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官道

第233章 想同的事情不同的待遇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想同的事情不同的待遇

因为茶水进入奇怪让雷洪被呛得咳嗽不已。

不过在雷洪第一声咳嗽的时候,廖美美就拿着纸巾出现在雷洪的面前,就感觉好随时准备着的样子,看来这廖美美在随时关注着雷洪。

“看吧,这下批评的让他都不知道茶水该怎么喝了,你们也真是的。”

本来廖凯和刘云峰就在惊奇廖美美出现的速度之快时,没有想到廖美美又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让两人都笑得直不起身来。

尤其是廖凯,那笑声中充满了无奈,看来廖美美的这心已经完全的放在雷洪的身上了。

此时的雷洪再一次的尴尬起来,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手几乎都没有动,像一个小孩一样,任由廖美美的在那帮他擦着嘴。

不过此时的廖美美似乎不再像刚才那么尴尬了,倒有点很理所当然的样子。

看来经过刚才几次的事情,让她反倒没有什么包袱了,不过这也正是她本来的『性』格。

就在雷洪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真是救命的手机啊,只是不知道是哪位仁兄和美女的电话呢?

雷洪在心中高兴的时候,在那猜测到。

咦,好像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是谁呢?不管他是谁?这电话都必须的结。

雷洪站起身来,躲开廖凯和刘云峰关注的眼光。

“喂,请问是哪位?我是雷洪。”

“哦,是雷书记啊,我是康尼建筑公司的总经理牛德横,不知道你现在在新华镇吗?”

“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是很有实力的建筑公司,听说新华镇马上…………”

“对不起,我不在新华镇,我现在还有事情,先就这样?再见”

雷洪急忙的挂断电话,看来真被刘云峰说中了,这麻烦真的来了,估计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这款已经拨了下来,看来自己要开始当热线员了,雷洪『露』出一脸的无奈相。

“谁的电话啊?看你那表情,就像欠你钱不还似的?”

刘云峰在那里笑呵呵的问着雷洪。

“哎,比欠钱还麻烦,正如你所预料的那样,现在已经有建筑公司给我打电话了,看来这些人还真是精,钱没有下来,他们都不动,一见钱要到位了,就开始各展神通啊”

雷洪苦闷着脸对着刘云峰说道。

“呵呵,让你郁闷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就算是你按着我说的那样,估计找你关系的人还是不少?”

啊,雷洪一听刘云峰的这话就眼睛直了。

“刘书记,你不是说基建的事情,按你说的那种方法做就可以了吗?怎么到时还有人说情啊?”

“呵呵,对啊,估计而且还不少呢?”

看来这刘云峰的心情很是不错,不过这倒让雷洪把心给揪起来了。

雷洪是越听越头大,不过还真不知道具体原因,所以他一脸疑『惑』相的看着刘云峰,旁边的廖凯倒没有说什么话,估计他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饶有兴趣的看着刘云峰和雷洪,静静的听着他们此时的对话。

“你想想,你的关系和他们的关系非常好,这是整个道县都知道的事情,所有的事情他们包了,但是他们可以从你这里找关系,让你说情看能不能在他们拿点分包啊?”

刘云峰笑着解释道,他知道雷洪肯定一时转不过弯来。

雷洪知道刘云峰所说的这个“他们”是谁?

“啊,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那岂不是我真会一直麻烦不断?”

雷洪『露』出苦脸状

“什么叫麻烦?应该说你是香饽饽,大家都想来咬一口”

刘云峰的话让一旁的廖凯笑了起来。

“对了,刚才找你的那个人,说出他的公司和身份了吗?”

刘云峰像想起了什么,在那里问着雷洪刚才通话的情况。

“哦,没有听清楚,好像是什么‘坑你’建筑公司,叫什么‘牛得很’的总经理。”

雷洪的这一回答,不仅让没有离开的廖美美笑的花枝『乱』颤,就连一旁的廖凯和刘云峰也尝试到了茶水进气管的滋味,在那里咳嗽不已。

不过他们两位就没有雷洪那么好的待遇了,廖美美根本没有动作,只是在那里怔怔的看着他们,好像看什么西洋镜一样。

“你说,你们都多大的年龄了,喝个茶水都这么不小心,真是的。”

廖美美的话,差点让廖凯和刘云峰岔过气去。

这同样的动作,咋在待遇上就这么大的差别,没有递纸的动作也就罢了,没有想到还要被损一下,不气才怪。

“我说美美啊,你这前后对比相差也太大了吧?真是的,还没有那什么就那什么?”

刘云峰在那咳着嗽说道。

“那什么什么啊?雷洪那是被你们给气的,你们这是自己不认真喝水自找的。”

刘云峰反正是无语了,看着廖凯,估计廖凯早已经无语了,干脆闭口不说话。

就在几人在那里理论的时候,朱颖已经站在厨房门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估计这里的状况她已经看的一清二楚。

经过这一调侃,廖美美的脸又不由的红了起来,瞪了一眼雷洪便朝朱颖那里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雷洪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一个陌生电话。

“难道又是为了工程的?”

雷洪望着来电显示,无语的说道,不过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接了起来,但是没有开口说话,他想听听电话里的人是怎么开口的。

“喂,你是雷洪吗?”

雷洪一听这声音,很陌生,应该不是认识的人,就准备挂断电话,因为他已经确定了这应该还是和刚才那叫什么牛的很的人是一样的,来找关系的。

“喂,你是雷洪吗?怎么不说话,我是李腾。”

就在雷洪的手已经接触到那手机的关闭键时,雷洪听到了这个很熟悉的名字,只是他此时的思维还停留在刚才那尴尬的氛围之中,一时没有想起这李腾是谁?

“就是靖都省机场派出所的那个李腾?”

“哦,你是李所长吗?”

电话里后面的那句话,终于让雷洪记起来了这个李腾是谁?

就是今天在靖都吃中午饭时,公安厅长汪峰给自己提起的那个被官复原职的李腾。

看来,这华夏人真是说不得,中午刚说到这个李腾,现在他就打来了电话。

“呵呵,李所长,我是雷洪啊?难道你现在又当所长了?专门打电话来的吗?”

雷洪开口对着电话说道。

此时一旁的廖凯和刘云峰已经不再说话,而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听着雷洪的通话,当然这不是他们故意要听,是雷洪没有离开,而且声音还很大,那话是自己往他们耳朵里钻的。

“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啊?我这也是最近才提起来的事情。”

雷洪听的出来,此时电话那端得李腾肯定是非常疑『惑』。

“我有未仆先知的本领啊?而且我猜啊,这肯定是你们公安厅长直接干预的结果吧?”

“啊,这你也知道?你真是一个神人呢?”

雷洪此时几乎可以想象得到,李腾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在电话这边笑个不停。

不要说李腾,就连在座的廖凯和刘云峰此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好像还没有听雷洪说起过这件事情,所以他们也是好奇的,不知道电话那端得是哪个派出所的所长,怎么还扯到了公安厅长?

这引起了廖凯他们的兴趣,看来这个雷洪有时真是一个谜,让人猜不透,看不懂。

“李所长,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是想请我吃饭?还是想请我到省城去玩?或是你到了道县?”

雷洪在那里笑呵呵的问道。

“现在请你吃饭已经很晚了,而且那样说的话,显得我没有什么诚意,我现在人不在省城,也不在道县,而是在天南市,所以给你打一个电话。”

“你在天南市?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雷书记,听你口气,你也在天南市?要真是那样,太好了,我是过来办点事情,而且是刚到的,明天早上就要回去?如果你真在天南市的话,能不能赏个脸,我请你出来喝几杯啊?”

对于李腾的话,雷洪心中很是高兴的,不过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的样子,看向廖凯和刘云峰。

“有事你就去办,还像上次那样,回来时直接去市委招待所,我帮你开好房间。”

刘云峰对着雷洪说道。

“那行,你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我马上过去找你。”

雷洪很快的就挂断电话,然后准备打一个招呼便离开。

“慌什么慌?又不急在这一分钟,是谁啊?什么派出所的所长?还公安厅长的?说了再走”

刘云峰在那里对着雷洪说道,而且一旁的廖凯也是望着雷洪,看来他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雷洪对两位也不想隐瞒什么?便简明扼要的将如何认识李腾,李腾的正义、他被撤职、再次机场相遇以及今天中午吃饭的事情说了出来,这才让廖凯两人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刘云峰甩了甩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雷洪一见,心中高兴起来了,以为可以脱离这个尴尬之地了,不过他的高兴劲又被一个声音给浇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