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艳修

第2285章 任君采摘

第二千二百八十五章任君采摘

?段名还好,毕竟他接二连三见识过,陆辰那磅礴如斯的强悍手段,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段名觉得陆辰尝试一番,也不是没有可取‘性’的。

俗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趁着陆辰正处于不断突破的时候,前往那玄‘阴’之地挑战磨练一下自己,未尝不是一种好事,说不定陆辰的潜力得到了‘激’发,出乎意料的击溃了玄‘阴’道人,那辰星‘门’就有机会崭‘露’头角了。

只要占据着玄‘阴’之地,就等于攻防兼备,固若金汤了,但关键是没有办法对付玄‘阴’道人,尽管陆辰的想法是好的,但要实践起来,就是难如登天的事情了。

因此老头子不大相信陆辰有那样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极力阻止的愿意,陆辰苦笑两声,“爷爷,你还不相信我么?”陆辰出言询问道,嘴角始终挂着淡然的笑意,陆辰的稳重如同古井无‘波’一样,有的时候老头子都自叹不如,这‘毛’头小子是他这些年来,见过最为优秀的年轻人,没有之一。

这是何等荣耀和光环,只不过老头子担心陆辰骄傲自满,没有这样跟他说罢了,结果陆辰还是有些心高气傲了,居然连玄‘阴’之地的注意都要动。

“相信是相信,不过那玄‘阴’之地太过凶险,要迁移‘门’派,也应该选一个真正合适的地方。”老头子一本正经说道,他最近忙的焦头烂额,倒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毕竟辰星‘门’才刚刚起步,将就一下也说得过去,但既然陆辰觉得不够气派,自然是可以换的,但伊甸城多出位置,都已经被人占据了。

因此辰星‘门’要找一个好位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也是为什么,段名会提议玄‘阴’之地的原因,若是辰星‘门’在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落脚,不仅仅是丢人现眼,还输了一筹的气势。

“这已经算是合适的了,不信爷爷你挑一个。”陆辰略微无奈,他就猜到老头子可能是这样的表现,所以也不介意,掏出来从聚宝阁那里‘弄’来的,关于伊甸城的地图,摊开铺平了,伊甸城的全貌展现在二人眼前。

老头子点了点头,陆辰没有一意孤行的,而是听从了他的意见和建议,这让老头子有些感动,看来他的努力,没有白白‘浪’费。

“这里吧。”老头子看了半天,指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陆辰摇了摇头,果断否认掉了,“这太偏了,不利于长期的发展,而且若是有敌人攻打,来难以防守。”

陆辰娓娓道来的分析,还是比较有价值的,老头子也不得不承认,看来陆辰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他没有任何办法了。

“好吧,那我也不反对了,但陆辰你要小心一点,玄‘阴’之地能够存在这么久,没有被人侵占,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所以你要注意一点。”老头子不由自主的提醒说道。

依旧是忧心忡忡的,陆辰爽朗一笑,以他的手段,也不至于如此小心翼翼吧,但他想了一下,老头子是为了他好,有这样的表现也不足为奇的。

“明白。”陆辰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他是一个敢说敢做的人,获得了老头子的同意之后,他大步流星朝着茹平蝶的屋子走去,心中有着些许的愧疚,本来还以为自己能够陪她一段时间的,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快,为了辰星‘门’的发展大业,陆辰不能够由于自己的儿‘女’‘私’情,而耽误了这些。

“小蝶,我要出去一趟啊。”陆辰不无尴尬说道,回想起上次离去,茹平蝶对他的深深思念,陆辰都能过清晰无比的感受到,这小妮子对他的关心,让陆辰感动不已。

“呜,你又要丢下人家了。”闻言,茹平蝶微微一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陆辰,她双眸中有晶莹的泪‘花’打转,顿时倍感委屈,陆辰急的焦头烂额,纵然他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子,在这个时候,也被茹平蝶触动了柔情似水的一面。

陆辰不假思索地迎了上去,抱着茹平蝶犹如温‘玉’一般的娇躯,后者微微颤抖,挣扎了一番,但是她那一点力气,在陆辰看来,实在算不上什么,旋即茹平蝶反抗无力,只能任由陆辰抱着她。

茹平蝶小脸通红的,没想到陆辰会这么直接,这段时间陆辰好像变了不少,这一点是茹平蝶也感受到了。

“不不,怎么叫做丢下你呢,说的我好像杀千刀的负心汉一样。”陆辰连忙陪笑道,他其实也有自己的苦衷,好在茹平蝶一直都是支持他的。

“哼,本来就是的。”陆辰的安慰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激’发了茹平蝶的倔强和任‘性’,陆辰也不介意,偶尔情况下,他还是很喜欢茹平蝶撒娇的,尽管这和那个魔头一般的陆辰有着天然之别。

“不会的,小蝶,你要记住,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将来能够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你相信我么?”陆辰温柔轻声问道,贪婪的呼吸着茹平蝶身上的淡淡芳香,浑身血脉膨胀地,佳人似乎意识到了陆辰的不对经,俏脸通红,犹如能够挤出来水一样,陆辰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茹平蝶呼吸声急促、凝重了不少,她的意识逐渐模糊,陷入了情‘迷’意‘乱’之中,陆辰看到茹平蝶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忍不住心神一‘荡’,这不是在故意‘诱’‘惑’他么?毫无疑问的是,茹平蝶表现出来那‘诱’人的魅力。

正当陆辰准备上下其手的时候,不远处的一间屋内,释放出来滔天的天地气息,让陆辰回过神来,眉头微皱,感受了一下,应该是段名服用丹‘药’所起到的效果,陆辰有些郁闷,怎么这种事就轮到了他的头上。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发现茹平蝶已经回过神来,再有什么非分之想,是不切实际的事情,陆辰毫不怀疑这一点,所以他决定做一个正人君子,而不是继续的上下其手,这个节骨眼也不见得是什么好机会。

陆辰也不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轻轻地拍打着茹平蝶的‘玉’背,哄着她安然入睡,这几天不仅仅是老头子忙的外焦里嫩了,连茹平蝶这个打造的,都没有少出力,所以她比较疲惫了,陆辰轻而易举发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