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养个狐狸精

第679章 措手不及

刘菲儿和曹可菲的举动让周秦和苏蝉顿时面面相觑,生怕张至顺发起脾气来不传法了。

可出乎她们意料的是,张至顺却像是没有察觉到她们存在似的,依旧与紫苑一问一答,旁若无人。

周秦和苏蝉这才放下心来,安安静静的在旁边听张至顺传道。

她们两人已经是登堂入室的修行高手了,虽然在境界已至金身初级,但法术修为却还称不上是大修行人,尤其是对于修行大道的理解,她们两人都远逊于紫苑和李云东。

因此张至顺这样的宗师级别的修行人在这里传道,顿时引得她们两人如饥似渴的吸取着张至顺说出来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的含义。

可她们两人有一定的修行功底,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做恍然大悟状,可毫无修行功底的刘菲儿却听得满头雾水,浑然不知这个老道人和紫苑在说什么,他们说的每一个字,自己都听得懂,可凑在一块,那却是一丁点儿都不懂了!

刘菲儿听得意兴阑珊,悻悻的东张西望起来,可她却一眼瞅见曹可菲听得极为入神,目光闪动之处似乎若有所悟,她不禁奇怪的拉了拉曹可菲的衣袖,低声道:“曹姐,你听得懂啊?”

曹可菲却恍若不闻一般,依旧侧耳专注的听着张至顺传道,一旁的刘菲儿见她不搭理自己,顿时大为扫兴,一把抓住曹可菲的胳膊,低声道:“曹姐,曹姐!”

曹可菲此时猛的扭过头来,眼中瞬间闪过一抹厉芒,刹那间她的黑瞳仿佛染血一般变成了鲜红狰狞的血红之色,她目光凶厉的瞪道:“闭嘴!”

刘菲儿顿时吓了一大跳,可等她再定神看向曹可菲的时候,却发现她的眼珠颜色变化只是一瞬间,眨眼即逝,刹那就变回了黑色。

刘菲儿吃了曹可菲这一吓,顿时心脏怦怦乱跳的坐在原地,不敢再说话,脑海中却乱成了一团:曹姐刚才……那是怎么回事?这,这是我的错觉么?

曹可菲见刘菲儿不说话了,她又专注的扭过头去,聚精会神的听着张至顺传道,仿佛刚才她从未流露出任何异状。

张至顺像是没有察觉到这边的事情一般,依旧与紫苑飞快的一问一答,在发觉紫苑回答有些差池出入的时候,他便会出言纠正。

在两人这一问一答有一个多小时后,张至顺这才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角,像是要拂去身上的灰尘一般,他洒然说道:“紫苑真人果然不愧是王远山的高徒,修行功底打得极为扎实,我那两个徒弟跟你一比,简直就跟幼稚孩童一般,惭愧惭愧!”

紫苑连忙站起身来,恭敬一礼,说道:“道长谬赞了!”

张至顺微微一笑,摆了摆手,他目光这才看向一旁的周秦和苏蝉,最后落到曹可菲身上,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收回了目光,他说道:“好啦,今天这里还真热闹,我先走啦!”

说完,他施施然朝着门口走去。

紫苑连忙上前道:“道长,我送送您!”

两人出了酒店门口,一直来到路旁边时,紫苑这才开口疑惑的问道:“米晶子道长,我刚才见你看曹总的眼神特别有深意,莫非……”

张至顺嘿的一笑,赞赏的看了紫苑一眼:“冰雪聪明还不够,还心细如发!不得了,了不得!我真是羡慕王远山啊!你一定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当着她的面传道,是么?”

紫苑点了点头:“莫非道长是在试探什么?”

张至顺说道:“是,但也不是!不过,除了她,你们旁边不是还有一只化外小狐么?嘿,修行大道有时候也不一定非得通过普通世人来传播啊!否则,当年百丈禅师为什么要点化盘石狐佬?”

紫苑迟疑道:“可是,正是因为百丈禅师点化了盘石狐佬,这才出现了狐禅门,也正因为有狐禅门,所以才会出现天机玄狐!正因为有了天机玄狐,这才有一甲子乱世与现在中日修行界的纠葛冲突!”

张至顺呵呵一笑:“我们道家修行人讲究我命由我不由天,这讲的是道家修行人通过修炼,自己掌握生老病死,而不由老天控制。但是对于这样机缘巧合的命运改变,却是无能为力的。就算没有百丈禅师来点化盘石狐佬,也会有千丈禅师、万丈禅师的,命中注定狐禅门要出现,命中注定盘石狐佬好被点化,命中注定天机玄狐要来制造乱世,这不是你我能改变的!”

说着,张至顺微微沉吟了一会儿,他说道:“至于你们这个称呼曹总的朋友,我虽然看出她乃妖身,但妖也并不一定就全部都是坏的。所以,她将来是好是坏,这我不能控制,也不想控制。”

紫苑反问道:“可如果有一天,她与我们反目为敌了,怎么办?道长你岂不是助纣为虐了?”

张至顺哈哈一笑:“我不是也教了你们三个吗?总不能你们三个人,还不是人家一个人的对手吧?”

紫苑若有所悟,试探性的问道:“道长,难不成你早就发现了她的……”

张至顺却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不不,我这次来,原本是想在修行上再助李云东小友一臂之力,可没想到他已经展翅翱翔于九天之上了,我想帮忙都帮不成,但既然你们在,那我就索性与你们切磋切磋,大家互相交换一下修行心得,也算是我为修行界做出的一点贡献。”

说着,他颇为感慨的说道:“我九三年出山,最大的感慨就是修行之道传播的困难和艰辛,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龄后,就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三件事情就是:传道、授业、解惑!其他事情只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不足挂怀!”

说完,他对紫苑微笑着点了点头:“行了,就这样吧,我先走了,你回去吧!”

紫苑看着张至顺飘然而去,暗自感慨道:道长心胸,宽博之极,实在是常人难以理解。

她返身回到房间之中,却见周秦和苏蝉呆呆的坐在床边,目光呆滞,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显然是想着张至顺的话想得入了神。

而刘菲儿却一个人单独坐在一旁,一脸不解和担忧。

紫苑奇道:“刘菲儿,曹总她人呢?”

刘菲儿一脸悻悻的说道:“她扔下我自己回去了。”说着,她忽然抬起头来,犹豫不决的看着紫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紫苑见她这个样子,顿时笑道:“怎么了?有什么话想说?”

刘菲儿吞吞吐吐的说道:“紫苑,我最近总觉得曹姐好像有些不对劲,她,她有时候给我感觉怪怪的,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紫苑心中一凛,脸上却若无其事,依旧风轻云淡的微笑道:“哦?怎么说?”

刘菲儿一下坐直了身子,说道:“上一次我见她三更半夜还不睡,一个人在窗边玩着法术,好像自己也会法术修行的样子。刚才她听这个道士传道的时候,也是一脸认真入神,我跟她说话,她还凶我,那样子好吓人啊!”

紫苑呵呵笑了起来:“曹总从小就身体不好,一心向道也是可以理解的,也许是你多想了吧?”

刘菲儿目光定定的看着紫苑好一阵,见她不像是敷衍自己的样子,便自己站了起来,意兴阑珊的说道:“也许吧,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吧。”

紫苑看着刘菲儿出了门后,她回过头来,却正好迎上周秦和苏蝉的目光朝自己看来,显然是她们两人听到了自己和刘菲儿的对话,一下惊醒了过来。

周秦一脸严肃的说道:“天机玄狐开始觉醒了?”

紫苑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我没估计错,应该是天机玄狐的本能在觉醒。被封印了一千多年后,天机玄狐的魂魄又不完整,她的神识和记忆都是零散的,甚至修行法术都忘得干干净净,身上只保留着最纯粹的元阴之力。所以,相当于她现在是重新在修行,每有一个人提起修行之道,便会激发起她关于修行方面的记忆,让她的修为重新恢复。”

周秦一惊:“那你的意思是……她力量还在,只是忘记了怎么使用?”

紫苑点了点头:“大约是这个意思。”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苏蝉忧心忡忡的看向李云东:“云东呀,你快点醒来吧?你再不醒来,天机玄狐都要苏醒啦!”

周秦也苦笑道:“师父啊师父,你的阳神现在到底在哪里啊?能听到我们说话么?能听到的话,赶紧回来吧!事情越来越严重了呢!”

她说话间,却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周秦一愣,扭头喊道:“进来,门没锁!”

很快,大门被人推开,却是阮红菱俏生生的探进头来,试探性的看了一眼后,立刻猛的推开门,风一样扑了进来,一下扑到紫苑身边,一把搂住她,大声道:“紫苑师姐,出事啦!”

紫苑、苏蝉和周秦顿时紧张了起来,异口同声的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阮红菱飞快的从身上掏出一张金帖:“师姐,你看!”

紫苑接过一看,微微蹙了蹙眉,不悦的抬起头来对阮红菱说道:“这也算事么?这个事情不是早就知道了么?现在下金帖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也值得你冲到这里来大惊小怪么?”

阮红菱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很快又从身上掏出一张金帖,说道:“师姐,你再看!”

紫苑一愣:“嗯?又一张?这是哪里的?”可她很快看到上面的落款和内容竟然都几乎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日期有所变化。

紫苑惊讶的说道:“正一教把掌门接任大典提前了?为什么?”

阮红菱双手紧紧的抓着紫苑的胳膊,说道:“是呀,就在两天后呢!怎么办呀,师姐!”

苏蝉和周秦都紧张的向金帖看去,措手不及的失声道:“什么?”“该死,正一教这一手好可恶!这种事情怎么能说提前就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