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极

第921章 鹏圣王、佛缘

第九百二十一章 鹏圣王、佛缘

虚无的空间乱流之中,无尽的暗世界层层排列,仿佛精密的零件在虚空中运行,而不到半步仙君境地进入暗世界之中,几乎是十死无生。

暗世界,是虚空乱流中最本质的黑暗最本质的原罪之地,进入其中就算是侥幸不死,恐怕也要被其中的污秽之气给污染成邪魔。

此刻,在洛天被剥夺圣王不惜损耗自身为代价被放逐到暗世界之中,若非有着周身的一方小天地笼罩,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不过饶是如此,洛天也是身不由己地在暗世界之中漂流不定,根本就不能掌控方向和轨迹。

遥远的暗世界深处,豁然一道金光扶摇而起,而后一声尖锐的嘶鸣,周边的暗世界竟然被生生推开了数百万里出去。

洛天连同一方小天地直接被吸引了过去,身不由己。

“他娘的剥夺圣王,待老子出去一定要报仇”

洛天铁青着脸低吼一声,“不要脸的东西,连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二的勾当都能做出来,这家伙是个强劲的对手”

许久许久过后。

洛天终于是感觉眼前无数黝黑的光幕闪烁而过,其中无尽的天魔、邪魔和异象出现,发出阵阵令人心悸的吼叫声,震慑心神,若是元神修为不够深厚者,恐怕早就迷失在了这无尽的暗世界之中,最终被同化或者被吞噬。

洛天从天而降,狠狠摔落在地,将地面直接砸出了一个深深的人形坑洞。

而后,洛天张开了体内世界,将凌若辰等人直接丢飞了出来。

“他娘的,剥夺圣王欺人太甚”凌若辰上来就是面色铁青地叫道,“希望他最好活的长些,不然早晚灭了他”

“就是就是。”郑峰连忙附和道。

陈林和温良倒是不动声色地观察起四周的环境来,看上去老神在在的。

“疼死人了”

洛天从坑洞中飞射而出,呲牙咧嘴道,“这是哪里看上去不像是暗世界啊”

“废话”

众人齐齐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看来运气还算不错。”凌若辰背负着双手,“此地的灵气差不多都可以媲美原始秘境的圣岛了,混沌元力都有”

“我看运气不算好。”洛天苦着一张脸,然后朝着某处虚空恭敬叫道,“前辈,您还是出来吧。”

众人面色齐齐一变。

“呵呵,不愧是当年佛主看中的人物,果然惊才绝艳。”

随着一声清朗笑声传递出来,一名身披金甲的昂藏青年从虚空中踏步而出,顾盼之间,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这气息是仙君”

凌若辰登时面色大变地叫道,而后一拍额头,“这当真是刚出虎穴又如狼窝,时不与我啊”

“不是仙君,是仙君的一个分身”洛天叹息着道,“不过也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了的”

“呵呵,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啊。”金甲青年呵呵一笑,“本尊还没想要对付你们,你们却要想着对付本尊,难道你们就不怕死么”

“怕”洛天很是直接地点点头,“但是怕死并不代表者我们就可以束手待毙不过听前辈口中意思,似乎不想为难我们”

“佛主看上的人物,本尊怎么会为难你呢”金甲青年理所当然地笑了笑。

洛天狠狠地拍了一下额头,哭丧着脸道,“不是吧佛宗还没打算放过老子啊前辈,实话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出家当和尚的,您就死心吧”

“好像并非也要你入佛宗当和尚来着。”金甲青年好半晌方才似笑非笑地说道,“哦,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本尊鹏圣王,乃是当年佛宗的第一护法。”

洛天闻言刚刚松了一口气,心中暗自怪责这位爷怎么说话大喘气,而后又是心头悚然一惊,佛宗第一护法我草,竟然是这尊大人物,据说若是论战斗力,此人可是佛宗第一人,无人出其右。

“前辈,不知者不怪罪,俺们也是误打误撞闯到这里,您要是没什么事情就高抬贵手放我们离开吧”让众人齐齐面色抽搐的是,洛天接下来极为猥琐地搓手笑道。

这家伙,当真是无敌了

“那不行。”金甲青年摇了摇头,“你还没有接受佛意传承,不能放你走。”

洛天好悬一口气上不来活活憋死,哭笑不得道,“前辈,俺是真的不会加入你们佛宗的,您就不要纠缠俺了成不”

“谁说让你加入佛宗才能传承佛意”金甲青年愣了一愣。

“嘿嘿,没想到因祸得福,这下子安逸了”凌若辰心中极其欢乐地传音给众人道。

“”众人一阵无语。

陈林翻了翻白眼,叹道,“我们最多也就得到一两件佛宗仙宝罢了,亏你说的跟捡了天大便宜似地。”

“你们这群笨蛋”凌若辰很是无语地道,“这里有混沌元力混沌元力懂不懂那是可以让你迅速增进修为的好东西啊,与之相比,仙宝算个屁”

众人面上齐齐泛起了一丝喜色。

很快,鹏圣王便是带着众人来到一座金色巨山面前,而后伸手一指洛天,“此地只有他能上去,其余人等除了此地可以随意游览。”

说完,鹏圣王一挥手,一团金光便是直接包裹着洛天身躯,直接朝着巨山峰顶徐徐飞去。

“拥有佛缘之人,你终于来了。”

洛天刚刚落在巨山峰顶,虚空中便是传来一道沧桑到了极点的声音,这道声音传入洛天耳中,让洛天受伤的元神直接恢复如初,甚至隐隐还有增进。

黑莲法宝深处的三宵盘一下子就欢快地跳动起来,隐隐有着冲击最后第三层的强烈。

“来了来了。”洛天一挥手,淡淡道,“到底有什么好处给俺”

直接的不像个人

“最为充裕的混沌元力,和最为精深的佛意就在眼前,只能依靠你自己去寻找。”那道声音说完,便是杳无信息了。

“娘的”

洛天望着空荡荡的峰顶,好半晌之后很是无语地低骂了一声,“还不如送俺离开这里来得好。”

“若是你无法继承佛意,是无法离开这里的。”那道声音再次传来。

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