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之极道

第738章 三妖

仙之极道

贤宇望着北方淡淡的对两人道:“看样子你二人是遇上困境了,这明国的之主还真是有些手段,居然能难倒雪妃,呵呵。”说话间贤宇眼中精芒连闪,将树林外的景象看了个清楚。

雪妃闻听贤宇之言面色有些难看,贤宇命其偷袭明军后方如此可与北边逍遥大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可其除了三月前的一次偷袭重创了明军外便再无建树,如今见到了贤宇此女心中虽说松了口气,但也十分的坎坷。只听此女恭敬的道:“奴婢未能办成殿下交代之事,甘愿受殿下责罚,请殿下降罪。”此女说着将螓首微微低下,那模样分明是任由贤宇处置的意思。贤宇见此却并未立刻开口说话,而是面带玩味笑容的看着面前这个美人儿,神色很是玩味。此女感应到了贤宇的目光将螓首抬起了一些,当其看到贤宇面上神色时俏脸忍不住一红,而后便连忙低下。此女的心忍不住跳的快了许多,就好似有无数小鹿在撞击其的心房一般。

就在此女不知如何自处之时却听贤宇开口淡淡的道:“责罚?原本本宫是想着加以惩戒的,不过念在你在本宫大婚之时命玉雪宫弟子前去恭贺,实在是为本宫争了不少的颜面,这责罚也就不必了。”贤宇这话却是打趣的,其知晓雪妃的难处。雪妃修为虽说高强,但对方毕竟有三个修为比其修为还要高强的修行者,即便雪妃颇有手段,一人却难对付三人。

雪妃闻听贤宇之言心中才真正的松了口气,其柔声对贤宇道:“殿下大婚做奴婢的自当恭贺,此乃奴婢分内之事。殿下不责罚奴婢,此番恩德奴婢定会铭记在心。”其说到此处顿了顿,转头朝北边望了一眼,而后接着道:“对方有三名修行之人坐镇,修为皆是飘渺顶阶境界,实在是难以应付。这三人联手布下一个防护阵法,我军若不能破此阵法下头的事根本做不成。臣等无能,实在并非那三人的对手,如今殿下您亲自到了南地,一切全凭殿下定夺。”

贤宇闻听此言点了点头道:“方才本宫在路上已见识过那防护阵法,那阵法乃是依据天地五行所布,寻常破阵之法自然是无法破除。也难怪你二人无法破解,连接天地之力自然难办。”此事说起來贤宇也觉得颇为棘手,其沒告知二人的是此刻的他也沒想出破阵的法子。

雪妃与雪武听了贤宇之言互望了一眼,雪武沉思片刻而后恭敬的道:“如此看來那三人绝非等闲之辈。殿下既然到此可有良策?”其说这话之时当着是十二分的小心。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若是想破阵这法子总是有的,即便真的沒法子那唯一的法子也就能用了。你二人随本宫前去,本宫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护着明国。”说罢其也不等二人回话便化作一道金光冲天而起,东方倾舞三女见此也连忙跟了上去。

沒多少工夫六人便到了明军大营上空,下方一顶顶的帐篷整齐的排列着,一队队兵士手持锋利的长枪來回巡逻着。整个军营颇为广大,见此一幕贤宇心中不由的感叹明军军机森严。说起來天下五分后这明国算是最无闻的一国。从未听说明国有什么大的举动,也不知从何时起世上流传起明国国小民弱的话语,久而久之在天下百姓心中明国就成了天下最弱的一国。

贤宇之前也是如此觉得,可此次大战前其详细的查询了有关天下其余三国的讯息,其发觉天下如今四国中明国是最为有趣的一国。有关此国的一切似乎都是他人口口相传,并无铁证。如今想想天下五分后逍遥逍遥皇朝、唐国、明国此三国最为太平,与其余两国的百姓民不聊生相比这三国算是乐土了。若明国当真如民间传说那般,那其国内百姓也当想方设法远离才是。可贤宇却从未听说国明国百姓迁往他国之事发生,由此可见传闻并非属实。

若传闻有假又是何人在有意抹黑明国,贤宇想來想去得出了个结论。这一切都是明国的当权者有意为之。只因其余诸国都无理由诽谤明国,诽谤明国对其余几国沒什么好处。试想,沒好处谁又会费那么大的力气做那赔本儿的买卖?明国为何要如此做?贤宇心中早已有了结论。只听贤宇淡淡的道:“这明国的国君当真是好手段,居然对天下人撒了弥天大谎。”

诸人闻听贤宇之言皆是一愣,贤宇看着迷茫的众人淡淡的道:“世人都以为明国国势不强,这不过是以讹传讹,或是假象罢了。”其说到此处往下看了一眼,而后接着道:“若明国当真国势不强,尔等以为这下方的将士会有如此景象吗?看看这些将士,即便与我 逍遥皇朝大军对上恐怕也能杀他个势均力敌。能带出如此强悍的将士其将领想來绝非等闲之辈,而懂得任用如此将领的君主又怎会是无能之人?我军若是想在这南地做些大事,怕会很难。”

听了贤宇之言诸人面上都显出了恍然大悟之色,心中给那位明军定下了个城府极深的头衔。就在诸人思索之时只见贤宇单手一转,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光球便被其狠狠的抛向了下方的军营之中。诸人见此情景先是一愣,而后便目不转睛的看着急速下落的光球。只见那光球在离地十丈处好似撞在了石壁上一般,一声轰然巨响传出,接着只见一面蓝色光幕出现在明军军营上空。大地为之颤抖,可见贤宇方才那一击用了不小的力道。这才使得地动山摇,但即便如此却也沒能破除下方那蓝色屏障。贤宇见此情景却并无意外之色,其神色淡然的看着下方那蓝色光幕,居然不再出手攻击。片刻后只见三道光芒从下方军营中的一个帐篷里冲出,直冲到了光幕之下。三人见到空中的贤宇六人不屑的道:“怎地了?你方到底是忍不住先出手了吗?难道不知如此做会引下天罚吗?我等三人不想与尔等为难,识相的快快离去。”

这三人的相貌十分奇特,居然并非常人面容,而是生有鸟嘴,头长羽。仔细看去三人像极了鸟禽。再仔细一看三人背后居然生出了一对五彩羽翅,不是鸟人又是什么。贤宇见此情景心中便了计较其心说:“这三人想來并非寻常凡人,说不准是妖禽修行得道了。”

心中如此想着贤宇微微一笑对三妖抱了抱拳道:“三位道友误会了,在下是想见见三位道友,可三位道友布下的阵法实在太过神奇,传音之法无法穿透这光幕,故而只能用此法叫三位道友出來。”三妖一听贤宇之言面上的不屑之色更浓了几分,在他三妖看來贤宇几人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是他三妖的对手,他三妖从大帐中出來不过是为了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胆敢到此挑衅而已。三妖已打定了主意,若贤宇等人不听劝告离去的话,那就将六人尽数灭杀。

其中一人扫了贤宇一眼道:“你这小辈修为不过是大法顶阶而已,还是不要在此费工夫了。早早退走便罢,若依然纠缠不休莫怪我兄弟三妖下手无情。”其自信自家一个指头便可将贤宇弄死,岂料贤宇听了其之言却是轻轻的摇了摇,显然是不打算听这位仁兄的劝告。

说话那人见贤宇如此冷哼一声道:“哼!如此的不识抬举,那本座就送你这小辈上路!”其说着一道蓝光便从其掌中射出,那蓝光居然轻而易举的穿透了光幕,径直朝贤宇冲來。

贤宇只觉一股巨大威压朝着自家从來,此威压之大可说是惊人。贤宇面色微沉对诸人道:“你等朝后站些,此三妖法力极高绝非等闲之辈,放出护体之光多加小心。”其说罢单手法诀已捏出,沒多少工夫一声龙吟响起,接着一条金龙便幻化而出,此龙颇有灵性,对着下方冲來的蓝光柱咆哮了几声而后便猛的冲了下去,将那蓝光挡在了离贤宇百丈之外的地方。

见此情景贤宇面上并未显出欢喜之色,而是面色越发的冰冷,只见那蓝色光柱居然穿透的了金龙的身子,继续朝贤宇冲來,金龙不过是稍稍阻挡了一下蓝光的前冲之势。见此情景贤宇不退反进,只见其单手握拳,而后快速的朝着蓝光冲去,其那只握起的拳头却被一层金光包裹,片刻后居然化作了一只龙头。原本是贤宇身子的一部分,如今却好似独自有了生息一般,那拳头居然张开了龙口,变的越发庞大,看那势头像是想将这一方天地吞噬一般。

三妖修为虽说比贤宇高出许多,但见此情景心中也不由的生出一丝警惕。三妖分别伸出一只手掌按在蓝色光幕之上。只见那蓝色光幕蓝色光芒忽然大盛,光芒退去后那光幕似乎又凝实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