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厨

第205章 有杀手出现

第二百零五章 有杀手出现

白路说完这句话,刘刚突然大喊:“救命……”

后面还想继续喊,白路直接一拳打在他嘴上,满嘴血不说,起码掉了五、六颗牙齿。

“不听我说话是么?”抓着刘刚包裹好的断手往床栏杆上撞,铛铛的很残忍。

房门再次被打开,护士走回来:“你怎么又进来了?出去!”在他身后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医生,冲白路喝道:“你是怎么回事?在公安医院行凶?”

另一个一直没挨打的家伙突然说:“我要报警。”

医生看看白路,又看看屋里几个人,尤其刘刚太惨了,脑袋肿的跟猪头一样。医生冷着脸冲白路喝道:“出去。”护士也跟着说:“快出去,不然叫警察了。”

白路笑笑:“你不是警察啊?”

护士没说话,拽他出去。

白路也不反抗,对那个报警的家伙说:“记住我的问题,是要听答案的。”

护士把白路拽出病房,虎视眈眈看着他,生怕他跑掉。

过了会儿,医生从病房出来,跟护士说:“安排他们拍片子,重新验伤,你,跟我过来,告诉你,别想跑。”后面一句话是跟白路说的。

白路笑着跟过去:“天天在这伺候罪犯,是不是挺无聊的?”

医生没回话,带他进到医生办公室,给派出所打电话。

二十分钟后,负责审问白路的两个警察来了。一见面就是质问:“你怎么回事?不是回家了么?”

“没怎么回事。”白路淡声回了句话,又说:“有事没?没事儿我走了。”

“你都把人弄成重伤害了,还想走?先回所里呆着吧。”

“你确定?”

就这个时候,护士小跑过来,跟医生说了几句话。医生脸色有点古怪,告诉两个警察:“他们不告了。”

警察本来就不想得罪白路,听到这句话,冷着脸说:“注意点儿,抓你进去好啊?”连原因都不详问,直接下楼。

警察离开,医生和护士去照看病人。

白路跟白雨说话:“我给你要赔偿金,你想要多少?”

“我不想要。”多年漂泊,多年付出。甚至包括身体也当成筹码,可混来混去总是个外围歌手,见过无数人的无数卑劣嘴脸,有色狼男人的,有阴险同行的。有各种各样打她主意的人,甚至包括女性。

在北城这个巨大的染缸里,没有功成名就,反是消耗了最美丽的青春,辜负了最瑰丽的梦想,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和失望,在今天这个时候。梦想好象玻璃,啪的一下碎掉,再也无法完整、完美。

“怎么能不要呢?二十万够不?”白路问。

白雨摇头,她知道屋里四个人不是善类。既然决定离开这里,就别再招惹麻烦了。

白路不同意:“你等着。”走回病房门口,轻轻敲门,慢慢推门:“看我多有礼貌。医生啊,我和他们说几句话。”

医生走到门口挡住白路:“注意点儿啊。非得闹出事情才满意么?”

白路没理医生说什么,指着刘刚说:“小刘,你们当街绑架我妹妹,吓到她了,随便赔个二十万吧,行不行?”

刘刚冷哼一声没说话。医生插话:“瞎搞什么?有你这么说话的么?等他伤好了,拿着医疗单去派出所说,想怎么说都行,现在赶紧走,别影响我治病。”

“好吧,我先走。”白路笑笑。他要做的事情远不止要钱这么简单,钱是最不重要的。

脚步后退,把门带上,就在关门的一瞬间,看到刘刚用一双十分凶狠的的眼神看着自己,其中还有点什么别的东西。

关上门后,白路想了想,转头跟白雨说:“先送你回家。”

白雨说不用。

白路没再多话,转身慢慢下楼。

四层楼,他一直在琢磨刘刚的眼神,当走到楼下大厅的时候,没有马上出门,站住了往外看。

这里是医院,门口总会有一些人在游荡,多是病人家属,或是找人办事,或是抽烟解闷。

仔细看过每一个人,应该没有问题。再看向街对面,多是来去匆匆的行人,只有两、三个抽烟的中年人。

这些人也没问题,再看向汽车。

医院正门前,街道两边一共停了九辆车,有四辆是深色玻璃,看不清内里情况。其余五辆是空车。

他停着不走,白雨跟着停下,想了想说道:“我走了。”往医院大门走去。

白路一把拽住她:“等会儿。”摸摸兜,问白雨:“有硬币么?”

“有。”白雨拿出几块钱。

“还有么?”白路接过去。

白雨打开小包,又找出几枚硬币递过去。

白路说:“在这里等我。”

活动活动手脚,两只手各抓着几枚硬币走出医院,目光在四辆深色玻璃的汽车上逡巡,同时用余光扫查周围人群。

街上很闹,汽车嗡嗡开过,白路装出一副很悠闲的架势,轻晃着肩膀,手臂跟着轻轻摆动,一点一点往外走。

医院有两个门口,一个是医院大楼的门,一个是外面院墙的门,两个门之间有十几米的距离。白路慢慢走,视野慢慢变得开阔,于是,注意力被分散,扫向前后两面的汽车。

不是他多疑,是他在刘刚的眼神里看到一丝熟悉的东西,杀意。

他在沙漠里住了许多年,认识的人中有很多个有过这种眼神,有对自己的,有对旁人的,反正都是不想好了。刘刚既然泄露出杀意,他就不能不小心。

其实想一下就明白,那家伙挨了打却不报复,也不报案,分明是有了后手。这后手就是杀。

脚步轻移,看过街道两端。每一辆车都是停着不动,一切正常。

一共十几米的距离,没多久走到门口,就这时候,远处开过来一辆出租车。

白路马上站住脚步。

片刻后,出租车停下,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是捂着脑袋下来的伤者,有两个朋友带他来医院做检查。

三个人缓慢从白路身边走过。有他们三个人阻挡白路视线。距离七米外,有一辆车的车窗自动落下,露出一个带帽子的黑脸汉子,汉子静静看着白路。等那三个人从白路身边过去之后,车窗上架起一只手枪。啪的一声,清脆响起。

这个人的枪法很准,起码在十米内很准。奈何白路不配合,在三个人从身边经过之后,他忽然发觉不好,突然爬到地上。待枪声响起,子弹从头上飞过。白路看见七米外的黑脸汉子。

双手按地,猛地弹起来,两只手中的硬币全数丢出去。

在他丢硬币的同时,枪声又响。

黑脸汉子不是白痴。第一枪没打中目标,自然要追着杀。不过,他也就开出两枪而已,白路丢出一大把钱币。总有一枚瞎猫撞上死耗子,打中目标。

黑脸汉子虽然开出第二枪。一样没打中白路,子弹打到地上,离奇的反弹起来,射向白路身后。

在那里正是方才路过的三个男人,在听到枪响之后,三个人没反应过来。事实上,大部分人都没有听过枪声,如果身边有人开枪,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有人恶作剧放鞭炮吓人。

所以,本来脑袋有伤的倒霉蛋屁股也中了一枪。幸亏反弹后的子弹力度不大,否则穿体而出,就不是中弹那么简单了。

白路不知道身后发生事情,在黑脸汉子开第二枪的时候,他已经侧着身体冲向汽车。在硬币打中黑脸汉子之后,身影猛地出现在车窗边上,拽出黑脸汉子的手往外一扯,那只胳膊废了,手枪也掉落地上。

白路一脚睬住手枪,同时狠狠打出一拳,先让这家伙失去战斗力,然后开车门,把他拽下来。

整个过程也就是两秒钟不到,白路已经搞定杀手。然后冲公安医院大叫:“喊警察来,我报警,他要杀人。”

任何案件不能动枪,只要一动枪,哪怕是抢个口香糖,罪名也和抢劫银行差不多,所以,只冲这一把手枪,眼前的黑脸家伙已经要倒霉了。白路自然没必要惹祸上身。

没多久,医院里跑出一堆人,全是警察,不过多是文职,也就是医生。

看到白路已经制住罪犯,这帮家伙很勇猛的冲过来,带走黑脸汉子和他的手枪,另有人跟白路道谢,同时希望他去录一份口供。

白路简单两句话说完:“我出门,看见他拿手枪瞄准医院方向,就冲出来制服他,其他什么的就没了,你可以问周围的人。”

见白路不配合,那医生也懒得追问,转身去人群中找证人。这个时候,白雨走过来,满脸的不敢相信,小声问道:“他是要……杀你么?”

“瞎说什么,我没仇人,走,送你回家。”

白雨想了想,跟白路鞠躬:“对不起,连累你了,每次见到你,都会给你带来麻烦,对不起。”

白路说:“和你无关,别没事就给自己扣帽子,不累啊?”说着话,拽她进出租车,送她回家。

白雨住的很远,一直东行,直接干进曾经的远郊县城,如今的区。这丫头住的实在太远,每天在路上就要花费一个多小时。等送白雨到家,白雨邀请白路上去坐坐。

白路摇头:“不了,回家。”

“你……是看不起我么?”白雨小声问道。

白路叹口气:“这个世界,没谁看不起谁,从来只有自己看不起自己。”打车离开。

这是句很绕的错话,却可以欺骗某些钻入牛角尖的聪明人。

看看时间,直接去学校接沙沙。至于医院里的四个人,不着急,要慢慢玩才有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