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第112章 长山政治高层

第一百一十二章 长山政治高层

帮主,先,派人把汉龙帮的背景,来龙去脉,都调查得清清楚楚。只要它是一个帮派,就必然有它的经济来源,只要它有经济来源,就必然有它所经营的产业,既然它有自己的产业,那就好办多了。”

师爷停了一下,咳嗽了两声,又继续说到:“只要动用上层的一些关系,把维持汉龙帮经济来源的那些产业,稍微动一动,经济来源一旦断了,它汉龙帮就算是铜墙铁壁,也不攻自破了。”

听了师爷的话,赵剑雄沉思了一下,微微一笑:“还是师爷高明哪。”

“那依师爷看,究竟要动用上层的哪些关系,才能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呢?”赵剑雄又问到。

“权力越大越好办,依我看,直接找刘书记好了。”师爷回答到。

赵剑雄看着窗户外面远处的风景,说到:“刘书记?我的级别怕是不够,看来,得去求我父亲了。”

长山煤业集团,长山县最大的煤矿企业,即使在全中国,长煤集团也是响当当的名字。

集团办公大楼顶层,总经理办公室里,赵德清和赵剑雄正坐在会客厅的桌子两旁,面对面的下着围棋。

“爸,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赵剑雄说到。

“说吧。只要不是要钱,别的我都可以考虑。”赵德清说到。

赵剑雄笑了起来:“爸,你是让剑锋给吓怕了吧?”

赵德清走了一步棋:“你说说,青联帮建帮初期,我给了他一千万启动资金,一年不到,剑锋那个败家子儿,愣是剩下不到一百万,我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哪能经得起他这么折腾。”

“爸,可能他年龄还小,还不太懂事吧。哎,后来剑锋不是知错了吗?”

“知错?我花费重金,把他送到省城最好的私立中学读书,他又在那里给我搞出不少事来,弄得我还得找省里的关系,帮他擦屁股。”赵德清无奈的说到。

“哦?剑锋在省城又惹出什么事来了?”赵剑雄问到。

“除了调戏女生,他还能干出什么好事?”

赵剑锋笑了一下:“弟弟还真是风流成性啊。”

“你说这孩子,调戏谁不好,非要调戏君豪建业总裁的女儿。”

“君豪建业?省城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赵剑雄略带惊讶的问到。

赵德清点点头:“君豪建业的掌门人陈伟国,在省里可是响当当的人物,背景和关系都硬得很,黑道白道通吃。陈伟国这号人,还是不要惹的好。”

赵剑雄点点头:“那后来呢?”

“还能怎样?白给了陈伟国两千吨煤,那可是差不多一百万块钱哪。”赵德清无奈的说到。

赵剑雄点点头:“既然陈伟国这类人不好惹,那还是花钱消灾吧。”

这时,赵德清走完一步棋,忽然抬起头,问到:“哎,你不是有事要我帮忙吗?到底什么事?”

“青联帮有麻烦了。”

“什么麻烦?”

“长山县城里,凭空冒出个铁面人,这个铁面人又一手弄出个汉龙帮,这也就算了,可是这个汉龙帮,不知道哪里来的技术手段,竟然整出一种叫飘香谷的香烟。”

“飘香谷?”赵德清眉毛动了动,自从长山出了一个叫做飘香谷的大酒店,他旗下的新世纪、新天地两处酒店产业的营业额和利润额,一直呈直线下降的趋势。

但赵德清还是不动声色的问到:“飘香谷?长山不是有一家很火爆的酒店,就叫这个名字吗?”

“对,依我估计,它们其实就是一家。”

停了停,赵剑雄又继续说到:“这种飘香谷香烟,其功效竟然跟k粉、麻古、冰毒和***的功效完全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它的价钱,只是上面几种毒品的十分之一。”

“那你的生意肯定没法做下去了。”赵德清说到。

赵剑雄点点头:“所以我才来请你帮忙。”

赵德清抬起头:“最近帮派的财务状如何怎么样?”

“所有毒品的销量都受到了影响,财务收益不足之前的一半。”

赵德清皱了皱眉头:“这个飘香谷,这么厉害?”

停了一下,赵德清又问到:“铁面人的背景,查清楚没有?”

赵剑雄摇摇头:“查了好几个月,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个人很神秘,只在几个关键的场合出现过,平时根本捕捉不到他踪影。”

“听说这个铁面人,是个功夫高手?”赵德清又问到。

“他曾经以一人之力,击退过青联帮和兄弟会数千人的围攻。这样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功夫高手所具备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强的格斗能力。”

赵德清冷笑一声:“哼,再强的格斗能力,也抵不过子弹。”

“但是,爸,我们总不能天天雇着一帮人,拿着枪等着他吧,大伯会不同意的。”赵剑雄说到。

赵德清沉默了一下,又抬眼看了看赵剑雄,两个人的目光相对,闪现出一种父子之间的默契。

看着赵剑雄的眼睛,赵德清问到:“你的意思是?”

“铁面人这种人,跟他硬对硬,恐怕要闹出很大的动静,大伯那边也不好交待,所以,要对付铁面人,只能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不动声色的把他挤出长山。”

“挤出长山?”赵德清问到。

“对,我查过了,汉龙帮除了汉龙武馆、飘香谷大酒店,上个月又多了一个飘香谷食品加工厂,而且,威胁到青联帮经济命脉的雪茄烟,似乎就是从这个食品加工厂里生产出来的。”

“爸,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可以请刘书记帮帮忙,只要刘书记一句话,他铁面人功夫再厉害,他的汉龙武馆、飘香谷大酒店、食品加工厂,也得关门歇业,停工停产。”

赵德清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办法是不错,可是,不知道刘书记肯不肯点头。”

“有你和大伯出面,一个长煤集团老总,一个公安局局长,刘书记还不肯给这个面子?”赵剑雄有点着急的说到。

“你懂什么?政治的事情,比起你们那些整天打打杀杀的帮派,不知道复杂多少倍。”赵德清没好气的说到。

“爸,你就帮帮忙吧。”赵剑雄求饶着。

“你们这两个没出息的孩子,出了问题就知道来求我,难道就不能自己想想办法?”

“爸,所有办法我都想过了,也都用过了,还是整不倒这个铁面人。”

叹了一口气,赵德清说到:“我先探探刘书记的口风,看看情况再说吧。”

长山新帝国大酒店顶层套房里。

一共四个人,围坐在一张豪华的圆桌周围。

从左到右,第一个是长山县工商局局长张迎虎,第二个人是长山县卫生局局长王根保,第三个人是公安局局长赵德元,也是赵剑锋的大伯,第四个人,就是长煤集团老总赵德清。

张迎虎先开口问到:“赵总,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王根保也接着说到:“大家都是自己人,用不着拐弯抹角。”

赵德清端起酒杯,目光从对面的两个人脸上扫过,口中说到:“张局长、王局长,犬子剑雄遇上一点麻烦,结了个不好惹的仇家,我这个做父亲的,也是没有办法。”

张迎虎和王根保相互对视一眼,好奇的问到:“在长山,你赵德清的眼里,居然还有不好惹的人?要知道,你赵德清,可是在长山出了名的不好惹的人物。”

赵德清虚心的笑了笑,然后又摇了摇头:“这一回,是真的遇上个不好惹的。”

张迎虎和王根保一同问到:“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在一旁一进没有开口的赵德元,开口说到:“不知道两位局长,听说过‘铁面人’这个名字没有?”

张迎虎和王根保摇了摇头。

“那,飘香谷的名字总听过吧?”赵德元又问到。

这一回,张迎虎和王根保都点了点头,张迎虎抢先说到:“飘香谷的饭,那叫一个香,我几乎天天都去吃,就是人太多,每次都得排队。”

王根保接说到:“是啊,我这两天工作太忙,没有去飘香谷吃饭,这不,嘴又痒痒了。”

停了一下,两个人又问到:“怎么?这个铁面人,跟飘香谷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铁面人,就是飘香谷的幕后老板。”

“哦。”张迎虎和王根保点了点头。

“这个铁面人,用了不知道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把剑锋的生意逼到了死路上。”赵德元又继续说到。

张迎虎笑着说到:“赵总,你那个宝贝儿子,不会是看人家的飘香谷生意红火,眼红了吧。”

赵德清摇了摇头:“要不是铁面人把剑雄逼到了死路上,我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剑雄的很多生意,因为铁面人的恶意竞争,已经濒临倒闭了。”

“哦,这么严重?看来是得想想办法了。赵总,你就直说吧,要我们怎么帮你?”王根保问到。

“两位局长,一个是管工商的,一个是管卫生的,而这两样,恰恰是餐饮副食行业必须要过的难关。两位局长,只需要在这上面,稍微做一做文章,飘香谷的饭菜就算比宫廷御膳房的菜还好吃,它也只能乖乖的关门。”赵德清说到。

尽管张迎虎和王根保心里有些不情愿,飘香谷如果真的关了门,以后就吃不到那么香的饭菜了。

但是赵德清的面子更难拒绝,停了一下,两个人同时说到:“好吧,具体我们来安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