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御星辰

第1255章 以他血......壮军威

  朱雀星君府左相的政事殿之中,左相表情有些严肃将手中的玉符递给了凌动,神情中带着几分悲切。

  “这里应该是你需要的情报,虽然不太确定。不过,为了这份情报,我已经动用了一位安插在土獐界几乎混入土獐界星宿天君府中高层、近百年都没有动用过的暗子。

  那枚暗子冒着暴露的风险,获得了这份情报。不过为了从土獐界送出这份情报,我们安置在土犴界的另外四名暗子全部......死亡.......他们无怨无悔的隐藏了上百年了.......”

  接过那枚玉符的凌动手骤地一沉,这枚轻飘飘的玉符在凌动的手中骤地沉了数倍,这份情报的代价.......

  “好好安置他们的家眷,改天发放抚恤的时候,叫上我.......”

  凌动沉默了一下缓缓的开口。可以想像,土獐界叛变三十七年了,能够隐藏到现在的暗子,到底有多大的价值,很难说。

  这些年来,暴露出许多,但能够存留到现在的,任何一个都是精英。

  虽然这些人的死亡,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仅仅是为了凌动的一已之私,但凌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而且左相的话,突地让凌动想到了在百余年前,做叛徒出卖他们离开的情报的木犴界武军副统领杜远。

  那个五个白面馒头,十斗米外加百两黄金就让他做叛徒付出一生的杜远,此刻,凌动突地有些好奇,百多年了,那个当初做叛徒几乎将他陷于绝境的杜远还在吗?

  “你且看看这情报吧,分析分析再说吧。”左相虚江月的神情有些黯淡。那些个暗子,可都是他这些年一个个亲手安插下去的。

  也许是因为凌动朱雀母祖对凌动这朱雀神卫卫帅的任命,也许是凌动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也许是其它原因,原本与凌动稍有些不对付的左相,现在对凌动,却是顺眼了许多,配合了许多。

  或许,这是当前大环境下,武者对于强者的骨子里的尊敬罢了。

  纵然凌动修为只有半步周天正神,但是凌动却收拾掉了幻浪域老,从某种程度上说,左相虚江月还要感谢凌动,毕竟幻浪域老不好伺候,他那惹不得的关门弟子更是不好伺候。

  凌动点了点头,神念透入玉符,一个字一个字的斟酌着这封短短的带血的情报。

  那位在土獐界埋藏的很深的暗子其实也无法确定被俘的狄天君狄纳定是否被关到了土獐界,他送来的情报中,只有他冒着死亡的危险打探和观察来的片言只语。

  自从那支几乎被打残的败军回到土獐界之后,那暗子无意中得知,每隔两三天,要土獐界星宿天君府一侧的行宫居住的无敌少帅桓英,总要去一趟土獐界星宿天君府。

  而每一次,南方闾荒星域的前锋大帅,土獐界的星宿天君莫敬天,都会亲自做陪,每次都是去固定的区域。

  原本这事情也引不起别人的注意,不过那暗子在一次带武军巡逻时,碰到了正一脸阴沉的将无敌少帅桓英送出二门的星宿天君府莫敬天。

  “莫帅,好生......那姓狄的,万万不......终有一日.......”那暗子路过之时,只凝神听到了十来个字,甚至没听明白他们的意思,但是一个‘狄’字,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然后,那暗子多方探索,大半个月的功夫下来,终于探知,土獐界的星宿天君府内,确实关押了一名极其重要的俘虏,为了这个俘虏,甚至动用了百余年未曾动用的七元地磁禁地来囚禁此人。

  那暗子送来的消息就仅止于此,再无任何情报,留下疑惑重重。

  “左相,这情报你也看过了吧,你怎么看?”得到情报,隐隐间似乎有狄天君狄纳定的下落,凌动反倒不急了。

  左相思忖了一下,缓缓开口道:“如果这个情报无误,那我有五成的把握,可以确定被俘虏的狄纳定狄天君被囚禁到了土獐界。

  若是结合这些天的战事动向,武军调动,甚至是那少帅桓英的动向,那么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确定此事,被俘虏的狄天君确实被囚禁到了土獐界。”

  说到这里,左相眉头一皱道:“只是我想不明白,南方闾荒星域为什么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来俘虏狄天君?

  按你所说,南方闾荒星域在木犴界星宿天君府前扔下了三万余具尸体,而来了围剿狄天君的部队,又付出了三万余武军的代价。

  六七万武军付出了生命,只为了生擒狄天君?一个星界的星宿天君,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恐怕就是老夫的这条命,也并不一定能够值当他们用六七万精锐武军的性命来填啊?”

  闻言的凌动也只能是苦笑着应和:“确实如此!我已经想了一个月了,也没想出他们为什么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生擒狄天君?或者说,狄天君身上有什么我们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者价值?”

  “恐怕也只能是如此推断了,若不是狄天君身上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价值作用的话,南方闾荒星域花费如此代价俘虏狄天君,唯一的作用,就是让我们丢脸,稍稍打击我们的士气罢了.......

  至于用狄天君威胁我们,则是想都别想........”左相沉吟着说道。

  “是啊,确实如此!不过,这个谜,相信等我们将狄天君解救出来之后,应该就能揭晓了。”凌动说道。

  闻言的左相脸色却是骤地一变,惊道:“凌卫帅,你说什么?要解救狄天君?要去土獐界救出狄天君?我没听错吧?”

  “左相,你没听错,是要解救狄天君,这有问题吗?”凌动浑然不觉的反问道。

  “当然有问题,而且大大的有问题!就算我们可以确定被俘虏的狄天君被在土獐界星宿天君府如何?

  如今的土獐界,可是南方闾荒星域攻击我们朱雀星域的桥头堡。

  超过三分之一的武军数目、拥有整个南方闾荒星域超过四成战力的武军与精锐,包括他们的前锋大帅莫敬天,与无敌少帅桓英,全部集中在土獐界。

  可以说,南方闾荒星域的主力,全部集中在了土獐界。

  为了防御震慑集结在土獐界的南方闾荒星域的主力精锐,就连朱雀母祖的真身,也不得不亲自坐镇那里,日夜不得离开。凌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左相虚江月的神情很是严峻。

  “意味着什么?”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凌动突地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事实。

  “意味着土獐界,也有一个与朱雀母祖修为相近之人坐镇,要是没有土獐界没有类似于朱雀母祖这样顶尖的存在坐镇,早就被朱雀母祖拿下了,我们与南方闾荒星域还能战斗到现在?

  在这种情况下,凌帅拿什么去救?凭什么去救?用什么去救?”左相的一连三个反问,直接打碎了凌动心中的妄想,也让凌动终于正视到了一件事。

  就目前来看,左相压根就没有去营救被俘的狄天君的任何打算,营救狄天君,只是他凌动一厢情愿的想不地。

  纵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凌动还是无法接受这一点:“不能去救?难不成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朱雀星域的头面人物狄天君被对方俘虏而日日**?

  难道就不怕敌军拿俘虏的狄天君,来打击我们朱雀星域的士气?来动乱我们朱雀星域的军心?”凌动语气凌厉的反问道。

  被凌动反问的左相却是露出一丝让人觉得残忍的冷漠:“战斗了三十七年了,上百万武军战死了,能有的动荡早都过去了。

  死上一个狄天君,压根不会有人在意!现在,能影响到朱雀星域武军士气的,也许就只有朱雀母祖跟朱雀星君大人,还有四大帅了。

  况且,以我的了解,若是敌军敢将狄天君押到阵前,狄天君是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绝对不会失了我们朱雀星域的骨气,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自戕,以他血......壮军威.......”

  左相那冷漠的话,陡地令凌动打了一个寒战,也许真的会如此。

  不过,纵然如此,凌动也会坚持下去,纵然没人理解他的坚持.......为了木犴界,为了狄南坤的拜托,更为了他自己。

  “请来西帅跟右相吧,是否营救狄天君,我们要好好的议一议!”凌动深吸了一口气以一种命令的口吻说道。

  左相则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凌动,他有些想不明白,凌动为何要坚持营救狄天君,那压根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但纵然如此,听到凌动的命令,左相虚江月还是微微一退领命道:“是,凌帅,我这就通知西帅跟右相前来议事!不过,凌帅,这件事,真的没有任何可行性,西帅跟右相也会让你.......失望的!”

  凌动没有回应左相,只有眼神变得更加坚定。

  凡事,只有试过了才知道!

  坚持才有希望!

  

  PS:感谢f663026盟的月票支持,感谢ray1886的打赏支持,感谢qaz123edc,寒冰人,sxgwrsh,无尽空虚86,浮云5291 等兄弟的月票支持,感谢兄弟们的订阅支持,鞠躬!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