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极天尊

第358章 是侠客还是魔鬼

第三百五十八章 是侠客还是魔鬼

赵宝并不知晓。慕容晚晴与慕容香已经给他冠上了滥情浪子的名号。他正在潜心画制续命符宝无心理会慕容晚晴几人。

树精见九凤都被赵宝镇封捆绑。它摇身一变。从参天巨树变回到风度翩翩的天歌树人。

看到风度翩翩的树精。战峰眉开眼笑道“老树精。我说怎么沒有看到你的踪迹。原來你变成一棵树了。”

树精一愣道“战峰道友。怎么你跟慕容杏郡主一见到我。就能认出我呢。我可是变成人形了啊。”

战峰向树精走去道“老树精。你的身体变成了人形。可是你身上的气息沒有改变啊。只凭你身上的树气。我就能判断出你是谁了。”

慕容杏接话道“不只是气息。还有你的样貌与眼神。虽然以前你是棵树。可是你树干上的脸谱却清晰可见。所以你变成人形。我们也能一眼认出來。”

树精一『摸』自己赛潘安的俊脸道“唉……长的太帅。真是想让人忘记都难啊。”

“呵呵……”

“咯咯咯……”?? 皇极天尊358

树精自我赞美的话。让慕容香。慕容萍几人笑出声音。树精将昨晚被九凤等人折磨的欲死欲仙的郎爷丢在地上。对慕容萍。慕容香几人打招呼道“诸位美人好啊。战峰道友好。”

战峰见到树精丢在地上的郎爷。他想起自己手中还提着一个俘虏。他将俘虏丢到郎爷身边道“老树精。怎么你们也抓了一个俘虏。”

树精摇头道“这郎爷是赵宝道友救回來的旧识。可惜他不知抬举。想要对语嫣姑娘不利。被语嫣姑娘可以辨别善恶的黄鸟给发现了。他昨晚差点被语嫣姑娘的几个异兽折磨死去。”

听到树精的话。战峰。慕容晚晴等人的表情都有些变化。他们听出了树精提醒的意思。

“能辨善恶。这不是跟天池庙宇之中的天池浮雕图一样了么。”战峰有些惊讶的看向被赵宝的捆仙绳捆绑的巨大黄鸟。

“大黄并不能辨别每个人的善恶。它只能辨别别人对我的善恶想法而已。”刘语嫣开口解释道

“这么厉害。”战峰看黄鸟的眼神有些狂热了。能够辨别别人对自己的善恶。这绝对是防范敌人的绝佳异兽。

慕容萍看着瘫痪在地上的郎爷。她惊讶道“这郎爷不就是在聚风城装神弄鬼的郎爷么。”

“好像是他。”慕容香看到郎爷滚圆的身形。她附和道

郎爷目光呆滞了半天。才回过神來。他低吼求死道“赵宝。你要杀我就直接杀。别让那几只禽兽折磨我了。”

“想死了。”赵宝冷漠开口道

“对。我想要死了。”郎爷愤怒回话道

赵宝收起符笔道“好吧。今晚我要试着找到进入天池禁区的方法。就带你去开路了。”

赵宝的话。让郎爷颤栗道“赵宝你个冷血魔鬼。我怎么都帮你杀死了大皇子。你不能如此绝情……要杀我。就给我一个痛快的。”

听到郎爷的话。慕容晚晴一惊道“啊……大皇子是你杀的。外面不是都盛传是孔家的人做的么。”?? 皇极天尊358

“是我杀的。可是我杀了之后。赵宝却反悔不给我还魂草。现在还要让我去做探路的死士。他无情无义。是冷血魔鬼。”郎爷声泪俱下的控诉道

赵宝冷声道“郎爷。这时候你哭诉有什么用。如果不是你要动用镇煞压鬼符保命。我岂会救你回來。我出手救你回來了。你还想着要还魂草。如此贪得无厌。在沒有讨要成功之后。还想要用镇鬼符宝袭击我。而后还想要绑架语嫣來威胁我。我沒有将你从这山峰上丢下去已经很仁道了。”

“我沒有哭诉。你们都是一伙的。沒有人会救我。我只求你给我个痛快。”郎爷绝望咆哮道

“你情绪太失常了。安静的睡一会吧。”赵宝心念一动。让镇煞压鬼符的力量。将郎爷的行动力与说话能力一起镇封。

战峰指着郎爷身边的俘虏道“赵宝。这是我在天池庙宇抓的俘虏。要用死士探路。将他要带上。要不然我就要出手干掉他了。”

躺在郎爷身边的俘虏。在听到郎爷声泪俱下的哭诉之时。他就开始被绝望情绪包围了。郎爷这样一个帮赵宝杀过人的人。都要被用來走开路死士了。他这样一个俘虏。只怕会死的更快。

“好。带上。”赵宝同意的声音传來。这俘虏吓晕了过去。

夜幕降临。赵宝让捆仙绳将五凤解开。他准备要去好好观察一些冰山之巅山脉的地势了。

九凤被赵宝解开之后。它不爽道“赵宝。今日之辱。我会找机会还回來的。”

“嘿嘿。我等着。”赵宝毫不在意的笑道

九凤。黄鸟。五彩凤凰。青鸟。朱雀飞到刘语嫣身上。隐藏了踪迹。战峰看着飞藏到刘语嫣身上的五只异兽。他总觉得有些奇怪。只是他一时间沒有想到有什么地方很奇怪。

赵宝看着众人道“今晚我们全部离开这个山峰。皇极天书一定会引來孔家的人。他们或许能猜到我在这里。”

“赵宝。你可别想再次甩开我们了。这一次我会牢牢跟在你身边。让你沒有不辞而别的机会。”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战峰决定跟赵宝寸步不离。

赵宝郑重道“战峰。这一次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我要进入的是天池禁区。你们最好都离开这个地方。让我能一心一意的闯一闯天池禁区。”

“赵宝。你这是什么话。你以为自己是仙人么。我们都是來拖你后腿的。”战峰眉头挑动道“就算不是为了帮你。为了皇极天书我也不会离开。”

慕容晚晴附和道“赵宝。你以为我们是來找你的么。我告诉你。不是。我们是为皇极天书而來。”

听到慕容晚晴的话。赵宝哑然道“既然你们不是來找我的。我们就在这里分道扬镳。”

“宝哥哥。我们是來找你的。福伯让我们劝你不要进入天池禁区。”慕容萍是一个诚实的孩子。她一开口就让慕容晚晴下不來台了。

赵宝看了眼话语不尽相同的慕容晚晴与慕容萍道“先离开这山峰再说。天歌。你给郎爷购买了保命法宝了么。”

“购买了啊。我可是给他买了一全套的防护法宝。”树精闻言一愣道

赵宝点头道“东西是郎爷自己挑选的么。”

“当然。” 树精道

“把防护法宝给我。”赵宝伸手道

树精从乾坤戒之中。取出一件神级护甲递给赵宝。它有些疑『惑』的看着赵宝。它不知道赵宝现在要这神级护甲做什么。

赵宝接过树精递过來的神级护甲。他将其放在郎爷的身上道“郎爷。我的确很冷血。很好杀。这一件护甲是你自己挑选的。我还额外送一张续命符宝给你。这算是我对你斩杀大皇子的报酬了。以后我们陌路相逢。不要在提斩杀大皇子的事情。”

郎爷怒瞪着赵宝的眼神有些变了。只是他无法开口说话。更加无法动弹。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宝留下护甲与续命符宝。带着众人远离。

赵宝带着众人远去之后。他才用心念解开郎爷身上的镇煞压鬼符。

郎爷感觉自己身上的灵力全部回來了。他一跃而起的看着地上的神级护甲与续命符宝。以及从他身上掉落下去的镇煞压鬼符。他目光很复杂的将其捡起。而后消失在山峰上。

“赵宝道友。我发现你并不是真正冷血无情的人。”赵宝放过郎爷下山之后。树精很认真的说了一句。

“当然啊。宝哥哥是一个侠义无双的人。”刘语嫣在一旁笑面如花道

赵宝笑着摇头道“呵呵。语嫣你别『乱』说。我可不是一个侠客。”

“不。宝哥哥就是一个侠客。琳姐姐也是这样说的。如果你沒有侠义精神。我早已经死在那个树林里面了。而这天池国的慕容家就不会有人存活了。”刘语嫣坚持这样认为道

“语嫣姑娘所说不错。赵宝的确是一个侠义无双的人。当初在聚风城。要不是赵宝道友伸出援手。我也早就惨死古铮之手了。”战峰极为赞同道

树精沒有开口说话。它现在还只是不认为赵宝是冷血无情的人。它还不认为赵宝是一个侠义无双的人。慕容晚晴。慕容香。慕容萍几人也沒有开口。因为刘语嫣举的例子包含了慕容家。

慕容杏想起了赵宝多次救她的场景。她沉声道“语嫣所说不错。赵宝对于别人來说是冷血魔鬼。可是对于我们慕容家的人來说。的确是侠义无双了。”

战峰手中提着的俘虏在内心深处哀嚎道“赵宝是屁的侠客啊。他放了郎爷。却沒有打算放了我。这种要让素不相识的人。冒险探路天池禁区的人。完完全全是一个魔。”

“侠也好。魔也罢。这只是不同立场的人。看我的不同之处。现在我要带天歌去观察一下冰山的地势。你们找个地方安顿下來。别让有心人给看出端倪了。”赵宝对别人如何看他。并不是太过在乎。他只是凭心做事而已。

“赵宝。怎么能只带老树精去呢。我也要去。”战峰可不是一个能坐得住的人。

“宝哥哥。我跟你一起去。”刘语嫣担忧道

赵宝沒有理会战峰。他看着刘语嫣灿烂笑道“语嫣。十年前。我们连瑶池秘境都闯过了。这天池禁区不会比瑶池秘境更诡异的。今晚我只是去探入口。等我探到入口。就会回來找你们一起进入了。”

“好吧。你要小心。”刘语嫣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