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璀医娘

第154章 闭关之地

第154章 闭关之地

李清雪望着眼前的浮山,这座浮山位于邵和派群峰之后,不大,离主峰甚远,但到是幽静 修炼的好处所。

三人飞身落下,就见虽然山顶光秃秃的,可两侧树木却很茂密,看着尤像中年男士的地中海。

足下是青石铺成的小路,小路的尽头是一个高两米左右的石门,石门旁低低矮矮的满是灌木,上面稀稀疏疏的开着或是粉白,或是淡蓝,或是艳红的喇叭花。

虎子没有招呼两人,独自向石门走去,伸手按住石门右侧一块被爬山虎挡住的石壁。

接着就听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厚重的石门转向一侧,露出2人宽的通路来。

玄稚见此大步流星的走上前,伸手一把搂住虎子的脖子,好爽非常:“这机关不错,徒弟走走走,陪师傅去参观参观”

虎子的脖子被玄稚板着,本想回头,却动弹不得,身子几乎是被玄稚架着就进了密室。

玄稚扫了眼里面,便冲着身后道:

“这个地方还成,师傅”

李清雪轻笑走了进去,眼前的光线变的柔和了许多,圆圆的洞顶上镶着一颗月明珠,散发着月白色的柔光。顶上有无数透光点,沿着中心绕成了九圈,有细细的阳光从此射下 ,照在地面那光滑的石英石上,反射出来的光溢满了石室。

石屋内摆设很简单,一张石床靠着墙摆放着,上面有两个蒲团,地中间是一个炼丹炉,炉子外面已经积满了灰,看不清它本来的面目。

“咦?虎子,你说的仙人呢?在哪?为何我未看见?” 玄稚一边东张西望 ,一边问道。

李清雪看向虎子,“如果猜的不错的话 这床铺之后应该还有间密室,因为两个蒲团上灰少了许多。”

虎子向李清雪微微点了点头。迈步便向床前走去,两手同时转动两个蒲团,左右各四下就听轰隆隆~~~~

床后的墙面变成了一道透明的光幕。在光幕的另一侧隐隐的可见 一个人的背影,他盘坐着。身子笔直。

玄稚微微弯起腰,将头探向前,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忽的大声道:

“师傅,不是主上。古板大叔”

李清雪忽然又听玄稚叫自己主上,若是以前是哭笑不得的事情,因为作为人神殿的主事,地煞听见玄稚当众叫自己师傅,定要责备和处罚她。可今日,面对可能是地煞的一具仙骸她也怕成如此鼻子竟然有些发酸。

地煞总说无规矩不成方圆,人神殿内只有主君和司神护法。若叫师傅只能在四下无人之时。否则容易混淆自己的职责,和情感。

炽天他是管不了,所以整天盯着玄稚和黄牯二人,那个时候人神殿里充满了炽天的阴阳怪气声。地煞的怒吼,还有玄稚爽朗的笑,黄牯一旁的劝说,热闹非凡。

“师祖,请” 虎子轻声道。

李清雪收回思绪,看了眼已然躲在身后的玄稚,摇了摇头。抬腿越过已经被虎子去除结界的透明光幕。

眼前的人越来越近,李清雪情不自禁的闭了下眼,试图将眼泪含在眼眶中。这人是地煞无疑看来他是为了救玄稚和黄牯两个孩子 ,而魂飞异界的。幽冥之地门户已关。只有魂魄可以进入,所以地煞神魂出窍去了幽冥......

玄稚绕道了地煞的面前,看着地煞如同熟睡的脸庞,嘴角向下。眼泪便滚落了下来。抽噎着道:

“大叔,你有多久没刮胡子了,你不说仪态很重要吗?”

李清雪叹了一口气,此处为山腹之中,是悬山,并不接地。可那黑衣女子就算是幽冥之人,又如何进的来?

除非如当日栾阔勋般带进了什么东西?而这之前与黑衣女子接触的应该只有孟大爷

想到此问向虎子:“你爷爷最近可给了你什么东西?”

虎子被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如实的回道:“没有什么,只是” 指了指脚下的鞋子,“这双鞋是爷爷去城里时给我买的,还有从绑腿上抽出一把小巧的匕首“这个也是爷爷给我的。用来防身的。”

李清雪接过匕首,神识微探,点了点头,果然这里面还残留着九阴之气。

不过此时那黑衣女子早已离去了。

将匕首交给了虎子, 走到了地煞的跟前,拍了拍只顾着哭的玄稚,道:“这人是人神殿护法仙君,我要带他走,寻到他的神魂,便可另其复活。”

这话 是说给虎子听的。虎子双手紧紧的扣在一起,低着头,见李清雪要将地煞收走,膝盖一弯便跪了下去。

对着地煞的身躯恭敬的叩了三个头。

“我向仙君谢罪,之前多有亵渎还有他即是人神殿护法仙君,便是弟子的长辈,理应受我三拜。”

李清雪没有言语待他行完礼,将地煞收入一个当初从修仙者手里换取的生物空间。虽然只有五六十平地方。但也是郁郁葱葱。

抽出一丝混沌之气,打入地煞的身体里,激活他体内的循环和生理机制,以便将来他神魂回归。

做完一切,转回头看了眼还在抽噎的玄稚,笑道:

“没事,我们会接地煞回来的,放心吧,到时候你还和他吵吗?”

玄稚用衣袖摸了摸眼泪,哼了声:“古板大叔,谁稀罕他回来”

净执殿外

夏己珀看了眼身侧的虎子,笑道:“师祖宗,师叔本来就是我们派的,留在我们这里巩固修为最合适不过了。你就放心吧”

李清雪眉头微皱:“老夏~算了” 看了眼他身后的众人,接着道:

“魔女最近功力大涨,你们无事尽量不要出山,她专门抓男修士为鼎炉,最近死的修仙人多半是被她掳了去。魔神在进攻莫忧谷时受了伤,短期之内各仙山还是安全的。若是你们这里有什么突发事情,你可联系我,或是联系莫忧谷。”

夏己珀赶忙弯腰称是。

李清雪见此拉过玄稚御剑飞起。

玄稚站在剑上回头,冲着虎子喊道:

“好好修炼,估计下次师傅回来就可以恢复一半的法力了,到那时候带师伯和你一起玩。”

虎子轻笑,望着眼前的仙剑化作一道流光,那流光就如同那日在上坡上放牛时见到的一般无二。

暗叹也许一切冥冥中都有所安排,任谁都逃不脱命运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