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为僧

第63章 登门

进了大厅坐定,何丽珠不喜寒暄,鲁玉轩已经跟鲁成江他们说过了,故他们也没太客气。

“怎么不见李堂主?”何丽珠扫量一周,放下茶盏淡淡问道。

“李堂主?”鲁成江一怔,笑道:“李堂主回总堂闭关练功了,何姑娘要找李堂主?”

何丽珠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鲁成江笑道:“李堂主可是有得罪之处?”

他外粗内细,看到何丽珠一提李堂主,其余三个少女顿时眉罩煞气,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何丽珠道:“我在山下曾与李堂主切磋几招,败于他手。”

“这……这……”鲁成江目瞪口呆,转头望向鲁玉轩,神色不善,知道又是这个丫头干的好事。

李堂主虽年轻,却行事稳重,切磋武功这种事他素来是能避则避的,没有缘由绝不会跟人切磋。

尤其是何丽珠,地位非同小可,跟她切磋武功纯粹是活腻了。

鲁玉轩明眸瞪大:“何师姐,你打不过他?”

何丽珠点点头:“我不如他。”

鲁玉轩难以置信的道:“不会吧,何师姐,你是不是让着他呀?”

何丽珠淡淡看她一眼,鲁玉轩如撒了气的皮球,重重坐回椅子中,满脸的无奈神情。

她还想杀一杀李慕禅的威风呢,让他明白白云宗何等的强大,免得他一直不把白云宗放在眼里。

不曾想,这一代弟子第一人的何师姐竟然也不如他,这一回不但不能杀他的威风,反而让他更抖起来了!

她想到这里便暗暗不忿,自从见面以来,他一直是智珠在握,游刃有余,她很想看看他吃憋的模样。

何丽珠扭头看一眼身后的三个少女:“李堂主如此修为,还努力练功,你们可觉得惭愧?”

程思青娇声道:“怪不得他这么厉害呢,原来是个练功狂呀。”

“呵呵……”鲁成江大笑起来,点头道:“不错不错,李堂主确实是个练功狂,平时闲事不干,只专注于练功!”

“那活着有什么趣味。”程思青撇撇嘴道。

她们已经将白纱揭下来,都是美人儿,程思青这般撇嘴别有一番风情。

何丽珠横她一眼,程思青无奈的道:“当然喽,他资质那么好,练功也应该的,不然就是暴殄天物。”

“呵呵,李堂主的资质确实没得说。”鲁成江点头,慨然道:“说来也真是让人嫉妒呢,老夫再怎么拼命,也不如人家!”

鲁玉轩哼了一声,没再多说,何丽珠也不再多说,直接告辞,想要回自己的小院休息一下。

鲁成江没客套,让鲁玉轩领着去她们的小院。

鲁玉轩带着四人来到一间雅致的小院中,推门进去后,笑眯眯的道:“何师姐,我没想到你们这么快过来,本来还准备把这间院子好好布置一下呢,却没来得及。”

何丽珠轻颌首:“不必太讲究,别为外物太过分心。”

鲁玉轩笑道:“是,何师姐,你们怎么这么快呀?”

程思青撇撇嘴,没好气的道:“咱们能不快嘛,李无忌都发了话,咱们哪敢不听!”

鲁玉轩扑哧笑出来:“程师姐怎么这么怕李堂主啊?”

“小玉轩,你跟他比试过没?”程思青斜睨她。

鲁玉轩摇头:“没比过呢,不是他对手。”

程思青没好气的道:“哼,看来你是不知道他的厉害,一剑,就一剑啊,就打败了何师姐。”

鲁玉轩扭头看何丽珠,何丽珠淡淡道:“程师妹没说错,李堂主确实一剑打败了我!”

“他剑法有这么厉害?”鲁玉轩摇摇头。

她知道李慕禅的剑法厉害,当初用剑法打败了苏克礼,不过数招而已,但何师姐与苏克礼可不能比。

何师姐乃是青年弟子第一人,苏克礼虽也算精英,比何师姐差得远啦,他在何师姐剑下走不了几招。

一剑败何师姐,便是几位师叔师伯也没这本事,李无忌真能做到?

她摇头道:“李堂主素来不显露剑法的。”

程思青撇撇嘴道:“看来是深藏不露,听说他是宋家弟子?”

鲁玉轩笑道:“他呀,可是位贵人,知道宋家小姐吧?”

“宋淑华。”何丽珠淡淡道:“也是位厉害人物。”

鲁玉轩道:“听说他是宋小姐的心上人呢!”

“不会吧?!”程思青惊讶的道:“他其貌不扬的,宋淑华也是个眼高于顶的,能看上他?”

“以貌取人!”何丽珠横她一眼。

程思青吐吐舌头,不服气的道:“就是嘛,他看起来真是其貌不扬。”

“谁知道呢,可能是日久生情吧。”鲁玉轩摇摇头,也觉得不可思议,宋淑华身份尊贵,武功又强,天下英俊少侠可以尽情挑选,却偏偏喜欢上了相貌平平的他,实在让人费解。

何丽珠道:“宋姑娘慧眼识珠,哪有你们这般浅薄!”

程思青叹口气:“好吧好吧,宋家小姐厉害,咱们肤浅,这个李堂主还真是个厉害人物呢。”

鲁玉轩哼道:“他这家伙呀,可是气人,整天一声不响的,心里想什么谁也弄不明白!”

程思青道:“这么说,这家伙挺闷的,是不是?”

鲁玉轩忙点头:“就是,闷死人了,真不知道宋小姐怎么受得了他!”

何丽珠摇摇头,蹙眉道:“行了,背后不论人非,纵有万般不是,大节不亏就是了。”

鲁玉轩与程思青对视一眼,吐吐舌头,不敢再说。

何丽珠道:“很想见一见这位宋姑娘。”

“好啊。”鲁玉轩忙点头,笑道:“我去邀宋姑娘来就是,想必她不会不卖这个情面。”

宋家虽算世家豪族,比白云宗还差些,况且何丽珠的武林地位极尊,宋淑华也逊色一筹。

何丽珠道:“改日我登门拜访。”

程思青摇头道:“师姐,咱们去登门拜访,岂不坠了咱们白云宗的威风?”

见何丽珠蹙眉横眸,程思青忙道:“是是,我不该讲这些虚名。”

何丽珠道:“知道就好。”

鲁玉轩另有心思,四位师姐来是坐镇太华堂,一旦离开,不知道西阳堂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她忙道:“何师姐,我还是去问一问吧,万一她不想见咱们呢?……我听说宋小姐的脾气有些怪呢。”

何丽珠沉吟一下点头:“嗯,有理。”

她虽说不喜虚名,但人情世故总要讲,自己倾慕宋姑娘风采,宋姑娘未必喜欢见自己,白云宗不是人人喜欢的。

第二天一大早,鲁玉轩便离开了太华堂,径直去了白夜城,到了宋府求见宋淑华。

在出发前,鲁成江曾有异议,宋家小姐身分尊贵,哪能理会她,鲁玉轩却不信,觉得宋淑华也定想见一见何师姐的。

鲁成江无奈,也巴不得见一见宋淑华,太华堂与总堂搭上关系总是好事,况且宋淑华来,西阳堂更不敢放肆。

傍晚时分,鲁玉轩怏怏的回了青月城,独身一个人,宋淑华并没出现,她回到何丽珠所在小院。

程思青正在练剑,看她回来,忙迎上去。

鲁玉轩不好意思的道:“程师姐,我回来了。”

“宋家小姐怎么说的?”程思青问。

鲁玉轩道:“宋小姐也想见何师姐,可惜她抽不开身,说李堂主正闭关练功,她帮忙护法。”

“这样呀……”程思青点点头:“这李无忌派头还真不小,要宋家小姐帮忙护法,看来她真钟情于李无忌喽?”

她一直不理解李无忌相貌平平,看着实在不起眼,宋淑华长得漂亮,武功又好,怎么会看上他了。

她不大相信,说不定是以讹传讹,别人造谣呢。

鲁玉轩点点头:“看来不假,她对李无忌很着紧呢,对我和颜悦色的,也是看在李无忌的面子上呢!”

“真是奇怪!”程思青摇摇头,道:“她长得很漂亮吗?”

“很美。”鲁玉轩赞叹道:“跟何师姐不分上下!”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呢,这般美人竟看上了李无忌!”程思青颇有几分不忿。

“谁说不是呢!”鲁玉轩叹息,领略了宋淑华的绝代芳华,她也替宋淑华抱屈,觉得李慕禅配不上人家。

“程师妹!”何丽珠淡淡声音传来。

程思青忙吐吐舌头,扭头笑道:“何师姐,宋家小姐正替李无忌护法,现在没功夫过来,要改日再来呢。”

“嗯,知道了。”何丽珠横她一眼,淡淡道:“那我明日亲自去拜访。”

鲁玉轩道:“不用罢……”

何丽珠淡淡道:“我想见见她。”

能不以貌取人,这般女子着实难得一见,她想亲自见一见,天下诸英雄在她眼中不过如此,而过人的女子也不多,她这次下山,为的就是带众女长一长见识,开阔一下眼界,这般奇女子的风采不能不领略一二。

鲁玉轩只能无奈点头,程思青笑眯眯的道:“好呀,我也想会一会这位宋家小姐,看她到底笨不笨!”

何丽珠横她一眼,程思青吐吐舌头,娇笑道:“何师姐,咱们现在就走好不好?”

何丽珠道:“明天再去吧。”

程思青是急性子,极不情愿的点点头。

这是一座位于宋府深处的小院,周围布置着阵法,乃是宋五爷亲自布置,绝对没有外人能闯进来。

小院与宋淑华的小院差不多,竹林密布,绿意盎然,又透着逍遥之风。

宋淑华正在小亭里坐定,静静看着李慕禅。

李慕禅坐在她对面,微阖眼帘一动不动,进入定境,仿佛槁木,清风拂过竹林,簌簌轻响,宋淑华白衣飘飘。

她忽然开口:“白云宗的何丽珠想要见我,我见还是不见?”

李慕禅慢慢睁开眼睛,眉头挑了挑,意外的道:“何丽珠?”

“嗯,我对她可是久仰大名!”宋淑华道。

李慕禅道:“白云宗第一高徒?”

“嗯。”宋淑华点头,笑道:“据说她会成为下一任白云宗宗主。”

李慕禅眉头一挑:“不会吧?”

白云宗可是男子的门派,弟子中也男子占多数,女子不过是树林中的几朵小花,点缀之用。

而且这个世界比自己原本世界还要传统,男尊女卑深入人心,一女子掌管一宗,几乎不可能。

“没办法,她太过优秀了。”宋淑华道,摇摇头:“我自叹弗如!”

李慕禅笑了起来,宋淑华骨子里就是高傲的,可向来不服人,没想到对这何丽珠如此推崇。

“这等压得住所有男人的奇女子,我很想见一见的。”宋淑华道。

李慕禅笑道:“那就去吧。”

宋淑华道:“你可要小心点儿,别露出敌意,据说她极聪慧的。”

李慕禅笑道:“放心吧。”

两人正说着话功夫,宋秀秀一袭湖绿罗衫翩翩而来:“小姐,白云宗的何丽珠何姑娘求见。”

宋淑华转头望李慕禅,李慕禅笑道:“你去见他们,就说我在闭关,不能分心。”

“那好吧。”宋淑华点点头,起身匆匆出了小亭,离开小院,到了前面的大厅,与诸女相见后,带着回了自己的小院。

两人都是不喜寒暄之人,进了竹林中的小亭后,何丽珠打量着周围,轻轻点头:“清幽静雅,脱俗忘情,好一处逍遥居。”

宋淑华冰冷的脸庞露出微笑:“何姐姐见笑了,白云宗的风景胜过这里百倍,可惜一直没机会见识。”

“宋姑娘有闲暇就过来吧。”何丽珠微笑道。

两人气质有些相似,又有不同,何丽珠是清淡脱俗,似乎看淡一切,宋淑华是冷傲淡漠,懒得关心。

两人坐在一起,一朵如莲花,一朵如梅花,美貌也难分轩轾,各擅秋场。

两人随意闲聊几句,何丽珠问到李慕禅:“李堂主正在闭关练功?”

“是。”宋淑华点头,微笑道:“他这个呐,一有功夫就会闭关练功,喜欢武功胜过一切。”

“李堂主的剑法之精令人叹服。”何丽珠摇头道。

宋淑华笑眯眯的道:“他呀,五花八门的,见着什么练什么,这不,他现在在修炼一门佛家的秘术。”

她脸上洋溢着自豪,听到何丽珠赞扬他,掩不住的欢喜。

看到她这般模样,虽然几女都是生手,没谈情说爱过,也能看得出来,宋淑华确实是钟情于李慕禅。

鲁玉轩有些不忿,轻声道:“李堂主的剑法是哪里学来的呀?”

宋淑华道:“好像是无意中得了一本无名剑谱,自己瞎练的。”

这话是两人对了口风的。

她这话一落,五人顿时瞪大眼睛,即使淡定的何丽珠也微睁眸子,清亮目光闪了闪。

宋淑华笑道:“不过据他说,他对于剑法尤其拿手,好像上一辈子就是剑客一般,什么剑法一练就会。”

“果真?”何丽珠蹙眉问。

宋淑华摇头:“照理说,他不会说谎骗我,不过这种事委实奇异,咱们宋家也没什么剑谱,所以拿不准。”

“这世上不乏天才,生而知之者,看来李堂主便是这等人物了。”何丽珠轻轻点头。

她见识广博,一者是自己所见识,再者是师门长辈有意识的栽陪,平时给她讲一些奇闻秩事。

“可惜李堂主不在,否则,可以让他试一试。”何丽珠摇头道。

宋淑华道:“他在闭关,估计这两天就能出关,何姐姐不如小住几日,待他出关如何?”

“也好。”何丽珠点头。

鲁玉轩紧锁眉头,这可糟糕,没有四位师姐坐镇,西阳堂会不会放肆?

宋淑华扫一眼鲁玉轩,微笑道:“鲁妹妹不必急,我派几个人过去。”

“啊?……多谢宋姐姐!”鲁玉轩吃惊的道,没想到她一眼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果然厉害!

李慕禅跟宋淑华说过他的打算,白云宗四女是镇场子的,她自然一眼看透鲁玉轩的顾虑。

宋淑华拍拍巴掌,宋秀秀翩翩过来,宋淑华道:“秀秀,请莫长老,吴长老,还有辛长老常长老去青月城坐一坐。”

“是。”宋秀秀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鲁玉轩羡慕的看着宋淑华的一举一动,这才是大家小姐的气势,宗师高手随意调遣,一句话便能决定太华堂的生死。

几人正说着话功夫,脚步声响起,宋淑华顿时露出笑容,忙又抿住,道:“他出关了!”

她话音乍落,李慕禅一袭青衫,飘飘而来,进入小亭里。

他微笑抱拳:“何姑娘,咱们又见面了。”

何丽珠轻颌首,淡淡道:“李堂主,有扰了。”

李慕禅摆摆手,坐到宋淑华身边,笑道:“何姑娘身位尊贵,咱们请还请不到呢。”

何丽珠打量他一眼,淡淡道:“恭喜李堂主武功大进。”

李慕禅呵呵笑道:“哪里哪里。”

何丽珠看得出来李慕禅气势又有增长,跨了一大步,显然是闭关有成,如此进境委实惊人。

她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过去,淡淡道:“这是我得来的剑谱,听说李堂主天赋过人,对剑法生而知之,我想见识见识。”

李慕禅笑着接过来,笑道:“我最喜欢剑法,可惜剑谱很难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