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公害

第15章 出错

第15章 出错

那一次的回家,梓雨突然感觉父母明显苍老了许多。忽然深刻的意识到或许是时光,或许是自己多年的固执、任性和叛逆,已经将父母曾经让梓雨不可触怒的威严消磨得干干净净,仅存的是双亲对这个唯一的女儿独自在外流离的一份担忧和牵挂。

虽然,梓雨从未远离过这座城市。虽然,梓雨感觉自己已经足够长大。可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只是孩子,永远只有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才能确认是安然无恙。而在梓雨眼里,父母才越来越像依赖孩子了,只是她无时不在惭愧自己没能生得足够强大。

再度回到陈航宇的居所,梓雨变得有些沉默。她想到自己再一次从家里走出来时,母亲笑着说,要告诉她一个好消息,她和父亲决定要买新房子了。理由是,房价在涨,现在不买,以后就更买不起了。所以,多少为了梓雨的将来,只能痛下决心,不惜贷款购房了。

三十万,对于梓雨这样的家庭来说绝不是一个小数目,可是,梓雨现在还几乎是个月光族。她看着头顶这片狭隘的空间里起着霉点的天花板,窒息地发着迷惘的呆。

陈航宇今天不上班,却没在家,连手机也没带出门。他的手机上显示着几个未接来电和一条未读短信。虽然这个来电号码没有显示姓名,可是,末尾的四个数字梓雨是有印象的,那个曾经差点儿把自己手机打暴的疯狂数字。

梓雨还是忍不住,翻开了陈航宇手机的未读信箱:“怎么不接电话?你过来了没有?我想你了。”梓雨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习惯,因为,有时候知道得太多,就会难过。可是,有时候,她又会自虐的希望这样的难过,因为,如果放不下,痛了,就会自然放下了。放不下,说明还不够痛。

又是一个人,又是等待。梓雨看着窗外的天色,由明转暗,突然感觉肚子有些饿。她自己找了一家小餐馆,进门就看到门口一桌正坐着一个貌似北方来的一个身材高大,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一直打量着自己。梓雨没在意,自个儿找了靠里边的一个空桌坐下,随即点了两个菜,想了想,又要了一瓶啤酒。

没吃几口菜,一瓶酒已经见了底。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就容易醉,也可能是空腹喝酒的原因。才一瓶酒,梓雨就感觉微醉了。这时,门口的那个男人也带着他的酒喝菜移到了梓雨这一桌。

“小姑娘,心情不好一个人喝闷酒呢?”

梓雨瞟了他一眼,正要起身结账,却又被那男人拉着坐下来。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陪大叔坐下来唠唠嗑,你的单,我来买!”

“凭什么要你买呀?我又不认识你!”梓雨一起身,又被拉着坐下来。那男人用自己的酒替梓雨满了杯,然后先干为尽了。

“什么意思啊?”梓雨感觉头有些沉,她点起一支烟,那男人就在一旁欣赏起梓雨来。

“小姑娘抽烟的啊?”男人的声线跟他的身材一样浑厚。梓雨用轻狂的眼神又瞟了他一眼,引申意是:“关你P事啊!”

“小姑娘别这么拒人千里的嘛!我的意思是,很少有女人抽烟像你这么让人有感觉的!哦这是我的名片。”男人彬彬有礼双手递上一张白色小卡片。

梓雨用两个手指夹带着看了一眼,是什么什么有限公司销售总监什么之类的。她将名片往衣兜里一揣,端起桌上刚斟满的酒一口闷了下去。男人立马给梓雨又倒上一杯,又给他自己满上。

记不清闷了多少杯,梓雨只感觉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中,满世界飞舞着炫目的花蝴蝶。她终于笑了,连通红的烟头不小心落在自己娇嫩的手臂上,她也觉得是一种舒服的享受。

梓雨还记得,昏昏沉沉的世界里,只听到那男人在诉说着和梓雨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人生阅历。他说,他经常在国内飞来飞去。他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所以,在各地出差的时候和很多跟梓雨差不多大的女孩结缘,也认了很多干女儿。这些干女儿经常会找他谈心,说感情烦恼。

几年前的一天,他去三亚,傍晚一个人漫步在海边,突然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忧郁地立在海边。于是,他停下来,静静等在她身后。约摸十来分钟的时间,那年轻女子迈开脚步向水中央走去。果然不出他所料,是要轻生的。在女子即将被汹涌而来的潮汐吞没的那一刹,他将她硬是拉扯回来。原来,那个女子是刚跟男友分手,失恋了一时想不开。

他在靠海的酒店陪了她几天,耐心地安慰她、开导她,他对那女子说:“连死都不怕的人难道就没有勇气活下去吗?不就是失恋吗?你这么年轻漂亮,离开你是那个男人的损失,就算你死了也不会对他造成丝毫影响,值得吗?多想想那些真正关心你的人,想想自己的父母,难道他们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就是让你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去死的吗?就算是伤痛,时间会帮你抚平这一切都。”

直到他离开时,女子终于笑着答应,她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后来,那女子也成了他的干女儿,并且一直感激他当年的救命之恩,让她能像现在这样依然精彩的活着。

梓雨拿着酒杯,迷乱的笑着似是而非地听这男人说这些无从考究的故事。然后发问:“那你说,如果我现在一定要跟我男朋友分手,可是又觉得心里放不下怎么办呢?”

他想了想,说:“其实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审美观也是不同的。当你第一眼看到一个人,感觉他外表上或者是一些行为细节上,在你看来有一个很反感的缺陷,之后,即使你爱上了这个人和他在一起了,再然后时间久了,**过了,你就会偶尔开始对这个人厌倦了。这个时候,如果你就总想起你第一眼看到的那个缺点,那个缺点在你眼中就会慢慢放大,而你对这个也会越来越厌倦。比如说你看到他的第一眼觉得这个人的鼻子长得别扭,之后你开始厌倦时你就会觉得他的鼻子越看越丑,直至不想再看到”

梓雨听得恍恍惚惚,这些话在她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中显得异常深奥。最后,男人说:“我看着你的第一感觉就特别好,说明我们有缘。做我干女儿吧?干爹会好好疼你,让你忘记那些不愉快的感情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