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无双之绝世仙尊

第64章 诡异飞剑

第64章 诡异飞剑

小八一笑,似乎很满意,语气也透着肯定,“小瞳,不错!”

间断的话语,却让卫瞳觉得满足,抹了一把头上的热汗,同时点了点头,卫瞳开始查看自己手中的小药丸。

三颗丹青色药丸静静地躺在手心里,晶莹剔透,如宝石一般,还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让人很有食欲。

不过——

“小八,不是开光散么,这么炼成了丹?”她一直以为开光散是粉末状的东西。

小八嗤笑一声,“谁规定开光散就一定要是粉末了!”

好吧!卫瞳默然。

小八又道:“其实,开光散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是粉末状的,只是粉末状的不是很方便,演变到后来便凝成了丹。”

卫瞳点头。

小八又道:“你现在就要突破吗?”

卫瞳摇了摇头,看了眼正昏迷着的母豹,幽幽道:“开光意味着自己的薄弱期,我虽然救了这只母豹,到底相识不过半日,还无法做到将自己的生死交付给它。再说了,它如今的模样,也不能为我护法,还是找到陆星,让他替我守着。若是找不到,我只有找个僻静的地方,冒险开光了!”

总之,开光势在必行,不管,有没有绝佳的条件,她势必要突破的。

闻言,小八也表示赞同。

又过了小半天,母豹悠悠醒转,那双琥珀色的剔透眼眸,清醒之后,却漫上了一股深切的悲哀。

它又想起了公豹的死,忍不住低声呜咽,视线落到不远处安然入睡的小崽子们,才止住哀鸣,目光却渐渐坚毅起来。

它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幼崽身前,四腿一曲,将幼崽们再次笼在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它们。

崽子们感觉到母亲的温暖,不由得亲昵地蹭了蹭。

母豹的目光便湿润起来,温柔地凝视着幼崽们的安静乖巧的睡眼,它们天真懵懂,对已经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只知道本能地汲取母亲的温暖,如此得可爱,值得人用尽一切去守护。

卫瞳在一旁看着,只觉得这一幕,温馨中,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一时间不忍去打扰。

对幼崽的爱驱散了心中的悲伤,母猎这才将目光投向卫瞳,眼神是诚挚的感激,“谢,谢!”

卫瞳微微摇了摇头,意思是不用客气。

其实,她帮住金钱豹一家,固然有恻隐之心,更不乏自己的利益。一来方便取磷石粉,二来广结善缘,想着这么只金丹期的妖兽能帮助自己,三来,她想要这紫晶莲。

终究是各取所需,问心无愧,这世上从没有白得的利益,她已然开始学会看清。

不泯灭了人性,却要更加懂得为自己打算。

不过,被人感激的感觉,真不错。

总比杀人来的痛快多了,这让她觉得,她至少是站在阳光底下,而非沉沦在肮脏黑暗的淤泥里。

不做好人,至少,也不要做恶人……

沉思间,母豹却定定地看着她,目光闪烁不定,似在沉思着什么。

良久,她收回视线,目光却坚定起来,似是作了什么重要的决定,而后站起身子。

崽子们离开母亲温暖的躯体,不由得缩了缩小身子,母豹低下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它们小小的头颅,又用爪子将四只小崽拨成了一团,方便它们互相取暖。

见此,卫瞳微微笑了,心里很温暖。

安置好崽子们,母豹便走向石室口,走了几步,回头见卫瞳还站在原地,不免温声说道:“跟我,来!”

卫瞳一愣,很快跟上母豹,心中有些好奇它要做什么。

这次,没有拐多久,卫瞳就跟着母豹来到一处更小的石室,内里结构却有些古怪。石室不大,有四成的空间都被一眼泉水占据了。

那泉水,清冽澄碧,水面波光粼粼,宛若碎玉,底下似有泉眼,水面还在汩汩冒着水泡,人走近了,煞是感到一股扑鼻的灵气,很是舒爽。

卫瞳惊奇地看着泉水,却听得母豹说道:“莲,生,灵,泉。”

母豹说话还是断断续续,卫瞳却听习惯了,也听懂了。

心中着实讶异,原来,这奇异的千载紫晶莲,竟是从这汪泉水里生长出来的,果真是灵泉,才能长出那般灵物。

只是,看这石室的构造,明显是人为的。这紫晶莲,说不定也是这石室的主人刻意培植的,至少,是人家先发现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落到了这两只金钱豹手里。

卫瞳正在沉思,母豹却来到石室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湖南的角落里,乱七八糟地堆了一些杂物,因为长时间无人搭理,上面落满了灰尘,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垃圾。

母豹断断续续地解释,卫瞳好不容易弄清楚了这堆杂物的来源。有一些,是石室原本就留下的,还有一些,是它们在每届试炼结束之后,在上蝶谷各个角落捡回来的。想来,是试炼的弟子们掉落,或者遗弃的,豹精们看着有趣,便捡回来了。但是作为妖兽的它们又不会使,最终还是搁在了一旁。

母豹让卫瞳任意挑选,自己却扑通一声跳下了泉水形成的天然浴池里。

乍一看,卫瞳还以为它要寻短见呢,毕竟,对方跳的太突然了,也没打个招呼什么的。

忙赶过去一看,却发现母豹浮在泉水之中,露出小半个身子,颇为享受的样子。

卫瞳送了一口气,心里却很疑惑,正打算问些什么,突然发现,随着泉水的浸泡,母豹身上的伤,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起来。

卫瞳大惊,这虽说是个修真的世界,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次见。她自己也受过多次伤,哪次不是慢慢养回来的,其中也吃足了苦头。而今,这秒愈的景象,简直让她大开眼界。

不禁好奇地将刮伤的手伸进泉水里,本来满心期待,谁知,竟毫无反应。

卫瞳郁闷了,难道,这口灵泉是禽兽专用?

否则,这也太坑爹了,这么神奇的效果,自己却只能看不能用。抬眼见母豹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了一半不止,自己的手跑的都有点起皮刺痛了,卫瞳还是不甘心,于是问小八道:“小八,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小八难得沉默了,良久,才轻飘飘地丢出一句,“不知道。”

卫瞳一噎,难得有他不知道的东西,不过,她也一点也没有成就感,真的很想使用这口灵泉啊!这样,她就再也不用担心受伤了,只要剩口气,爬回来就有救,简直就是救命的宝贝。

小八没再说话,卫瞳知道他是真不知道,遂也收了心思,转而返回那堆杂物中仔细翻看。

这堆杂物看似堆得很高,大多是些金铁玉石之类,有不少凡人物品,真正有用的几乎没有。

卫瞳再次失望,无意中拿起一枚戒指,看了两眼,发现这玩意儿做工样式都一般,便打算扔开。

小八却突然出声,“别扔!”

“怎么?”卫瞳一头雾水,念及他认真的语气,还是将戒子捏紧了。

“这个戒指,你拿着,让我仔细瞧瞧。”卫瞳便捏着戒指缓缓转动,让小八看个仔细。

一会儿,小八沉吟道:“这个戒指让我我感受到空间波动,极有可能是储物戒。”卫瞳很高兴,眼神略微激动,“是吗?那要怎么使用?”

她早就想要一个储物空间了,一来那玩意儿贵,自己没有灵石购买,二来,也不知道去哪里买。听说,内门弟子有渠道购买,但她身在外门,这些东西却接触不到。

至于她手中的八卦鼎,自带洞天,空间浩大,只是对修为要求过高,短期内根本无法使用。

如果这个真是储物戒指的话,那就是她的第一个储物法器,以后要收藏东西就方便多了,一些重要物品更是可以随身携带。

小八无所谓道:“不过是个低级玩意儿,而且没有他人印记,不需炼化,你滴血就可以开启了。”

卫瞳遂咬破指尖,滴了几滴鲜血到戒指上。

戒指霎时发出一阵微光,瞬间将鲜血吸了进去,不留一点儿痕迹。

同时,卫瞳感到,自己与这个戒指之间,仿佛多了一种联系。

卫瞳稍加感应,脑海中便浮现出一个小小的空间景象。

这个空间,长两米、宽两米、高一米,的确不大,比起小八口中的万亩药田,不知差了多少倍。

在修真者眼中,还真是个低级玩意儿。

空间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小小的长方形盒子。

卫瞳心念一动,那个方形小盒子便出现在卫瞳手中。

卫瞳讶异,“这是什么?”

盒子是神色木质的,四面雕刻着简朴大方的纹饰,看似轻易,入手却很沉重,不知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小八道:“打开看看。”

卫瞳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两把飞剑,模样古朴,剑刃锋锐,看着像是两把好剑,只是…。.

这两把飞剑却似被一层类似琥珀的东西包裹着,根本拿不出来。

卫瞳眉头一皱,忽然运起真气,抬起右掌,重重地拍向包裹着长剑的琥珀外膜。

“嘭!”

一声巨响,震得右掌隐隐发痛,可那包裹飞剑的琥珀层竟毫发无损。

卫瞳纠结了,望着飞剑,一脸郁闷。

小八也很郁闷,看不出来就是。

那边,母豹本闭着眼睛在泡灵泉,没怎么在意卫瞳的举动,此刻却被被这巨响吓了一跳,慌忙回过头来,待看到卫瞳手里拿着的琥珀,似明白了什么,一跃从泉水中跳到了岸上。

经过一段时间的浸泡,它里里外外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动作倒显得无比迅猛。

三两步便跃到了卫瞳面前,轻声道:“我来。”

卫瞳点头,看着它方才矫健的身姿,心中也存了几分希望,遂将那包着长剑的琥珀放在地上,又走开几步,给母豹足够的施展空间。

只见母豹缓缓张开嘴,吐出一道耀眼的金光,瞳孔中金芒闪闪,威势慑人。

“轰隆!”

这一次的响声,比之卫瞳之前发出的,壮大许多。

卫瞳暗道,不愧是金丹期的妖兽,这气力不知比自己大了多少倍,向来会打碎那层琥珀的吧!

只是,当她满怀期待地走上前,却不免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那琥珀,依旧完好无损地躺在地上,连一个边儿都没缺。反倒是四周,被打落了不少碎石,原本平整的地面也变得坑坑洼洼,可见这母豹这一击,半点没有水分。

卫瞳心道,这样都不碎?这玩意儿也特么太坚硬了点儿吧!

而母豹,却被琥珀的反弹之力震得后退了几步,身子一歪,又掉回泉水中…。.

卫瞳知道那是疗伤的泉水,想着弥补一下它亏空的真气,也就没有出手,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琥珀。

她发现,那琥珀似乎起了一点变化。

只见那琥珀中,缓缓升腾起一青一紫两道光华,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母豹射去!

卫瞳惊呆了,母豹也惊呆了!

母豹刚刚被震得气血涌动,眼见青紫光华来袭,怔愣过后,赶紧用金丹构筑一个结界,却不敢直接拿金丹去挡。

那光华来势汹汹,一不小心,说不定就要丹碎人亡。

金丹虽是一个强有力的攻击手段,却常作为保命手段,不轻易使用。金丹一伤,不但要伤了修为,还会伤了神魂,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

那金色光罩刚刚出现,青紫光华便到了光罩面前,只轻轻一绕,光罩应声而碎!

这一变化,让卫瞳和母豹大惊失色。

卫瞳是来不及反应,母豹却有些失了方寸。

只是,这青紫光华在击碎光罩后,似乎黯淡了不少。不知是否后继无力,它围着母豹的金丹旋转一小圈之后,便如烟消云散了。

见此,一人一豹都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陡生异变。

“喀嚓!”

一声突兀地脆响,那悬浮于半空的金丹,竟出现了一道细微地裂痕。

母豹惊骇不已,忙收回金丹,还未来得及调戏,张口就吐了一口鲜血,紧接着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卫瞳哪里还顾得上那古怪的琥珀层,连忙跃至泉边,将母豹的身子拖上岸,并小心地输入真气。

见她焦急,小八忙道:“它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金丹受损,需要些时间调息,可能时间比较长,修为也会受损。刚刚那青紫光华,似乎是两道极为犀利的剑气。”说到此处,他微微一顿,很疑惑似地,“真是奇怪,这玩意儿怎这般厉害,难不成又是一件天级法宝,还是地级法宝中的顶级?不过,这么厉害的东西,怎会出现在一个低级的储物戒子里?”卫瞳还未反应,小八又揶揄地说道:“你这运气走的,真是邪门了,这也能捡着一对上品飞剑。”

卫瞳了叹了口气,“上品又如何,这玩意儿杀伤力这么大,我又不会控制。若换了我,方才的攻击,能不能抗下都是个问题,保不准一命呜呼了。”

见识了它的厉害,卫瞳可是不敢再轻易凿它了。这玩意儿似有灵性,你攻击的狠了,它还会反击,而且目标明确,实在是诡异得很。

虽如此,这般不俗之物,卫瞳也不会就此放弃。

现在不能碰,不代表以后不能,等修为高了,定能压制这对飞剑。

卫瞳捡起飞剑,将其放入了盒中,心念一动,又将其收入储物空间之内。

这个过程中,琥珀和飞剑倒是没有什么反应,让卫瞳松了口气,果真,不对付它,它也不会对付你。

母豹昏迷了,她也不敢将它扔进灵泉里,生怕了溺水什么的。唯有将母豹挪回原来的石室里,将它和小崽们放在一起。

才歇下来,一声暴喝隐隐传入卫瞳耳中。

卫瞳侧耳倾听,一来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二来,觉得离自己很近。

小八道:“是从洞口传来的。”

卫瞳点了点头,便循着之前的通道走向出口。

果然,离入口越近,声音越清晰。

恰巧,洞外的人又发出一声怒喝,“你不要欺人太甚!惹毛了俺,俺跟你们拼了!”

听着某人独有的乡音,卫瞳就是一喜,是陆星!

接着,另一个尖声尖气也嚣张地响起,“只要你腰牌捏碎,我就放你走。”

闻言,卫瞳的脸色沉了下来,是石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