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公害

第2章 也曾干净的那段年华

第2章 也曾干净的那段年华

妈妈说,现在年纪还小,该好好读书。谈恋爱?以后有的是时间。

妈妈说的对。

只是现在拿日子混钱的一一很想在那个拿钱混日子的年代早恋一场。可是,晚了。一件事做错了,会后悔。没做,会遗憾。做错了后悔的,从此学会三思而行避免重蹈覆辙的再犯。留下过的遗憾,则会成为记忆在永恒里烙下的疤,酝酿成的残留在心里的半盅蛊。

是谁说过,宁愿后悔,不留遗憾。可惜,晚了。

那个隔壁班的男生,高高瘦瘦。高中入学第一天,梓雨便意外记住了那张脸。倒也不是特别帅的那种类型。更与传说中的一见钟情扯不上一毛钱关系。只是在中考失利后的一整个郁闷而漫长的暑假,梓雨终于也没能让自己恢复到那个十六七岁该有的简单心情。毕竟,她感觉自己又一次让父母失望了。

梓雨是在新生报到的教室门口飘浮徘徊时不意间看到他的。当时走过的是一群男生,只不过他高一点,穿着招摇一点,还特别配戴了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于芸芸众生之间稍显那么点别具一格。梓雨从来不喜欢戴眼镜的男生。同样,也不相信那种叫一见钟情的身外之物,至少她不相信这中命中率极低的事会顷刻间砸到自己头上。即便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真那么不幸地发生了,那一定,从最初的喜好到收场时的厌倦也就只差毫厘了。

这所学校可能真是太小才见证了这所谓缘分的神奇。抬头不见低头也会偶然遇上,见得多了也就成了习惯,习惯是一个坏习惯。步入普高就意味着放弃所有悠然自得的生活情操。一整个被高考压得不见天日的灰色雨季里,懵懂的心凭空多了几许羁绊。

还记得十六岁生日的那天,梓雨竟然收到了一张折叠至最大极限的小字条。简单的“生日快乐”四个字翩翩跃然于白纸黑字之上,连接着一前一后两个单一的名,仿佛整个世界被这迸发于瞬間的感觉凝固了。那颗鲜红悸动的心绽放得何等纯净而美好。十六岁,人生仅有的一次璀璨花季。十六岁,对今天以后一切未知的向往。

其实那个青涩年代的梓雨从内心来说是没什么可用来支撑自信的,却又急于用清高来掩饰自己灌注内心的自卑。她不再那么确定自己心仪的男生是否也会对自己有那么一份特殊的青睐。尽管,她知道,那个身影在自己心里倒映得如此清晰,和那个他之间的故事也总那么有意无意的戏剧性发展着。

她和他之间,虽然有各自朋友的撮合,虽然彼此有过那些交错的暧昧,虽然也聊过QQ、通过电话……可是在那样仓促而萎靡的时光里,谁也没有再主动往前挪出一小步。于是,这闭目即显的身影,这默念于心间无数次的名与姓,连同这随岁月流动的点点滴滴划满了梓雨当年整页整页的日记。

终于,在那个几乎与世隔绝的窒息空间里,将这深刻的第一场被自我认可的初恋修炼成独自一人的心事。最后,所有写满浪漫的细微末节没能感染到一草一木,唯独感动了梓雨自己。而在某个再没有想起的清晨,在母亲偷偷翻阅过这些梓雨一度想要永远深藏的秘密之后,所有的纸片和墨迹也被梓雨亲手点化为灰烬。就仿佛开始从未开始的样子,就仿佛一切未曾发生,拒绝遗留任何痕迹作为这青春苍白无力的留念。

而在若干年以后,梓雨在某个场景中再度邂逅同这记忆太过相似的画面时,蓦然懂得,有种记忆叫忘不掉。而那种被称作遗憾的隐患力,又是如此强大。

谁又说,也许因为错过的遗憾而让一段回忆显得更加唯美动人。现在梓雨能断定,那是一句真正唯美动听的笑谈。真正被磨砺的只不过是梓雨在这漫长的忧思情愫里提炼出的几缕矫揉造作的文学底蕴。不然又如何说作家须耐得住清贫、守得住寂寞、经得住**、熬得住岁月呢。

不在寂寞中爆发,就在寂寞中挣扎一番再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