手矫健之人,跟雇来的民工一起收拾,抬进搬出,擦墙洗地,上下飞跃,左右横行,三下五除二,把个原本黑不溜秋、邋里邋遢的录像厅,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焕然一新。

到傍晚的时候,王一龙办完了所有的手续,来到录像厅。

这时,录像厅已经彻底改头换面,变成了标准的武馆的模样。

王一龙走进录像厅,宽敞的习武大厅,干净的地面和墙壁,明亮的窗户,对面是一排宽大的落地镜。

陈一凡走过来:“一龙,怎么样?像不像武馆的样子?”

王一龙兴奋的点点头:“像,太像了。”

陈一凡又接着问到:“手续办得怎么样了?”

王一龙拿出手里的一撂证件:“全办妥了,明天就能开张。”

陈一凡激动的点点头:“明天,咱们的汉龙武馆就开张了。”说完,陈一凡激动的跑到大厅中央的位置,伸拳踢腿,虎虎生风的练了起来。

一个套路打下来,旁边的叶一钊竖起大拇指说到:“一凡,连续三届全国武术冠军,确实名不虚传。依我看,后来的武术新秀,空有冠亚军的名号,却是花拳秀腿,一副虚架子。”

陈一凡又来到两人身边,笑到:“我已经等不及了,我要让全中国、全世界的孩子们,都来学习中华武术;我要让中华武术风靡全世界。”

“哦?这我可有点不服气了啊。全中国、全世界的孩子可不能都跟你学武术,至少得拔出一小半儿,来跟我学学散打。”叶一钊笑着说到。

“哈哈,我倒忘了,这里还有一位世界散打冠军呢。”陈一凡笑到,然后看了一眼王一龙,又对着叶一钊说到:“不管是武术冠军,还是散打冠军,恐怕都不是这位人的对手吧?”

两个人一齐看向王一龙。

“呵呵呵呵呵。”王一龙装作谦虚的样子,半张着嘴傻呵呵的冲两人笑着。

“对了,一龙,你是老板,准备怎么安排我们两个?”陈一凡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