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现实世界

第37章 狼行千里吃肉

第三十七章 狼行千里吃肉

由白骨堆积起来的城堡,看上去有一种妖异的气息,城堡的墙壁好像是一直在蠕动一般,让人觉得这城堡仿佛是活着的一般。不过很可惜,这里是死界,这里是亡灵的世界,这里是死亡的世界,这里的存在的生物和亡灵连死亡都不怕,又怎么可能会怕这怪异的城堡呢。这座城堡虽然占地面积极大,但是这里是死界,在死界之中没有山脉和河流,有的只是平原。一个城堡作为主要的作用并不是作为居所,而是一个战略重地,目的是守卫一方领土,只可惜在这里,是没有任何险地可以守护的。

本来赫卡里姆的守城方法很不错,用四个绝对值得信任的人镇守四方,然后用四座有着特殊联系的城堡形成阵法,这样一来不管是哪一种城堡遭遇攻击,那么其余的三座城堡都是会利用阵法传递能量。这个守城方式的破解方法有两个,第一个自然是攻击敌人的一点,只要打破一个城堡,那么其余的三个城堡就断了线,这城堡也就不攻自破了。而第二个方法,就是无数大军出动,直接围拢四个城堡,让所有的城堡都耗尽能量!

这两个方法第一个方法基本就是不可能实现,因为这四座城堡都是有着极为强悍的阵法在加持着,而且只要是一方遭受袭击而其余的没有被牵制,那么其余的城堡定然会派出大军支援。而第二个方法更是异想天开,这四大天王镇守的四座城市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正好是把赫卡里姆的王城给包裹在了其中!想要一起围攻四大城堡,估计也只有把赫卡里姆所在的整个区域的生物都聚集起来,才是有着一线生机的。

可是不管是多么强悍的计策。都是会有着破绽,不管是多么牢不可摧的防御,都是能够从内部瓦解!萧乱使用奇兵,派出孤身一人的西格霍尔,西格霍尔不负众望,直接策反了西格拉斯!赫卡里姆也是枭雄,虽然对于西格拉斯极为信任。但是作为一名上位者,那么对于每一个手握大权的人都是有着压制,而赫卡里姆的压制。就是在西格拉斯的城堡之中放进一个人,让这个人掌管阵法!

在死界之中,城堡的意义就如同是围棋之中的棋子,每一颗棋子看起来都是孤军奋战。但是只要是开启了阵法。那么这些城堡就会牢牢的连在一起!赫卡里姆派入西格拉斯的人不会有任何的权利,不会带给西格拉斯任何的威胁,但是却可以控制阵法,赫卡里姆这么做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即使西赫拉斯背叛了,这个棋子也不能丢!

按照赫卡里姆看来,西格拉斯的实力虽然强悍,但是这死界充满了尔虞我诈。不管是谁都不会绝对信任别人。西格拉斯在赫卡里姆手下已经是位极人臣,其余的尊者已经不能给西格拉斯更高的待遇了。唯一的可能,就是杀死自己,然后由西格拉斯上位!就因为如此,西格拉斯想要投奔别人,或者是联合外人,他的作用都在这颗棋子上,只要这颗棋子不丢,那么这西格拉斯就永远没有背叛的可能!

可是赫卡里姆没有想到,西格拉斯竟然在西格霍尔的劝说下,直接放弃掉了自己如今拥有的一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数之不尽的财富,每天充足的修炼供应,还有随便取之的女人,这西格拉斯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在一瞬间把这一切都放弃掉了!而且更加让赫卡里姆抓狂的是,这西格拉斯竟然是在离开城堡的时候,从内部把整个城堡给毁掉了!

这城堡的确是坚硬无比,但是那也只是开启阵法的时候,这阵法在没有开启的时候,城堡的作用也并不是很大!这西格拉斯竟然是心狠如斯,竟然是直接选择毁掉了这个城堡!就因为西格拉斯的这一个动作,其余的三个城堡立刻失去了能量的供应,阵法,竟然被破除了!

没有了阵法的城堡,就如同是落在狗群之中的一块肉骨头,不管是谁都可以上来咬上一口。只要是嗅觉灵敏一点的人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更何况是亲手导演一切的萧乱?就在城堡被破除掉的时候,萧乱立刻率兵把整个城堡给围拢了起来,滴水不漏,死死的围在了中央!

只是可惜,这城堡虽然没有了阵法,但是镇守在城堡之中的守城方确实极为强大。一半生物一半亡灵的诺德莫拉,还有无数强大的巫妖和骨龙其实,整整三天时间,萧乱竟然没有攻破这城墙!直到那个时候萧乱才是反应过来,在修行界打仗和现实世界历史之中记载的那些打仗可不一样,那可是真的有以一当百的强者存在的!

就因为如此,这场战斗萧乱虽然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一时间竟然仍然是僵持了下来。数天时间,萧乱的大军都是没有任何的攻城动作,只是在不断的来回调动罢了。一开始诺德莫拉还以为这是地方要采用什么战术,吓得它派出了不少飞禽打探情报,可是在这些飞禽回来之后,诺德莫拉却是差点笑出声来!

临阵换帅!诺德莫拉听到这个消息直接直接狂笑三声,临阵换帅可是战场之中大忌!所谓的元帅,其实就是一个军队的大脑,在战斗开始的时候,元帅要不断的调动自己手下的并将,然后做出最有效的防守和反击。在战斗开始之前,这些元帅都会熟悉一下自己手中大将的性格,好让自己能够指挥的动这些战士。

每个强者都是有着自己的脾气和打发,如果让一个善于进攻的人去防守,不仅仅是不能发挥出这名将领的最大实力,反而还是会让这名将领发挥失常!就因为如此,要想把整个部队都抓在自己手里。那就要熟悉每一个将领的打法和擅长的领域!可是临阵换帅会让新来的元帅没有时间去熟悉这些将领的脾气和擅长的领域,那么战斗的时候下达的命令就有可能不会立刻被执行,战场之上情况瞬息万变。一个失误就可能导致全军溃败,正因为如此,这临阵换帅才是大忌!

诺德莫拉看到敌军主帐的大旗虽然没有换,但是坐在帅位的人却是变了,心中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上的血月,诺德莫拉冷血了一声,然后便是下达了防守的命令。只要坚持一天时间。那么自己就会恢复全胜时期,凭借自己的实力,这些人根本就是攻不破这城!而且想必这个时候其余的城堡都是收到了消息。援军已经在飞奔的路上了,只要自己守住城堡,那么和援军汇合之后,这场战斗便是能够决定胜负!

与此同时。就在城堡外的主帐之中。萧乱悠闲的躺在椅子上,对着正在进食的斯维因说道:“准备的怎么样了,你说决定胜负的时候到了,你是不是有了把握?”

萧乱这话其实纯属随便一问,现在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哪怕是强攻,这城堡也是守不住的,萧乱想要知道的。仅仅是这斯维因到达有没有帅才而已。如果有帅才,那么萧乱便是能够进一步的发展自己的计划。如果没有那也没关系,以如今萧乱的实力,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在一次的组成一支队伍!所以萧乱心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担心,打不赢,没关系,老子给你再去调兵!

一将功成万骨枯,老子用这死界千万疆域为你搭设一个擂台,任由你发挥,成就你的威名!用死界无数的生物给你当成踏脚石,任由你随意浪费,让你登上这顶尖之位!有人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本来是没有路的,只是因为走得人多了,所以才有了路。而如今萧乱要做的事情就形成道路一样,不管你斯维因有没有帅才,一万人被你玩死了没关系,十万人千万人被你玩死了也没有关系,老子今天就是要让你成为这死界之中的用兵霸主!老子就要试一试,这命运到底能够不能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真的其实没有命运,或者说命运真的是可以人为创造的,在萧乱给了斯维因大军的之后,这斯维因竟然是表现出了自己的实力!如果萧乱的实力是霸气的话,那这斯维因就是谋略!不过是短短几天的时间,整个军队便是被斯维因死死的握在了手中!哪个将领有着实力,擅长什么工作和战斗,都被斯维因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开始的时候不是没有人反抗过斯维因,想要在斯维因刚刚进入军队的时候给斯维因一个下马威,让斯维因不要那么嚣张。因为斯维因刚刚进入军中,还不知道自己有着多大的权利,所以斯维因便是来找了萧乱。在听到军队给斯维因下马威之后萧乱仅仅是微微一笑,让斯维因放手去做就行了。

这斯维因听到萧乱的话也是心中一动,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是回到了军中,以军中的规矩竟然直接给使出这一招的将领给杀了!千余条人命就那么落在了地上,无数团鬼火从这些失去了头颅的身体上飞出,整个军中,竟然全部都被斯维因给镇住了!那可是一千多条生命,那可是一支小型的部队啊!一时间,整个军中都是冒出了无数的反对口号,看那个样子,竟然是要把斯维因直接当场撕碎!

萧乱统领这个军团其实是一个杂牌军,其中最为强大的是那天在屋子之中的六个统领,这些统领的族人就是这支大军的将领,这些统领约束着自己手下的将领,然后这些将领统帅萧乱的整个军队,可以说是一个十分稳妥的手段。可是如今整个军营,整个军心都是发生了异变!那些将领不服气,那些统领不服气,甚至底下的士兵也不服气!如果处理不好,那么就是百万大军的哗变,那时候就算是萧乱出来,说不定都镇压不住!

萧乱虽然是收复了这些人,但是这些人其实一直都在相互制约,他们不希望自己被杀死,但是也不希望别人得到萧乱的信任。这些人相互计算,下着脚绊,这才是使得这个军队稳定了下来!就如同在华夏的历史之中。所谓的皇帝其实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在皇帝手中能够掌握的兵权也不过就那么几千人而已,但是皇帝却是能够控制整个帝国,就是因为这些将领相互计算,相互防备,相互下着脚绊!商汤强不强,一个纣王实力就极为强横。手下还是有着无数大将,但是最后却被姬发给灭了,这就是因为民愤!一个帝王在厉害。也不可能压住只所有人的反抗,那么等待他的只有被推翻!

斯维因如今也是这个样子,如果整个军队哗变了,那么这些人的意识便是集合在了一起。等到他们真的杀死了斯维因。那么萧乱在出来的时候,这些人甚至敢于和萧乱抗衡!可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斯维因不但是没有任何的安慰,反而是下令,把那些领头哗变的将领抓出来也给杀了!

不服的,杀!还不不服的,那就接着杀!敢于反对的,杀!脸上有着一丝不满情绪的。杀!杀杀杀!斯维因就仿佛是一个疯子,刚刚坐上这个位置竟然就下令开始大开杀戒!而让萧乱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杀到了最后,足足斩杀了将近一万人的时候,整个军队竟然真的是再也没有反抗的声音了!不仅仅是那些将领,就连那些统帅看向斯维因的眼神都是变了!

不过在短短一个小时以前,他们看向斯维因的眼神还是那么的不屑,可是现在,在他们的眼中竟然是有着深深的恐惧,还有一丝的尊敬!此时坐在众人面前的斯维因仿佛不在是一个瘸子,脸上仿佛也是没有带着口罩,甚至就连斯维因肩膀上的那只乌鸦看上去都是极为恐怖!

这时候萧乱才是反应过来,这里并不是人类世界,这里是死界!这里是弱肉强食了无数年的死界!记得还在人类文明社会的时候萧乱曾经看过一本书,那就是一名贵族到了一个奴隶的聚集地里,有一名奴隶弄脏了这名贵族的衣服,然后这名贵族就命令这些奴隶开始相互残杀!只要这名贵族指向一个奴隶,那么其余的奴隶立刻就会一拥而上,用自己的嘴巴生生的咬死那个人,然后贵族就会伸出手指向另一名奴隶!

残杀,残杀,继续残杀!那名贵族的手指就如同是死神的镰刀,不管指向了谁,其余的奴隶都会扑上去,疯狂的杀死那名奴隶!直到剩下最后两名奴隶的时候,贵族轻轻的伸出手指,这两名奴隶竟然还是选择继续相互残杀!等到仅仅剩下最后一名奴隶的时候,这名贵族伸出手指指向了他,这名奴隶,竟然直接自我了断了!没有任何的反抗,没有任何的挣扎,这些奴隶听话的就好像是一条狗,相互残杀致死,而让他们死去的贵族不但是没有一点的伤,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被溅在身上!

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这就是事实。如同死界的弱肉强食,在奴隶社会,贵族就是王!每个奴隶都觉得在杀死其余奴隶的时候贵族就会停手,然后他们就保住了性命,不仅仅是有着侥幸心理,更多的则是无数年文明的累计个从小经受的教育,使得他们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反抗!直到剩下最后一名奴隶的时候,这名奴隶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是必死了,但是却也没有反抗,这就是因为这名奴隶知道,经历了无数次战斗的自己,绝对不是这名贵族的对手,所以就选择了自杀!不仅仅是因为实力,更是因为这名奴隶根本不敢出手反抗!刚才杀死的那些奴隶,仿佛都是这贵族杀死的一般,这名贵族在奴隶的心中就是神!很荒谬,但是也很现实。很悲哀,但是也很残酷。这就是这个操蛋的世界。

和古老的奴隶社会一样,在死界之中一切的规则就只有四个字,弱肉强食!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可以随意杀死你想杀的人!只要你足够强大,那你可以随意上你喜欢的女人!你想吃到的东西,会有弱者为你亲手奉上,哪怕这是弱者的亲人!只要你想要的东西,会有弱者亲手奉献给你,哪怕这是他的一切!这就是弱肉强食,这就是生存法则!在死界之中什么都是假的,兄弟,情义,亲情,爱情,忠义,全部都是假的!只有自己的拳头和屠刀,才是真实的,才是一切!

斯维因杀死那上万人的表情实在是太平静了,面对千万人怒吼的声音和愤怒的眼神时候表情的太淡定了!斯维因有着大义,所以这些人下意识的就会认为斯维因有着自己的手段,有着自己的后招!于是,整个大军的侥幸心理和那种弱者的气息再一次浮现了出来,他们觉得杀死了这些人就会结束,斯维因的屠刀就不会落在他们的头上,他们把自己的生命已经是拱手交到了斯维因的手上!如果这个时候斯维因如同那名贵族一般让它们互相残杀,甚至整整一个军队都会如同那些奴隶一般,全部死去!

传说之中每个人都是有着自己的位置,就如同那漫天的星辰一般,都是有着自己的使命。每个人的气质和做事情的方式决定着气场,气场的强大与弱小,决定了自己位置的走向。如果一个人的心中总是极为抑郁,心情总是不好,那么这个人的气场也是阴郁的,这个人会没有朋友,没有情人,不会招人喜欢,他的位置只是一个小卒子,在天下这盘棋之中只是一个小小的炮灰。

可如果一个人总是极为自信,不管做什么都是霸气十足,那么这个人的气场也就是强大和霸气的,这个人会做什么都无往不利,不管做什么都是会有人为他冲锋陷阵!哪怕他其实没有真正的实力,但是那份气场会影响他身边的人,让他身边聚集过来自己需要的人!那么这个人的位置就是皇者,这个人在天下这盘棋之中就会是龙头,领导着整条龙冲上巅峰!

打一个比方,曹操杀伐一生,生性多疑,气场自然就是诡异的。在曹操手下的将士们一个个心中都很有着危机感,时刻觉得一把刀悬浮在自己的头上,让他们必须要拼命的表现自己,发挥自己的价值,所以曹操是一个枭雄。

刘备什么都不会,只会收买人心和哭,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有着极度的自信,让无数人聚集在他的身边!卧龙凤雏二人得一可安天下,但是刘备两个人都得到了,最后却仅仅拼了一个天下三分。刘表单骑定荆州荆州,刘表无数大军冲锋陷阵,最后死伤无数才是得到了荆州,而且还是使用了计谋,孰强孰弱!就因为如此,刘备虽然弱,却是仁者!

历史上无数的传奇名将,都是有着自己的性格和气场。关于的义,张飞的猛,单雄信的傲……。历史折戟沉沙,能够在历史上流芳百世者,全部都是有着自己的气场!

这个世界有很多人说这个社会怎么怎么颓废堕落,但是他们却没有发现,事实上是他们自己被这个世界所腐蚀了,是他们没有让自己不被腐蚀的能力!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所谓的运气,运气都是自己争取的!不是路不平,仅仅是因为,你自己不行!你若是没有实力,那么有强者想拉你一把,抓的也不过是一手的屎!

只有你把自己变成金子,才能够在沙滩之中绽放光芒!只有你把自己变成珍珠,才能够在众多沙石之中豪华绽放!你若是狼,千里独行又何妨,谁敢轻略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