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黑道邪医

039 收服斯诺

039 收服斯诺

临终遗言…李斯诺呐呐地重复着这四个字。

临终遗言——?

什么意思?

“姑奶奶她…不,绝对不可能!”李斯诺有些愤怒地吼了出来。

这个女人一定是骗他的,姑奶奶的本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只不过是回华夏国去探亲,怎么可能就…难道是欧阳倾故意这样说,目的是为了让他妥协?

没错,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李斯诺面色更冷了。原本他还想对这个漂亮表妹客气一点,毕竟她是那人的亲孙女。可她竟然诅咒自己的亲奶奶死,简直不可原谅!

“李凭,告诉他。”欧阳倾没理会李斯诺十分恐怖的脸色,而是斜眼看向身后的李凭。

李凭和李杰是老太太专门给下一任掌权人培养的两个得力助手,自然深得其信任。这一点,整个安东尼—李家族都知道。所以,就算欧阳倾说的话如果不足以为证,那他说的却是绝对可信。

“老主人已经…去世了。”李凭低下头,他和阿杰跟在老主人身边多年,对于她的死,他无疑是悲痛的。可是,现实却不会允许他有这个时间来悲痛,因为他还要辅佐现在的主人。

“你说什么?”李斯诺瞪大了眼睛,他大跨步上前,双手揪住了李凭的西服衣领。

“斯诺少爷,您别激动,老主人她确实已经去世了。”

李凭并没有因为李斯诺揪住他衣领的动作而生气。这个少爷和他们的关系其实是比较亲近的,很多时候老主人是让斯诺少爷和他们两人一起接受训练的。他也知道李斯诺因为从小失去亲人,由老主人一手带大,所以他对老主人的感情不一般,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难以接受很正常。

从情感上来说,他不希望大小姐为难斯诺少爷,因为斯诺少爷的努力他们都看在眼里。而且,他又是老主人一手带大的,视老主人为唯一的亲人,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老主人,他却不会。老主人肯定也不希望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死在大小姐手中。

“不,不可能!姑奶奶她怎么可能死,她不是回国探亲吗?”难以置信,根本就无法接受!

可是,再无法接受又怎么样呢?欧阳倾会骗他,可李凭不会。

“老主人她是——”李凭想解释,却被欧阳倾横了一眼。

“你家姑奶奶是怎么死的,你真的不知道吗?”看向李斯诺,欧阳倾的语气中带着很明显的怀疑成分。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姑奶奶的死和我有关?”李斯诺目光不善地反瞪回去,他无法接受姑奶奶已经去世的事实,更无法接受欧阳倾竟然怀疑她的死和他有关。就算他再丧心病狂也不可能去动她,即便是真的想要夺权。

而实际上呢,其实他从来没有过要夺权的心思。权利是个好东西,每个人都想要,可外表光鲜,内里早已腐烂不堪的安东尼—李家族他根本就不屑。如果非要说他还坚持掌控安东尼—李家族在拉斯维加斯的势力的原因,那便是他不屑于要的东西,也不会便宜了那一群人,那一群家族的蛀虫!

明明没有本事,却依仗着家族的势力在外面嚣张跋扈,挥霍无度。有那一群人在,家族迟早会走向灭亡。

“我没说和你有关,可惜,老太太一死,从小养在她名下的你,就成了最大的获益人呢。”欧阳倾漫不经心地道出一句貌似足以佐证李斯诺是杀人凶手的话。

没错,如果不是老太太钦定了自家亲孙女为继承人。那么,安东尼—李家族的下一任掌权人十有**就是被她一手带大的李斯诺。

“呵…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就算她死了,不是还有你吗?我还可以说是你对安东尼—李家族图谋不轨,所以才谋杀了她呢。”李斯诺随口反驳,对上欧阳倾清澈的目光。

她的眸子里有淡淡的笑意,却让他觉得是在讽刺。

这个欧阳倾,如果真的谋杀了姑奶奶,根本就不可能得到李凭的承认。得到他的承认,其实就足以说明她正统继承人的身份。

那么,究竟是谁杀了姑奶奶呢?

她说如果姑奶奶死了,他就是最大的获益人。可他根本就没有动手,那么,究竟是谁呢?又有着怎样的目的?

想要从姑奶奶的死中获取利益…难道是他们?

该死!他怎么就忘了,随着这几年姑奶奶年纪越老越大,又故意放权,对家族里的明争暗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很多人都认为她已经老了,应该退下来了。所以,是他们趁着她去华夏探亲的时候,派人动的手?

他原本以为,家族的夺权之战,至少要等掌权人逝世之后才会拉开帷幕。却不想,有人竟然把脑筋动到了掌权人身上。到底是他疏忽了!明明就不该答应让姑奶奶一个人回国,如果不让她回去,也就不会出事!

“你想到了什么?”见李斯诺的神色变了又变,欧阳倾就知道他已经想出头绪了。反正她觉得老太太的死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之前之所以要故意说怀疑是他干的,也是想要刺激他。她空口说的话,他也许并不能百分之百相信,但是他自己想到的,那就不一样了。

既然如此,这熊孩子应该会想到给老太太报仇的吧?

所以,他应该不会反抗她了吧?

当然,就算没有这熊孩子,她也有的是办法控制这个家族。可有捷径的话,谁又不想走捷径呢?

“你确定你有把握能够顺利得到整个家族的认可?”想要查出真凶,他就必须和她合作,帮助她坐稳掌权人的位置,这一点李斯诺很快便考虑清楚了。

虽然,这其中不乏有欧阳倾利用他的成分。可,一想到那个唯一会对自己好的人已经死了,他心底的怒火就无法平息。即便,付出的代价是手中所有的权势,那,又如何——

“我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吗?”欧阳倾慵懒地喝了一口咖啡,猫儿一般地半眯起了眸子。

她根本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认可,在绝对的强势之下,还有谁能够升起反抗之心?

“希望你不要一时大意也死在他们手中!”

靠!他真想问一句,究竟是谁给你的自信?你这么自信,你爸妈知道吗?

当然,某人为了维护自己的酷哥形象,是绝对不可能暴跳如雷地把话问出口的。

于是,当某女悠闲地如同花园漫步般走出拉斯维加斯大酒店,并且得到某老板亲自护送开车门的时候,今儿个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成功收服,熊孩子一枚…