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农庄

第121章 诡计!

第一百二十一章 诡计!

林子杰把刚刚的遭遇和林峰说了一遍,当他提到韩宁的时候,他就看见林峰的脸色变了,他还以为林峰是在为自己气愤,越是添油加醋把事情讲述了一遍。

“哥,这次你得帮我,我要是娶到了李瑶瑶,她家的医疗机械公司就是我的了,到时候我给你一点股份也行。”林子杰诱惑林峰。

林峰现在关注的重点根本不在林子杰是否能够追到李瑶瑶,他满脑子现在都是韩宁,他沉脸问道,“你说的韩宁长得什么样子?”

林子杰疑惑道:“哥,你认识他?”

“你先说他长什么样子?”林峰有些不耐烦。

林子杰有些奇怪林峰的反应,但是还是描述了一下韩宁的样子。

“果然是他。”林峰恨得牙痒痒。

上次的阳光小区的质量问题事件闹得太大,阳光公司高层震怒,把他和杨振煌都开除出了公司,那个施工队也被勒令退场,这其中,韩宁扮演的角色可不轻。

他和杨振煌以及那个施工队老板可都记恨着韩宁,从来没有忘记过。

不过杨振煌被炒掉以后,恰逢这个楼盘又开盘了,这个同样是个外地的开发商,而且和杨振煌还是朋友,又把杨振煌拉到这里当副总,而他也名正言顺被叫过来当起来销售经理。

“哥,你真是认识他呀!”林子杰问道。

林峰冷冷道:“何止是认识,从进公司的时候他就压我一头,被我赶走了还不安生,后来又来搅局,我和杨总都记恨着他,这段时间忙着这个楼盘的前期工作没有找他麻烦,你这回倒是提醒我了。”

林子杰听了,兴奋的脸通红,没想到这个韩宁也得罪了林峰,他激动道:“就是,这样的人不修理一顿怎么行,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哥,你认识的人多,要不找个人……”,林子杰给了林峰一个你懂的眼神。

“不过这小子身手不错,上次猴子带着不少弟兄都折他手里了,这孙子现在被吓破了胆,上次让他再去,这孙子直接不干,遛了。”林峰鄙夷道。

林子杰附和道,“你说的那个猴子我见第一眼就知道是个怂包,只能撑个场面,哥,你这行还能少得了干这个的,现在你是销售经理,杨总又是副总,找个人那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林峰得意道:“那是,现在我在申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谁不得给我个面子,不过这件事我们不能蛮干,要借刀杀人。”

“什么借刀杀人?”

“虽然我和杨总都被开除了,狠韩宁是肯定的,但是最恨韩宁的不是我们两个,是那个建筑商,现在这个建筑商被阳光地产勒令退场,工程款一分钱拿不到手,这个时候我们把火往韩宁身上一引,不要我们做什么,自然有人会去对付他。”

林子杰和林峰一向投脾气,听的是浑身激动,他说道:“这个办法不错,这叫杀人不见血,哥,你现在就给那个建筑商打电话吧。”

“行。”林峰有意炫耀,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里他把这次质量问题暴露的事情全部推到了韩宁身上,说是韩宁恶意报复,保温材料的事情才暴露,大有同仇敌忾的样子。

说了一会儿,林峰有意把祸水引向韩宁,那个建筑商是个本地建筑商,公司不小,能干这行的没有一个是善茬,被林峰这么一忽悠,当即脾气就炸了。

“行,行,魏总,你也别生气,他是榆林村人,据说现在还种小青菜,那个破地方,你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好,好,再见!”林峰带着邪恶的笑容挂断了电话。

林子杰早就急不可耐,“哥,怎么样?”

“怎么样?魏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林峰越说越得意,现在阳光可是以这个为由欠着他五六千万的工程款,这可不是个小数目,那个魏总据说都带着施工队去阳光公司总部去闹了。

但是阳光公司在申城不行,在自己的地盘可是响当当的人物,被人给打了回来。

“多严重,能废掉吗?”林子杰脱口而出。

林峰愣了一下,深深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堂弟,小子真是比他还狠,一点冲突就要废掉人家,以后他要是发达了,自己还不得在他面前低眉顺眼的。

“这个就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了。”林峰淡淡说道,忽然没了心情,“我马上要开个会,老弟,你在这等会儿”

林峰隐晦地下了逐客令。

“不了,我走了,有了消息,哥你跟我说一声。”林子杰起身要走。

“行,那我不送了。”林峰懒洋洋坐在厚皮椅子上,压根也不打算送。

……

从申城回来,韩宁就盘算着药方子的事情,里瑶瑶爸爸这个情况是阳气缺损,首先要祛阴补阳,对症下药。

孙思邈传授的他的方子里就有这么一个,他需要党参,人参,当归,黄芪这些草药按比例配成方子,而且还要把这些草药与晶髓放在一起温养一段时间。

这些草药里,除了人参,其他都不是什么名贵的药材,韩宁从姥爷的医馆就找到了。

“这些都是刚进货的,还没有切碎,你拿去吧。”这三种草药可以说是常用的草药了,基本上姥爷的医馆一段时间都会进来一批,得知韩宁给人看病以后,王金水乐了半天,感慨自己的手艺终于是后继有人了,自己忙活起来给韩宁找草药。

“不要这么多,我要够一个月的就行了。”

王金水喜欢买完整的草药,因为他认为如果切碎了,药力本身就会少一些,直接买整的回来自己切,这样可以保留大部分药力,现在韩宁要,他是论捆的给韩宁,让韩宁哭笑不得。

对于韩宁的诊断和药方,王金水也都看过了,病情描述他也问了韩宁。

他不是那些老学究,对邪气一说也很认同,至于韩宁开的药方子他虽然奇怪也不多问,因为在他看来这个药方子是大补的,以李瑶瑶父亲的情况,就算治不好,也只是补补身体,不会有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