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第115章 长山县委书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长山县委书记

到了7楼,王一龙走出电梯,顺着走廊左走右走。

这里明显要比1楼安静一些,走了半天,竟然没见到一个人。

就在王一龙漫无目的乱走的时候,忽然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扇门上面,镶着一个澄黄色的牌子,上面分明写着:“局长办公室”。

终于找到了。

王一龙嘴角爬上一丝笑容,朝着走廊尽头的那扇门,走了过去。

走到门前,王一龙轻轻敲了敲了门。

里面一个声音说到:“进来。”

王一龙推开门走了进去。

张迎虎正在查看一份关于小商品市场的报告,看到王一龙走了进来,微微有些错愕,问到:“你是哪位?”

王一龙嘿嘿一笑,说到:“局长,我是飘香谷老板的秘书,我今天来,是想跟您说一下飘香谷的事情。”

张迎虎怔了怔:“哦,你是飘香谷的?”

王一龙笑着:“哎。”

张迎虎面色一沉:“你们飘香谷存在食品卫生安全方面的问题,你不要来找我了,找我也没有用。”

王一龙还是赔着笑,从身后的袋子里,拿出一个牛皮纸包着的硬方块,放到了张迎虎的桌子上,然后笑着说到:“局长,您看,这是一点小意思,您还是帮帮忙吧。”

牛皮纸里,是整整十万块钱现金。

看到牛皮纸的硬度,张迎虎脸上的肌肉稍微动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张迎虎阴沉着脸:“你这是干什么?小小年纪,好的没学会,送礼行贿倒是有一套。”

王一龙依然赔着笑。

张迎虎指了指桌子上的牛皮纸,说到:“把这个拿回去,你别来这一套,没用。”

王一龙仍然存着一丝侥幸心理,无动于衷。

张迎虎抬起头:“小伙子,看你年龄也不大,我就跟你说实话,这次查封你们飘香谷,是长山县政府高层集体通过的意见,你找我也没用的。”

王一龙呼出一口气。

看来,这点钱,局长没放在眼里。

咬了咬牙,狠了狠心,王一龙从身后的袋子里又拿出一个牛皮纸包裹着的方块,放到了张迎虎的桌子上面。

里面同样又是十万块现金。

张迎虎本来阴沉着脸,看到又是厚厚的一包牛皮纸放在桌子上,脸上的肉跟着又动了动。

但是很快,张迎虎再一次板着脸,说到:“你不要这样了,我都跟你说了,这是长山县政府高层集体通过的意见,就算我给你通过了,上面不下文件,那也还是白搭,你给我再多钱也没有用。”

听到张迎虎的话,王一龙心里一动。

这个局长的话里,似乎在暗示什么。

这时,张迎虎眼睛贪婪的看着桌上的牛皮纸,嘴里却说到:“把钱收回去吧。”

快思索了一下,王一龙笑着说到:“局长大人,咱们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就是经常来往的人了,这是一点见面礼,还望你笑纳。”

张迎虎皮笑肉不笑的说到:“你硬把钱放下,我也给你办不成事儿。”

王一龙笑也笑着说到:“局长大人,就不要客气了。”

张迎虎摆了摆手,示意王一龙可以走了。

王一龙轻轻的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出了工商局大门,王一龙走在路上,脑子里一直在思索。

工商局局长反复一直强调,这是长山县政府高层集体的意见,难道,他是想让我先去找更高层的领导?只要别的领导给我开了绿灯,他这里才会放行。

王一龙点了点头,心里得出了结论。

脚步跟着快了起来,向着不远处的长山县政府走去。

仍然跟工商局一样,看门房的人死活不让王一龙走进政府大门。

王一龙苦着笑争辨着:“我找相关领导反映问题。”

“反映问题?反映什么问题?你一个小屁孩儿,能有什么问题?”看门房的不依不挠。

无奈了。

王一龙只好故伎重施,离开大门,走到不远处一处不引人注目的大树后面。

又是一阵风吹过,王一龙来到了县政府大楼一层的办公大厅里。

长山县不愧是全国有名的富县,政府大楼里面装修奢华、灯影弥漫,一眼看去,比起北京的人民大会堂,也毫不逊色。

王一龙左右看看,然后来到旁边一个画着大楼结构图的地方,仔细看了起来。

结构图上标示着大楼内每一层都有哪些办公室和场所。

王一龙找了半天,终于在顶楼一个最靠边的地方,看到了“县委书记办公室”的字样。

很快,王一龙坐上电梯,直直升到了顶层。

出了电梯,王一龙按照刚才结构图上的指示,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县委书记办公室的门前。

就在这时,走廊的不远处,走来一个高个子男人。

王一龙轻身一闪,躲进了旁边的走廊里。

高个子男人走到县委书记办公室门前,伸出手,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进来。”

高个子男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时,王一龙蹑手蹑脚的跑了过来,左右看了看,然后透过门缝,看到高个子男人站在办公室的空地上,他对面放着一个豪华的办公桌,办公桌的后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王一龙耳朵稍稍用力,办公室里的对话声,清晰的传了出来。

高个子男人:“刘书记,所有的市、零售店、便利店、街头小摊,都找过了,全都没有这种飘香谷雪茄烟。”

听到“飘香谷雪茄烟”这六个字,王一龙眼睛一瞪,耳朵又用了点力,更加仔细的听了起来。

刘正业眉头一皱:“哦?怎么会没有呢?前天不是才买了一条吗?”

高个子男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从今天早晨开始,这种香烟已经被炒到了三倍以上的价钱,到中午,市面上已经很少见了,到现在为止,市面上所有的飘香谷雪茄烟,已经全部无影无踪。”

刘正业点了点:“飘香谷工厂一停工,这种香烟的价格就立刻被炒了起来,我猜,肯定是有一些投机分子,趁机以高价收购这种香烟,然后囤积起来,过一段时间再卖,这样就能赚取高额利润。”

说到这里,刘正业叹了一口气,又说到:“唉,没了这种烟,以后熬夜加班,可就难熬喽。”

高个子男人一脸愧疚的说到:“刘书记,是我出手太慢了,错过了最佳的购买时机,没有买到香烟,都是我的错。”

刘正业摇了摇头:“错不在你,你先下去吧。”

高个子男人点点头,转过身,准备走出房间。

王一龙又赶紧闪身进旁边的走廊里。

高个子男人走出办公室,顺着走廊直直的向远处走去。

王一龙又闪身出来,来到办公室门前。

先是隔着门缝往里看了看,然后,王一龙抬起头,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进来。”

王一龙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才在门外隔着门缝,也没有用异能,所以没太看清楚刘书记的模样。

这一次,进了办公室里面,才看清楚长山县委书记的模样。

大约五十岁左右的样子,浓眉大眼,国字方脸,坐在一个豪华的办公桌后面。

王一龙赶忙脸上堆起笑容,说到:“刘书记,您好。”

刘正业看到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孩子进了门,有些诧异的问到:“这位小同志,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王一龙走到办公桌前,依然笑着说到:“刘书记,我是飘香谷的负责人,来找您,商量点儿事。”

微微有些错愕,刘正业问到:“哦?你就是飘香谷的老板?”

“哦,不不不,我不是老板,我是,我是,我是老板的助理。”王一龙摆着手,连忙说到。

差点就露了馅。

刘正业来了点兴趣,微笑着问到:“那这么说,你是铁面人的助理?”

这次躲不过了,只好硬扛了,王一龙说到:“对,我就是铁面人的助理。”

“哦?”这一下,刘正业的兴趣更大了,说到:“你既然来了,就跟我说说,铁面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王一龙咽了口唾沫,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太好回答。

“他,他,他其实,”王一龙结巴了几声,想不出词儿了,又憋了一会儿,说到:“他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

刘正业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紧接着问到:“普通人?普通人干嘛要整天戴一幅铁皮面具?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他,他,哦,对了,他脸上有一块很大的疤痕,非常吓人,所以一般不想让人看到,只好戴上面具。”王一龙急中生智,赶紧回答到。

“哦,那这块疤痕,是怎么来的?”刘正业又问到。

“是,是他小时候,不小心被火烧伤的。”王一龙又回答到。

刘正业点了点头,虽然对这个答案有些失望,但这样问下去,显然也问不出更多的东西了。

“说吧,铁面人派你来找我,为了什么事?依我看,是关于飘香谷封店停产的事儿来的吧?”刘正业问到。

王一龙翘起大拇指,赞到:“刘书记果然神机妙算,我正在为飘香谷封店停产的事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