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雄

第187章 西街双煞

第一百八十七章 西街双煞

款款细步,盈盈身姿,玉珠垂摇,银钗挽髻。

一个身着唐装、面容白晳、脸颊微红的女子,从大门里缓缓走了出来。

下面的几千号男人,眼睛都瞪直了,齐刷刷的行起了注目礼,那个场面,比**前升国旗的阵容还整齐。

川井子!

陈一凡和叶一钊心里同时念到了这个名字。

川井子走出大门,站到台阶前,冷冷的俯看着台阶下的几千个男人。

那是一张冷艳到极点、妩媚到极点的脸,比起杨曼诗、杨曼玲姐妹俩,川井子更显露出十足的媚相,只一个眼神的波动,一个轻微的表情,就足以让男人缴械投降,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

看到川井子走了出来,陈道南和呼亚力也都停了手,怔怔的注视着川井子。

川井子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吐气如兰,悠悠的说到:“亚力,怎么跟人家动上手了?”

呼亚力很恭敬的说到:“川姐,他们欺人太甚,用金钱和武力逼迫咱们的兄弟叛逃,我实在气不过,就跟他们动上了手。”

川井子叹了一口气:“人家对咱们的兄弟并未出重手,你看看,咱们兄弟有受伤的吗?”

呼亚力依言向周围一看,兄弟会的帮众,果然没有一个受伤倒地的,不由得一怔:“这,这,……”再也说不出话来。

川井子看了看陈道南,又转头说到:“亚力啊,你和陈道南实力相当、半斤八两,要是就这么打下去,三天三夜也打不完,徒费力气而已。”

呼亚力不服气的说到:“川姐,你放心,陈道南不是我的对手,看我打他打趴下。”

说完话,呼亚力吸了一口气,力灌双臂,准备再次出手。

川井子眉头微皱,轻声说到:“亚力,住手,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看川井子有点生气了,呼亚力赶紧收了手。

川井子又点了点头,对呼亚力示了一下意,呼亚力转过身,站到了川井子的后面。

此时王一龙正隐藏在人群中,看到呼亚力对川井子言听计从,心里暗想到:兄弟会只剩这两个人了,要是能拉拢过来,汉龙帮必然实力大增。眼下看来,呼亚力只是川井子的一个小跟班,只要把川井子搞定,呼亚力就一定会归顺汉龙帮。

但是要收伏这个川井子,似乎有些难度。这个女人在男人堆里混了这么长时间,早就软硬不吃了。

除非,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

嘿嘿,谁让她是个女人呢。而且,还是个美女。

想到这里,王一龙冲陈一凡和叶一钊示了示意。

看到王一龙的示意,陈一凡和叶一钊都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川井子看了看陈道南,又看了看台阶正同的汉龙帮帮众,高声说到:“汉龙帮管事儿的人出来说话。”

陈一凡和叶一钊转过头,看向王一龙。

王一龙已经悄悄戴上了铁皮面具,迈开大步,从人群中走到台阶前。

“我是汉龙帮帮主,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王一龙说到。

川井子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传说中的铁面人,终于现身了。”

王一龙微微点了点头。

川井子又说到:“铁面人,你们人多,我们人少,我们的人几乎都叛逃到你们那边去了,弟兄们为了活命、为了吃口饭,我也没什么意见,只是,你也用不着赶尽杀绝吧?”

回首指了指后面的香艳坊,川井子又说到:“这家香艳坊,现在已经空无一人,权当给我留个栖身之处。帮派之间的争斗,我也已经没有半点兴趣,从此以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井水不犯河水。铁面人,你看怎样。”

王一龙哼了一声:“川井子,呼亚力,兄弟会就剩你们两个人了,要是乖乖的投靠了我汉龙帮,我保管你要钱有钱,要势得势;要是不愿意,除非你们现在立刻逃出长山县城,远走高飞,否则的话,兄弟会就算只剩下一根草、一寸土,我铁面人也照收不误。”

川井子眉头微微一蹙,显然有些动怒。

旁边的呼亚力早已按捺不住,大吼到:“铁面人,你别太嚣张,听说你一个人能打倒五千人,我偏不信这个邪,今天让你领教领教我的柔道和摔跤。”

说着话,呼亚力大脚一迈,张开双臂,以极快的速度,冲着王一龙的腰部抱了过去。

川井子还来不及阻止,呼亚力一双粗臂已经抱住了王一龙的身体。

川井子心里升出一丝喜悦,被呼亚力这样拦腰抱住,立刻就会被摔在地上,不死也只剩半条命。

难道铁面人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呼亚力抱住王一龙之后,立刻运力,想把王一龙摔倒。

但很快呼亚力就发现,自己抱住的似乎是一块铁柱子,任他用尽了全血的力气,对方就是纹丝不动。

呼亚力大吼一声,额头上青筋暴出,浑身的肌肉丝丝缕缕,狰狞突起,实在已经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

王一龙站在当地,嘿嘿一笑,说到:“用力过度对心脏不好,把你累得吐血而亡,我可负不起这个责啊。”

听到王一龙这句戏虐的话,呼亚力再也支撑不住,力道一松,顿时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气。

川井子更是内心充满了震惊,这个铁面人,果然深藏不露,即使是顶级高手,被呼亚力横腰抱住,也绝没有摔不倒的道理,他竟然好像脚底下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

内心震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川井子开口说到:“铁面人,你们有几千人,我们只有两个人了,论人数,你们比我们多,论实力,我和亚力两个人,恐怕都打不过你。但是,你就这么以多欺少,以强凌弱,不觉得有违江湖规矩吗?这要是传出去,铁面人的名头,可就让人瞧不起了。”

王一龙嘿嘿一笑,说到:“我才不管被人瞧得起瞧不起,我只想把兄弟会斩草除根,不留后患,让汉龙帮一统长山。”

川井子秀眉轻轻一皱,这个死铁面人,怎么软硬不吃。

还不等川井子开口,王一龙迈开步子,走上台阶,径直来到川井子面前,然后又慢慢的贴近她,直到鼻子快挨着鼻子,脸快挨着脸了,王一龙才停了下来,然后嘿嘿一笑,问到:“你是日本人?”

川井子皱了皱眉头,本能的想要往后退,但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能示了这个弱。

这个铁面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身为一帮之主,行事作风倒像个十足的下流痞子。

川进子冷冷的看了王一龙一眼,哼了一声。

“中国话说得还不赖嘛。”王一龙笑着说到。

川井子依然没有说话,眼睛高傲的看向别处。

但就在此时,王一龙身上飘来的一阵阵男性气息,如海浪般扑在川井子的身体上。这股气息霸气十足,充满着凛冽的威严,让人不由得想要曲膝下跪、俯首称臣、甘为奴仆。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川井子只觉得越来越无法抵御从王一龙身上袭来的雄性霸气,当下玉手一挥,如蛟龙出水般抓向王一龙的胸口。

下面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川井子这一招飘飘忽忽,如魅如影,绝对是一流高手才能使出的招式。

尤其是陈一凡、叶一钊,心里更是感叹到:没想到这个川井子的功夫这么厉害,陈道南、朴正存、呼亚力绝对不是她的对手,以她的功夫,甚至能跟杨曼诗和杨曼玲姐妹俩,打成平手。

这时,王一龙的心里却在得意的想着:嘿嘿,不怕你出手,就怕你不出手。

你先出手的,可别怨我哦。

王一龙嘿嘿一笑,右手一抖,顺着川井子抓来的玉手,也抓了过去。

川井子只觉得手掌一热,自己的小手竟然被王一龙抓了个正着,被紧紧的攥在了王一龙的手里。

川井子娇叱一声,奋力一挣,试图把自己的手从王一龙的手里拽出来。

可是无奈王一龙的大手像一个旋涡一样,紧紧把她的小手吸在掌心,纹丝不动。

“你,你,……”,川井子用力挣扎着,心中大急,另一只手也冲着王一龙攻了过去。

王一龙不假思索,左手微动,又抓住了川井子的另一只小手。

看到这个情景,下面的陈一凡和叶一钊不禁哑然失笑。

川井子擅使空手道,所谓空手道,最讲究手的招式,两只手配合无间、错落交替、千变万化、精妙绝伦,让人防不胜防,现如今,擅使空手道的一双手,竟然都被王一龙抓在了手里,再高深的空手道功夫,也使不出来了。

川井子两只手都被王一龙抓在了手里,又挣脱不得,眼圈一红,哑声叫到:“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王一龙邪邪一笑,“我想让你做我的押寨夫人。”

“什么?你?”看着王一龙坏坏的样子,川井子心中不禁大急。

这个铁面人,看上去不像是好人,说不定他真的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想到这里,川井子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

王一龙抓着川井子的两只手,往里一合,用一只手全部攥住,另一只手腾出来,抱住川井子的细腰,把川井子整个提了起来。

“你干什么?”川井子秀眉俊目,大惊失色。

王一龙不管川井子的情绪,直接把川井子抱到了后面的墙壁上,一只手握着川井子的两个手腕,举过川井子的头顶,压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揽着川井子的细腰,让川井子贴着墙壁,而他则紧贴着川井子的身体。

感受着从王一龙身体上传来的巨大压力,川井子忍不住呼吸急促,难以自抑。

王一龙坏笑着说到:“说,现在还淘不淘气了?”

“你,你说什么?”川井子被压迫着,同时也被王一龙那强大的雄性气息熏陶着,内心里止不住的翻腾。

王一龙伸出手指,轻轻点在川井子的鼻尖上:“我说啊,你还是乖乖的听话,不要再淘气了,噢?”

川井子一双杏眼瞪着王一龙,眼神里充满了愤怒、无奈、委屈、还有一些异样的神采,竟然,竟然还有一丝丝被征服的快感。

这时,旁边的呼亚力恢复了一些气力,看到川井子受制,大喊了一声:“铁面人,你放开川姐。”话音一落,呼亚力像犀牛一样冲了上来。

王一龙挥手轻轻一拍,一股劲风袭向呼亚力胸口。

没人看清王一龙怎么出的手,只见到呼亚力偌大的身躯,像一片树叶一样,轻飘飘的向远处飘去。

“砰”的一声,呼亚力跌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显然已经昏死过去了。

王一龙收回到,然后凑到川井子耳朵边,悄声说到:“你乖乖的投降,入了我汉龙帮,金钱、权势、名誉、地位随你选,要是不听话,我先把那个呼胖子废了,然后当着五千人的面儿,强行了你,别考验我的信心和胆量,我说到做到。”

听到王一龙的话,川井子大口的喘着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知道王一龙言出必行。

经过了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川井子胸口的起伏逐渐平稳了下来,看着王一龙,冷冷的说到:“好吧,我答应你。我和亚力入汉龙帮,兄弟会,从此就不存在了。”

王一龙笑着点点头:“早这样,就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说完话,王一龙放开了川井子,然后眼睛盯着川井子,悄声说到:“川井小姐,我保证,你今天的决定不会后悔。”

川井子也不是一般的人物,从王一龙的眼睛里,她也看到了诚意。

点了点头,川井子嘴角露出淡淡的一抹微笑:“受制于人,无可奈何,但愿如你所说,将来我不会后悔。”

说完话,川井子走到呼亚力身旁,蹲下身,把呼亚力扶了起来,然后抬起头看着王一龙,说到:“他不会有事吧?”

王一龙笑到:“没事儿,一会儿就醒了,我没打着他筋骨,只是把他震晕了。”

川井子点点头:“那就好。”

这时,王一龙转过身,对着台阶下的五千帮众,高声说到:“弟兄们,大家以后就都是汉龙帮的成员了,从此就是一家人,大伙儿一定要同甘共苦,同舟共济,互帮互扶,请大家相信我,一定让大家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下面的五千名帮众,跟着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