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变身之旅

第61章 斗牛,生死相搏

斗牛,生死相搏

得罪一头牛的下场是什么?

来缺头疼的看着眼前的牦牛,弓着身体,做好随时开溜的准备。他觉得他很快就可以知道得罪‘一群’牛的下场是什么了。

这场武斗,牛大的说法是斗牛,但实际上和那西班牙斗牛有着天壤之别。来缺没有斗牛士手中的那块红布和利剑,更没有花镖手和长矛手替他消磨牛的锐气顺便给牛放放血。

更为重要的是,来缺似乎没有见过斗牦牛的场面,就眼前的那个大家伙……来缺绷紧了浑身的肌肉,时刻准备着躲避牦牛的冲刺与击杀。

虽然不知道从前选择到这个斗牛关卡的试炼者究竟是怎样通过这个关卡的,但来缺几乎可以肯定那些家伙从未在一开始就承受那牦牛如此之大的怒气。

牛大此时已经飞到了不知什么角落,无限之洞洞口的牦牛勇士此时看起来已经准备完毕,正蓄势待发,来缺的精神时刻集中在牦牛的身上,浑身也做好了一切准备,眼角的余光扫视着整个湖底世界,并拼命在脑中回忆着连日来对湖底世界地形的记忆。

没有道具、没有利爪,他现在有的只有自己的脑子和速度还有耐力,牛大说试炼以一方彻底倒地为胜利标准。来缺在心里苦笑了下,对面那头大家伙……要消耗掉它全部的体力,需要多少时间呢?

或许在那之前,自己就已经累得倒下了吧?

来缺在心里如是想着,眼里的紧张与恐惧却在一分分的减少。他忽然想明白了,这一关考校的,应该是试炼者的武力与耐力,不论从前参加这个试炼的是什么兽类,既然要成为东王,那足够的武力自然也是不可或缺的,而即便有足够的武力,充足并强韧的耐力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

要打败这头牦牛,这二者都必不可少。

只可惜,他这个小狸子,要武力没武力,耐力……怎样看也比不过眼前的大牦牛啊。

这种时候,如果他再畏首畏尾,就什么都完了——老狼是说过,这试炼洞里的试炼,对雪狼一族有着足够的宽容,可是他只是一头有点诡异能力的狸子而已。

眼下,除了拼命,再没有别的选择。

“轰!”

毫无征兆的,对面的牦牛首先开始了冲杀,径直就朝来缺冲了过来,愤怒中的牦牛以十倍于普通疯牛的劲头全力冲撞,时刻紧盯着它的来缺在它动作开始的第一秒就朝边路逃窜,两者开始时的距离较远,愤怒的牦牛并没有控制自己奔跑时的方向,只是全力以直线冲杀,来缺逃到一旁后回头看牦牛继续往前冲去,只见那牦牛低着头,任那坚硬的牛角向前,速度丝毫不减的朝前撞去——它就那样在来缺的眼前,直直的撞向来缺后头的那棵老树。坚硬的牛角生生的撞进了树干之中,那棵大得夸张,几乎已经占了湖底天空三分之一空间的老树就那样在它的撞击下轰轰的晃动了许久,落叶簌簌。那头疯了似的牦牛这才慢悠悠的将牛角从树干之中抽了出来,然后一副悠闲的样子回头看来缺,那双眼里的眼神仿佛正在告诉来缺:老子和你誓不罢休!

牦牛的从容凶狠和强悍深深的刺激到了来缺,来缺愈加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他明白,眼前牦牛的这一下,并不在乎是否撞到自己,他要的只是向自己示威,□□裸的示威。它高昂的脑袋在告诉自己它有着怎样的自信和勇猛。

牦牛勇士。

这头牛果然有着与这个称号相匹配的实力,可惜它没有与之相匹配的胸襟。

来缺仍旧为这些牛因为一个赌局就这样愤怒而感到鄙视,这样的性格,按照陆鹏的说法:赌品不好的男人,难成大气——鬼晓得这是他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第二波的攻击来得很快,那牦牛示威完毕就转过身来再度朝来缺所在的方向凶猛的冲杀过来,来缺瞪着眼睛算准路径就要侧身逃开,奈何那头牦牛这回并不刻意示威,因此随着来缺侧身逃走的方向就冲了过来,待到来缺再要转身逃开已是为时过晚。

一阵剧痛从来缺的肋骨处传来,接着散遍全身——他被那头野蛮的牦牛用牛角直刺肋骨,接着大力的用牛角挑起身体甩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那棵老树的树干才顺着树干摔落地面。

好痛。

剧烈的疼痛让泪花几乎立刻爬上眼眶,又被来缺咬牙吞了下去。这种时候,让眼泪花了眼,才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万幸,他还有兽王骨的基本防护,他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牛大,似乎因为这是兽王骨的本能防护,所以他只是皱了下眉头,接着又恢复了它的面瘫脸。

好像,他还死不了。

来缺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咬牙准备接受牦牛下一波的冲撞。

接下来的战斗,与其说是来缺在斗牛,倒不如说是那头牦牛在对来缺进行一面倒的施虐。从前在家里被一众野狗野猫追击练出的速度与矫捷在牦牛的面前却缓慢迟钝有如刚学会走路的稚龄儿童。一次又一次的冲撞让来缺尽情的享受了空中自由落体的滋味,浑身的痛觉神经不仅没有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中麻木迟钝,反而愈加的敏感了起来。

来缺只觉得每一次的撞击都令他的身体有如撕裂一般,从半空中落地时的钝痛及震荡更令他每一次都几乎想将肝胆都吐了出来,偏偏他有兽王骨的基本防护,牦牛的冲击虽然能令他疼痛,但伤不到他的皮肉,因此从外头来看,没有任何的划伤破皮,只是大片大片冒头的淤血始终是骗不了人的。

直到与这牦牛的战斗,来缺才终于有了答应老狼来参加这试炼,这次真的是在玩命的认知。而老狼先前说的存活率能有十之一二的存活率,他现在想来,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存活率,自己也敢来冒险,真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你披了张狼皮,又有别人说你是雪狼,你就真以为自己有本事有魅力让这里的关卡都大把放水的任你通关么?

来缺在又一次站起来的时候,在心里这样嘲笑了自己一通。

吹捧得多了,他都差点以为自己真是雪狼了,而那百分之二十的存活率,当时更是没有真正落进心底——毕竟,没有真正落到自己头上的事情,谁也不会真正对它太放在心上的。

这就是所谓的侥幸心理。

努力让自己站稳身形,来缺瞪起一双眼恶狠狠的看向牦牛,那牦牛勇士在经过这无数次的冲撞之后,见来缺并未死去或是败退,他也开始焦躁了起来,一只蹄子哼哼的刨着地,牦牛喷着气准备着再一次的进攻。

牛大在远处默默的关注着场中的形式,他紧紧盯着来缺的双眼,又看了眼逐渐开始变得焦躁失去理智的牦牛勇士。

“战斗,远远还未结束。”

囧……不过那孩子不是LJJ这头的 唔 看天 不过里头现在就俩人-v- 啦啦啦 所以如果需要围观的同学请自便 OTZ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