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天门

第181章 入门风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入门风波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亘古以来,神州大地西北方横卧一座雄伟壮观、庄严而神秘的山脉——天山。整座山体自北向南绵延三千里,山势巍峨,山体峻峭,常年被冰雪覆盖,不见人烟。山顶常年被云遮雾绕使人难以得见其真面目,尤其是位于北天山的朝天峰,峰顶直入云霄,为神秘莫测,曾被修行者称为离天近的地方,而天门总部便坐落这朝天峰峰顶处。

凤天赐三人离开连云城之后,一路向北飞行了半天功夫,出了连云山脉之后,不久,他们前方便出现一座闪耀着银辉的雪峰,凌空入云,其四周,坐落着四座较矮的山峰,有如众星捧月般将那雪峰围心位置。

“朝天峰,终于到了!”

一声惊叹,带着许多激动和期待,凤天赐双眼直视前方,心兴奋不已。

这连云城距离天山的路程比想象还要近,一路驾驭白玉舟飞行,不过半天的时间便已到达。越接近天山,凤天赐越感到迎面扑来的寒风冰澈入骨,回头一看,金富贵和丁锦已经冻得牙齿上下碰撞,蜷起身子缩玉舟内,连忙将白玉舟防御法阵祭起,片刻一层无形护罩将舟身笼罩,此时,冰冷的寒意才消减下来。

极目向前方山体眺望,随后,凤天赐按照金傲的指示,驾驭白玉舟向正面的一座山峰俯冲而去。

自从天门开派祖师万象老人天山立派之后,费极大心血布下了护山大阵,此大阵极为神妙,即使是太虚境界的修士想凭借一己之力破此阵法,也难于登天。而进入天门唯一的门户便赤松峰,也就是天门三宫四部雨部一脉所地。

祖师开派以来,天山高的朝天峰之上,天门日、月、星三脉居住此。随后不久,剑阁祖师剑七创派之后,剑阁一脉也朝天峰上落户。至于其他四部众则分别居住环绕朝天峰四周的四座山峰上,分别是风部的禹疆峰,雨部的赤松峰,雷部的雷霆峰,电部的霹雳峰。

各脉天门司职不同,风部掌管外部事物;雨部则负责本门防护;雷部掌刑;电部掌罚;日宫和星宫则共同负责门内大小事物,至于掌教一脉的日宫则负责统筹全局,权力极大。至于凤天赐所的剑阁,自剑七祖师陨落之后,一直受其余各脉排挤,基本上没有司职,只负责祖师堂的日常打扫工作。

白光一闪,凤天赐三人落赤松峰门户外一处平地上,收回法器的一瞬间,眼几道光芒闪过,定睛一看,已有数十人出现三人面前,那连云城玲珑居跟金富贵生口角的朱正高俨然列。

“原来是你们这几个臭小子,本少爷正准备去寻你们晦气,不想你们倒送上门来了!”那朱正高一见来人是凤天赐三人,顿时面露凶相,作势欲对他们不利。

“朱师弟且等一等,待我问明他们的来意!”这群人除了朱正高三人身穿青衣外,其余全部一身紫衣装扮,那开口说话的人是一三旬左右的大汉,从他身上隐露的威势可以看出其是一位化神修士,俨然是这群人的领头人物。

天门三宫四部弟子极其好分辨,从他们身上的衣服颜色便能分辨出。日月星风雨雷电七脉,分别对应金白蓝青紫赤黑,而剑阁弟子则是白衣上绣纹一柄剑形图案,非常容易辨识,眼前这几位穿紫衣的修士不用说也是赤松峰雨部弟子。

那紫衣大汉眼露出一丝精芒,对三人喝道:“你等何人?来我天门有何贵干?”他身上气势隐含待,只要凤天赐三人稍有不对,相信便会遭到他全力攻击。

凤天赐见状,直接上前向那紫衣大汉拱手一礼,道:“这位师兄,下师兄弟三人是天门剑阁弟子,特地从外界返回剑阁!”

“剑阁弟子?”紫衣大汉听后眉头一皱,看他们三人非常眼生,衣着打扮也不像是剑阁弟子,心顿起疑心。

“你说你是剑阁弟子,我还说你是魔道奸细呢!”朱正高听后一声冷笑,阴测测地看向他们,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神情。

那紫衣大汉性格比较稳重,只见他将手一伸,道:“可有身份令牌?”凡属天门弟子,都有自己的身份令牌,只要三人能拿出证明自己身份的令牌,他自然不会为难。

“没有!”凤天赐答得非常干脆。

“这位道友想来是寻我开心吗?”听到凤天赐这般说法,那紫衣大汉眼厉芒隐现,双拳紧握,一步一步向他逼来,“没有身份令牌,居然敢冒称是我天门弟子,光凭这一点,赵某就能将你三人当场诛杀!”此刻,他眼已经露出杀意。

“赵师兄,杀了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朱正高一旁大声叫嚣,一副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该死的贱人,你一旁瞎起哄什么?”凤天赐身后忍了半天没说话的金富贵出言反击,同时还竖起指对他做出一个极端侮辱的手势,那朱正高见状气得脸上青筋爆现,双眼喷火,如噬人状。

这时,凤天赐不慌不忙,道:“这位师兄稍安勿躁,小弟自然会拿出证明我等的身份的东西!”说罢,只见他右手一挥,从手上须弥戒急速射出十三道金光,其身体四周盘旋飞转。

“子母金螭剑!”

紫衣大汉见到凤天赐身旁飞转的十三柄金剑之后,惊呼一声。这金螭剑是剑阁祖师随身之物,亦是剑阁历代座传承信物,眼前这少年手持此物,他的身份自然不需质疑。

“小弟凤天赐,师从剑玄子!”凤天赐持剑一礼,不亢不卑道。

这时,紫衣大汉眼杀意消散,连紧握的双拳也松开了,脸上露出惊异神色。

“原来……”“你有金螭剑就一定是剑阁弟子吗?”

他的话还没说出口,朱正高一旁插话道:“剑玄子二十年没有回返天门,谁知道他是不是外面陨落了,你恰好捡到他的遗物来冒称我天门弟子!”

紫衣大汉一听,觉得他说的也有些道理,随后默不做声,静观其变。

“那依你说要如何才能证明?”凤天赐听到他出口不逊,污蔑自己恩师身陨,心顿时怒气上涌,若不是此时身份未能证实,早已对他不客气了。

朱正高阴声一笑,道:“剑阁的剑道法门向来是口口相传,只要让我一试你的身手,便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剑玄子的亲传弟子!”其实他从见到凤天赐祭出金螭剑之后,便已确认其身份,因为玲珑居时,凤天赐曾凭借护体罡气便将他的御风诀挡下,除了剑阁的转玄天罡没有其他功法有这等神妙。

他此刻的举动一来要报玲珑居接下的仇怨,二来风部本身便跟剑阁的关系不好,即使二人争斗起来也不用担心会受到师门长辈惩罚,反而会维护自己。凭借手他父亲赐给的一件独门法器,朱正高有信心能战胜凤天赐,给他留下毕生难忘的教训。

“如此甚好!”凤天赐正愁找不到机会教训他,满口答应,随后上前一步,对紫衣大汉拱手道:“这位师兄,现的情况你都看眼里,是这位朱师兄要出手考较我的修为,修士斗法,万一收手不住,伤到朱师兄的话,还需你到时给我做个旁证!”

紫衣大汉头一点,道:“二位师弟既然要互相印证道法,师兄也不阻拦,只是希望你们点到为止!”其实,他心已经有八成信了凤天赐的确是剑阁弟子,只不过现心好奇,想看一看这天门第二高手剑玄子调教出来的弟子修为道行如何,所以乐得一旁观战。

“大言不惭!”朱正高冷哼一声,脸上露出狠厉神色,“今天本少爷非要让你好看!”说罢,他手掌一翻,一柄青色长剑出现他手,双手持剑猛然向下劈落,此同时,十几道二尺来长的青色风刃向凤天赐迎头击去。

漫天飞刃。这是天门秘法风神变第一式,真正高手使出,一击之下能出几道风刃将方圆数丈全部笼罩,威力极强。这朱正高显然对风神变领悟不够,一次只能出十几道风刃,比起司徒静一次出三十道风刃差了许多,连那死鬼杨涛都不如,就他这般修为还敢挑衅凤天赐,十足不知死活!

凤天赐看见袭来风刃威势,冷哼一声,不闪不躲,陡然运转体内罡气,身前布下一道罡气罩,硬接了他这一击。

“噗噗……”

二尺来长的风刃击罡气护罩上,出一连串轻响,随后消失不见,没能伤害到凤天赐分毫。

“罡气护体,不错!”一旁观战的紫衣大汉开口赞了一声,这一手罡气护体已经让他肯定了凤天赐剑阁弟子的身份。

听见紫衣大汉夸赞对手,朱正高加嫉恨,脸上青筋虬起,阴狠的目光紧盯凤天赐,狂吼一声:“风神变,二变裂空斩!”

随着他的喝声,一道丈余长的青色风刃从剑身透出,带着‘嘶嘶’裂空声向凤天赐击去。这记裂空斩是风部练气修为的弟子所能施展的大攻击法门,虽然朱正高这记裂空斩威力较司徒静使出威力逊了两三筹,但是凤天赐也不敢托大用护体罡气硬接。

只见他手法诀一掐,金螭母剑瞬间飞到手,此同时,十柄子剑飞回到母剑剑尖处并行,体内罡气运转,数十道三尺余长的剑芒从剑尖处透出,伸缩不定,闪耀着奇异光芒。

右手持剑遥遥一指,数十道剑芒脱体而出,向来袭的青色巨刃击去。

“轰!”

一声巨响过后,只见朱正高出的裂空斩瞬间被剑罡破去,消散无形,同时剑罡威势也消减不少,但仍有一半威力向朱正高击去。

“朱师弟快闪!”一旁的紫衣大汉见状大呼一声,若是朱正高被这剑罡击,他的小命肯定玩完,到时,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也算他提醒的快,朱正高急忙闪身堪堪躲过剑罡一击,另一方面凤天赐控制剑罡击去的方向稍微偏了一下,虽然这朱正高可恶之极,他也不想动手要了此人性命,毕竟分属同门,自己诛杀他之后,恐怕也难有好结果!

“二位师弟可以停手了!”紫衣大汉怕再打下去会闹出人命,急忙出言阻止。

凤天赐听后,看见那朱正高虽然没受伤,但也一身狼狈不堪的模样,心想让他知道厉害也就罢了,随即罢手将金螭剑收回须弥戒。可是,那朱正高却没有就此罢手,只见他脸上露出无比狠厉神色,眼杀意已起。

“丧——魂——风——刺!”

朱正高突然抛出一件形似分水刺的法器,这件法器一经祭出,半空瞬间化作一道三十余丈长的巨型风刺,看其威势少也相当于化神修士一击之力,庞大的气机将凤天赐紧紧锁定后,随后猛地当头击去。

“元神法器!”

他一出手,凤天赐便已警觉,现自己被那风刺庞大气机锁定之后,凤天赐已然知晓对手起了杀意,祭出元神法器来对付自己。

“朱师弟,赶快停手!”紫衣大汉一旁见状,大声疾呼,可是,朱正高没有丝毫停手的迹象,反而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