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领主

第二十八章 刺探

作为第一军团主要构成的吸血鬼骑士们,他们薄薄的双翼可撑不起躯体加上重达三四十斤的黑甲,让他们飞着赶路是太过难为他们,很可能飞着行军还没走的快。如果纷纷化作蝙蝠,缺少空间物品的血骑士们就无法携带保护他们的重甲,即使能随身携带,遇到危险时,敌人会给你重新整理衣甲的时间吗?而且把肌肤直接**,也限制了行军的时间只能在晚上,三个晚上让他们赶三千里路,难免会累死一大批。

足有五万之众的吸血鬼骑士皆是策马奔腾,纵然是巴尔夫军团长,也骑乘黑色神驹,周围分布着有八个手持黑旗的护卫,纵马在最前面。混杂有魔兽血统的良马,即使日夜不歇的赶路,也能带着主人驰骋个三两天,日行千里自然不在话下。所以行军过程中还是有些许闲空让部队停下稍作歇息。

遮光性极佳的黑甲同时也是白天马背上的血骑士们抵挡阳光的保护伞,眼眶处镶有墨晶片的头盔也丝毫不影响他们的视野。其实在行军过程中也一眼就能看出哪些血族的实力高强,那些白天也不愿带着笨重头盔的起码是不惧阳光的伯爵。还好第一军团的纪律甚严,不会出现自恃实力超强而不着衣甲的将领。当然也并非所有隶属第一军团的都要打扮成骑士,属于文官谋士的血族以及身居军需等官职的是可以稍微随便一些。甚至还有马车可以乘坐的少数高等血族。法尔斯和黛蒂斯缇妮,他二人自然就是少数安坐在马车中的高等血族。

大军过境跟蝗虫过境没什么区别,血族的军团更是扫荡一路所遇到的一切活物,五万血族是要饱饮鲜血才能上阵立功的,纵然夹在寒冰堡和科尔托纳之间的大小血族领主们不满,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军来时把领地内的活物都吸的干瘪。至于北国的本土势力更是不敢吱声,顶多提前得到消息后,能带着家眷逃离就逃离。后续的几个军团也会一次一次的把这几千里范围内的一切活物榨干。战争开始,最先遭殃的还是手无寸铁的人。

“已经要到科尔托纳的势力范围了吧,那么也就是说要遇到教廷的阻挡咯。”

法尔斯扭动问向正在拥抱阳光的黛蒂斯缇妮。这是行军后的第二天,第一军团驻留在一个叫做帕纳的小城附近休整。养尊处优的法尔斯和黛妮也趁机走出马车透透气。选在此处稍作休整也是因为过了此地,之后就算是进入了科尔托纳的地界,若说不会遇到阻挡的赶到科尔托纳城下,那也只能祈祷是教廷的人脑子都被烧坏。

“估计会吧。若是一路太安静,会更让人觉得疑神疑鬼。如果伊狄克拉想在战前试探出我方的军力部署,怎么也要多派几个骑兵团出来。”

漫不经心的回答完法尔斯的问题,黛妮很是享受的找了块整齐的草坪坐下。这儿的气候很怡人,不似南国般的酷暑,也不似荒芜冰原那里还未彻底融开冰冻。法尔斯也觉得自己和春天很有缘分,就像是一直追赶着春天的脚步。哪里阳光和煦,春蔓丛生,自己就会由着命运的指使走向哪里。

“是啊,来一些人来喂饱那些见了血就发狂的骑士们也好。”

法尔斯死皮赖脸的挨着黛妮坐下,同样的又压倒一片长势不错的嫩草。其实他说的这话也不假,就看附近的帕纳城吧,已经是了无活物。怪不得在凛冬城的时候雷尼还夸他是个善良的吸血鬼,至少在他的管制下,凛冬城基本没发生过被血族彻底吸干的袭击事件。放眼整个北国,但凡有血族领主的地方,哪天不会发生暴力冲突事件?北国本土的势力也总是阻止人马对血族的各根据地进行冲击。唯有法尔斯治理下的凛冬城还是一片祥和,这都要感谢法尔斯的仁慈吧。

“你这还是没见过第一军团在战场上的表现,就有那么一种氛围让每个身临其中的人变得嗜杀嗜血,甚至是迷失在其中而不知停止。”

仿佛法尔斯的话又勾起了黛妮的一些回忆,她先是痴痴凝视远处森严的军营,继而有满是厌恶的收回目光。肯定在第一军团,给她留下了许多不是很美好的回忆。

“你也迷失过?”法尔斯小心翼翼的问道她。

“小鬼,别想趁着我精神恍惚时打探我的过往。等你什么时候娶我和安娜过门时,一定给你交代的清清楚楚,省的你小心眼追着过去不放。”

黛妮可不吃这一套,她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识过?岂是法尔斯的小伎俩就能把她的话套出来。

面露尴尬之色的法尔斯只好讪笑下,后又发觉继续这样和黛妮紧挨着坐有些不妥,就借着去散散步的藉口暂时离开了她。

现在还处于战争期间,随时都有出现的危险,法尔斯也就在第一军团附近的安全范围内闲走。反正自己的感知范围也有个几百米,再加上军营哨塔上还有血族守着,很难有人能避开他们观察接近军营。只要没有传奇级别的强者盯上自己这个小小的伯爵,安全问题还是蛮有保障的。实力弱小有的时候也是保护伞,至少不引别人的瞩目。可是除了戒备在外巡逻的黑甲军士,能随随便便逗留在军营外的岂是普通血族?

法尔斯被盯上了,告知他的是附在身上的狄安娜。她的感知范围目前应该比不得黛妮,自然不远处的黛妮也有察觉。敌人的探子来了!而且是高手。惊慌的找黛妮会合,肯定算不得明智之举,也就变相暴露了自己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法尔斯依然假装散步,打着圈的慢慢靠到黛妮附近。

不好!收到狄安娜传来的警告后,法尔斯立刻激发了风之领域,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黛妮那里。下一刻,刚才法尔斯站立的地方已经是被一道光剑斩过。另外跟随着法尔斯的几道光剑也被黛妮给接下。生命这是有保障了,法尔斯还来不及松一口气,便被黛妮带着飞回了军营。那里才是真正的保护伞,谁知道来刺探的人有几个是传奇?

“那个就是一箭杀掉思博坦的吸血鬼?还真有两下子。”

高高的云层上,一个身披红色教袍的男子对着刚才出手攻击法尔斯的另一位红袍大主教说道。

“应该就是了,最开始我还不信一个伯爵级的小血族能那么干净利落的解决掉思博坦。没想到我出手还被他躲过去了。”

这个因为出手被躲开的红衣大主教此时显得有些阴沉,试想一位红袍愿意亲自出手偷袭一名小小的吸血鬼伯爵,却失败了,传出去可不是多好听啊。

“另一个接应他的好像是珀西恩家族的黛蒂斯缇妮,据说上一次圣战可是斩杀过不少沐浴神恩的教徒。”

“知道这些也不枉我们亲自过来一趟了,看来黑暗议会就是派她做第一军团的督战,以后想搞偷袭是有点难度了。”

“恩,已经被发现了,此地不宜久留。”

趁着地上的军营还未有人出来截杀他们,两名很谨慎的红衣大主教也不敢多做停留,顿时化作一抹流光从云头上消失。

“感觉很敏锐,反应也不慢。”

这两句简短的评价是事后黛蒂斯缇妮送给法尔斯的,多么中肯啊。对此,法尔斯只能高高兴兴的接受了黛妮的夸奖,姑且算作夸奖。面对一遇危险就慌忙躲到女人庇护下的法尔斯,黛妮也说不上很欣赏。

“来了两位红衣大主教。教廷还是挺看得起第一军团嘛。”

哈哈大笑着赶过来慰问受惊的两位督战的巴尔夫,丝毫没有成为别人重点打击目标的觉悟,看起来还以此为荣。

“滚蛋吧你。他们都动手了,也没见到你出去相助。难道这么久没打仗,也让你巴尔夫成软蛋了。”

黛妮很是不屑的对前来的巴尔夫骂道,以当时的情况,要是巴尔夫出手,兴许她还能配合着追打下那两个红袍。现在好了,她也必须在敌人出手后,连忙带着一个小累赘龟缩回营地。什么脸是都丢尽了!

望着被赶跑的巴尔夫,法尔斯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至少黛妮每天对自己还都是好言相待,偶尔还玩玩暧昧。至于这个巴尔夫,貌似黛妮就没给过堂堂的军团长一次好脸。作为军队指挥的巴尔夫,那时候不出去,也合情合理。试想想,巴尔夫和黛妮这两位都走了,第一军团谁来管?万一再来个偷袭的传奇强者,五万黑甲骑士也得死不少吧。应对这种事情本就是督战的职责,要论失职,自然当属法尔斯。两个督战被人吓跑了,不提也罢。

“要是那个偷袭你的红袍还敢来,下次姐姐一定帮你出口气。”

黛妮发完火,又变得极富责任感,信誓旦旦的对法尔斯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