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高手

第671章 砸伤

第六百七十一章 砸伤

废旧仓库门口,一左一右出现两名壮汉。

这两人,不是一般的壮。

隔着五十米的距离,根据目测,身高接近两米,体重至少三百斤,都是亮晶晶的光头,有些闪光,穿的是一套黑色的皮衣皮裤,胸口敞开,露出两块精壮到有些恐怖的肌肉,要是比块头大小,那肌肉简直能和女人

的两座大山相媲美了。

然而,让杨千女“呆若木鸡”的还远远不止于此!

右边那名壮汉笔直站着,双腿错开,两条胳膊把一挺冲锋枪夹在腰间,而冲锋枪的枪口,早已对准了奥迪A6,只是不知道,具体瞄准的是陈青还是杨千女。

相比之下,左边那名壮汉就显得比较悠闲,站姿松散,双手斜着插在裤兜里,像个地痞流氓似的,脚尖还一点一点的,似乎在打着节拍。

“梅,梅姐。”愣了半晌,杨千女捂着鼓鼓荡荡的

乍舌道:“你刚才说的,好像不太对……”

梅姐苦笑着摇头道:“我刚才还没有说完。”

“啊?”

“凡事都有例外,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

“额——”

“战场上,只有随机应变,才能有机会活到最后。”

“嗯。”

杨千女点点头,随即瞅向陈青,问道:“臭混蛋,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变’?”

陈青撇嘴道:“以不变,应万变。”

杨千女连翻白眼,呀呸的,说了等于没说。

“他们在挑衅。”梅姐突然说。

杨千女转眼望去,只见左边那个松散的壮汉正朝这边挥手,很蔑视的样子。

“哼,

说,咱们直接开车冲过去,撞死那两个畜生!”杨千女气道。

“你想撞?额,那你来。”陈青示意让杨千女开车。

“滚!”她骂道:“胆小鬼,不就一挺冲锋枪吗?姑奶奶也坐在前排,要死一起死,你怕个屁!”

呵,初生牛犊不畏虎啊!

陈青笑道:“杨妹妹,你瞧,那个是啥?”说着,这货伸手一指。

顺着陈青手指的方向望去,隐隐可以瞅见,在左边那个松散壮汉的脚下,还放着一个黑漆漆的东西,“蹲”在那里像个小狗似的,隔的太远,杨千女看不太清,于是问道:“那是啥东西?”

“应该是军用的单兵火箭筒。”不等陈青吭声,梅姐就沉声道。

杨千女听了,娇躯猛的一震。

火箭筒?靠!

身为警察,杨千女虽然以前没有亲眼见到过真家伙,可是在军事杂志上看过不少的相关图片,娘嘞,据她所知,那可是专门对付坦克等装甲车的牛叉武器,放在这里,就像是用高射炮打蚊子,根本就是大材小用,要是一炮轰过来,估计能把屁股底下这辆奥迪A6轰的稀巴烂,连点渣儿都不剩。

“杨妹妹,你还想冲不?”陈青笑着问。

“冲你妹——”杨千女额头已经有些冒汗了,哼道:“赶紧的,往后倒车,退到那架火箭筒的有效射程以外。”

话落,她把紧紧握在手心的那把六四警枪塞到了腰间,唉,和人家比武器,丢人!

陈青摇头道:“现在倒车,那就等于找死,知道不?”

杨千女急道:“那照你说,该咋办?”

“额,先趴下。”

“趴下干啥?”

“你瞧……”

杨千女瞧了一眼,右边那个架着冲锋枪的家伙已经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嘴里叼着一根稻草,嚼啊嚼的,十分卖弄。

“趴下!”这时,梅姐也喊道。

“我……唔!”

杨千女刚要说话,肩膀猛的一沉,就被陈青硬拽过去,按住后脑,把她强行按到那货两腿中间。

“唔!唔唔!”

杨千女猝不及防,缓过神后拼命挣扎,陈青却根本不给她翻身的机会,紧跟着搂住她的腰,死死趴在她后背。

哒!哒哒哒哒……

蓦然,一阵刺耳的枪声响起,那名壮汉停在距离奥迪A6三十米远的位置,二话不说,抬起冲锋枪就是一阵

扫射。

冲锋枪,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机关枪,可以子弹连发,就像捣蒜似的,哒哒哒响个不停。

转眼间,数十发子弹全都射在奥迪A6上。

嘣嘣!

车胎爆了……

嚓嚓嚓!

车皮被射穿了……

当啷!当啷!

挡风玻璃被轰的粉碎……

咻!咻咻咻!

汽车前排车座的靠背被射的稀巴烂,一个洞、两个洞、三个洞……很快,连成了一个大洞。

陈青卯足了劲的护住杨千女,而自己后背却落了厚厚一层灰屑,碎布啊、碎玻璃啊、子弹壳啊,还带着温度,隐隐有些发烫。

“啊——”杨千女的娇躯颤个不停,整个车里,数她叫的最响。

将近一分钟过后,枪声才停下。

“梅姐,辣妹子,你们没事吧?”陈青扭头问道。

“没事。”

“嗯。”

两人点点头,依然不敢坐起身。

“混蛋!臭混蛋!放开我!唔唔……”杨千女的头卡在陈青两腿中间,被憋的有些喘过不来气。

啪!

陈青很不客气的在杨千女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低声道:“别急,等等,再等等。”

“等个屁!”杨千女实在是等不了,骂道:“臭混蛋,松手!”

“松啥呀?危险知道不?”

“流氓,那你别抓我的胸!”

“额——”

陈青一愣,两个爪子下意识的动了动,感觉满满的、

的、暖暖的,这才意识到,刚才谎乱之下,搂紧杨千女的同时,竟然用双臂环住了她鼓荡荡的胸,而那两个邪恶的爪子,则不偏不倚的扣在她

那两座堪称雄伟的大山上。

别说,那种感觉,还真他娘的爽!

“咝!”愣神间,陈青大腿骤的一阵酸麻,好像是被咬到了,虎躯一震,把杨千女推开,怒道:“杨妹妹,咱是在拼了命的保护你知道不?还咬人,你属狗的啊?”

杨千女坐起身,擦了擦嘴,骂骂咧咧道:“哼,姑奶奶属狗的又怎么样?才不像你,属狼的,

,大

。”

陈青也坐直了身子,朝两腿中间瞅了几眼,撇嘴道:“呵,杨妹妹,你这是恶人先告状,懂不?咱只是抓了你几下,可你却把整个头都插在咱

里边,要说色,你可比咱色多了嘿。”

“滚呀你!”杨千女恼羞成怒。

她扬起拳头正要把陈青爆揍一顿,梅姐突然喊道:“快,趴下!”

杨千女瞥了一眼,对面那个壮汉给冲锋枪换了一梭子弹,居然又要扫射……

“该死!”

暗骂一声,这次杨千女的速度快到叫人瞠目结舌,甩手就扣住陈青的脖子,像刚才这货拽她那样,把陈青按到她腰间,然后像狗皮膏药似的紧紧贴在陈青后背。

转眼间,两人就互换了位置。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陈青顺势把脑袋塞到杨千女两腿中间,有些忿忿的想着。

男人和女人的身体,有着很大的不同。

杨千女被陈青扣住,也就是被那货的腿夹的有些喘不过气来,而陈青被她扣住,那就是腹背受敌。呀呸的,是谁说女人的力气小、手无缚鸡之力的?靠,杨千女的两条腿就夹的很来劲,夹的陈青脸疼,更何况,后背还要扛着杨千女

的两座大山,真是累死人不偿命。

哒哒哒!哒哒哒!

冲锋枪的枪声响起,陈青挤在杨千女两腿中间使劲捣腾,而杨千女也顾不得谩骂,拼命的往下压身子,用

的两座大山

陈青的后背。

枪声过后,前排两个车座的靠背已经烂掉一大半,像两个鸡毛毯子似的翘着,而那些“鸡毛”,则落的杨千女浑身都是。

“梅姐,你看看,那畜生还有子弹没?”杨千女学的聪明了,不敢随便坐起身。

“嗯。”梅姐点点头,朝对面瞧了两眼,惊道:“不好!”

“咋了?”

“快,跳车!”

“啊?”

杨千女再次愣住。

陈青被杨千女的双腿紧紧

,虽然看不到外面是啥情况,可是这货的那双贼耳朵够尖,耳根一动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事态紧急,顾不得解释,摸索着推开车门,就顺手抱住杨千女的大腿,“呼哧”一下跳了出去,两个人扭在一起,像个大皮球似的,“咕噜噜”滚了将近十米远。

停下时,陈青

杨千女身上。

“臭混蛋,滚……”

“滚个屁,趴下!”

不给杨千女任何翻盘的机会,陈青把衣服一扯,紧紧罩住了她的脑袋瓜子。

“唔唔!唔!”

杨千女又踢又蹦。

轰——

陡然,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在旁边响起,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把所有人都震的耳膜鼓荡,有那么一个瞬间,脑子里嗡嗡直响。

随之而来是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热浪,带着火苗四溅而起,仿佛正月十五放的烟花,灿烂无比。

啪!啪啪!

一块一块的车皮散落在周围,炸弹似的,到处都是。

“额!”陈青忽然闷哼一声。

足足过了半分钟,轰响声才逐渐停止。

“滚开!”杨千女把陈青从身上推开,坐起身,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十米外,苍净那辆崭新的奥迪A6已经变成一堆废铁,还燃着“喷喷喷”的火苗,火势熊熊,一时半刻很难熄灭。

“别动。”梅姐朝杨千女喊道。

“咋了?”杨千女不解。

梅姐盯着陈青道:“他被砸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