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第93章 产业化经营

第九十三章 产业化经营

杨曼诗瞪了一眼,也没说什么,继续转过头,听起课来。

王一龙心里,却是一阵阵的狂喜。

杨曼诗没有反应,证明她已经默许了自己的挑逗。

得出这个结论,王一龙更加心猿意马,想入非非,再也听不进课了。

心里痒痒,手也痒痒,难以克制。

王一龙低下头,斜着眼瞅了瞅杨曼诗。

一只小手稳稳的放在大腿上,细皮嫩肉,十指纤长。

借着书桌的阻挡,王一龙伸出手去,轻轻抓住了杨曼诗的小手。

杨曼诗本能的轻轻一抽,王一龙的手一用力,杨曼诗没抽出去。

杨曼诗没有扭头,眼睛仍然盯着前面的黑板。

王一龙紧紧抓着杨曼诗的小手,明显能感觉到,杨曼诗的小手已经渐渐松了力,不再想要抽回去了。

就这样,王一龙把杨曼诗的小手攥在手里,一边抚摸,一边拿捏。

细腻光滑,柔嫩酥软,真是美妙的享受。

王一龙心里感慨着。

杨曼诗小手被王一龙拿在手里,又是捏又是摸的,内心也早已不能自持,呼吸变得微微急促,脸颊也微微有些烫。

王一龙继续享受着,拿、捏、握、按,几乎把现代按摩的所有手法都用上了,把杨曼诗的小手弄得白里透红,面目全非。

“叮铃铃”,放学的铃声响起。

张世平说了下课放学,教室里的人都**起来,王一龙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手。

杨曼诗轻轻抽回小手,依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面前的书本。

又看了一会儿,杨曼诗才抬起头,收拾了课本,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王一龙一眼,拿起书包走出了教室。

王一龙看着杨曼诗的背影,砸了砸嘴。

跑这么快干吗?我又不会吃了你。

晚上,四合院里。

王一龙躺在房间里,思索着白天杨曼诗的反应。

她对我有好感,这没有问题。

问题是,我要是再继续肆无忌惮的这样对待她,她是不是还允许我这样做?

想了半天,想不出结果,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试试看。

想到这,王一龙心里又禁不住的痒痒起来。

急着要跟杨曼诗有进一步的身体上的接触,杨曼诗那丰满玲珑的身体,像魔一样吸引着王一龙。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王一龙问到。

“哥,是我。”

是妹子。

王一龙一个机灵,从**翻下地,跑到门口,打开房门。

程雪菲两只眼睛,散射出审视的目光,在王一龙脸上的来回扫描。

“妹,妹子,怎么了?哥,有啥好看的?”王一龙有点心虚,不好意思的问到。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程雪菲噘起小嘴。

“我,我还能想什么,还不就是在想咱们的宏伟计划呗?”

“宏伟计划?什么宏伟计划?”

“不会吧,妹子,你难道忘了?咱们不是说好了,要用你的雪茄烟,代替毒品,从而垄断全世界的毒品市场吗?”王一龙有些着急的问到。

停了一下,王一龙又把嘴凑到程雪菲耳边,小声说到:“妹子,你忘了?8ooo个亿哪。”王一龙用大拇指和食指做了一个“八”的手势,又说到:“美元。”

听到这,程雪菲也笑着说到:“是啊,哥,8ooo亿美元呢,可是,怎么才能赚到这8ooo亿美元呢?”

王一龙抬起头,看了墙上的钟,指针才刚刚指到指到十一点。

“妹子,你在这里等我,我上去找原码,咱们待会儿开一个小会。”王一龙说完就跑出房门。

两分钟后,王一龙和原码一同下了楼,来到王一龙的房间里。

原码看到程雪菲也在房间里,脸顿时微微一红。

王一龙看到眼里,禁不住心头窃喜:这个原码,平时呆头呆脑的,还以为他对女人没什么感觉,没想到每次见了妹子,居然都会脸红。

三个人坐了下来,王一龙说到:“今天就咱们三个人,开一个小会。”

停了一下,王一龙说到:“妹子,你把刚才的咱们的构想,跟原码说一下。”

程雪菲“嗯”了一声,然后把研制出的雪茄烟是否能完全代替毒品的构想,详细叙述了一遍。

说完之后,王一龙看着原码问到:“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原码点点头,然后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说到:“我觉得可行,完全可行。可行的原因有两个,一是飘香谷雪茄烟完全具有毒品的效果和作用;二是飘香谷雪茄烟成本更低,风险更小。

“好。”王一龙一拍大腿,说到:“取代全世界的毒品,这是何等宏伟的设想。但是,要想实现的这个想法,咱们必须把飘香谷雪茄和绿茶,进行产业化经营,这样才有实现的可能。今天晚上,咱们就把这件事定下来。”

说到这里,王一龙看着原码:“你还记得帮咱们设计制电脑自动制餐机和卷烟机的金属设备厂吧?就是在长山南郊的那家工厂。”

原码点点头:“我记得。”

“我想把那家工厂买下来。”王一龙说到。

“买下那家工厂?用来做什么?”原码疑惑的问到,“一龙,那家工厂虽然地方不小,可是厂房陈旧,设备老化,很多车间和机床都已经不能用了。”

“正因为如此,它的价格才不会太高,我要的就是它的地方。”停了一下,王一龙又继续说到:“我的想法是这样,把金属设备厂买下来,然后投入重金,建设一个大型流水线车间,专门生产飘香谷雪茄烟和飘香谷绿茶饮料,然后拓展销路,突破长山的地域限制,把产品销往全中国,乃至全世界。”

“想法不错。但是其它地方也可以啊?为什么一定要金属设备厂呢?”原码问到。

“金属设备厂地处长山东西交界处,东边是青联帮的地盘,西是兄弟会的地盘,北面又紧邻我汉龙帮打下的一片天地,属于三大帮派的交界处,是典型的金三角,三不管地带。在这里投资建厂,麻烦最少,成本最低。我初步看了看,在长山郊区能投资建厂的地方,几乎全都是青联帮和兄弟会的地盘。像金属设备厂这样的风水宝地,只此一家,绝无仅有。”

原码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王一龙又问到:“原码,你认为,这个厂建好之后,营业额和利润率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原码思索了一会儿,说到:“中国富不敢言,长山富,绰绰有余。”

王一龙激动的说到:“好,我也这么认为。”

停了一下,王一龙又继续说到,说到:“工厂的名字,就叫飘香谷食品加工厂。你们两个有没有意见?”

程雪菲和原码都笑着说到:“没有意见。”

“从今天开始,飘香谷食品加工厂,就算初步成立了。”说到这里,王一龙看着程雪菲,“妹子,你就担任飘香谷食品加工厂的调味师,加工厂里的一切食品,味道这一块,必须得先过了你这道关,才能上生产线批量生产,另外,加工厂里所生产的食品种类,也必须由你来亲自指定。”

说到这里,王一龙转过头,看着原码:“原码,你担任工厂的软件工程师,工厂内所有需要电脑操作的机器,其软件设计部分均由你来负责,另外,你还要做好维护工作,保证生产线正在运转,不出差错。”

原码点点头,应了一声。

“至于我吗,原码负责软件,我当然就负责硬件了,我担任工厂的电子与机械工程师,工厂里所有的自动化设备、生产设备、以及各式各样的机械传送装置,均由我来负责。”

说到这里,王一龙满意的看了看程雪菲和原码,接着说到:“咱们三个人,都是世界是最罕见的天才,一个是天生的神厨,一个是凡的黑客,一个是变态的人。哈哈,有咱们三个,飘香谷加工厂,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食品加工厂。”

程雪菲和原码,也一起笑起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王一龙就直奔金属设备厂。

跟早起的工人们加了招呼,王一龙直接来到厂长办公室。

找到厂长,王一龙先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意思,而是先询问了一下厂里状况。

由于之前的两次合作,再加上王一龙一向出手大方,厂长也没什么要隐瞒的。

“这个厂子,在八十年代,那是多红火的单位啊。外头人,托关系走后门,请客送礼,都想进到厂子里面。可现在呢?连这几十个工人也养不活了。”

说到这里,厂长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到:“计划经济改革,变成了市场经济。之前,厂子一直走的国营路线,多年来,根本不用愁产品卖不出去,这一改哪,差点把这个厂子给改瘫痪了。产品积压,卖不出去,挣不到钱,工人们等着工资,内忧外患哪。”

“厂长,这些工人,现在能拿多少工资。”王一龙问到。

“说出去怕你笑话。”厂长左右看看,然后冲着王一龙,伸出三根手指。

“三千?”王一龙问到。

“三百!”厂长压低了声音说到。

王一龙咂了咂嘴。

“三百?这也太少了吧,维持基本的生活,恐怕都成问题。”

“我也没有办法啊。我也想让那些工人们工资高一些,可是没钱哪,厂子早就停产很多年了,一直靠着政府那点救济金过日子,偶而能接到一两个活儿,也是杯水车薪。”

“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投资商,看中这个厂子呢?我觉得在这里投资建厂,说不定也很有前景。”王一龙又说到。

“来过几个投资商,都是看看就走了。”厂长叹了一口气,“厂里设备太差,都是六七十年代的东西,现在根本派不上用场。如果要投资,就得把设备全都得换了,那可不是个小钱儿。”

王一龙沉思了一下,说到:“厂长,如果有人愿意出钱收购你们厂,你们会什么样的条件?”

“条件?我们还提什么条件?有人愿意出钱收购,我们就谢天谢地了,还敢提条件?”

“总要有一些要求的吧?那些工人呢?他们总要有些要求的吧?”王一龙问到。

“唯一的要求,就是涨一涨工资,让他们熬到退休,然后回家安度晚年,就可以了。”

王一龙点点头:“还有没有别的要求?”

“唉,我和这些工人一样,都是求一口饭吃,不管谁来收购,只要能给俩钱儿,让我们吃上一口饱饭,我们就满足了。”

“好吧,厂长,我考虑了考虑,决定收购你们厂。”

“啊?”厂长张大了嘴,“你?”。

“对,是我。”王一龙认真的说到,“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收购之后,你和厂里所有工人,都必须下岗,因为我要投下重金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工厂,创办初期,工作量极大,劳动强度也很大,你和这里的老工人,肯定适应不了。所以,我必须得招聘新的管理层和工人。”

“那我们?”厂长说了三个字,没说下去,只是用征求的眼光看着王一龙。

“当然了,作为补偿,我会付给你们一笔钱,这笔钱足够你们生活到退休了。”王一龙说到。

“哦。”厂长点点头,然后沉思了一会儿,又说到:“按照我们每月三百元,一年三千六百元来计算,我到退休还有十年,那我一个人就得三万六哪?”

“不,每月三百元太少了,我每月按一千元付给你们。”

“多少?”厂长显然没听清,又重新问了一遍。

“一千元。”

厂长的眼睛里散着一股狂喜的神色,由于激动而显得略微有些颤抖的手,紧紧的握住了王一龙的手。

王一龙又继续说到:“你们尽快核算一下每个人距离退休的时间,然后再以每月一千元的标准,计算出每个人所需要支付的钱,尽快给我一个答复,好吧?”

“好。我会尽快给你。”厂长颤抖的声音说到。

之后,王一龙又大致参观了金属设备厂的几个车间和厂房,大多数车间已经停工很久了,但是车间和厂房占地极广,内部空间极大,仍保留着六七十年代国营大厂的雄伟气势和风范。

王一龙一边看,心里一边在设计,很快,飘香谷雪茄烟和飘香谷绿茶的流水作业生产线,已经在王一龙的心里渐渐成了形。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