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仙途

143章 麒麟郡面世

143章 麒麟郡面世(二更)

时光荏苒,一晃五年过去了,紫葵自从那天出了明月城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不知道他是否找到了吹雪,也不知道吹雪是否将他那个,远在深宫中牵挂他的师兄给遗忘了。五年后,正好是天水十三年,又是八月十五月圆之夜,而这天却是吹雪的生辰之日,这一天也是她娘亲被人陷害,无辜去世的日子。

这一天,吹雪已经十三岁了,她此时已经出落的成了一个大姑娘了。除了她脸上的面纱依旧。她的身材更加出落的标致起来,皮肤白的几乎是透明,在阳光的照耀下,几乎吹弹可破。此时即使在黑夜里,也隐隐看到她的身上闪烁着白色的光芒。

此时正是黑夜,吹雪凌风而立,她的肩膀上站着一只长相怪异,全身绿色的小恐龙。她身边则站着一个高大的,一头紫发,一身紫色铠甲的英俊男人,这个男人,一猜就知道就是紫葵了。

他们一男一女,站在一个无比高大,和一个很矮小的墓碑前,这两只墓碑相差很大,却又并排连在了一起,让人不禁联想到巨人和小矮人。

只见他们眼神无比的忧伤,都沉默着,也没有说话。他们静静在站在那里,然后对着那对一大一小的墓碑鞠了一恭。

这时吹雪手里拿了一样东西,在黑夜里散发出冷冽的光芒,却也有点淡淡的金色光辉。这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剑,名叫麒麟郡。

这把剑就是当日她在慕容王府的密室里得来的一把剑。此剑剑身沉重,入手微微有炽热感,这剑却是个空心剑,剑身上有三个菱形的镂空,却是一把世上难得的极品仙剑。

当时吹雪无意跌进密室后,目光就被这把仙剑吸引,只见它被装进了一个极其精致的剑匣中,这把金色透明的剑。隐隐的浮在盒子中。可是它似乎又以为被什么禁制住了,不得出来。

吹雪自从看到这把剑后,眼光就不曾离开过。 隐约中她似乎听到有人在莫名呼唤她的名字,似乎在有什么在默默的召唤着她。

于是她忍不住慢慢的走了进去,却不想此时却有一面奇怪的墙,堵住了她的去路。这里却根本没有路可走。

可是吹雪却如着魔般,伸手想去抓那仙剑,却想也没想的,一下子就踏了进去,本来她以为自己会头破血流。或是以为自己抓住了那把剑。

可是她设想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她却是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里,这里更为吹雪打开了另外一个虚幻的世界。

吹雪好奇之极。只见这里到处是一片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白色烟雾。有高山在眼前矗立着,也有淙淙流水流淌的声音。

这里的水都是碧绿,碧绿的,可是当她将手放入水里时,感觉温热,却听不到半点流水的声音,等她踏到山上去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竟然都是一片幻像。

难道我这是在梦中么?吹雪心里的疑问更加多了。

可是如果是梦,她怎么又有种真实的感觉呢?

突然一道金光从她眼前划过,吹雪赶忙追上去。这把仙剑像是在故意考验她的耐心似的,竟然想作弄她,不停的在她眼前晃动着。她忙合身扑了上去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想将仙剑握住。可是明明她看到自己将剑抓住了,手一捏,剑立刻就变没了。

就在此时突然地动山摇,这里的一切虚幻世界,似乎一下子又陷入了黑暗之中,而这黑暗之中,唯一可以看到的仍然是那把金色的剑。吹雪竟然稳住身影,手捏剑诀,将全身所有灵力都凝聚了起来。

因为此时吹雪的倔脾气上来了,她发了狠,发誓不拿到这把剑,誓不出去。于是她身上的五行兽也被召唤了出来,她此时全身散发出异样的光芒,她不知道,此时自己现在已经将自己身体里最大的潜力都散发了出来,甚至还有麒麟女的力量。

转眼间,这里黑暗变作了天明,那剑身之上竟然冒出一股股黑气,却是那些面相狰狞的妖魔鬼怪,一齐向吹雪扑了上来。他们都瞪红了眼睛,张着血盆大口,手里拿着利刃,像吹雪呼啸而来。

那时的吹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只见此时全身散发出金光,连眼珠都是金黄色,骑在五行兽身上的吹雪,犹如魔女再世,所向披靡,遇神杀神,遇鬼弑鬼。

因为她一心想要得到那把剑。

不知道吹雪最后杀了多少人,也不知道她在这里杀了多少时候,渐渐的,剑身之上的黑色之气,变为虚无。剑的真身也清晰了起来,原来这剑被人下了禁制的,上面纠缠着许多妖魔鬼怪,想要夺此剑的人,必须要战胜俯身在剑身之上的妖魔鬼怪,才有可能拿到此剑。

吹雪做到了,于是她终于看到那把金色之剑,确确实实的来到她的面前,散发出温和的金色光芒,在半空中不断旋转着。这把剑就是名镇天下,千年未出的,一代仙剑名叫--麒麟郡 。

吹雪心里大喜,猛地一把抓住,却见自己的手上被烫出一大块手皮。可是这疼痛却没有她得到这把剑的惊喜感,因此她既然拿住了,就再也不会松开。

她手上的血慢慢的渗进了剑身里,剑身之上隐隐的散发出一抹红光,渐渐又变成了金色。此时吹雪才感到自己手上剑的温度似乎下来了些。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事情,再次发生,只见这剑,突然震颤了起来,剑身猛地放大了好多倍,一下子将吹雪的身子带飞了起来。

即使这样吹雪也不会放弃手里的剑,只见她头发竖起,身体笔直,双手紧紧的抓住剑身,又进去了另外一个虚幻的世界里。

这里一会是火热的刀山火海,一会是冷的让人发抖的满眼白色冰湖,吹雪只觉得身上是一阵热,一阵冷,一会又是各种奇怪的声音,可是她不敢松开仙剑的手,停下脚步。去看了看,即使身体忍受很大的痛苦,她也没有肯松开这剑。

没想到 ,最后这剑在竟然在七情六欲桥前停了下来。

在那里看到的情景,差点让吹雪晕了过去,原来那画面里竟然是月无涯选妃时的情景。她亲眼看到月无涯拉着一个女人的手,进入了洞房。

吹雪看了这样的情景,顿时觉得心里被挖走了一块似的。可是她来不及思考,也不允许她思考,她却眼见紫葵被一个人蒙面人给捉住了,往死里打。吹雪想去救他,耳边不时的又响起,沈流苏那尖利的笑声。

“啊,啊,啊”吹雪闭上双眼,挥出手里的仙剑,一齐斩了下去,却见手里竟然有了鲜血。

那鲜血还溅到了她脸上,她用手一抹,满手的鲜红。

吹雪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就在她吓的心里六神无主之时,只见一股醇厚的天堂之音,在她心里响了起来。

却是师父教她入门时的法门法决,原来这些法门在感觉到吹雪身体受到外邪入侵时,自然而然的生出了抵抗之力。

吹雪心里顿时明白自己已经在那生死关头,于是忙盘膝而坐,心里默念法决还有白胡子老爷爷再深海边教她的口诀。这两种法决,她轮番了念了出来,觉得心里的烦闷顿时消失不见,此时她也听不到外面各种怪异的声音了。

吹雪于是心里明白了,她此时过的就是那七情六欲桥,于是她紧闭双眼,挥动着手里的剑,不再犹豫,飞身而出。

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响,她却是一头撞到了墙壁上,此时她头疼欲裂,张开双眼,却又是回到了,王府的大厅里。

此时大厅的地下,隐隐有几条裂缝,正向中间合拢。吹雪看到自己手里赫然有把金色的麒麟头形状的长剑,知道刚才一切不是虚幻的,她来不及思考,长身而起,一下子跃进了那缝隙里。

于是她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好在她手里有了一把剑,因此心里有了点底气。

而此时吹雪凭着自己的记忆,重新又回到了那个洞里却见大泡泡龙已经 奄奄一息,白胡子老龟,也快不行了,他的半边身子,已经变的干瘪,想是被那凶灵俯身吸食了缘故。此时大泡泡龙全身是伤,和白胡子老龟一齐抵挡这沙龙的又一次袭击。

“你这个恶龙,去死吧?”只见吹雪双手抱剑,脚跨五行兽,剑尖直指沙龙,向它飞去。

此时沙龙看到吹雪这个小小人儿,显然根本不会把她放在眼里,张开血盆大口,眼见就要将吹雪和五行兽,整个都吞了进去。

可是吹雪也不是吃素的,其实刚才她经历的就是太极幻境的七情六欲桥和各种考验,经历了这个考验的她,已经不是再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了。

而是一个上乘的修仙者,不断可入火海,亦可以在冰海里畅行无阻。再加上她手里不容小觑的仙剑, 她这力道之大,竟然整个人连五行兽都从沙龙的嘴里穿越了过去。

将沙龙的嘴巴,穿成了一个可怖的黑洞,这张巨口本来是大张着的,等到吹雪她们穿过去后,这嘴竟然合不拢了。

突然听到 “吼,吼”几声愤怒的怒吼声,本来还是勇猛无比的沙龙,庞大的身躯竟然停滞在半空中,突然慢动作的,整个身体都轰然倒塌了下来,一下子将这里的半边石洞都遮掩住了。

接着只听到一声声“轰隆!轰隆!”的巨响 , 半空中卷起万千尘土,直接按那沙龙的手和脚,都一点点的被风吹的化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