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斗魂师

第80章 疑心

叶逸抿紧嘴唇,面无表情看着九长老的尸体,拳头却紧紧地握了起来。毫无疑问,九长老根本不可能是自杀的,凶手是否是眼前这个一脸悲痛的叔叔叶风?

“爷爷,能否让我看看九长老的遗书?”叶逸向叶重请求道。

叶重眉头微微抖了抖,将一纸信笺递给叶逸。

叶逸接过,一目十行掠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其上九长老写着因思念已故妻子,不堪日夜折磨,便服毒追随亡妻而去,一纸遗书写得柔肠百结,情深似海,令人唏嘘无限。

只是九长老其人表面和蔼,骨子里也是阴狠毒辣之辈,就算他再怎么思念亡妻,也断不可能因为这个自杀。这遗书表面看来毫无破绽,字迹与九长老是一模一样,但是与他的性格明显不符,如此啰哩啰嗦一大堆,倒像是依照女子情感所书。

“小五,你怎么看?”叶重冷不防地问道。

“我没什么看法,只是有点奇怪,九长老平素都无预兆,突然间自杀太令人惊讶了。”叶逸道。

叶重瞄了叶逸一眼,却不再言语,但是却并末要回九长老的遗书,似乎忘记了一般。

当叶逸走出正堂之时,叶龙追了出来。

“叶逸,你等一下。”叶龙喊住叶逸。

“大哥有何事?”叶逸对于大哥叶龙还是有相当的好感,就凭他能为自己的事情打断叶林双腿。

叶龙上上下上扫了叶逸两眼,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叶逸一怔,有些佩服叶龙的敏感。

“我觉得九长老不是自杀。”叶逸道,在叶龙疑惑的目光中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叶龙沉吟了一会儿,点点道:“你说的没错,遗书的风格确实不像是九长老的性格……九长老的遗书还在你这吧。”

“没错。”叶逸点点头。

“爷爷之所以让你拿着,恐怕是想让你去查查真相吧,你现在想从哪方面查起?”叶龙问道。

“这我倒不知道,我还以为是爷爷忘记了,看他忙着也没去打扰。”叶逸装傻道。

叶龙盯着叶逸好半晌,也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转身离去,他知道,叶逸信不过他。

看着叶龙的背影,叶逸倒是有些怔仲,是自己太小心了吗?到现在,对于父亲叶凌和爷爷叶重,他都时刻保持着一种戒心,尽管他也渴望亲情,也知道在帝都,他只能依kao叶家的庇护。

明月酒楼内,叶逸与傲风和独孤剑围坐在一起喝酒,嘻笑怒骂畅谈天下之事,三人圈子随着友谊的醇厚而愈加紧密。

“问你们个事情,你们谁知道圣火教是什么东西?”酒过三巡,叶逸按奈不住问道。

“圣火教?似乎大陆的一个邪教组织,源自火焰帝国前朝国教,具体的我也不清楚。”独孤剑说道,圣火教是个挺神秘的组织,平素根本不会公开lou面,他也是偶然听家族长辈提起过。

“哦……”叶逸眉头高高挑起,一口饮下杯中之酒。

“叶逸,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若是将我们当兄弟就说来听听,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傲风喷着酒气道。

叶逸犹豫了一下,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发现无论是傲风还是独孤剑,都是值得一交的兄弟,而兄弟贵在交心,对他们说说也没什么。

于是,叶逸便将家族中九长老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傲风与独孤剑听着听着却是陡然严肃起来。

“叶逸,这事你能对我们说出来,没妄费我们相交一场,按你这么说,圣火教已将触手伸到了叶家,很有可能不止你们叶家,或许帝国十大家族他们都安cha了钉子进来。”傲风正色道。

“傲风说得没错,圣火教一旦控制十大家族的核心人员,泄lou出去的东西绝对会让整个帝国都翻天覆地。”独孤剑道。

看着叶逸紧蹙的眉头,傲风道:“叶逸,这事我绝对不会说出去,我们先暗中调查一下再做打算。”

“叶逸,你就放心吧,你以命相交,我们又岂会背弃你,只要我独孤剑活一天,谁要敢动你,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去。”独孤剑铿锵有力地一拍桌子。

“当然也少不了我傲风。”傲风也是一脸郑重道。

叶逸只觉心中暖暖,他相信,他们做出的承诺会永久不变。

在九长老风光葬礼之后,又是一个十五月圆之夜,在过去的几天里,叶逸再一次成为了帝都上层社会的焦点,缘自他成功地医治好了迪拉克伯爵被所有名医判定必死的怪病,于是源源不断的人上门求医来了,这令叶逸头痛不已,不过当他想到手中那张八百亿金币的魔晶卡,并且每一分每一秒都有金币在往上叠加时,这些麻烦事倒显得微不足道了,如今的叶逸比起一些王国都要富裕。

而九长老生前交给他的认证魔晶卡和魂力密码钥匙叶逸却不敢轻举妄动,他不知道九长老寄存在诚信托管行的是什么东西,但他知道此时有众多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就算是叶家对他的监控也强了许多,这从暗中保护他的人从二个增加到了八个便可以看出来。

叶逸在房内盘腿练了两个时辰的长生决,又熟悉了一下从黑暗宝鉴中学到的黑暗骑士技魔焰突刺,眼看就要到与那神秘老师约定的时间,他换上黑袍偷偷溜了出去。在叶家大宅内,暗中保护他的八名高手都会自行散去,可能叶重也怕做得太过会引起他的反弹。

来到荒芜的北院,神秘人早已如一座远古雕塑一般直直站立着,抬头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师……”

叶逸话末说完,神秘人赫然转身,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朝着他袭了过来。

“叭叭叭……”叶逸一次次被神秘人用一根枝条抽得飞来飞去,很明显,神秘人的攻击比起上一次凌厉了许多,每一次攻击都带上了杀气,而仅仅是这杀气便压得叶逸喘不过气来,闪躲便慢了许多,自是挨了一下又一下,便他却一声不吭地忍受着枝条上那袭入体内的波波暗劲,疼痛如抽筋伐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