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葫空间

第369章 回京过年

第一卷 第三百六十九章 回京过年(求订求月票)

“啥?今年不回煤岗过年,在京城?为啥啊?”张健接到大哥电话,居然说不回老家过年了。

“你嫂子怀孕了,头三个月不是容易流产嘛,就不让她来回来去折腾了,在京城也挺好,把二叔三叔他们都喊过来。”张骁说道。

“啊?我要当叔叔了?恭喜恭喜,那行,我这就去订票,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买到,不行就雇个司机开车回去。”张健说。

“随便,什么东西都不用带,这边都不缺啊,订好回来的时间打个电话。”

放下电话,张健就扭头跟郑蕾商量,你查火车票,我查飞机票,买不着就去找黄哥,就不信他一个市局副局长,还搞不定两张票。

还好,26号有软卧,郑蕾这边也没耽误,直接订了。郑蕾学校放假一个多星期了,天天就是跟同事逛街打牌什么的,闲得发慌。

这不没两天了吗,张健赶紧拉着郑蕾出门,开车到冰风车行。冰信地产的年货早就发完了,御药房的也是一样,倒是那些物业公司和冰风车行的还没有,这些天生意还真不错。

尤其是冰风车行,那些夏天为了帅气,买敞篷跑车的都后老悔了,电动铁蓬的还好一些,好多都是布蓬的,在冰城室外零下一二十度的时候你试试,手都给你冻僵喽。

于是来了很多改装的车主,要求把布蓬改成电动铁蓬,至少合上蓬子之后,空调还能起作用。

结果车行经理趁机卖出去不少suv,好多还是他们曾经置换过来的,现在一个个又乖乖的买回去,价格还tm涨了!

“董事长,郑女士,里面请,外面冷。”车行经理老远就看见张健走进来。颠儿颠儿就跑过来。

“今年的年货你这边还有多的没有?”

“有,您要什么?米面油、鸡鸭鱼肉、水果冻货还是什么东西?”

“水果吧,其它的就算了,还有,给我弄一辆suv,宽敞一点的,我送人。”

“没问题。水果咱们公司买的特别全,隔两条街,不就是咱们冰城最大水果超市的一个连锁店嘛,我就是从那订的,批发价,特别实惠。东西还好,不好明年再也不从他那订。”车行经理笑着说。

“哈哈哈,行,你这经理当的很称职,年终分红奖金的报表做好了吧,我去签字,过两天就走。”张健说道。

“那行。您跟我到办公室,正好我电脑里有车子的图片,您看看哪辆比较合适。”

“凯哥喜欢红色是吧?”张健回头问郑蕾。

“什么意思,你送他一辆车?”郑蕾问道。

“怎么,不行啊。他那辆旧车早就该卖了,嫂子开那个还行,我给他换换。都是咱们自己家的,二手车。稍稍改装一下,性能不错的,他开个一两年不喜欢,再开回来换新的。跑车可不敢给他,那个安全性能都不好。”张健说道。

“那行,随便给他挑一辆吧。要我说,你就给他随便什么颜色。他都喜欢。诶诶诶,停,翻回去,那辆沃尔沃就不错。”郑蕾坐在椅子的扶手上。指着张健面前的电脑说。

“这辆?确定他喜欢?那我问问,这辆车改装后的性能怎么样。”

车行经理正好把报表打印好装订完成,听到张健问他,急忙介绍了一番。除了发动机和车架等主体没动,外面喷漆,内部装饰都是新的,而且速度也稍微调了一下,加速更快,而起沃尔沃本身安全就好,不用担心。张健看了一下售价,居然要一百万,这辆车新车也不要一百万吧,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定价和销售的,居然还这么火爆。

“行了,就这辆,你记一下地址,回头三十白天,你找人给开过去,后面装满水果就行,都要新鲜的啊。对了,你这个报表做的……年终分红少了,给自己加上二十万,给刘刚加上十万,重做一份,我签完字就走。”

开始车行经理还以为自己数据搞错了呢,亲自做的,他还是财务出身,不可能有问题啊,居然老板是觉得应该多给他一些,没说的,马上动手,重新打印装订,不到五分钟,搞定!

从冰风离开,又跑到御药房,跟他们说后天就放假,到正月十七上班,然后带着郑蕾买了一些蔬菜就去杨老家。杨老什么都不缺,身体还健康,倒是张健特意带上郑蕾,给这半个师父做顿饭,拜个早年。

连续忙了两天,各个公司都交代的清清楚楚,这两天还住在郑父郑母家。他们本以为今年张健父母回来过年路过,还能商量一下婚期呢,看来只能等年后了。

这次两人就没带那么多东西,只是弄了点冻江鱼和蘑菇干什么的,箱子里空旷了很多。不过带了许多衣服,还是张健拖着两个大箱子,郑蕾背着小包,拎着零食。

黄志航特意开车送张健到火车站,上个月底他终于离婚了,是他前妻主动提出来的,并且没有纠缠他什么。

这让黄志航松了口气,对他的名声没什么不好的影响。别人只是说他工作太忙,不能顾及家庭。

然后黄志航托关系,给她弄到省厅上班去了,这两人总算是分开,不用经常碰面,免得尴尬。

现在黄志航和现在这个小女友也开始半公开了,过年准备去拜访一下岳父岳母,计划年底结婚,总算是对人有了交代。

黄志航到现在还在好奇,张健是怎么劝说他前妻的,就这么干脆的同意了离婚,没有趁着他升职把事情闹大。

张健说简单的很,就跟她谈了谈利害关系,主要是从孩子下手,说离婚孩子能判给对方,每个月还给一笔赡养费,这样就让对方主动提出来离婚,一点也不耽误黄志航的事业。

黄志航顶着这么大一个绿帽子,还要在家里天天见面,换做别人谁受得了?要不是他有了新女友,或许准备就这么过了,为了孩子嘛。

现在结果更好,孩子也大了,上了小学,对这个父亲也没有恨,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一夜的火车,张健在车上什么都干不了,软卧也是一个车厢四个铺位,还有别人呢。

第二天一早到京城,大哥开车过来接,很快就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