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天王

727章【了恩仇】中

自从皇甫红竹发现田草后,便喜欢上了田草,不但收田草为徒,比当年楚问天培养她更加卖力地培养田草不说,私下里还将田草当成了妹妹一样对待,处处替田草着想。

因为心疼田草当时和田姨住在那间阴暗潮湿的廉租房里,皇甫红竹本想送田草一套公寓,田草死活不肯,无奈之下,皇甫红竹只好先帮田草付首付,由田草自己还贷款,并且按照田草所说,等还完贷款之后,再将首付的钱还给她。

自从放假以后,田草没有像其他孩子那样享受难得的假期生活,而是在放假的第二天便开始了新的实习生活。

在过去二十几天里,她除了在翱翔集团实习,去皇鼻红竹那里学习各种礼仪、上流社会文化外,每天都会按时回家陪田姨。

这一天也是一样。

田草下午回到家中后,陪着田姨吃了饭,然后便躺在沙发上,将脑袋枕在田姨的大腿,陪着田姨看电视。

只是她的目光虽然看着电视画面,心思却不在电视上。

“小草,时间不早了,去睡吧。”眼看电视剧结束,田姨收回目光,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发呆的田草,柔声说道。

没有回答,田草每佛没有听到田姨的话一般。

田姨见状,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在她的记忆之中,田草从几天前开始,每天回来虽然脸上都挂着笑容,可是身为田草的母亲,她能看得出田草有了心事。

看出这一点的同时,她却没有去问,因为她知道田草从小到大都是一个独立而坚强的孩子,有什么话只会藏在心里,不会说出来。

判”草……”

田姨再次呼唤了一声,呼唤的同时,伸出手,怜爱地抚摸着田草的脑袋。

灯光下,田草的头发如同当初陈帆与她第一次见面一般,极为整齐,骄傲的马尾辫依然静静地躺在肩头”唯一的变化是,长度增长了不少。

“妈,怎么了?”

这一次,田草从走神中回过神,第一时间挤出一个干净的笑脸。

这已经是她的习惯,无论是她遇到陈帆前,还是遇到陈帆后,每次面对田姨,她都会挤出最干净的笑脸,仿佛在用这种方式告诉田姨,她不苦,她不累,她很幸福。

看到田草脸上的笑容,田姨不知为何,只觉得心头隐隐作痛,只听她轻声道:“时间不早了,你明天早上还要去实习,早点睡吧。”

“没事,妈,我还不困呢,一会跟你一起睡。”田草笑着摇了摇头,故意蹭了一下田姨的身子,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撤娇。

听田草这么一说,田姨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1卜草,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麻烦?

耳畔响起这两个字,田草心头一震,不过却是飞快地摇了摇头:“没有,妈,我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小草,你是妈看着长大的,你的脾气妈清楚,妈知道你不管遇到什么麻烦都不想跟妈说,你怕妈担心你。”田姨叹了口气:“其实,妈觉得,你还是说出来好些,妈虽然因为上学少,没什么知识,但总能帮你出出主意。”

田姨那温柔的话语落入田草耳中,不禁令得田草的娇躯微微哆嗦了起来。

她从生下来那一天起,便没有父亲,是由田姨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

而自从知道自己“亲生父亲”的禽兽行径后,她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让薛狐跪在她们母女面前忤悔,在别的孩子享受父母的溺爱的时候,她挑灯夜读,在其他孩子在酒店过生日的时候,她啃着冰冷的馒头做习题。

没有欢快的童年,没有父母的娇惯,没有各种零食努力再努力,她就像是脱光了衣服和时间裸奔一般,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代价。

那份代价得到了回报、从小到大,她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第一,1J、

学如此,初中如此,高平还是如此!

因为学习成绩第一,因为那份现代女孩身上难得的纯朴,因为不俗的容貌,她被称为平民校huā,追她的,想用钱砸晕她的人如同过江之娜,数不胜数。

然而她就像是一颗莲huā一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死死地守着自己的底线,坚持着自己的梦想。

随着年龄的变大,她渐渐觉得自己的梦想是那般的遥不可及,可是……她依然没有放弃!

再后来,她遇到了陈帆,爱上陈帆的同时,也得到了陈帆的承诺:陈帆告诉她,会帮助她完成心愿。

这几天,她之所以魂不守舍,是因为她知道陈帆为了帮她完成那个心愿,不远万里地前往美国去对付薛狐。

而截至面前为止,她没有得到关于陈帆的任何消息。

这让她担忧极了。

此时听到母亲的话,田草内心触动的同时,咬了咬牙道:“妈,你还记得我说过,他会为我们讨回公道吗?”

“你是说陈少?”田姨立刻反应了过来,想起了什么。

田草轻轻点了点头。

“记得,怎么了?”田姨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像是猜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道:“难难道陈少出事了?”

“没有。”田草摇了摇头,随后又满脸担忧道:“不过他为了对付那个挨千刀的畜生去了美国,现现在还没回来不说,而且没有任何消息。

惭”听到田草这么一说,田姨一惊,随后也是满脸担忧的表情:“陈……陈少,他不会出事吧?”

没有回答,田草紧咬着嘴唇。

因为她也不知道陈帆是否会出事。

“叮咚!”

随后就在母女两人为陈帆而担忧的时候,门铃声忽然响起,打破了大厅里的安静。

突如其来的铃声令得两人先是一惊,随后均是回过了神。

“我去开门,应该是皇甫姐姐来了。”回过神后,田草下意识地认为是皇甫红竹来了,因为“自从她和田姨搬到公寓后,家里只来过皇甫红竹一个客人。

话音落下,田草满脸激动地站起了身,在她看来,皇甫红竹这么晚来家里,多半是有了陈帆的消息。

带着几分激动,田草飞快地来到了门前,通过报话机清晰地看到了楼下视频前的皇甫红竹,而陈帆拎着薛狐站在一侧,田草并没有看到。

“皇甫姐,我给你开门。”看到楼下确实是皇甫红竹后,田草脸上的那份〖兴〗奋更浓。

“嗯。”

皇甫红竹点了点头,却没有告诉陈帆就在一旁。

一分钟后,当陈帆拎着宛如死狗的薛狐和皇甫红竹乘坐电梯来到田草公寓所在的楼层时,田草穿着一套睡衣,早早地等候在电梯门前。

“叮咚!”

伴随着一声轻响,电梯停下,电梯门缓缓打开。

“皇甫姐……”

田草下意识地喊出了声,结果喊到一半后,后面的话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

因为,她看到了陈帆。

当她看到陈帆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宛如被施用了魔法一般,浑身僵硬,瞳孔放大,眸子里射出了〖兴〗奋的光芒。

只是那份〖兴〗奋很快黯淡了下去一她随即又看到了陈帆手中的薛狐!

看到薛狐的瞬间,田草眸子里的〖兴〗奋被震惊所取代,随后是恨意……刻骨铭心的恨意!

那份刻骨铭心的恨意令得她的俏脸惨白不说,双拳也是情不自禁地握在了一起!

似是察觉到了田草的情绪波动,皇甫红竹上前,溺爱地将田草搂入了怀中,轻声道:“小草,我们先进屋,进屋再说。”

“杀……杀了我……”

与此同时,薛狐也看到了田草,脸上没有丝毫的内疚,有的只是狰狞,似乎他十分不愿意面对田姨。

之前的一路上,薛狐一直在挣扎,此时嗓子已经喊哑了,声音比起之前在机舱里还要恐怖。

没有回应,田草咬着牙收回目光,被皇甫红竹搂着走向公寓,而陈帆则没说什么,只是拎着薛狐跟在两人身后。

“皇甫小姐……”

公寓门口,田姨拿着拖鞋,站在门口等候着,见到皇甫红竹搂着田草走在最前面,当下笑着问好。

话音落下,田姨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

她透过皇甫红竹和田草之间的缝隙看到了陈帆。

也看到了陈帆手中的鼻狐。

“啪!”

眸子里呈现出那张在无数个夜晚将她吓醒的面孔,田姨浑身僵硬,手一松,拖鞋直接掉在了地上。

灯光下,她瞪圆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

看着那个强行夺走她身子的禽兽男人!

看着那个毁了她一生的禽兽男人!

“畜生……”

看着,看着,田姨的身子剧烈地颤抖了起来,泪水仿佛断线的珠子一般从她那张略显苍老的脸庞滑落,她张开嘴,满怀恨意地吐出两个字。

听到畜生两个字,薛狐停止了挣扎,他下意识地迎上了田姨的目光,怪笑了起来:“田芳,真想不到,这还不到二丰年,你便人老珠黄变成了这般样子,当年真是瞎了我的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