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天记

第103章 母亲?

第一百零三章 母亲?

妖族与鬼教弟子都开始与烈山弟子,儒门弟子斗在一起。幸亏这云台盛境较为宽广,只是气势强大的高手交锋。很多人都直接飞到那个通天峰,似乎要灭杀一切。而在此刻,从四周虚空传来不少声音,一道道光芒飞射而来。朝妖族斩杀而来,正是当初并没用露面十二宫上代宫主。这些人修为高深,都是藏虚修士,不过他们都已经被追云夫人收买。

此刻正是来围剿众人。

“给我杀了这些作恶的妖族与鬼教修士。”追云夫人手持正气尺,与元神显化出来的怒神朱峰多联手夹击烈元峰。烈元峰根本没有施展出烈山法术,而是用诡异的水妖之术独斗众人,时不时用上那玄冥刺。虽然处于下风,但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而烈武真人与元妃相斗在一起,庞大的黑蛟与赤红金乌在虚空互相撕咬,抓扯彼此的肉身。只听到虚空一阵阵的炸裂,根本看不清这两者的身影。而玄素娘娘与烈元青在虚空相斗,鬼王座与昆吾剑不相上下,阴阳之气的碰撞,每一次都撕裂数十米的虚空,让人震惊畏惧。

反观烈山弟子与妖族弟子在通天峰各处大战,情况激烈。妖族的人太多,而且施展那神秘的毒藤,不少烈山弟子都中招,无法反抗,被吸取了精血与法力,一刻钟的时间就化为一堆枯骨。当然这次凤歌城与金元城都出了不少力,也有不少高手混迹其中,一边斩杀妖族,一边收取妖丹,倒是让众人解围不少。

萧觉虽然被封印住穴道,但根本无所畏惧。那三皇子与烈千似乎都想打杀自己,但烈紫灵似乎也有想法。虽然大家都被围困住,不得动弹丝毫。但如今的情势似乎与烈山门不妙,鬼教与妖族还有不少高手未出手。但烈山门内的高手全部都已经出动,剩下的那几位似乎都不能够出手。至于朝廷这方面,似乎在等时机出现。所以也没有插手进来。

三皇子看着萧觉,传神给身后的那位黑衣人,也是藏虚修士,悄然隐藏起来,在混战之中缓缓接近萧觉等人,似乎想在这个时候屠杀二人。

“去死吧。”众人正在观战,似乎没有注意这黑衣人。那黑衣人猛然拍出一掌,朝烈元山杀来,玄龟陈书见势不妙。牵扯着伤势,挡在烈元山的面前。整个人胸骨塌陷,没有任何动弹,吐出几口鲜血后。躺在烈元山的怀里,元神都没有能够掏空,就这样死在黑衣人的手中。

烈元山怒吼咆哮,可‘环印扣穴之术’厉害无比,竟然无法冲破束缚。只得眼睁睁看着玄龟陈书的脸色惨白,丧失了生命的气息。

“滚。”烈元山奋力一吼,那人受到惊讶,停了半步。转而再次出手杀来,却被两位高手压制住,正是乔装而来的天水仙子与白鹿仙子。只见双刀飞舞,破灭空间。把黑衣人的罡气尽数给破杀掉,救下了烈元山。

“仙子,是你们?”萧觉想不到现在还有转机。二人微微一笑,天水仙子破解了萧觉身上的封印,看了看烈元山,缓缓说道:“你师尊中的是儒门‘环印扣穴之术’,恕我无能为力?”这些宫主运转烈山真魂之术,如今已经算是半个死人,没有救的必要。

“觉儿,趁机逃走了,永远都不要回来。”烈元山想到父子相斗,让外人得利。

“师尊,你放心我是不会离去的。我已经把天机剑传给了烈千师兄,不会有事的。”萧觉也想不到任何办法解决此事,只得再次问沉睡在丹田之中的圣女。想不到圣女这次倒是干脆,直接传神把解决办法告诉萧觉。萧觉听后,知道可行。于是祭出赤铜剑,轻放在烈元山面前。烈元山看着这柄赤铜剑,觉得异常熟悉,似乎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在其中。

“师尊,此剑乃是我在南荒所得,只要你有足够的法力,就能够破解此术。”赤铜剑蕴藏的力量太多,甚至不可估量。就是圣女也不可能知道太多,吸取地脉之火三百万年。足以让烈元山冲破束缚。烈元山此刻也想不得那么多,运转游离在穴道周围的法力汇聚力量,吸取赤铜剑之中的毒火之气。汇聚在经脉之中,缓缓冲破束缚。

整个人被烧灼通红,妖族之人似乎看到烈元山的变化。纷纷围拢过来,可白鹿仙子与天水仙子大名在外,也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啊。”烈元山大吼一声,周身法力汇聚起来,犹如溃堤江河一般在经脉之中,冲破了所有的‘环印扣穴之术’。整个人腾飞虚空,挥动赤铜剑,卷起数百道剑罡。朝追云夫人杀去。

“想不得你临死之时还能够翻身,不过你活不过今日。”追云夫人根本无所畏惧,施展出封印神书,正气尺在外不断涌动。护住真身,封印神书光芒耀眼。似乎能够封印一切,把烈元山周围的空间全部都封印住,缓缓吸取这片天地。烈元山浑然不惧。赤铜剑得火毒遍及全身,整个人身后凝聚一道血红的金乌,不停地撕裂周围的空间。但浩然正气力量最是强横,竟然挡住了金乌的疯狂攻击。

“星辰陨灭。”直接借助赤铜剑施展出天机剑九招剑势的最后一招,赤铜剑一化为三。居然显现出烈山门的三位尊者,正是烈火真君,蛮荒巨汉与遮月道姑。此三尊汇聚在一起,同时出手。法力充溢虚空,化为一道赤红链带斩杀一切,直接破了封印神书的力量。在那神书一角划出一道血红的痕迹。

突见三道红光冲天,转眼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追云夫人脸色大变,想不到烈元山手中的赤铜剑竟然如此厉害,居然把封印神书都破了一角。此书现在封印有二十八位大能修士,刚才逃出去的那三位正是当年儒门圣人亲自封印的凉山三妖。此三妖当年正是归墟期,如今被封印在书中,只怕修为大涨,将来可能祸事连连。此刻这三人元神虚弱无比,正是除掉这三妖的好机会。于是正气尺突然朝那三妖杀去,不过此时的烈元峰也知道,此刻也顾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在虚空之中显出一条数百丈大笑的黑色蛟龙,转眼布满虚空。利爪翻滚,瞬间就挡住正气尺,吞噬了三妖的元神魂魄。

“你不是烈元峰,你是乌江老祖。”追云夫人震惊无比,暗道自己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环。当年烈元峰虽然得到玄冥圣女的大部分精血,可受了自己的那一掌掉落乌江之中,应该是被乌江老祖得到他的肉身,吞了烈元峰没有消散的元神。

乌江老祖,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愕然。

想不到消失数万年的乌江老祖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难道当年净明道的两位神尊的话都不听了,居然擅自出了乌江水洞。昆吾剑与鬼王座在虚空相斗,也因此而停下来。不过烈元青似乎并不愿意放过玄素娘娘,手掌罡气飞射而去,从玄素娘娘的耳边划过,直接掀掉玄素娘娘脸上的黑色纱巾。

惊艳。

这就是鬼教圣女的尊容。宛若闹市朝堂之中的那株永不凋谢的牡丹花一样高贵。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众人的心神。看起来三十多年的样子,被烈元青破掉了脸上纱巾。愤怒无比,鬼王座化为一座枯骨大山,直接朝烈元青撞击而去,烈元青昆吾剑激射而去。二者在虚空炸裂,数十里地混乱无比,全部被淹没掉,云台盛境的阵法全部都被灭杀掉。偌大的云台直接坠落下去,朝通天峰砸去。

众人纷纷驾云离去。躲避这场灾难。

忽而众人看得一掌无比巨大的手从虚空出现,转眼间就将破灭的云台盛境抓住。数千丈大小的云台盛境竟然像一块小石头一般被收入那巨手之中。消失不见。众人惊讶,看来烈山门之中还有强横的高手,只怕已经步入归元期,看来这南荒第一道门所言非假。乌江老祖等人也是漏了这些,可他们清楚归元修士不可轻易出战,尤其是道门敕封的那些得到尊位的归元修士,就算烈山门被灭也不可出手。

萧觉心中明白,刚才那一手应该是优仙婆施展大湮灭手。救下这云台盛境。

各自退开一边,烈山门修士退居通天峰,山下还有妖族不断袭来,北部鬼教修士乌云遮天,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从白日到黑夜,只有通天峰火光冲天,荡涤妖魔之气。可这大日光芒越来越小,似乎随时都预示着烈山门要湮灭在这妖魔攻击之中。

萧觉觉得天旋地转,这到底是为什么。那个人的面容怎么会如此熟悉,虽然已经过去几年,可每一次悲伤痛苦的时候唯一能够想念到的这个人,居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她却是鬼教的圣女,根本不认识自己,那为何与自己母亲的面容如此相视。

好像受到万钧压力冲击,整个人退到烈元山身后,呼呼喘气。

烈元山似乎也看出些许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