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贵公子

第一百六十五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为save组合祈福,为紫祈福,希望他能早日苏醒,早日回到这么舞台.......”舞台上女孩的声音缓缓的回荡在所有人的耳畔,当然,也闯入了轩辕御等人的耳朵里,更是回荡在安墨的心里......鼻子一酸,安墨差点哭了出来.......

原来......他们一直都没有忘记我!他们一直都记得我!

他们一直都在等待,等待着紫的归来!

这就是属于紫的歌迷们吗?这就是喜欢我的人们吗?时间没有冲淡你们的热情,却让你们愈发的坚定紫之归来的信念!谢谢你们.......我将用这一生来感恩你们的喜欢.......

“已经半年了.......”舞台下,记者李相煦默默然的感叹道,“紫已经沉睡半年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苏醒,不仅仅是save组合的白洛、蓝越,就连所有的歌迷和记者都在等待紫的归来。”

“是啊,真希望紫能早日康复,没有紫的存在,总感觉save组合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神之组合了。”另外一位记者也应声道。

又有一位记者插话道,“说起来,save组合的紫,还真的是多灾多难,出道两年多,好像已经住院好几次了吧?第一次,是刚出道的时候,被歹徒捅了一刀,后来在日本被人下毒,紫失声又住院了.......现如今这次最重,几乎成了植物人,为了救人,在中国地震灾区被坍塌的废墟砸的不省人事.......”

“说起来,紫还真让人感动,明星能做到这个地步,恐怕他是第一人吧?每年把大部分收入都捐出去做慈善,没有绯闻、没有负面新闻,知道自己国家有灾难的时候,宁愿自己损失,也要第一时间回去。不仅秘密的捐出去五百万美金,还第一时间赶到灾区。做一个平平凡凡的志愿者,冲在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地方,更是为了救人让自己.......唉!现在的那些明星整天喊着什么做偶像......他们真的应该和紫学一学,紫这样的才是真正的偶像,真正值得所有人敬仰的偶像!”

李相煦淡淡一笑,“短短半年时间,韩国的娱乐圈变化太大了,DWT和king公司联合为DK公司,想借save组合失势的机会,吞并KL公司,却没想到,即便紫变成了植物人,save组合的恐怖的影响力仍旧在,KL公司明面上有韩国上千万歌迷的支持,在背后有欧洲安蒂斯集团和日本的LME的强势支援,再加上中国子公司盛世娱乐的强势支持与总公司本身的实力强横,却让迅速跻身为韩国两大娱乐公司,DK还在斗争中处于下风......”

“那个盛世娱乐,哪有那么简单?”另外一位记者悄声道,“听说,盛世娱乐把台湾的盛夏娱乐给收购了,然后果断退出股票和证券市场,现在在中国培养出了不少艺人!已经是中国娱乐圈的大公司了!”

“还有一件事,你们听说了吗?”那个记者悄声道,“听说,紫早就已经不在医院里面住院了,好像被中国的一个什么世外高人带走了......传闻紫住院半个月的时候,生命体特征已经全面衰弱,根本就熬不几天,后来被一个世外高人带走救治了......”

“真的假的?”李相煦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这个消息是从那家医院里传出来的,还能有假吗?”那个记者神秘兮兮的道。

安墨站在他们身后,自然听到了众人的对话,笑嘻嘻的看着轩辕御,压低了声音,“御,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是世外高人呢.......”

“那当然,要不然能把你拐回来吗?”轩辕御含笑道。

安墨翻了翻白眼,不再言语。

正在说话间,所有的灯光顿时熄灭了,广场上燃起了一只只红色的蜡烛,就好像是红色的小灯笼,煞是可爱。除了小巧美丽的蜡烛以外,还点亮了一盏盏的孔明灯,无数人闭着眼睛在心底默默祈祷,希望紫能够早日苏醒过来.......

不仅仅是下面的广场,舞台上也亮起了一盏盏红色的小蜡烛,整个广场上红影闪烁,煞是美丽可爱。

忽然,舞台上响起了一个声音,“大家好,我是KL公司社长闵美蓿,今夜,点亮一支蜡烛,希望我的干弟弟紫,能够平安归来。”

“大家好,我是KL公司副社长韩在熙,今夜,点亮一支蜡烛,希望紫,能够醒过来,我等着你!”

“大家好,我是five组合的金承宇,今夜,点亮一支蜡烛,希望紫能够早日苏醒。”

“我是five组合的韩由希,今夜,点亮一支蜡烛,希望紫能够恢复健康。”

“大家好,我是MM组合的可可,今夜,点亮一支蜡烛,希望紫能够平安归来,我们都在等着你。”

“我是MM组合的安安,今夜,点亮一支蜡烛,祈祷上苍,能够让紫平安归来。”

“我是闵和舜,今夜,点亮一支蜡烛,希望紫能够回来,韩国乐坛、亚洲乐坛真的不可以没有他。”

“我是金智言,今夜,点亮一支蜡烛,希望能够再听到紫的歌声,看到他站在这片舞台上。”

“我是崔以南.......”

“我是李锡虎.......”

“我是安善美.......”

“我是张在赫.......”

“我是姜孝奇......”

“我是编号2012的始凡,今夜,点亮一支蜡烛,真心的希望,我们最完美的紫前辈,能够回来......”(我没凑字。)

听着一个个熟悉的声音,泪水顺着脸颊簌簌的落了下来,安墨第一次知道,原来不仅仅是周围的几个朋友和歌迷们,还有这么多人都在关心着自己,祈祷着自己的平安归来.......对不起,亲爱的朋友们,让你们担心了.......

感受到了旁边安墨的情绪,轩辕御轻轻的握住了安墨的手,喃喃的道,“还有我。如果我没有办法救你的话,恐怕.......也会像他们一样,和他们一起祈祷.......”

安墨含着泪,笑着看了一眼轩辕御,不知怎么才能表达自己的这份感动,只能低声哽咽道,“今晚允许你到我房里去睡.......”

轩辕御眼前一亮,嘿嘿的笑了起来,却轻轻的将安墨拦在怀里,脸上的那一抹深情却让身后的彦、诛、儒,为之惊讶。

“还有我,save组合的蓝越,今夜,点亮一支蜡烛,真心的向上苍祈祷,希望紫能够苏醒,重新和我们站在一起........”

“还有我,save组合的白洛,今夜,点亮一支蜡烛,真心的希望,希望紫能够重新站在这个舞台上,能够和我们一起创造属于save的传说.......”

在黑暗中听到蓝越和白洛的声音,很明显所有人都为之惊诧,但是很快的又被浓浓的思念和深深的祈祷所代替,所有人都说出了共同的心声:今夜,点亮一支蜡烛,真心的希望,希望紫能够苏醒,重新站在这个舞台上,重新创造属于他的传说.......

“放孔明灯!”司仪的声音响起,“吾等众生,向上苍祈祷,祈祷紫能够苏醒、康复,重新回到这个属于他的舞台!”

数百只五彩夺目的孔明灯在同一时间缓缓升起,宛如一只只美丽的凤凰飞向夜空!

就在这美丽的时刻,一个温柔而清越宛如天籁的声音缓缓响起,仿佛自遥远的时空飘渺而来,“上苍听到了你们的声音,所以......把我送回来了.......我回来了,我的朋友们.......”

安静!一片安静!偌大的广场上,人山人海,却安静的可怕,仿佛一根针掉在地面上,都能被所有人听得见!

所有人都傻愣愣在那里,摸摸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骗人的.......

那个熟悉的嗓音.......那个温柔的语气.......那真的是他吗?真的是上苍听到了所有人的呼唤,把他送到我们的面前吗?

“我回来了,我的朋友们......”温柔而恬淡的嗓音再次响起,却宛如晴天霹雳般,让所有人呆在那里!

回过神来的灯光师们按照声音的位置,紧忙打过一道灯光过去。在梦幻而凄迷的灯光下,舞台正中央,优雅而高贵的站立着一个剪影,一个绝美的让所有人坠入梦中的剪影.......

依然是细碎的黑色头发,却已经长达了腰际间,宛如黑色绸缎般柔软的披散下来,有些凌乱的飞舞着,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前额和细眉,却别有一番优雅和妩媚;一双黑色宝石般水润剔透的眸子,泛着宝石般凄迷的色彩,宛如一颗颗璀璨的星辰,如有山泉一样的静美,透出让人心碎的温柔和宠溺,眼角微微的有些上挑,透着异样的绝美和魅惑,纤长而微卷的睫毛,如同黑色的羽翼,精致而玲珑的鼻子,有着异样的美……诱人的唇瓣抿着清浅而妩媚的笑容,给人以无尽的遐想,嘴角间带着特有的蛊惑,温柔又带着些许冷傲的微笑,仿佛整个世界已经融化在了他的温柔里,臣服在了他的绝美中!如雪如玉般的肌肤,竟比婴儿的肌肤还要莹润剔透,称之为冰肌玉骨也毫不为过,巧夺天工的五官点缀了有着惊心动魄之美的容颜。

希腊式的脖颈,优雅中透着特殊的唯美和风情,紫色的衬衫微微的解开两枚扣子,露出蛊惑人心的锁骨和颈部雪白的皮肤,让人不断地蠢动出一种亵渎和征服的欲望;十指纤长而白皙,宛如白玉莹润剔透,轻轻的放在,好像羊脂玉的雕塑!身材修长而优美,轮廓典雅,线条简洁而不失高贵。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紫居然在今晚穿着一袭雪色的礼服!所有人都一直以为,紫除了紫色和黑色,不再适合别的颜色,可他们从来都不知道,紫穿上白色的礼服竟然是如此的绝代风华、倾城绝世!

里面穿着暗紫色的衬衫,衣领上缀着梦幻般的紫水晶鳞片和银色丝线,衬衫上所有的纽扣都是用珍奇的银色珊瑚珠,外面就是那件令所有人窒息的雪色礼服。特制的礼服将安墨整个人衬托得更加的修长唯美,尤其是那耀眼的雪色,几乎让所有人为之窒息!那是属于雪色的诱惑!源自人类灵魂深处的罪恶被瞬间即发出来.......

从来都不知道,居然有人可以把冰冷而圣洁的雪色穿成这个样子.......这与白洛的白色是完全不同的感觉!白洛的白色,是属于天堂的光明和圣洁,就宛如教堂圣子的虔诚和不可亵渎,让人不自觉的敬畏;但是此刻面前,属于紫的雪色,却是天地间最纯净的颜色!宛如雪的清冷高洁和不食人间烟火,却是从地狱而来的诱惑.......给所有人唯一的震撼就是,穿上雪色的衣服,很美,很美......美得让人为之窒息,美得让人想扑上去狠狠的压在身下,不停地宠爱、征服、亵渎........

是的!穿上雪色礼服的安墨给人的就是这种感觉!美......很美.......祸乱众生的绝美.......无论男女,没有人能抗拒这种美丽.......美得让人窒息和疯狂,美得让人欲血贲张.......美得让人想扑上去,狠狠地压在身下,肆意宠爱........肆意掠夺........肆意征服.......肆意亵渎........这种美的出现,似乎就是为了让被人压在身下征服和亵渎而存在的........这种美,似乎是一种罪恶,引人堕入地狱.......(这是四千字的章,有些重复是必须的,别说我在凑字。)

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