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第85章 杨曼诗受辱

第八十五章 杨曼诗被欺

中年女子软软的坐了下来,闭上双眼,慢慢调匀呼吸。

“妈,你没事吧?”杨曼诗还是头一次见母亲如此有气无力的说话,脸色也如此的苍白,不禁关切的问到。

中年女子摇摇头,睁开眼睛,瞪着王一龙,缓缓说到:“小子,你要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就不要趁火打劫。等我调匀呼吸,恢复体力之后,再跟你打。”

说完,中年女子重新闭上眼睛,打坐调息。

这时,王一龙嘿嘿一笑:“阿姨,我要跟你说一件事,那就是,我还真不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停了一下,王一龙又邪笑着说到:“还有,我就是要趁火打劫。”

看着王一龙一脸邪笑的模样,中年女子面色一寒,想要张口说话,突然胸口一痛,一股腥味直冲喉咙,“扑”的一声,中年女子吐出一口鲜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妈!”杨曼诗喊了一声,蹲下身,扶着中年女子的肩膀。

中年女子不敢再张口说话,立刻闭上眼睛,调理全身的气息,防止内伤进一步加重。

这时,刚才被杨曼诗以太极功夫打倒在地上的汉龙帮成员,有的已经恢复了体力,重新站了起来。王一龙看到这个情况,心中微微有些诧异。

很明显,杨曼诗没有下重手,这些弟兄们只是受了点皮肉伤,没有伤筋动骨。

随着汉龙帮的人,站起来的越来越多,很快,汉龙帮就重新恢复了近两千人的实力。

王一龙扭过头,对陈一凡和叶一钊说到:“这里交给我,你们带上所有的弟兄,赶紧去救人。凤凰社的人,已经在有组织的转移和撤离了。”

陈一凡和叶一钊点点头,带领汉龙帮所有弟兄,向车间尽头关押着身染毒瘾的女孩儿们的小房间走去。

部署完了这些,王一龙回过头,嘿嘿一笑,慢慢走到杨曼诗跟前。

杨曼诗抬起头,两只美丽的大眼睛里,涌着泪水,眼神中含着一腔恨意,瞪视着王一龙。

王一龙忽然收住笑容,俊脸一寒,冷冷的说到:“你敢抢走我汉龙帮弟兄的亲妹妹?你敢重伤我汉龙帮四个堂主和十几个精英?你敢拐骗长山这么多未成年少女吸毒卖身?”

王一龙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突然,杨曼诗“呸”的一声,一口唾沫吐向王一龙。

王一龙正说到气头上,没想到这口唾沫来势如此之快,竟然没能躲过去。

“啪”的一声,王一龙左眼被杨曼诗的那口唾沫糊得睁不开了。

王一龙没有伸手去擦,任由那唾沫顺着眼睛和脸颊慢慢淌下来。

然后,王一龙点点头:“好吧,算你狠。”

王一龙瞪着一只右眼,左右看看,周围都是车间里的纺织生产机器设备,在不远处,有一个小房间。

小房间的门开着,从外面依稀可以看到,房间里面推放着很多布料。

王一龙回过头,重新看了看杨曼诗。

这时,杨曼诗依然恶狠狠的瞪着王一龙。

王一龙伸出手,擦了擦脸,把刚才杨曼诗吐的唾沫擦掉。

然后,王一龙突然伸手抓住杨曼诗肩膀,用力一提,将杨曼诗整个身体提了起来。

杨曼诗惊叫一声,一双手狠命的拍打王一龙的胸膛。

王一龙不加理会,手臂用力一甩,将杨曼诗的身体,扔到了不远处车间尽头的小房间里。

“砰”的一声,杨曼诗的身体重重的跌在小房里堆得高高的布料里面。

“啊。”尽管没有疼痛,但杨曼诗还得吓得大叫了一声。

一堆布料落在了杨曼诗的身上和脸上,杨曼诗本能的双臂挥动,想要把脸上的布料弄掉。

紧接着,一阵旋风卷过,王一龙已经飘进了房间里面。

杨曼诗又恨又怕,挣扎着想站起来,娇嫩的身体在一大堆琐碎的布料中扭动着,一双纤长的**显露出性感的曲线,胸前的娇小双峰傲然挺立。

王一龙看着杨曼诗娇柔玲珑的少女身体,忽然呼吸有些急促。

杨曼诗在布料中挣扎的样子,显然激起了王一龙的雄性本能。

王一龙开口说到:“那些少女被你用毒品引诱,被迫出台,她们都是被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欺负。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被不喜欢的男人欺负的滋味。”

王一龙说完,纵身一跳,骑在杨曼诗的身上。

杨曼诗正在奋力抓掉脸上的碎布,猛然感觉到一个重物压在了自己身上。

透过脸上的布料的缝隙,杨曼诗看到,竟然是王一龙骑在了自己身上。

“啊。”杨曼诗大叫一声,身体本能的挣扎起来,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她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王一龙就像泰山压顶一样,死死的压在自己身上,根本不能动摇分毫。

几经挣扎,无济于事,小女儿家的脾气又来了,杨曼诗鼻子一酸,又吃吃的哭了起来。

看到杨曼诗一边挣扎一边哭泣的模样,王一龙更加兴奋。

王一龙伸手抓住杨曼诗的裤带,用力一扯,“蹦”的一声,杨曼诗的裤带断成了两截,原本紧紧课着细腰的牛仔裤,此时没有裤带的束缚,软软的松弛下来。

王一龙站起身,双手如铁腕一般,抓住杨曼诗的两只脚脖子,将杨曼诗的双腿高高的抬起来,然后两根手指夹住杨曼诗牛仔裤的裤口,用力往后一拽。

杨曼诗的牛仔裤一下子被褪了下来。

一双**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的根部,一只白色的三角内裤包裹着让无数男人为之发疯的部位。

杨曼诗大惊失色,一双黛目含着愤怒和恐惧,看着王一龙,喉咙里的声音颤抖的问到:“你,你要干什么?”

王一龙喘着粗气:“你问我要干什么?我刚才不是说了?我要让你尝一尝,被不喜欢的男人欺负,到底是什么滋味。”

“你,你,我不要,不要。”杨曼诗翻过身,爬在碎布料上面,挣扎着向前爬去。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喊声:“一龙,一龙,你在哪?”

是陈一凡和叶一钊。

王一龙怔了怔,不得已,强迫自己收了收神,离开了杨曼诗的身体,重新系上裤带,走下布料堆。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王一龙又回过头,看了看杨曼诗玲珑纤柔的少女胴体,咽了口口水,无奈的走到房间外面。

陈一凡走到王一龙跟前,一脸兴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一龙,天大的误会。”

王一龙愣了愣,还没开口,旁边的叶一钊也跟着气喘吁吁说到:“汉龙帮跟凤凰社,这误会也太大了。”

“误会?什么误会?”王一龙瞪瞪眼睛,看着陈一凡和叶一钊,纳闷的问到。

“那些,那些房间里关着的女孩子,她们,她们不是被强迫吸毒的,而是在这里被强迫戒毒的。”陈一凡又说到。

听到这句话,王一龙愣了半天,然后又说到:“什么?她们不是被强迫吸毒?她们是被强迫戒毒?”

停了一下,王一龙又继续说到:“不可能吧?我明明看到她们……?”

“我和一钊都看过了,她们被注射的药品,确实都是辅助戒毒的高级药品。”陈一凡不等王一龙说完,就插嘴到。

王一龙依然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